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530章 定局

第530章 定局


                等乐天坐下后,张老爷子叹着气说道:“是,我知道,你们年轻,敢拼敢闯敢得瑟,不怕危险不怕牺牲,可你们就不考虑考虑家人,我是怎么想的你知道吗?”

乐天安静的听着,张老爷子再次语重心长的说道:

“就上次你们去曹操墓,我听说后这给我吓得,差点没犯心脏病住医院,当父母的都岁数大了,就怕孩子们出点什么事,可你还真是啊,哪有危险把这孩子往哪给我领,这让我怎么放心把闺女交给你?”

乐天突然笑了,反问道:“张老爷子,当初您工作的时候,带着云芳云龙哪都跑的时候,你又担心过吗?”

“我不是没有办法吗?”张老爷子说道。

“就刚才,我听云芳说小时候,在乐山大佛的时候,当时在心脏位置打开一道门,进去后张云芳捡了一个圆圆的东西,把云龙脑袋砸出血了,有这事吧?”

乐天突然说起这句话,张老爷子突然哑语,急忙说道:“别出去乱说啊!”

“我知道。”乐天压低声音说道:“唐朝就开始流传,说乐山大佛内有宝藏,入口是不是再胸口位置?”

“呃,过了过了,说下个话题。”张老爷子急忙掩饰过去。

乐天笑了,“好,咱们说下个话题,就张云芳留下的那些相片,每一个都有故事,我不说了,回头您收好,别被有心人拿去。”

“嗯,没想到你这么聪明,这都能想到。”张老爷子感慨。

“话题说回来。”乐天主导话语权说道:“您小的时候,就带着云芳云龙每个危险的地方都逛游,您老当时怎么不担心呢?”

“我是他爸,我能保护好我的儿女!”

“我是他男朋友呀,我以后要保护他们一辈子!”

这突然对峙,场面顿时僵住了,乐天继续说道:“曹操墓的时候,我不想带这他俩,可这俩死犟非要跟着,在墓室里我每一个决定都有可能导致他们的生死,所以我做事的时候没有完全把握不敢冒失。”

“你就不能再考虑考虑?”张老爷子问道。

“这是不是我考不考虑的问题。”乐天一脸为难的说道:“我现在已经不能抽身了,我已经被吸进漩涡中,想全身而退根本不可能,唯一能做的就是迎难而上,总比站着让人打更有效。”

“能别拉着云芳云龙下水吗?”张老爷子恳求的问道。

乐天无力的摇摇头说道:“您老还没看明白吗?云芳跟你的关系是怎么变僵的,您要是还不表明立场,估计她们以后都不会理你了,这倒不是我从中间挑唆,而是我们什么都捆绑在一起了。”

乐天拿出手机,翻出照片说道:“这是我们珠宝行一天的收入流水,您看看,这么庞大的利益链,可能说抽身就抽的挺快吗?”

张老爷子看着手机良久不语,最后把手机丢在桌子上,喃喃道:“时代变了,我不能理解你们年轻人的思想了,不聊了,看电视吧!”

张老爷子虽然说不聊了,但通过语气可以判断出,他已经认同,或者妥协,不过这本身就是大决策,也不是说一两句话,就能直接拍板的,这里面张老爷子只是其中一环,最多也就算是联络人,还有游说说服国家的说客而已。

但只要他们同意,说一句话真的是比什么都好使,总比乐天这个小年轻,自己跑到国安局去说吧,估计没准大门都找不到往那边开呢,所以,乐天必须来找张老爷子代劳转达。

可张老爷子爱子心切,就担心儿女出事,两人也就僵持在着了,不过局势所向,乐天说的对,现在云芳云龙已经没法抽身了,要不就跟乐天站队帮他联络,要不就什么也不管,让他们自生自灭。

可身为父亲,哪能看着儿女冒险啊,这不,思考间,张老爷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说道:

“我可以帮你,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乐天听闻急忙说道:“您说。”

“不要让我儿子、女儿身陷危险,别带着她俩跟国际大盗拼命。”

“这我当然知道。”乐天面露微笑说道:“你看现在这局势,王斐跟我窜了一次贼王大会,一是要跟国际大盗一较高下,二是要笼络一些出生入死的人,云芳云龙俩,最多也就是投资人,跟人火拼的是,自然不能带着他俩干。”

“术业有专攻,你能这么想最好。”张老爷子妥协了,叹着气说道:“回头,我跟组织说说,能办的都帮你办,另外于涛留在你身边,你也适当的防着点他,他的目的不单纯啊!”

