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611章 经济学研究

第611章 经济学研究


                与楚江南谈完,时间已经下午3点多了,楚教授都忘了下午上课的事,要不是张云芳心急有事要说,乐天还不走呢。.: 。

拿着两本华佗遗书离开学校,刚上车张云芳就憋不住了,问道:

“我说乐天,你想好了没有,这些配方研发新‘药’,前期投资这么大,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回本,难道你要跟银行谈长约借贷吗?”

乐天满不在意的看着华佗遗书,说道:“借呗,你不是说,我在银行的信誉很好嘛,而且以前的借贷都不用我还,也就意味着我现在分文不欠银行的,难道这些钱我借不来?”

张云芳哑语了,可是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,握着方向盘想了半天都没反应过来。

“走吧,别想了。”

张云芳就是感觉不对劲,可还想不出到底是是什么不对劲,只好开车问道:“现在去哪?”

“去邮局,能邮寄国际包裹的地方。”

张云芳不在言语,开车就近找了一家邮局,乐天拿着一本华佗遗书,进入邮局后,向工作人员要来邮寄单据,又拿着信纸坐在一旁,写了一份信,把华佗遗书和信包裹好,贴上单据,付了款离开。

刚走出‘门’口,张云芳就问道:“给小‘春’邮寄的?”

“嗯,我答应过她,印刷出版后,第一个就给她一本。”

张云芳也不纠结,转头看了一圈,问道:“现在去哪?”

正好旁边有个书店,“去书店看看。”

两人又进入书店,乐天环顾一圈,按照数码指示屏提示,两人直接走向经济区,乐天也不含糊,捧着一摞子经济学的书放在书筐中,推着离开结账的时候,书店售货员都‘蒙’圈了。

买书的人他见多了,但是一次‘性’购买一个类型的书的人,他还真没见过,这个白头发少年,居然把整个书架陈列的书全都搬过来了。

‘交’了钱,把所有书装箱搬进车里,张云芳都无奈了,问道:“接下来去哪?”

“四合院拆迁,东西都放哪去了?”乐天问。

“都搬我家去了。”

“也就是说,现在我在京城没地方住呗。”

“咱俩可以住酒店啊。”

“那就去酒店。”

张云芳开车,跟乐天回到西单附近的酒店,这里距离金店不远,吃饭在王府井,距离也不远。

上楼的时候,正好看见曾温柔跟大部队逛街回来,直接让他们帮忙,把书都搬上楼,虽然人多,但乐天购买的书,让所有人来来回回跑了三趟才全部搬完。

进入房间后,所有人看着一客厅的书,茫然的问道:“我说乐天,你这是打劫书店了?”

乐天莞尔一笑没说话,转头看向罗小宝说道:“小宝,明天你准备一下,回头让张云芳带你去见负责人,给你安排工作,对了刀妹,你先休息几天,等玩够了就跟张云芳‘混’,其他人先别急,等我把京城的事安顿下来,再安排你们的事。”

“我们不着急。”大家回应。

曾温柔说道:“刀哥他们说不能马上过来,说三天后才能来。”

乐天看了看表说道:“不急,银行拍卖的时间是7天后,还有时间。”

所有事都‘交’代完毕后,让大家都自己干自己的去,又让张云芳也离开,终于安静下来,乐天开始认真的看书。

乐天是学霸,学习的时候他有自己的方法,那就是记笔记,把所有经典的内容全部记录下来,按照老师的话来说,那就是好记‘性’不如烂笔头。

首先,乐天这么下功夫的原因是,他想了解什么是经济学,如今乐天再也不是农村的穷小子了,他‘混’到今天的地位,有自己的产业,而且还要越来越广的做买卖,所以,经济学是他必修课程。

不为别的,就因为了解经济体系脉络,做到不败之地这就够了。

乐天废寝忘食的看了三天的书,经济学大致内容都有所了解,就比如眼前的产业,说白了,就是空手套白狼。

有钱人不一定真的有钱,打个比方,比如乐天,他不是真的有钱,他的身家来源于合作,跟其他大老板合伙做生意,那些大老板需要的是乐天的名气,从而给乐天很多干股。

这些钱不是现金,是年末分红,也属于空头支票,赚了赔了,有钱没钱也只有年末财会统计之后才能有个准确的数字。

其次,乐天自己的产业,也是跟人合伙,别人投资他做法人,就算前期投入的钱,最终也都砸进去了,不是抵押给了银行,就是压货套住了。

所以,乐天真正的钱,也只有一些蝇头小利,想拿到货真价实的白银,除非卖掉所有股份,这在市场经济中,叫做撤股抛售,短时间的确能回拢大笔资金。

不过既然是投资,任何入股都是有赚有赔的,李乐天的风险投资也并不承担风险,所以没必要撤股,只需要等着分红就好了。

再说‘药’厂的开办,这个前期的确很烧钱,可是如果还是融资合伙办厂的话,那么风险就大大降低了,而这本来也是乐天打算的,只不过现在需要一个契机,到底用什么理由,聚拢富豪投资办厂,这成了关键。

