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526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

第526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


                兰博基尼车速不快,但发动机转速轰鸣,犹如咆哮的野兽,在宣告自己的霸权一般,仪仗队上车后,都开车跟在后面,这气派十足,着实把学校里的同学们羡慕嫉妒坏了。

车队消失后,学校里的男同学们颓废的走了,大家互相宽慰着去喝酒,从大一新生到大四学生,无一不例外出去借酒消愁去了,今夜注定无眠,起码对校内女生来讲是好事,因为半夜过后,很多放弃追求赵文瑄的男同学,醉酒向其他女生表白了。

车队离开学校,张云龙开着车笑着问道:

“姐夫,这手玩的漂亮吧,怎么样,气派不?”

“嗯,气派。”

“文瑄感觉怎么样,浪漫不?”

“嗯。”赵文瑄还是红着脸低着头,默不吭声。

因为天色已经很晚了,大家都没吃晚饭,一次性叫出来这么多兄弟帮忙,张云龙带头领路,直接把车队开进鱼公鱼婆饭店,所有车停好后,云龙喊道:

“走,今夜不醉不归。”

所有兄弟们激动的说这话,进入饭店内,赵文瑄却拉着乐天的胳膊,娇弱弱的说道:“哪今晚,是不是真的要?”

“今晚再说,先填饱肚子。”

乐天拉着赵文瑄进入饭店内,招呼跟大家喝酒,聊天畅聊,感觉就跟今天晚上办婚宴酒席似的。

酒过三巡菜过五味,赵文瑄提醒几次说要走,乐天一想今天还有任务要做,就拉着张云芳说道:

“云芳吶,明天我去见你父亲,你今天先帮忙联系一下,我有事,带着萱儿走先。”

“你要去哪,我送你们?”张云芳起身。

“不用,爷爷让我俩办点事,你们忙你们的。”

乐天带着赵文瑄离开,张云芳茫然的看着两人消失,心情怅然若失,但还是拿着啤酒吆喝这跟大家喝了起来。

乐天跟赵文瑄走出饭店,气氛稍微有些尴尬,虽然两人思想不言而喻,但两人的第一次,还稍微有些腼腆。

“找个好点的酒店开房吧。”乐天环顾周围说道。

“嗯,最好先找个药店,我要买药。”赵文瑄低着头回应。

“那就在附近溜达溜达。”

长夜漫漫,两人也不着急,在路上逛游的时候见到一家药店,进去看了看,还真有中药,赵文瑄拿着纸笔写了一个方剂交给药剂师,红着脸跟对方交谈了什么,这才开始抓药。

乐天在药店里逛游一圈,发现一个柜台里全是肾宝之类的药物,不免好奇的看了起来,麻烦你了,这个拿出来我看看。

药剂师茫然的拿出一瓶壮-阳药,乐天接过来看了看,没有国药准字,是保健药品,学医的都懂这个,这种药物就除了吃不死人之外,其他的啥用没有。

这个时候赵文瑄也过来看了看,见乐天手中的药脸色顿时红了,“呃,你拿这个干吗?”

“我就是看看。”乐天尴尬的把药物递还,赵文瑄也发现这个柜台的特点,在一边,居然还发现有卖情-趣玩具的,这让她的脸更加红了,也不理会乐天干嘛了,走回去看着药剂师抓药去了。

乐天本来也想去的,可是突然想起一件事,压低声音对着药剂师问道:“你们这有杜蕾斯吗?”

“有,要多大号的?”

“最大。”

药剂师一怔,但还是拿出大号的,付款结账,快速装进兜里,奔着赵文瑄走了过去。

等了大约5分钟,两人抓好中药后出门,乐天说道:“现在可以去开房了吧?”

赵文瑄连连摇头说道:“现在还不行,药买了,可是还没有熬药的煎锅呢。”

接着两人又开始找煎锅,可现在都已经9点多了,这东西哪那么好找,最终打了一辆的士,跑了1个小时才买到熬药用的煎锅,终于可以去开房了,打车去了酒店,柜台前办理身份证,这才发现赵文瑄没带身份证。

这怎么办,大酒店不像是小旅店,入住必须登记两个人的身份证,赵文瑄红着脸说道:“要不,还是走吧。”

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次,难免有点紧张和羞涩,但这一晚上忙忙活活的准备了这么多,哪能这么容易放弃。

乐天心里一横,拿出黄金会员往吧台一拍,没想到啊,第一次用黄金会员身份福利,居然是带着赵文瑄来开房。

吧台女愣了片刻,去叫来经理,随后恭敬的把两人请进总统套房,房间装修高端豪华,但关上房门的一刻,两人的心情是莫名的紧张,就哪怕是见惯大风大浪的乐天,此刻都有点心跳加速。

赵文瑄坐在沙发上扭捏的不知所措,对她这等于新婚之夜了,小女生的幻想瞬间迎上心头,各种杂七杂八的画面扰的她心乱如麻。

乐天还好一点,进屋先找电源,把中药放进煎锅先熬着,见赵文瑄在沙发上扭扭捏捏的,笑道:“要不,你先去洗洗澡?”

