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606章 结束后的交代

第606章 结束后的交代


                救治的房间‘门’前,依然人头不少,除了曾温柔,其他人全部聚在这里,可是没等多久,卧室‘门’打开,李乐天让几个人进来,把钱恒泽抬出去安置在别的房间里。.: 。

此刻钱恒泽已经晕厥了,估计是取出子弹疼得,毕竟这山庄里没有什么医疗设备,有的只是简单的急救器材,手术前要麻醉,只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打晕。

把钱恒泽送走后,乐天再次关上房‘门’,杜马‘波’依然躺在双上,乐天帮她针灸止血了,可是肚子伤口依然流出很多血,这是内出血,很难止住。

乐天走过去,看着满脸苍白的杜马‘波’,拿起‘毛’巾帮她擦擦汗,“你再忍忍,我马上帮你手术。”

杜马‘波’很疲惫,刚刚钱恒泽在身边,她强装没事人,尽量体现出坚强的一面,可是这挡不住她承受的剧痛,直到乐天把钱恒泽的子弹取出,送出房间,杜马‘波’这才表现出‘女’人的柔弱。

乐天放下‘毛’巾,拿剪子把白‘色’被单剪出一个10乘10厘米的圆‘洞’,再把杜马‘波’的‘裤’子脱下来,把被单盖在杜马‘波’身上,让圆‘洞’对准伤口,接着才观察刀口。

不得不说,瞎了眼的西快刀,不管是手法还是力度,这一刀绝不是普通人能造成的,如果他要是还能看见的话,估计这一刀就捅在杜马‘波’心脏位置了。

而小腹伤口外翻,血‘肉’模糊,有些发白,从刀口出可以看见里面的伤口,贯穿了子-宫,里面还有大量出血。

李乐天有子-宫癌手术经验,这个手术在一般情况下是没有任何问题,但是巧‘妇’难为无米之炊,更何况现在工具这么简陋,想要完全复原手术,乐天真的办不到。

乐天‘露’出难‘色’,也不看杜马‘波’,没话找话的问道:“你的这个伤,有可能留下后遗症,估计以后生不了孩子了。”

杜马‘波’闭上了眼睛,仿佛不想回答这个问题,乐天这才抬起头,却看见杜马‘波’眼角流出一行眼泪。

“没事,就算怀不上,你跟钱恒泽可以领养一个吗。”

“你确定他不会嫌弃我吗?”杜马‘波’试探的问道。

“我还以为你会嫌弃他呢。”乐天半开玩笑的说道:“没事,他不会嫌弃你的。”

“我才刚刚接受他喜欢他,结果就不能生孩子了。”杜马‘波’看着天‘花’板,目光呆滞,李乐天见过这种眼神,一时间让他想起了曾经的那个子-宫癌患者。

“别想这些了,我先在要手术,没有麻‘药’,我想打晕你,可以吗?”

“不用。”杜马‘波’坚毅的说道:“不用打晕我,你直接缝合吧。”

乐天不在坚持,看了看身边的急救包,把杜马‘波’的长头发消毒,撑开刀口的时候,杜马‘波’死死的咬着牙,双手紧紧地抓着被单,用她的坚强全力撑着剧痛。

乐天开始缝合伤口,没话找话的说道:“医学上把疼痛分成12级,听说生孩子的疼痛是第12级,骨折是4级,生孩子的疼痛是骨折的四倍,现在的疼痛应该达到了8级,距离生孩子还差4级。”

“我还能忍。”杜马‘波’咬着牙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。

乐天继续缝合说道:“我很佩服你,起码我就忍不了,‘女’人,真的很伟大,不是吗。”

乐天说完转头再看杜马‘波’的时候,她已经完全疼晕过去了,乐天无奈的摇摇头,看样子她已经没事了。

大胆的缝合伤口,内壁处理结束,接着是排除体内淤血,然后是小腹处伤口缝合,当一切都结束后,杜马‘波’黝黑的皮肤略显苍白很多,拿出淤血沾染在玻璃上,再滴一滴清水,对着阳光分辨出血型,走到‘门’口问道:

“你们谁是型血?”

“我是。”刀妹急忙举手。

“你跟我进来。”

带着刀妹进入房间,拿出50毫升注‘射’器,从她胳膊上‘抽’搐一管血,再注‘射’杜马‘波’体内,她面‘色’终于恢复正常,乐天把了把脉,确定杜马‘波’脱离危险后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“老板,她没事吧?”刀妹问道。

“没事了。”李乐天接着指挥说道:“帮忙‘弄’点温水帮她擦身。”

乐天说完走出房间,让几个‘女’士进去照顾杜马‘波’,把男士挡在‘门’口,发现曾温柔不在,问道:“我师姐呢?”

傻大个说道:“曾小贱被王老爷子叫走了。”

乐天应了一声,又问道:“外面的反叛军是怎么处理的?”

