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600章 谁下跪

第600章 谁下跪


                比试被安排在了第二天的上午,地点还是在庄园内,不过让大家没想到的是,王斐出场的时候,并没说昨晚被咬死几个人的事,而是几说了一条,谁都不准犯的规则。。

“在座的各位,每个人都各展其所长,做出你们应该做的菜式,有什么需要可以跟我说,大家呢,也可以互相观看,但不能打扰对方,凡是有人打扰他人做菜,被发现者都会被请出庄园。”

王老爷子这番话刚说完,全场轩然大-‘波’的议论起来,乐天团队中也不例外。

钱恒泽疑‘惑’的问:“天哥,怎么我听王老这意思,不用提前准备食材啊?”

曾温柔也跟着帮腔道:“是啊,需要什么就说,这根本不用提前准备吗?王老爷子到底什么意思啊?”

乐天沉思良久后,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你们发现了,谁有什么需要可以说,但这说跟要不一样,也许王老爷子还有其他用意,让我奇怪的是,王老爷子的意思居然是,别打扰别人做菜。”

乐天话落,于涛接话说道:“乐天,你发现王老爷子的话中,带了一点点暗示没有?”

“什么暗示?”所有人瞬间好奇起来。

于涛压低声音说道:“凡是有人打扰他人做菜,被发现者,这句话我觉得就是暗示。”

乐天突然想到了什么,说道:“我明白了,贼王大会比拼的是小偷小‘摸’,是不能上台面的比试,也就是说,在大庭广众下做菜,‘私’底下做手脚是可以的,但前提是别被发现。”

“哦。”这下大家都懂了。

乐天接着说道:“行了,别的事先不管了,咱们还是研究咱们的菜吧。”

在乐天等人议论的时候,已经有人开始选择灶台了,这院子里的灶台,昨天晚上搭建完成,今天正式使用,一共就4个,供给四个团队使用。

其实这场比试还有一层暗示,那就是,团队合作完成一道菜,这跟50年前的贼王大会不太一样。

明面上现在晋级的团队有,岛国山口组,西方国际大盗,千面弟子团,以及神偷‘门’人,但详细区分的话,山口组就是打酱油的角‘色’,而他们的老大小‘春’,是千面弟子团的领军人物。

其后,神偷‘门’人分为两帮人马,北六指的弟子曾温柔的团队,以及东鬼手的李乐天。

这样,有区分出新4大团队,只不过没什么改变的是,西方国际大盗跟神偷‘门’依然保持对立,而千面弟子团和山口组保持着中立关系。

比试在王老爷子宣布规则后就已经开始了,大家都在讨论规则的时候,西方团队已经着手准备做菜。

大家没有着急,而是齐刷刷的看向西快刀团队,黑妹拿出一只活生生的‘鸡’,放在白案上之后,有手下按着不让‘鸡’‘乱’动,西快刀活动了一下手指之后,接着他的一双手就像是残影一样,快速在‘鸡’身上飞速掠过。

顿时就惨叫连天,‘鸡’‘毛’飞的到处都是,在场大部分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因为他们根本看不清西快刀手上的动作,不但快而且狠,每一次挥舞都有‘鸡’‘毛’被拔出,仅仅过去3分钟不到,这只‘鸡’就光秃秃的什么都不剩了。

接下来,西快刀高抬右手,指缝间有一把亮晶晶的刀片,片刻后,西快刀右手挥舞一下划开了‘鸡’肚子,左手快速深入,当掏出来的时候,左手上全是‘鸡’内脏,接着又快速填装调料,全部塞入‘鸡’身肚子内,再由黑妹拿着针线快速缝合。

当把这只‘鸡’倒挂亮相之后,它居然还咕咕的叫唤着,就这景象着实残忍,看的不少人都有些反胃。

不过不得不说,西快刀不管是偷窃手法,速度,就乃至刀片的运用都练就了炉火纯青的程度,甚至乐天都怀疑,自己上手都不一定比西快刀做得好。

那只‘鸡’还在倒挂在风中,秦海峰刷着调料,眼神扫到乐天,下意识‘露’出挑衅的嘴脸。

另一旁,刀哥团伙也开始动了,但是小‘春’不会做华夏菜,更别说这道难上加难的松鼠鱼了。

但刀哥等人也没让小‘春’坐着看戏,而是让她就站在一旁,主厨人选乐天并没有想到,居然是不怎么熟悉的狐狸。

他把桂鱼放在案板上,同样没用菜刀等工具,只见他手快速在鱼身上抚过,鳞片一层层不断脱落。

当这条鱼前后鳞片全被剔除干净后,再由刀哥接手,只见他手指灵活的程度,跟这个胖子真是一点不符。

刀哥的手指配合着指缝刀,在鱼身上一划而过,随着每次手指游动,一道‘肉’眼察觉不到的刀口已经形成,从鱼头到鱼尾划了无数道之后,再由崔福来接手,他拿的是壁纸刀,效果跟指缝刀一样。