“哦,好的。”

赵文瑄扭捏的走进浴室,乐天在外面也开始想入非非,煎药的时候,发现口干舌燥,喝了好几杯水才缓解,耳中隐隐约约的听见浴室的流水声,乐天的心情更是有种莫名的感觉。

这种心情很难形容,等待的时候,乐天一直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,一会翻翻酒柜,一会看看药锅,反正就是闲不下来。

就在乐天紧张的抚摸着手指的时候,突然发现戒指不见了,顿时反应过来,急忙摸了摸身上,幸好在兜里,拿出来准备戴上,却看见绿油油的戒面,心中突然平静下来。

把戒指戴在手指上,抚摸着戒面,心中是怅然若失,曾经年少时,迷茫无助的时候,有无数个日日夜夜都是她的信陪伴自己度过,哪怕是今夜行房之前,看见这枚戒指,乐天还是能想起曾经信中的过往。

那件事,是他心中一辈子的痛,不过乐天也要感谢刘老大,要不是他,乐天也不会有今天的地位,也许现在还是那个懵懂无知的傻小子,傻傻的单纯走着平凡的路。

煎锅沸腾,蒸汽翻涌,乐天忘记了一切,依然看着帝王绿戒指静静地沉思着。

浴室赵文瑄洗澡结束走了出来,她穿着浴袍娇哒哒的看了一眼室内,发现乐天正在发呆,正准备过去的时候,发现煎锅沸腾,急忙小跑过去,打开锅盖,沸腾之水这才缓解下来。

乐天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,凑过去看着赵文瑄倒了一杯中药,太烫现在还不能喝,两人就这么尴尬的看着中药一句话也不说。

赵文瑄是羞涩,但乐天心中却百转千回,就在气氛僵持到冰点的时候,乐天从后面抱住赵文瑄,说道:

“萱儿,我想跟你坦白一件事。”

萱儿一怔,不是因为乐天说要坦白,是因为乐天突然抱住自己,这让赵文瑄心乱如麻,尴尬至于开句玩笑道:

“你不是要告诉我,你那个不行吧!”

乐天还是板着脸,脸在赵文瑄肩膀上蹭了蹭,说道:“我没有开玩笑。”

赵文瑄也正色起来,挣脱怀抱看着乐天说道:“哪你说吧!”

乐天双眼迷离,说道:“小的时候学校流行一段时间,一对一扶贫救助活动,我跟首都的一个女生结成了一对,我俩一直通信坚持了十年,每一周都写一封信,一共是520封信。”

赵文瑄一怔喃喃道:“能让你坚持互帮互助她10年,这个女同学一定很漂亮吧?

乐天苦笑道:“我是被帮助的那个。”

乐天坐在沙发上,低着头抚摸着帝王绿戒指,心中百转千回,说道:“开始,我俩只是为了学校里的任务,可是后来的通讯中,互相勉励支持,渐渐的,我俩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友,再到后来,我深深的爱上了她,并且,发誓这辈子非她不娶。”

赵文瑄听着的时候,刚刚拿起中药,但一听见这话,板着脸放下中药问道:“然后呢?”

“我考上大学,来首都找她,她是一个警花,长得也很漂亮,我瞬间被她迷住了,无法自拔。”

赵文瑄生气了,厉声问道:“你跟我说这些什么意思?”

乐天还是低着头,淡淡的说道:“我第一次拒绝你父亲,就是因为她,那时候她因为执行任务中枪,我把她救活了。”

“原来是她啊,难怪。”赵文瑄若有所思,可接下来,乐天居然留下一滴眼泪,滴在了帝王绿戒指上,赵文瑄顿时怔住了。乐天接着说道:

“就在你被父亲带走的第二天,她的哥哥找到我,给了我一张银行卡,不可一世的跟我说,我不适合她,让我自觉一点,离他妹妹远一点,否则让我从世界消失。”

赵文瑄张目结舌,乐天继续哽咽着,抹了一把眼泪说道:“我同意了,也是从那时候开始,我变了,我发誓要成为人上人,不让任何人看不起,我记得她的信中那句话,以前对我爱答不理,以后让你高攀不起。”

乐天抹了一把眼睛,坐直看着赵文瑄说道:“我就想告诉你,我心理其实一直放不下这个女人,就算我再玩再浪,我心中还是有她,如果你不能接受我的话,我现在可以走。”

赵文瑄看着乐天坚定的眼神,她心情也是怅然若失,纠结,迷茫,低头看着中药杯子,不知道是喝下去,还是让乐天离开,这个选择真的好难。

“你爱我吗?”赵文瑄问道:“是真心的吗?”

本部小说来自看书蛧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