“多谢您老提点。”

谈话进行到这,基本事情已经定下来了,关于跟国家合作,以及潘阳湖内部消息等问题,交给张老爷子处理就要,接下来要做的,就是集结一些有本事的人,组建一个行动集团。

不管是应付贼王大会,还是应付未来的对抗,就想张老爷子担心的那样,总不能真带着张家姐弟,还有钱恒泽他们这些人,去跟国际大盗拼命吧。

此后又在张老爷子家住了一天,所有回京要办的事都办完了,接下来,就该天南地北的找人了。

……

次日夜晚,华灯初上,京城一大饭店包间内。

乐天把兄弟们都叫过来聚一聚,于涛也在其中,酒桌上,乐天端起酒杯说道:

“各位兄弟们,接下来的三个月,我可能要全国各地的跑,以后相聚的日子,恐怕不多了。”

钱恒泽问道:“天哥,你让我跟这师父去潘阳湖探秘,这可是大工程啊,抽空您也去看看进展吧?”

“不急。”乐天笑道:“三个月一晃就过去了,我先找几个用得上的帮手,到时候贼王大会,好一举夺魁,然后才是潘阳湖的事。”

“ok。”

“我是不是还跟着你去?”曾温柔问。

“你的跟着,没你很多事都办不了。”

于涛接话说道:“我也跟着吧,我熟悉情况,遇见摆不平的小偷,我可以出面。”

乐天笑了,说道:“涛哥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赵文瑄急忙问道:“哪我跟着你去行吗?”

“不行。”乐天当机立断的说道:“你先跟着你爷爷,还有楚教授他们,先把华佗遗书出版了,另外,医疗基金也需要一个联络人,以后就你了,专门负责这件事。”

“哦。”赵文瑄应了一声低下头。

张云芳问道:“我还是在家里看着珠宝行呗?”

乐天笑道:“全国这么多家分店,你能抽开身吗?你还是好好赚钱吧,以后花钱的地方多着呢。”

“我呢,姐夫?”张云龙急忙问道。

“你呀,好好发展自己的兄弟,回头多关注一下毕超,监视他有没有什么大动作,你最好要做到了如指掌。”

“明白姐夫。”

看了一圈,也没什么可以交代的了,抬起酒杯说道:“以后我的电话不开机,想找我直接打电话给我师姐,来,喝酒。”

……

回到四合院,与曾温柔交代一声,直接进入正房,见到师叔和师父,坐下后说道:

“师父,之后的事我要忙一段时间,恐怕就没空回来看您二老了。”

师叔李六指招招手让乐天过去,握着乐天的手,李六指说道:

“小天呢,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,就是清理门户,你能为这件事这么上心,我心理真高兴,另外啊,你要注意身体啊,别把身子熬坏了。”

“师叔放心吧,不用担心我啊。”

李鬼手把话接过去说道:

“咱侠盗门门风森严,你要召开贼王大会,有多少把握能一举夺魁?“

“这个?”一说到这,乐天心里就有些发虚。

李鬼手说道:“张风华和秦海涛两人我不知道,也不说,但西快刀绝不是浪得虚名,当年我们较量的时候,他指缝刀一出,差点就伤了你师叔,幸好当年我们眼疾手快,要不然也不能活到今天。”

李六指点头说道:“当年西快刀在西北犯案,全国警察通缉他,可他就凭两把单刀,愣是杀出一条血路逃出国境线,我估计啊,他当年以为是我告的密,所以对我是恨之入骨,所以才策反我哪三个不孝的徒弟。”

“哦,还有这事。”

“当年的事你不知道的多了。”李鬼手畅谈一声,看向窗外。“也不知道怎么了,咱们新老两代燕子门,就跟他西北贼王对着干。”

“这小子人品差,进入老荣这行,就是无恶不作,今后让乐天跟他们碰盘,把这件事一次性解决,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”

“嗯,乐天啊,你加油啊!”

“知道了师父师叔,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。”

“行了,洗洗睡吧,回头出门小心点,西快刀为人阴狠毒辣,以前他参加贼王大会的时候,就暗地里做了不少手脚,估计这次为了能夺魁,他也不会安生的。”

“我也担心这个,就怕他暗地里耍阴谋诡计。”

两个老头又开始跌得不休,但却把乐天敢出正厅,让他回去休息,乐天这一出来就蒙圈了。

如今这四合院,正房两老沾着,西厢房曾温柔住,东厢房崔美花住着,乐天出来这是要住哪啊?难道睡厨房啊?

本書首发于看書蛧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