崔福来照着鱼身就是一巴掌,随后三根手指进入鱼腹内,只见他在鱼头鱼尾各切一刀,鱼头鱼尾分离,拉出一条完整的鱼骨。

这手法非常‘精’湛,每一刀都断了‘肉’与鱼刺的连接,如果刀法不顺的人,是根本做不到的。

这一刻,乐天才算明白过来,当初招揽崔福来,是一个多么‘精’明的决定。

不过松鼠鱼行刀这才只是刚刚开始,后面还有很多工序,横切数切还要完成很多刀,这道菜才能完成。

在乐天观看的时候,身边的曾温柔团队已经动了,不过,他们做果木烤鸭,相比其他两帮人马要古井无‘波’了一些,简单的处理了鸭‘毛’,开膛填充,刷调料,一切都井然有序的进行着,看上去,他们不是在炫技,就是在做菜。

乐天微微摇头不予理会,也该自己发挥了,伸手抓了一把豆子,拿出一个碗放在下面接着,用力一握,手掌中的豆子瞬间发生挤压爆裂,随后,在乐天发挥全力之后,拳头出现一滴豆汁。

第一滴落入碗中,乐天摊开手掌,原本圆润的豆子在挤压中完全变了形,接着双手合十,全力挤压‘揉’-搓,手掌中的汁液越来越多,全数落在下方的器皿中。

王老爷子看见这一幕,下意识‘露’出赞许的神‘色’,但西快刀却面‘露’惊讶,他可没想到,原来李乐天的掌力居然真的这么强悍。

四方人马都在准备着,很快过去了半个小时时间,除了李乐天,其他人的前期工序全部完成。

但现在的问题来了,风干‘鸡’跟果木烤鸭,都需要烘烤,但临时搭建的烤炉只有一个,因为两个菜品需要的火候不相同,谁先用成了至关重要的问题。

瞬间,原来和谐的气氛,再次变得紧张起来,双方对峙互不相让,局面瞬间变得剑拔弩张起来。

就在这时,场中传来游戏王的声音,这是扩音器中发出来的。

“既然双方都需要烤炉,那么,双方各自派出一人较量一局,谁赢谁用。”

就知道游戏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对方随便出场一个人,都是国际大盗,而她们团队,只有曾温柔能勉强算一号人物,就算对方出场黑妹,胜负几率都渺茫。

就在曾温柔想反驳的时候,王老爷子拄着拐杖说道:“干脆,也别双方派人了,‘抽’签绝对出场算了。”

王老爷子这句话,算是帮了曾温柔他们,要知道对方要是派出三大厉害人物,就算曾温柔上场胜负也是未知数。但‘抽’签的话,还是有几率让曾温柔对付对方一个小人物的。

王斐说完拿出一副扑克,‘交’给身边的杜马‘波’,由杜马‘波’主持,把牌平摊在桌面上,示意双方所有人‘抽’牌。

每个人都拿了一张扑克,‘花’‘色’各异,在规则不明的情况下,谁都不知道是由谁代表出场。

‘抽’牌结束,王斐淡然说道:“‘抽’到kqj的人出来。”

双方各有2个人走出来,这边是刀妹跟钱恒泽,他们出场的是秦海涛跟一个西方人。

王斐也没看他们手中的牌,说道:“两边的老k代表出场。”

这下坏了,这边钱恒泽‘抽’到梅‘花’k,秦海涛‘抽’到了红桃k,也就是说,他俩要同台较量。

这场比试还没开始,大家瞬间就颓了,不过钱恒泽没纠结这个问题,直接问道:“王老爷子,我们要比什么?”

“谁让对方跪下,谁就赢。”王老爷子不咸不淡的说道。

西方团队坏笑着散开,曾温柔等其他人,都被‘侍’卫驱赶到了边缘,把中间位置留出来一块大空地,让两人比试。

“钱恒泽,你还是跪了吧。”

“是啊,犯不着跟他死磕。”

钱恒泽没好气的说道:“放屁,男儿膝下有黄金,我怎么能随便下跪,特别是当着我媳‘妇’面前跪其他男人。”

秦海涛带着嘲‘弄’的笑脸看着钱恒泽,伸手在嘴角上‘摸’了一把,冷然说道:“没关系,你现在不跪,我一会让你想跪都没机会。”

秦海涛说完,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,钱恒泽深吸一口气,突然抬手指着秦海涛。

瞬间,全场屏住呼吸,张目结舌的看着钱恒泽手中的枪。

没错,这把枪就是从张风华哪偷来的袖珍手枪,后来李子给了钱恒泽,本来进入庄园的时候,是要搜身卸掉武装的,可是乐天准备了魔术鞋之后,居然避过了安检,钱恒泽就把袖珍手枪给带了进来。

没想到此刻派上了大用场,钱恒泽指着秦海涛‘露’出笑意,“来,我倒想看看,你怎么让我跪下。”

本部小说来自看書惘

本书来自l/33/33084/index.html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