侠盗神医 / 第664章 一箭双雕的意义

第664章 一箭双雕的意义


                “找我什么事?”曾温柔开口问道。。 请大家搜索看最全!的小说

“你黄金会员可调动的资金,用过了没有?”乐天问。

曾温柔眉头紧皱,一脸茫然相,喃喃道:“黄金会员的调动资金,有吗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乐天也是一脸的木然,“你不知道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乐天伸手说:“黄金会员卡给我。”

曾温柔把卡递过去,乐天打开瑞士银行登录页面,一边‘操’作一边说道:“每一位黄金会员都有供奉钱,都是底下的白金会员上‘交’的会费,还有联盟商家的10%联盟费,其中有一半平分给每一位黄金会员,剩下的当运营资金。”

“哦,王斐没跟我说,里面有多少?”曾温柔好奇的凑过去看着屏幕。

“自己看。”

看着屏幕中一长串的零,曾温柔一个个的数着,“1、2、3、4……8个零,天呢,居然有3亿这么多。”

“美金。”

“啥,美金?”曾温柔更加震惊,喃喃自语道:“天呢天呢,我居然,居然,也是亿万富翁了!天呢……”

乐天可没理会她絮叨什么,直接把这笔钱转走,准备投入股市,当‘操’作完成后,说道:“这笔钱借我用用,回头还你。”

“哦,天呢,我居然是亿万富翁……不对。”曾温柔反应过来,质问道:“你借了多少?”

“呃,全部。”

“啥,我刚知道我有这么多钱,你就给我全都拿走了,不行,我还没捂热乎呢,给我给我,让我稀罕几天再借给你。”曾温柔说话间已经过来抢电脑‘操’作了。

“哎,你别闹。”乐天连忙阻拦,说道:“师姐,现在是用钱的关键期,你这比钱能救命啊,别闹了。”

把曾温柔推开,股市也临近中午,看了一眼行情,说道:“你放心,这笔钱借给我,稳赚不赔,我发誓。”

“我好不容易成了亿万富翁,结果,讨厌,我又变成穷光蛋了。”曾温柔极其不满的嘟囔着,“你要是不还我钱,我每天都吃你的喝你的,穿你的‘花’你的,直到你把钱还给我为止,要不我吃你一辈子。”

“行啊,我一定还,再说了,这钱每一年都给,你找什么急啊!”

“啊,每年都有?”曾温柔流着哈喇子,一脸的痴‘迷’相。

就在这时有人敲‘门’,乐天过去打开房‘门’,张云芳赵文瑄于涛等人拿着午餐走了进来,赵文瑄说道:“这是给你的工作餐,一起吃吧。”

大家把盒饭摆好,曾温柔还在愣神,于涛侧头看了一眼,茫然的问道:“她怎么了?”

“受刺‘激’了,你问她吧。”乐天随口说,准备开吃。

于涛拍了怕曾温柔的肩膀,问道:“喂,怎么了?”

曾温柔侧头,愣愣的说道:“我是亿万富翁了,我是富婆了,天呢!”

张云芳听闻直皱眉,问道:“她做梦呢?”

“不是,是真的,就是黄金会员给的上供钱,我以为王斐跟他说了呢,哪知道她居然不知道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于涛茫然的问道。

“哦,就是我们这个圈子,黄金会员给的供钱,平均每位会员分摊是几亿美金吧。”

“我靠,原来你这么有钱。”几人脱口而出。

曾温柔还是很‘蒙’圈,愣愣的回应道:“是啊,我这么有钱。”

张云芳反应过来,说:“那正好,拿出来借给乐天用啊!”

“我已经借来了。”乐天抢话。

下一秒,愣神的曾温柔突然就哭了,眼泪刷刷的流啊,“我的钱呢,刚知道我有这么多钱,就没了,我不干,你还我,还给我……”

“不还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看着曾温柔这位守财奴这么闹,大家齐声笑了起来。

张云芳凑到乐天耳边,低语说道:“哎乐天,刚刚我给钱恒泽打电话,让他想尽办法‘弄’钱,现在是不是不用了。”

乐天一边吃饭一边思考,说道:“还是用吧,有备无患,以备不时之需吗。”

……

京华的路上,车流拥堵,每一辆车都跟蜗牛的速度差不多。

钱恒泽焦躁的按着喇叭,可在拥堵的长流中毫无作用。

杜马‘波’把手按在钱恒泽的手掌上,说道:“不要着急,总会想到办法的。”

钱恒泽皱着眉头,说道:“哎,大家都把希望寄托给我,结果我却临阵掉链子,我就感觉亏得慌。”

“其实,你也有难处啊。”杜马‘波’还在劝说。

“在我们这个圈子里,我家最有钱,可用钱的时候拿不出来,这……哎,你说他们会不会说我不仗义?”