‘药’厂不像是开珠宝行,‘药’厂承担这责任,国家监管力度很严,不出事行,但万一出了事后果不堪设想,‘药’厂倒闭那是一夜之间的事情。

所以,不管是银行还是风险投资的大老板们,都会慎重再慎重,这点毋庸置疑。

夜晚,乐天站在窗口前,点燃一个香烟吞云吐雾。

“怎么办呢?”

乐天正在思考,张云芳从卧室里走出来,一脸哀怨的看着乐天,喃喃道:

“你一看书就是好几天,也不搭理人家。”

乐天侧头看去,只见张云芳一身绸缎睡袍裹身,里面真空一丝-不挂,再看她娇哒哒的动作,小脸红扑扑的站在‘门’口,手指在‘门’框上抠着‘门’锁,就像是委屈受气的小姑娘,不用猜也知道她在想什么。

乐天莞尔一笑,掐灭烟头说道:“我在想点事。”

张云芳把睡袍腰带系上,撅着嘴走了过来,站在乐天身边问道:“想什么呢?”

“我想找人投资‘药’厂,你有什么办法吗?”

“这个我没办法。”张云芳一摊手说道:“哪些富豪都是死‘精’的,做买卖有两种投资他们绝对不会搀和,例如‘药’厂、科技……”

“科技,为什么还有科技?”乐天打断问道。

张云芳解释道:“科技公司都属于空头公司,除非有正经的研发团队,但这种团队也不需要新鲜投资,如果商家看不见未来前景,根本不会投资科技,因为科技公司十个有九个都是骗子。”

“‘药’厂呢?”乐天又问道。

“国家监管力度严格啊,责任大,风险高,品牌‘药’物最少两年内看不见效益,想回本,最少5年时间,你说那个投资商会把钱砸进这个无底‘洞’。”

乐天皱起眉头,挽着张云芳的胳膊回到沙发上坐下,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这么多?”

“你问的是经济学,还是‘药’厂?”张云芳反问。

“两个都有。”

张云芳笑了,“军委大宅院里,企业家多了,那个不是我叔叔伯伯,还有我们一起长大的一批哥哥姐姐,那个不是大老板,这些事耳濡目染啊,不过这个‘药’厂啊,凡是医院里的医生护士,那个不明白点道道。”

张云芳打开了话匣子,说道:“哎你知道吗,医改一直不成功的原因是什么吗,说是医‘药’分家,但你想啊,‘药’厂出场的‘药’物,不给医生回扣,怎么销售,不在前期运营怎么卖出去?医生吃‘药’厂的回扣赚钱,‘药’厂为了快点回拢资金,这都是循环的。”

乐天沉思片刻后说道:“医改的事我管不着,你帮我想想,怎么拉拢投资商吧?”

“这我做不到,不过……”张云芳突然想到了什么,急忙说道:“不如你过个生日吧!”

“生日?”乐天疑‘惑’起来。

“是啊,你过个生日,把跟你熟悉的、有关系的老板都请过来,拉拢一下关系,顺便再开个香港欧洲什么的旅游团,到时候搞出点事情处理,借坡下驴,让他们看见前景和未来,这样成功率能大很多!”

“可是为什么要开旅游团啊?”乐天问。

“你笨啊,想想毕超曾经在平洲开的赌石大会,他的目的是为了什么?”

乐天突然想通了,说道:“我明白了,毕超的平洲赌石盛会,是为了让富豪们见识他的能力,顺便拉拢投资商,给他的毕氏拍卖行投资,我明白了,这个的好好想想。”

“方法我告诉你了,剩下的你自己想吧,我睡觉去了。”

张云芳起身就要走,乐天突然一把抱住她,把她拉回怀里说道:“你这小脑袋瓜怎么这么聪明呢,亲一个。”

两人热‘吻’之后,张云芳发嗲的说道:“睡觉吧,你都好几天没抱着人家睡觉了。”

“好,我这就抱你睡觉。”乐天说完,抱着张云芳进入卧室。

因为张云芳的提点,乐天瞬间茅塞顿开,眼前的世界更加开明很多,既然要发展赚钱,哪不如就来一次大手笔,老本行也得用上。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