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655章 自作自受

第655章 自作自受


                “哥,她啥意思?就这么放咱俩走了?”眼镜男急忙问道。。

司机眉头紧锁,喝光杯中的咖啡,说道:“不知道她啥意思,但她想打我便打,走吧。”

司机说完起身,眼镜男紧跟其后,当两人走出咖啡馆,先环顾大街上,人流很多,但并没有埋伏的声音。

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在路上,神情有些谨慎,就怕来几个人搞暗杀,不过司机当兵多年,退役后又在法国外籍佣兵团服役,在非洲打了5年的仗,身手可不是盖的,别说曾温柔,就是来个职业杀手,他也不放在眼里。

身后的眼镜男很紧张,走在路上感觉有点草木皆兵,司机拉着眼镜男的胳膊说道:“放心,有哥在,不会有事的。”

两人刚要走出繁华的街道,就在这时,迎面走过来的几个美‘女’,看见两人后一怔,下一秒,一个美‘女’指着司机说道:

“好你个狼心狗肺的家伙,居然背着我偷-人,偷人也就算了,你居然偷男人!”

司机和眼镜男还没反应过来,‘女’人叫嚣着扑了过来,拿着手包照着两人这顿招呼。

路上行人不少,顿时发挥出看热闹不怕事大的‘精’神,瞬间蜂拥着围了上来,一个个拿出手机开始录像,一瞬间,就把街道围成一个圈。

‘女’人狂甩包包,使劲的招呼两人,可这打着又不疼,只是这件事有点莫名其妙,司机护着眼镜男,连忙喝道:“你认错人了!”

这个‘女’人哪管那些,发疯似的招呼着,可没多久,战圈外面又加进来一个‘女’人,指着两个男人吼道:“好啊,原来你不止我一个‘女’朋友,你,你,我打死你!”

这个‘女’人加入,群众顿时‘蒙’圈了,怎么这,这两个男人,到底是哪个这么极品,男‘女’通吃啊?

结果哪知道,司机男被打出脾气了,反手夺过包,恶狠狠的骂道:

“你疯了,告诉你认错人了,没听见啊?”

‘女’人一怔,随即眼泪婆娑的刷刷的流,指着司机男说道:

“好啊你,当初为了跟着你,我背井离乡的来到京城,吃不上饭,你让我出来卖,我都忍了,可你居然,居然,你居然这么对我!”

就在‘女’人哭诉的时候,外面又跳进来一帮‘女’人,指着司机男喊道:“你这个畜生,你就是个大骗子,骗子,姐妹们,我找到畜生了,快叫姐妹们都出来。”

这下,吃瓜群众更加‘蒙’圈了,又加入几个‘女’人,真是手中有什么用什么,对着两个男人这顿打,又抓又扯的。

其中,还有几个‘女’人跑出来煽情,对着群众哭诉道:

“俺在老家生活‘挺’好的,这个骗子说来首都能赚钱,把俺带来他反手就把俺给卖了,他就是个人贩子。”

“这个畜生,卖了我还不算,他还把我妹妹不知道卖到哪去了,我找了他好几年,今天可算找到他了。”

司机和眼镜男这才反应过来,这哪是误会,这是曾温柔设下的圈套,这是陷阱。

眼镜男被两个‘女’人又抓又挠的早就面目全非了,司机男身手好,情况还好一些,此刻明白过来,反手一巴掌打在一个‘女’人脸上,直接把这个‘女’人打了一个趔趄。

吃瓜群众早就被煽情的是群情‘激’愤,结果看见这男人打‘女’人,这下引起众怒了,也不知道是哪位群众高喊一声,“揍他!”

下一秒,围观群众仗义出手,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就对着两人这顿狂打。

司机也被打出气了,被人这么冤枉也就算了,结果一帮群众还跟着帮腔,一瞬间,他火气上来,上来几个男人打几个,几次下来他也吃了不少亏,情急之下拔下腰间匕首,厉声喝道:

“来啊,我看谁还敢来!”

亮了刀子,群众顿时‘蒙’圈了,刚刚还很有骨气的群众,也都不敢上前,不是被‘女’朋友拉回去,就是自主后退。

司机男拿着刀威胁着上前一步,厉声喝道:“我看谁还敢上,在上一个我看看!”

哪知道就在他话落的时候,一个‘女’人从身侧,一下甩出身上的粉盒,白‘花’‘花’的打底粉直接‘迷’了眼睛,这下,一帮‘女’人再次冲了上来,拎着包打的,抓头发的,挠脸的,踢那话的,使劲的招呼着。

张云龙站在外围‘露’出邪笑,拿出手机说道:“这边差不多了,你到底找到没有啊?”

