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545章 杀手vs小偷

第545章 杀手vs小偷


                崔福来这个动作,看上去就跟多年不见好友一般,但其实胳膊搭在对方肩膀上,另一只手抓着对方的胳膊,让他们没办法攻击。

杀手吗,都有职业病,被人这么纠缠下意识就要反击,可侧头一看是崔福来,这人在片场见过,一想不能暴露,况且门里面全是人,如果现在反击的话,杀手身份就完全泄露了。

艺术杀手强忍着反击的冲动,被崔福来生拉硬拽的揽着进入棋牌室大门,同样的乌烟瘴气的感觉,两人都下意识的咳嗽起来,但当崔福来右手在面前呼扇的时候,左手已经偷摸的从艺术杀手腰间偷出手枪。

棋牌室里的老荣们刚刚听明白乐天的意思,崔福来就揽着一个老外进屋,估计洋火就是他,没跑。

坐在门口的老荣下意识起身,对着崔福来张开双臂,“嗨,崔哥,好久不见。”

崔福来跟他拥抱了一下,偷出来的手枪此刻也暗中易手,分开后,两人目光对视,贼和贼的默契自然不用明说。

“崔哥,今天怎么戴个老外来了,谁啊这人?”

“好莱坞的大明星,路上碰见,就带进来一起聊聊。”崔福来随口胡编。

说话的老荣对着艺术杀手伸出手说道:

“你好啊!”

“老外听得懂汉语吗?”

“对呀,说英文。”

“我哪懂英文,懂就不在这混了。”

大家七嘴八舌的谈论起来,艺术杀手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人,样子就跟看外星人也差不多了。

不过呢,他心里素质到挺好,能伪装是杀手的最大特点,这不见对方伸出手,也不知道什么意思,也伸出手握了握。

华夏人很热情,左手握手右手也随之上来,随之一抖后分开。

不是小偷当然不懂这个动作代表什么,因为就在一抖之后,杀手手腕上的手表已经被偷了。

“刀哥,你的棋牌馆今天来了一个洋客人,不招呼一下?”

“当然要招呼啦,weletoenjoy。”

刀哥居然说了一句英文,这让大部分老荣们都小小的吃惊了一下。

但接下来,杀手懵逼了,这华夏人为什么这么热情,一个个过来不是拍肩膀就是握手,搞得他感觉自己好像走错了一样。

被恭迎着坐在棋牌馆里面,目标李乐天就在前面,他目光印痕起来,脑袋中也在思考究竟用哪种手法杀人的时候。

“哗啦”

就在这个时候,有人居然把卷帘门拉下来,杀手一惊,下意识摸象腰间,可竟然发现手枪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。

与此同时,乐天站起身冷着脸,用英语说道:“我就讨厌你们这帮强盗,一点技术含量没有,过来坐下,聊聊。”

这个时候杀手才发现,身边笑脸相迎的人,此刻已经变了脸,知道自己进入对方陷阱,急忙摸索身上的其他武器,后背,大腿,肋下,就连手腕上居然全部空空如也。

“法克!”他下意识喷了一句粗口,转头看去的时候,就看见有人正拿着他的手枪,有人拿着他的匕首,还有人拿着他的手表交谈,可惜乱哄哄的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。

乐天大义凛然的坐在刀哥身边,一伸手说道:

“请坐。”

全场,也只有乐天说什么他能听懂,如今也知道落入敌人之手,想全身而退的话,也只好继续演戏了。

过去装作没事人似的说道:“那些都是道具。”

“砰”

就在他话落的时候,棋牌馆突然传来一声枪响,刚刚摆弄手枪的小偷失手开枪,巨大的声响把所有人下了一跳,同时,所有人的目光也看见了墙上冒着白烟的枪眼。

“小心点了,别把条子招来好嘛?”

“okok。”小偷把手枪丢在桌子上,不敢再碰了。

乐天再次看向一脸漆黑的杀手,问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杀手黑着脸说道:“那是我防身的枪,我在美国有枪证的。”

“哦,你不是住在巴黎吗?信息上说你现在是法国公民。”乐天毫不犹豫的揭穿。

杀手脸色嘴角都在抽搐,“呃,我,我。”

“别装了,如果不知道你的身份,我有怎么会把你引到这里,认命吧!艺术杀手。”

他终于不再装了,板着脸肃穆的与乐天对视,“你认识我,居然还敢坐在我对面?”