“一定不会,你尽力就好。”

“不行,一会回家,我必须‘弄’到钱,要不然都没法跟天哥‘交’代。”

拥堵车队缓缓前进,终于过了最堵的阶段,一脚油‘门’踩下,车子快速前进着,没多久到了潘家园,把车‘挺’好,钱恒泽和杜马‘波’急忙下车,走进店铺内找到父亲,钱恒泽开口说道:

“爸,我有急事跟你说。”

钱老板还是一脸的愁容,见钱恒泽这么着急,说道:“不是要借钱吧?”

“是啊,老爸,我们的公司现在处在最艰难时期,每个人都全力凑钱,我的积蓄也都拿出来了,还没人家一半多,这我以后还怎么在核心圈里‘混’啊,老爸,你都抠一辈子了,我求你了还不行吗,借我一个亿吧。”

“哎。”钱老板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儿子,你不是不知道,前段时间咱家商店被洗劫,已经掏空了,本来我打算拿出棺材本打个翻身仗,结果又被套牢了,我现在哪还有钱了?”

“哪咋办呢,我们公司集团,每项业务都运作完成,就差最后一步上市,你不是很看好乐天吗,让我贴着他‘混’,现在,我都被调去管理珠宝行了,集团大楼我都进不去,爸,在这么发展下去,我肯定被排挤出核心圈,现在是最佳表现中心的机会,你可不能坐视不管啊。”

钱老板深知儿子这番话的意思,以他的理念来想,巴结乐天这头潜龙,攀龙附凤这是保住钱家基业的最好机会,可是时机不巧,赶上最手头紧的时候,如果不按照儿子所说,等关键期过了,儿子很有可能离开乐天身边。

钱老板这么想没错,可是这爷俩忽略了一点,那就是钱恒泽和乐天磕过头拜过把子,而且还是过命的‘交’情,乐天让钱恒泽去守着拍卖行,注意是因为黄老爷子说,珠宝行是李乐天的根,如果珠宝行毁了,乐天的基业全完了,所以乐天派出钱恒泽,守住根基。

结果哪知道,这对父子完全误会乐天的意思了,这也怪钱老板哪套江湖勾心斗角的思维。

“好,那我就把这古玩店抵押给银行,给你借贷去,俗话说饿死的骆驼比马大,咱家还没到拿不出钱的时候。”钱老板坚定的说道。

“谢谢爸,太感‘激’你了。”

“我下午就去银行,明后天钱就能到位,到时候来找我拿。”

这父子绝对想不到,就因为这个事情,最终导致钱老板跳楼自杀,钱恒泽‘性’情大变,一切的原因,都是因为这件事而起。

……

股市下午继续,所有人聚在乐天房间没有走,都看着他到底干嘛呢,毕竟华夏股市依然在暴跌,按理说,乐天暗中集结了这么大比资金,不可能没有效果啊。

结果看见李乐天在港指上投资,与李老一唱一和的配合,居然提高长实股票,而且,乐天也在不断收购,累计收盘的时候,乐天已经掌握了10%的股票了,居然成了一位长江实业的股东。

乐天松了一口气,拿起手机打开围棋pp,在其中下了一步,放下电话后说道:“现在就等着游戏王出招了。”

其他人聚在一旁窃窃‘私’语,就今天乐天砸出去的钱,收购股权累计算下来,居然赚了不少,如果继续按照势头发展,用不了几天,赔的钱都能赚回来,成为股东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。

听大家讨论的欢,乐天心情大好的凑过去,坐在沙发上说道:“其实我这招祸水东引,是一箭双雕的意义。”

大家安静,乐天终于说出寓意了,每个人都想知道乐天葫芦里到底卖的是是什么‘药’。

“你们看,我不往沪指里砸钱,那是因为我砸多少,游戏王都能给我压着,但如果我转移战线,游戏王就面临选择,是继续砸沪指还是追击到港指,他只能二选其一,如果他放弃港指追击,我就有了翻身仗的机会,如果他追击港指,哪他就傻-‘逼’了。”

“怎么讲?”一帮人起声问道。

“很简单啊,追击港指他就面临两线作战,我就可以召集跟我合作的商人,一起反击他,另外,李老也不会放过他的,你们想啊,他有多大的财力,能抗衡我们这么多人?”

“是啊,这的确是翻身仗。”大家明白过来后,一个个都笑口颜开。

可就在这时,手机突然响了,乐天过去拿起来,打开看了看,没有任何短信或微信提示,疑‘惑’的点开围棋页面,居然游戏王下了后手。

不过乐天仔细一看,游戏王居然追击了,天呢,他难道没看明白乐天的用意吗?

一瞬间,乐天有些‘蒙’圈,是游戏王没明白,还是乐天忽略了什么?游戏王继续追击,难道还有后手,根本不怕华夏所有商人巨富的联合回击?此刻,乐天很想给游戏王打电话,可是最后还是压制住了。

本书来自l/33/33084/index.html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