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656章 王与王的对话

第656章 王与王的对话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回到京华的时候,是晚上0点,张家姐弟、曾温柔于涛都来接机,双方见面后,没有太多的废话,直接上车离开机场。。

路上,张云芳和曾温柔报告了所有行动内容,同时也告知监听者的下场,唯一遗憾的是,没有找到备份,潜在的威胁还存在。

回到李氏大楼,众人直接来到罗小宝的办公室,这个房间里全是电脑,每一台都在运作着。

罗小宝见乐天回来了,说道:“老板,我正在破解通讯信息,您稍等。”

乐天过去看了看电脑屏幕,问道:“确定幕后指挥的人,就是毕超吗?”

张云龙‘插’话说道:“田秘书就是那么说的。”

于涛接话说道:“目测,毕超的可能‘性’最大,我怀疑还有外人参与帮忙。”

乐天点头认同,坐在沙发上,示意所有人都入座,接着说:

“各位,目前事态有些严峻,小丑、魔术师跟我回来,主要是因为单独在外面‘挺’危险,所以,咱们现在要抱成一团。”

于涛点头承认道:“没错,贼王大会上毕超跑了,斩草不除根,‘春’风吹又生,他的打击报复已经展开了,咱们的确得防着点。”

“不止如此。”乐天沉思着说道:“毕超没有这么高的智商,他背后一定有人指点,我猜测是游戏王,如果真是这个老狐狸的话,恐怕……”

“没什么好怕的,游戏王在流弊他也是外国人,再厉害能厉害哪去?”张云龙不屑的说道。

“不,游戏王被誉为世界上智商最高的犯罪分子。”于涛坚定的说道:“他做过的案子不计其数,但都因为证据不足,无法对他进行审判。”

“这么厉害吗?”张云芳也茫然的喃喃一句。

乐天接话说道:“你们没参加过贼王大会,不知道他的手段。”

“反正我觉得没必要担心,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什么挡,什么土来着?”张云龙还是一脸不在乎。

乐天笑了,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?”

“对,就是这句话。”

乐天接着说道:“行了,他的事你们就不要管了,先等着罗小宝吧。”

此刻罗小宝还在忙碌的‘操’作着,曾温柔看了一眼,解释说道:“我们复制了田秘书的通讯记录,罗小宝黑了电信公司‘私’密信息,目前正在对电话的主人进行定位,如果追踪成功,我们就可以知道毕超的一切信息。”

“好高科技啊。”魔术师下意识感慨道。

于涛笑了,“这不算什么,如果是国安的监控系统,得到电话号码,能在一个月内查到所有通话记录,还包括定位追踪,窃听等功能。”

“哇,哪岂不是没有秘密了?”张云芳质问。

于涛点头说道:“没错,在座的人,国安局只监控不到两个人的‘私’人信息。”

“谁?”大家齐声问道。

“曾温柔和乐天,其他人都在国安的掌控之内,只要国安想,你们没有任何**。”

张云龙很茫然的问道:“我有点不理解,呃,曾温柔的手机,我听说是特制的卫星信号,监控不了我能理解,可乐天为什么监控不到?”

于涛笑着转过头去,笑道:“因为乐天,经常换号,或者经常不带手机。”

“哦,原来是这样。”

就在大家聊天的时候,正在‘操’作电脑的罗小宝突然说:“破译了,毕超在香港,这是他的地址。”

“哗啦”

一瞬间,所有人都奔向罗小宝身边,每个人都看着屏幕。

“毕超,终于找到他了。”

“要不要通知王斐?”

乐天思考片刻后说道:“通知吧,毕竟这是他俩之间的事,让王斐把他解决了,咱们也能省不少麻烦事。”

可就在大家刚准备动的时候,罗小宝突然“咦”了一声,“怪了!”

罗小宝急忙‘操’作电脑,所有人也制住对话,集体看着电脑屏幕,接下来的一幕,让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。

只见屏幕中一阵跳闪,接着系统画面出现故障,就在大家疑‘惑’的时候,罗小宝脱口而出,“我靠,反追踪,我被黑了!”

曾温柔急忙问道:“要不要拔电源?”

“拔!”

可就在手忙脚‘乱’的时候,屏幕中突然出现画面,这是一个西方老人的模样,看着有些苍老无力,戴着眼镜,神态很坚毅,除了苍老还给人一种睿智的感觉。

“别紧张。”

“等等!”乐天及时出声阻止曾温柔,这才没有让她拔掉电源。

视频中的老人坐在躺椅上,悠闲自若的说道:“这应该是,我们第一次见面吧?”

乐天看向罗小宝问道:“我说话他能听见吗?”