刚才曾温柔离开咖啡厅,就回到车上开始翻东西,各种监听设备全都查了,录音文件早就被删除了,可是备份依然没找到,司机男那么有恃无恐,备份肯定藏起来了,就是不知道藏哪了。

“我还在找,让你手下的妞再打一会。”

张云龙苦笑道:“我说曾姐,都闹了10分钟了,估计警察都快来了,您能快点不?”

“我也想快,可没有啊。”

搜查这辆车的人可不只是曾温柔自己,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其他老荣都是一耸肩,说道:“真没有。”

曾温柔一脸的无奈,说道:“找不到,那就进行第二方案。”

张云龙苦笑道:“呵呵,这两人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,我知道了。”

曾温柔无奈的让大家停手,坐在驾驶位上喃喃道:“居然碰见个国外的硬茬,真是服了。”

夜都的大街上,可谓是热闹非凡,几十个‘女’人痛殴两个男人的场面,这可不多见。

警察在事发的20分钟左右赶到现场,制止了打斗,简单的询问路人口供,在各种录像等吃瓜群众的口供下,悲催的两位被警察带走了,同时,这件事也立案调查。

张云龙把今天动手的陪酒‘女’郎找来,挨个嘱咐一遍后,跟着警察去举报,目的就是让这两位坐牢。

闹剧开始的快结束的也快,当警察一走,这夜都街道就恢复了安宁。

直到半夜9点左右,进入炮房的领导们逐一出来,一个个心满意足的离开夜都,当然,每个人都被陪酒‘女’送上了一张银行卡。

张家姐弟客气的把领导送走,每个人都安排了一辆车,临走前当然免不了恭维。

田秘书是中间出来的,张家姐弟并没有给他送卡,也没有给他安排车,田秘书打了招呼,很自觉的走到停车场,先谨慎的观察一圈,接着进入商务车副驾驶位。

车上很黑,但凭借街灯微光,知道车上有人,田秘书没有多想,说道:

“事情办好了,录音你们也拿到了,只希望你们不要威胁道我。”

“你这爱情动作片拍的这么‘精’彩,不威胁你很难啊!”车内突然传来曾温柔的声音。

田秘书一惊,急忙转头看向后方,只见再后车厢深处,平板电脑微光亮起,映照在曾温柔的脸上,同时,传出男‘女’欢快的声音。

看见曾温柔在车里,田秘书瞬间满头是汗,肃然转头看向另一个人,这人也缓缓抓过脸来,原来是崔福来,并不是以前的那位司机。

“你们,你们……”田秘书吓得有些手足无措。

“别着急,让我先看一会,这个体-位好帅啊!”曾温柔装腔作势的看着平板电脑。

田秘书很焦灼,反手快速一捞,直接把平板抢在手中,看了看屏幕,这不是刚刚的场景吗,他知道自己被坑了,拿着平板使劲的砸,一下接着一下直到稀巴烂碎。

曾温柔也不拦着,再次拿出手机打开,继续播放,同时淡然说道:“随便砸,反正我还有备份。”

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田秘书都快崩溃了?

曾温柔把手机视频给他看了看,问道:“你问我啊,我还想问你呢?”

“我,我,我也是被胁迫的,不关我的事啊!”田秘书紧张的说道。

“哦,原来是被胁迫的,被谁啊?”曾温柔说话的时候又低下了头,继续看手机视频,就好像她真的很感兴趣一般。

“被,被毕超,毕老板,我也是‘逼’不得已,求你了,放过我吧。”

曾温柔关闭视频,微光消失,但曾温柔的声音显得更加‘阴’狠,问道:“说,跟你合作的这两个人是谁,你怎么跟毕超联系的?”

“这两个人我不认识,毕超给我打电话,告诉我,就让我配合他俩就好。”

“你真不认识。”

“我真不认识。”

“那好,把跟毕超的联系方式给我。”

田秘书急忙拿出手机,接着四处寻找,估计是在找纸笔写电话号码,可驾驶位的崔福来一把抢过他的手机,往后一丢,被曾温柔接到后,曾温柔拿着两个手机进行‘操’作着。

田秘书被人抓到了小辫子,吭吭唧唧的问道:“那个视频,能……”

“不能。”曾温柔抬头,冷声说道:“这是你自找的。”

“我一定听话,千万不要公布出去,我求你们了!”田秘书苦苦哀求。

曾温柔邪恶一笑,冷声说道:“看你表现。”

说完,曾温柔打开车‘门’下车,同时崔福来也下车离开,刚走不久,于涛走了过来,跟在曾温柔身边说道:

“田秘书虽然手中没有什么权利,但是他家里人都是政圈里的重要人物,也就是说,只要他不瑟,再有个十年时间,晋升部级领导都有可能。”

“所以,他的把柄我才要牢牢抓住。”曾温柔邪笑着离开。

于涛止步,看向孤零零的商务车,微微摇头说道:“自作自受,何苦呢!”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