于涛感慨的说道:“‘挺’莫名其妙的,这帮人还在院子里跪着呢。”

透过窗户,的确能看见一帮缅甸反叛军还在跪着,乐天也不疑‘惑’,直接上楼去找王斐,刚走到‘门’口,曾温柔一脸茫然的走出来,看着她双眼无神的表情,乐天急忙问道:

“师姐,你怎么了?”

“别说话,让我反应一会。”

曾温柔木乃的走了,乐天挠挠头,进入王斐的房间,他正在‘揉’着鼻梁,见到乐天进来,笑呵呵的招手说道:“乐天来了,过来坐。”

“我来看看你,昨晚没吓到吧?”

王斐‘露’出苦笑,接着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哎,吓是吓不着,不过‘挺’伤心的。”

见王斐看着窗口,李乐天走到窗边看着楼下,茫然的问道:“他们这些反叛军你想怎么处理。”

“砰”

就在乐天这句话刚说完的时候,院子里突然传来枪声,乐天吓得急忙一缩头,但随即发现没事,疑‘惑’的看着院子里,只见一个反叛士兵拿枪自杀了。

不解的看向王斐,但他却闭上了眼睛,乐天刚要说什么,院子里再次传来枪响,急忙侧头看去,只见其他人效仿,也抬枪自杀了。

随后,这场自杀‘潮’就像是放炮一样,基本全部开枪把自己打死了。

乐天惊讶的看见这一幕,茫然的问道:“这怎么回事王老?”

王斐低沉这声音说道:“自杀是他们唯一的选择,用自己的死,来换取他们族群,以及家人安全。”

乐天瞬间明白过来了,王斐在缅甸有举足轻重的地位,他掌控着太多资源和武装,如果王斐想解决那个族群,全力开战的话,这个族群一定会被灭掉。

但是王斐一直保持沉默,投降的反叛士兵承受不了这种压力,一定会用自己的死,来换取族群安全,这也是救赎的唯一办法。

“哎,早知今日悔不当初呢?”乐天无力的感慨。

王斐依然稳如泰山,说道:“缅甸人不懂这句话,他们眼中只有利益,在这个社会中,也只有利益最现实,对了。”

王斐想起什么,拄着拐杖站了起来,说道:“贼王大会结束了,世界贼王人选也定下来了,不妨你猜猜是谁?”

乐天皱着眉头看着王斐,此刻他一脸的轻松,刚才的愁容一扫而空,但仔细想想王斐这句话,回答道:“既然你这么说了,肯定不是我。”

“是曾温柔。”

“哦。”乐天并不感到意外。

王斐接着说道:“虽然贼王头衔给了曾丫头,但是我对你的承诺没有改变,潘阳湖之谜,还得需要你帮我解开。”

“王老,您干吗一直纠结潘阳湖啊。”乐天急忙说道:“这可毕竟是未解之谜,我可没自信解开。”

王斐走到乐天身边,拍了拍他的肩膀,看着窗外说道:

“其实你不知道,我很早就想回国了,可是我回不去呀,知道为什么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,国内阶级斗争从未休止过,我代表着一个派系,我是这个派系的魁首人物,我可以不再国内,但只要我回国,另一个派系会相当重视,况且,国家也不会希望我回去,哪怕我客死他乡,我都不能回国埋葬。”

乐天有点不明白,说道:“可是咱们第一次见面,您不是回去了吗?”

“是啊,就回去哪几天,国内风起云涌的,差点就回不来了。”王斐一脸的沧桑,看着窗外说道:“我老了,想落叶归根,这片江山虽然是我打下来的,但是我并不想拥有它,以后,这片江山是你的,不过在给你之前,我想要足够的筹码,跟国家换一个承诺,那就是我能埋葬在华夏。”

乐天有些张目结舌,王斐接着说道:“荣华一生,我见过太多的财富,再多的钱对我来说都是黄土,不过,我可以拿这比财富跟国家做‘交’易。”

“我懂了。”乐天明白王老爷子的意思了,他想要破解潘阳湖之谜,不是为了自己,而是为了上缴国家,替他罪孽的一生而赎罪。

“老爷子,您真的相信我,能破解潘阳湖之谜吗?”

王老爷子拄着拐杖往回走,淡淡的说道:“我跟你说个事,我在缅甸虽然不能只手遮天,但也是一方法律,我掌管太多财富和生杀大权,可是如果我死了,没有一个继承者接班,你猜缅甸会怎么样?”

王斐坐下,淡然说道:“天下大‘乱’,为了抢夺我手中的财富,会不惜代价展开血腥的屠杀,但如果你做到了,我把继承权‘交’给你,你稳坐江山掌管大局,这天下依然稳定,何乐而不为呢?”

“你还真看得起我啊!”乐天感慨的说道。

“我不是看得起你,而是在跟你打赌。”王老爷子突然正‘色’起来,“你成功了,继承我的地位,坐拥一方称王称霸,我告老还乡回归故里,但如果你不成功,我埋骨他乡死不瞑目,你觉得,我还会在乎缅甸这一方生灵是否涂炭吗?”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