罗小宝连忙拿出话筒,‘交’给乐天后说道:“这样他就能听见了。”

乐天接过来说道:“喂喂,能听见吗?”

“能能,你小点声,震死我了。”老人一脸的不耐烦。

乐天深吸一口气说道:“如果我猜测没错的话,你应该是游戏王,克劳德杜瓦尔伯爵。”

“是我。”游戏王淡淡一笑,用哪沙哑的嗓音说道:“你的朋友不少嘛,这么多人陪着你,我很羡慕啊。”

“有话直说吧,别拐外抹角。”乐天说道。

“能单独聊聊吗?”游戏王问道。

乐天思考了一下,转头对着众人点头,示意他们出去,但却暗中给罗小宝使眼‘色’,大家会意,全部出了房间,当‘门’关闭的一刹那,所有人都忙碌起来,游戏王正面对话乐天,这必须的监视啊。

房间中,乐天搬来一把椅子坐下,看着视频头说道:“想跟我聊什么?”

“聊聊人生理想怎么样?”游戏王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对了,我不得不说,我这人从小到老,学什么东西都特别快,但是有一样东西,我是不吐不快。”

“什么?”乐天问。

“中文和围棋。”游戏王吐槽道:“我说你们华夏人是不是有病啊,搞了这么复杂的文字折磨自己,你们到底是怎么学会中文的呢?”

“呵呵,华夏文化传承5000年,又岂是你一个英国绅士能‘弄’得?”乐天嘲讽一句,反问道:“哪你又为什么对中文感兴趣呢?”

“因为好玩,呃,我这么说,我很孤独。”

“看得出来。”

游戏王的表情变的很郑重,说道:“我所说的孤独,不是你想的那种,我是说,我有种站在珠穆朗玛顶峰的孤独,我很冷。”

“呵呵。”乐天依然用嘲笑回应。

游戏王却陷入沉思,喃喃道:“我出生在英国贵族家庭中,家里人给我的教育是循规蹈矩,可我从小就喜欢打破规矩,所以,我在旁‘门’左道方面的研究,反超过我的所有功勋。”

“那么,你想表达什么呢?”乐天问道。

“年轻人,不要着急,听我继续说。”游戏王喝了一口酒,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我从年轻的时候就很自负,不过我的自负来自于我的能力,不管是什么游戏,我都能轻松获得胜利,一次又一次之后,我终于感受到了冷,那是站在顶峰的寒冷,年轻人,你了解围棋吗?”

“了解一点,您继续。”乐天回应。

“围棋,是两个人竞技游戏,一个人的对弈,永远无法下出一盘旷世棋局,所以,我一直在等,等待一个能跟我旗鼓相当的对手,为了这一天,我等了一生时间,终于,在今年,我等到了你。”

“哦,这是我的荣幸还是不幸呢?”乐天笑着问道。

“应该说,这是我的荣幸你的不幸。”游戏王再次喝了一口酒,说道:“你是我有生以来,第一个击败过我的人,所以,我认为,我们之间的博弈,应该是非常‘精’彩的。”

“哎呀,怎么说呢?”乐天扶着额头问道:“你要跟我博弈,可你就没问过我同意不同意?”

“世界就是这样,你要做什么事情,不用问别人同意不同意,哪怕是杀人,呵呵。”游戏王笑道:“如果我要杀个人,事先问他,我要杀你,你同意吗,你说他会同意吗?”

乐天无奈的说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你一定要跟我玩呗?”

“没错,这是上帝的安排,你我就应该来一场旷世对决。”游戏王目光坚毅的说道:“我的上次失败让我很困‘惑’,甚至让我的信念出现了动摇,也只有再一次的‘交’手,你我之间才能决出胜负。”

“还像上次那样,玩一场不公平的游戏?”乐天更加不屑的问道。

“不不不,贼王大会那场游戏,充满了权利与人‘性’的斗争,站在人‘性’观点上评判,本就没有公平可言。”游戏王深思着说道:“而我接下来进行的对弈,是你我之间的巅峰对决,两个骑士的博弈,统帅与王者的较量,想着想着就满心的期待。”

乐天点燃一根香烟,吞云吐雾的说道:“说实话,你跟我的博弈,不是已经开始了吗?”

“这就是天才观念,也是我喜欢你的原因。”游戏王郑重的说道:“用你们华夏的话来讲,那个词叫什么,对,眼高手低,能力达不到却总爱自以为事,所以,他们根本不配跟我玩游戏,不过你不一样,我喜欢你的‘洞’察先机,我只是布了局,你就知道是我,这算不算英雄相惜呢?”

“开‘门’见山吧,你想怎么玩?”乐天郑重其事的问道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