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524章 借你之名

第524章 借你之名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拉着赵文瑄往教室办公楼大门走,同学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在周围,被打的男同学问出口之后,其他男同学也没忍住,一个接着一个的问道:

“这是不是真的,告诉我们?”

乐天拦着赵文瑄止步,对着张云芳说道:“给这小子1万,兹当医药费了。”

张云芳去车上拿钱,居然拿出了两万块,走到男同学身边,用瞧不起的眼神,把钱丢在身上,说道:

“我家老板给你的医药费。”

两大钱砸在身上落地,他没有身上去捡,还是直勾勾的看着赵文瑄,喃喃问道:“这不是真的,我不信!”

“是,是真的!”赵文瑄流着泪喊道:“我把自己卖给了他,为了钱,这一切都是真的,我就是这样的女人,不是你们心中的女神,这下你们信了吧!”

赵文瑄说完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流,眼泪划过脸颊,在风中消散,全场一片寂静和沉默,每个男同学此刻都如遭雷击一般。

被打的男同学捡起地上的钱,手都在颤抖,说道:“你,你就为了这些肮脏的钱,你臭不要脸!拿走你的臭钱!”

男同学一挥手,两沓万元钞票随风飞扬,犹如落叶一般在飘落。

乐天没有回头,揽着赵文瑄的肩膀傲然的走过人群,在场的所有人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进入楼道,却没有人去捡散落一地的钞票。

……

进入教室办公楼,走进楼道内,赵文瑄挣扎一巴掌打在乐天脸上,张云芳想说什么,但乐天一伸手阻止说道:“去门口守着,别让人进来。”

张云芳退到门口,赵文瑄挥舞粉拳打在乐天身上,“你是混-蛋,你这么说,我以后还怎么上学,你是大混-蛋。”

乐天抓住赵文瑄的手腕,抱着她说道:“对不起,我也没有办法,我实在是太生气了。”

赵文瑄哽咽着:“呜呜,哪你就说我,是那样的女人,我怎么办?”

乐天宽慰着说道:“大不了,以后不来上学了呗,反正也没什么好学的,不是吗?”

“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混-蛋。”赵文瑄委屈的哽咽着。

“别哭了。”乐天抱着赵文瑄宽慰着说道:“你看啊,大学本来就应该是圣洁的,教学生以后走向社会面临各种难题,这帮男生为了追你,居然连父母都不要了,你说你,长得这么祸国殃民干什么。”

“噗。”

赵文瑄破涕而笑,乐天又说道:“你看啊,经过这么一闹,全校男生都对你失望了,你这是做了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,虽然你形象没了,但你光辉了呀,起码不愧对自己的良心就行呗。”

“可我是个女孩子啊,我也要面子啊!”赵文瑄虽然摸着眼泪,其实心里已经释然了。

乐天感叹的说道:“别忘了那句话,医之大者,救国救民,身体病了咱们医生能治,可是心里病了呢,你吧全校男同学都迷得神-魂颠-倒,我感觉你比妲己还过份呢!”

“你还敢说完?”

“好啦。”乐天急忙辩解道:“你看现在多好,一场戏,救了全校这么多男同学,就是你名声臭了点呗,大不了以后不回来了行吗?”

赵文瑄嘟囔着嘴思考着,就在这时,门口的张云芳电话响了,接着她拿着电话进来,把手机交给乐天说道:

“钱恒泽找你的,好像很着急的样子。”

乐天茫然的接过来,就听见里面说道:“天哥,出事了,刚刚我听关亮打电话,一个富二代去学校,扬言花几亿把萱儿给包了,还当众亲了萱儿,我艹,我给云龙打电话了,让他带几百个兄弟去学校啊,这事你放心,我一定帮你摆平。”

乐天这个苦笑,道:“别闹啊,这人是我,我挡着全校学生的面说的这话。”

“啊,天哥,你搞什么鬼啊?”

乐天在电话里,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下,钱恒泽释然了,说道:“你可真能闹,关亮说萱儿亲口承认了被包-养的事实,差点没把我吓死!哎天哥,既然你要演戏骗全校师生,拿咱们再玩大一点怎么样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乐天问。

“刚刚我打电话给云龙,让他带着几百号弟兄过来,本来是要打架的,现在不用了,就给你撑场面,正好也让学校单纯的学生见识一下,什么叫有钱人的社会行不?”