“有什么不敢的?这是华夏,而这里是狼窝,华夏有句谚语,叫虎落平阳被犬欺,不知道你懂不懂。”

杀手嘴角淡然一撇,“我知道华夏的一句谚语,不是猛龙不过江。”

他说完就动手了,一脚把麻将桌踢翻,随之场面混乱起来,他一个挑战一屋子人,不是,是一屋子小偷收拾他一个。

3分钟过后,艺术杀手浑身上下一块完整布料都不剩下,一手捂着胸部,一手捂着裆-部,被逼到墙角谨慎的看着面前。

他的面前是几十条华夏汉子,每个人都一脸坏笑的,手里还拿着极其锋利的刀片,有的还对着杀手伸出舌头,舌尖上还是锋利之极的刀片,明晃晃的吓得他不敢乱动。

乐天淡然自若的靠着墙壁,地面全是被打翻的桌子和麻将,但乐天全然不在意,掏出烟点燃,说道:

“对了,华夏还有一句谚语,叫龙游浅水遭虾戏,告诉你,就算你是猛龙过了江,这里依然是潜水,你翻不起什么大浪。”

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

乐天突然笑了,说道:“你以前没见过小偷嘛?法国和美国没有我们这样的吗?”

“好像,没有。”他依然谨慎的看着一帮人,此刻他很后悔,为什么不听意外大师的话,先把对方调查清楚才行动,可是此时后悔貌似有些晚了,因为这帮人太可怕了,每个人都拿着手指长短的刀片,居然有这么恐怖的威力。

要知道他可是经历过血一般的战争,杀人无数,什么刀枪没见过,结果今天,却栽在一群手持刮胡刀的华夏人手中,我靠,他们到底是干嘛的?

刀哥看着混乱的棋牌馆,摇头感慨说道:“哎呀,我的店哪,就这么让你们砸了,老外呀,事项的话吶,你就过来好好说话啦,要不然,我就给你放血,不出半个小时,你就死翘翘了。”

杀手没听懂,问道:“他说什么?”

乐天抽着烟翻译道:“哦,他说你把他的店砸了,事项的话坐下谈谈赔偿,不然得话就让这些人给你放血,你只有半个小时时间写遗书。”

艺术杀手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:“我投降,让他们后退。”

乐天让大家后退,扶正一把椅子示意他过去坐下,反正他现在身上也没完整布料,过去坐下就坐下,谨慎的看着乐天和这个邋遢的胖子。

刀哥随手捡起地上的麻将,苦笑道:“老外啊,你认识这个吗,这个叫一万,这个叫两万,这是八万,你都给我砸坏了,是不是要赔偿啊?”

乐天一瞪眼,但还是笑着翻译过来,艺术杀手也蒙圈了,这是要花钱赎身?还是问问吧,省的他们翻脸不认账。

“我赔偿你们的损失,但能放我一条生路吗?”

乐天说道:“你先赔偿损失,然后再谈你生路的问题。”

“哪我要是宁死不屈呢?”

乐天笑道:“可以啊,我们比较敬重硬汉,就是不知道你菊-花能不能承受,反正不赔偿,我们就用你的菊-花还债。”

“法克。”

乐天又说道:“既然你没意见,我翻译了。”

“nono,我赔偿。”

国际一流杀手,被国际刑警重金通缉的杀人犯,居然被逼的一点脾气没有,这也是够了。

乐天翻译说道:“他同意你的任何赔偿条件,让大家算算,地上一共有多少万字,加起来给他个数。”

“哇,天哥啊,你这么厉害啊,怎么忽悠的?”

“别管了,你就让人清点吧。”

崔福来把手枪交给乐天,另外又留下4条汉子戒备,其他人全数蹲在地上数麻将,这让艺术杀手看的这个头痛,但是落在他们手中,还能有什么办法。

乐天把玩着手枪说道:“好了,趁他们清算的时候,咱俩谈谈你的命,是放了呢,还是沉江呢,你自己选择?”

“我想活下去,你要多少钱?”

乐天坏笑道:“我不差钱。”

“让我泄露雇主信息,我做不到。”

“我也不需要这个,说实话,我知道你俩的来历,包括谁雇佣的你,我一清二楚。”

杀手脸色阴沉无比,问道:“哪你想知道什么?”

“那就跟我聊聊你的事吧,我听说,你海湾战争退役后,参加了法国外籍佣兵团,5年之后你获得法国国籍,可后来你为什么又当杀手,重新过上刀口舔血的日子?”

说起这件事,他垂下头,说道:“我参军一共11年,早已经习惯了枪林弹雨的日子,再过正常人的生活,我已经无法适应了,特别是下雨的时候,不杀人我心痒难耐,我也找过医生,她说我是战争症候群,我克制不了。”

“也就是说,你以后不杀人,也没法过正常人的生活喽?”乐天板着脸问道。

“我也不想,可这是心理疾病,所以,你要杀了我吗?”

“不不不。”乐天摇头说道:“我是小偷,杀人放火是你们应该干的事,不过呢,你不要以为我们不敢杀人,特别是你,你最好合作一点,交了赎金,我会考虑放你一条生路。”

本书首发于看书蛧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