“你们自己安排,别闹事就行。”

“保证不带闹事的。”

“你跟张云芳联系,怎么弄你俩商量。”

乐天跟钱恒泽打电话的时候,张云芳过去跟赵文瑄私聊,她早就看出乐天的意图,乐天这个人做事很有底线,他没有父母亲人,一辈子最恨的就是不孝子,就那个小子说出那番话,直接把乐天气的暴走了,之后做的事都没有理智,一再劝赵文瑄别生气。

其实赵文瑄之所以亲口答应,开始的时候的确蒙圈了,可后来反应过来了,虽然很不愿意跟乐天演这处戏,但为了说服力,也只好答应了。

李乐天这人吶,哪都好,就是看不惯不孝的孩子,经过他这么一闹,学校里的男同学还真学会了一堂课,没钱没本事就别谈爱情,先学了本事赚了钱再说吧,就算拿父母的钱说事,也没有自己赚钱腰板子硬,最起码以后赚了钱,可以砸富二代的脸说:

“这是老子自己赚的,富二代怎么着,老子是富一代!”

等赵文瑄完全缓过来后,乐天也把电话交给张云芳,并且让她留下看着别出乱子,带着赵文瑄上楼找楚江南去了。

可大门一推开,乐天傻眼了,因为除了楚江南之外,赵文瑄的爷爷赵德厚,还有曹老,郑建国校长都在办公室里,更要命的是窗户开着,他们也都站在窗户边上,看着下面混乱的学生。

“哎呀我擦。”乐天顿时傻了,要知道赵德厚在这,打死他也不敢说那番话啊,楼下到楼上这才几步路,刚刚所有对话保证都听见了,这下事不好了。

“萱儿啊,过来。”赵德厚板着脸说道。

气氛很诡异,全部老人都板着脸不说话,乐天急忙说道:“师父,我刚刚……”

“你别说话。”乐天从未见过赵德厚这么严肃,心里顿时升起一丝担心。

赵文瑄也有些紧张,蹑手蹑脚的上前,低着头说道:“爷爷。”

赵德厚冷着脸看着乐天,问道:“心里委屈吗?”

赵文瑄点点头但又摇摇头,乐天刚要说话,赵德厚却瞪着乐天说道:“萱儿啊,乐天说的对。”

见赵德厚这么郑重,乐天的确心里发虚,急忙说道:“师父,我错了!”

赵德厚一怔,随即微笑道:“你小子说的在理,医之大者,要有治国治民的心,身体病了好治,但心里得病了,那就得需要心药医。”

赵德厚语气缓解下来,拉着赵文瑄的手,说道:“开始我听见乐天那么埋汰你,我的确挺生气,这嗔哪,能让人思考变慢,一时间糊涂了就没反应过来,我想下去揍这小子来着,可我刚走到走廊啊,就听见乐天跟你解释的那番话。”

赵德厚笑了笑说道:“然后我才恍然大悟,他说的的确对,你呀哪都好,就长了一张红颜祸水的漂亮脸蛋。”

“爷爷。”赵文瑄撒娇的瞪了他一眼。

“哈哈哈。”赵德厚说道:“现在是什么年代了,名誉不值钱,你别放在心上啊,也不掉你几块肉,这不挺好的嘛?”

“不听你说了。”赵文瑄噘嘴走到一旁的沙发前坐好,在场几个老人都尴尬的笑了笑,赵德厚对着乐天说道:

“还别说,你脑子转的挺快的,怎么就想出这个主意,治他们的心病呢?”

乐天哪敢在这个话题上纠缠,苦笑道:“这个学期开了心理学课题,刚才那人是偏执型人格,还有情绪情感障碍,我用的是强化厌恶治疗方案,在中医心理学也叫社会现象性治疗,俗称当头棒喝。”

“哈哈。”赵德厚对着其他医生们说道:“看样子我们的确是老了。”

楚江南招手说道:“来乐天,过来坐,聊聊华佗遗书的事。”

郑建国拿出一份翻译文本,乐天接过来坐下,大家也都围着办公桌坐好,楚江南说道:“这华佗遗书虽然翻译出来了,但是用量跟以前肯定有所不同,除了药量之外还有现代中药的药性改变,所以,我们想开一个研究会,因为这个华佗遗书的决定权在你这,我们想研究的话,要先得到你的同意。”

“我没问题。”乐天说道:“另外我还有一个想法,不知道师父能不能同意。”

赵德厚一听,说道:“什么想法,你直说。”

乐天说道:“是这样的,除了华佗遗书之外,我手中还有赵家的不传秘方,我想一起拿出来,大家一起研究,如果可以的话,我更加希望开一个药厂,我出资,大家帮我联络打通关系,这样,咱们可以把中药做到全世界,也算是为华夏中医复兴,做出一些贡献。”

乐天话落,所有人的目光,齐刷刷落在赵德厚身上,在场众人都明白,如果赵家古方要是拿出来,以后他们赵家在中医世家的地位,恐怕就此终结了。

本書源自看書辋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