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522章 回家事还是不少

第522章 回家事还是不少


                李乐天冷声说道:

“我就是想问你,你们全国各地的新-疆镊子党,在贼王大会上,能不能跟我站在一起?”

“凭什么?”老大冷笑的问道。

“什么都可以,钱,人,要什么我有什么。”

“呵呵。”老大笑道:“你打算收买我们啊,知道我们全国有多少人吗,几万人,每个人一个月给一万块,那就是一个亿,知道我们一个月的供钱是多少吗?嗯,知道吗?”

乐天深吸一口气,之前就听说他们哏,今天这一见,的确是如此,曾温柔在一旁看的不耐烦了,冷声说道:

“听他的口气好像根本就不鸟咱们,我说,还是别跟他废话了,就趁今天做了他,神不知鬼不觉,明天咱俩就找别人去得了。”

“也行啊,弄死他吧!”乐天居然答应了。

曾温柔跟乐天搭档多久了,乐天一叹气就明白什么意思,这才有了这场默契的双簧,这不乐天答应了,曾温柔拔出匕首走过来,这把老大吓得,直接跳脚起来,戒备着两人喝道:

“我告诉你俩,别以为做了我你俩能跑,我的弟兄可多,想弄死你们就弄死你们。”

曾温柔晃悠着匕首说道:“你看我俩是吓大的吗?”

老大已经后退到墙边了,退无可退,看着两人靠近后,心一横说道:“好,只要不杀我,我答应站在你们这边。”

乐天跟曾温柔对视一眼,曾温柔收回匕首说道:“早答应早结束,磨磨唧唧的。”

“然后我需要做什么?”老大虽然这么问,但心里却在想,等今天晚上过去的,我集结兄弟,弄死你俩个小崽子。

他的想法自然逃不过乐天的眼睛,但乐天也不说破,走回沙发前坐下说道:

“其实,我也用不到你们办什么事,贼王大会之后,新贼王要立规矩,你们听就行,如果听了不办的话,就是跟全国的老荣做对了。”

“就这么简单?”老大非常不理解。

曾温柔不屑的说道:“对你们简单而已,就你们那点三脚猫的功夫,还拿镊子行窃,真是丢老荣的脸,我们也不指望你们什么,要不是你们站队选择我们,恐怕你们连贼王大会的大门往那边开都不知道。”

老大一听也是,贼王大会,天下小偷齐聚一堂,这对老荣来讲就等于奥林匹克了,不参加的确有些可惜,但他也清楚自己是几斤几两,就因为手法不行才用镊子的,但在真正的老荣眼里,这叫投机取巧,是偏门,肯定不能蹬大堂的。

思前想后他还是决定,不跟这两个孩子计较了,参加了贼王大会见见世面再说吧,反正什么也不付出。

思考间,他感觉脖子一凉,用手摸了摸,接着就听见女人说:

“行了,既然话带到了,哪们就不打扰了,你们好好睡一觉,咱们三个月后贼王大会上见。”

“哎,你们叫什么呀,总得留个名字吧?”

“你就叫我乾达婆吧!”曾温柔回答。

乐天拿出一份贼王大会的请柬,一甩手丢给他说道:“收好了,三个月后见。”

老大借过请柬还想说什么,可是觉得自己越来越迷糊,视野内,两个人影进入卧室,接着困意上涌一头栽倒。

他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回到自己房间的床上了,而自己的手下们也都倒在床上呼呼大睡着。

窗外阳光刺眼,车水马龙,房间内一片狼藉,到处都是垃圾和酒瓶子。

他拍了拍晕沉沉的脑袋,回想了一下昏迷前的场景,好像跟做梦似的,想到这急忙翻了翻身上,哪有什么贼王大会的邀请函,“原来真是做梦!”

可就在他准备下床的时候,却发现桌子上放着的,赫然就是邀请函!

“这是真的!”

……

坐着飞机离开新-疆,曾温柔揉着胳膊喃喃道:“这一晚上安顿他们所有人,真是累死我了。”

“是啊!我也累得不轻。”乐天按动警示铃,说道:“昨晚咱俩都没睡好,现在好好睡一觉。”

空姐走了过来,毕恭毕敬的问道:“先生,请问需要什么?”

“我要两条毛毯谢谢。”

“好的,请稍等。”

曾温柔拉着乐天的胳膊说道:“过来,借我靠一会。”

靠在乐天肩膀上蹭了蹭,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睛,说道:

“回家我要先大睡一觉。”

“睡吧。”

空乘送来毛毯,乐天帮着给曾温柔盖上,就这么一闭眼一睁眼,两人已经回到了首都。

下了飞机,张云芳和赵文瑄来接站,多日不见张云芳一下扑到乐天怀里,当着机场大厅所有人的面,捧着乐天就开亲。

乐天不好意思的推开张云芳,拖着行李走到赵文瑄面前,“好久不见,想没想我。”

“废话,当然想了。”

“来,抱一个!”

赵文瑄过去与乐天拥抱,分开后,一男三女走出机场,靓女帅哥的搭配,走到哪都吸引眼球,更何况赵文瑄还是那种倾国倾城的长相。

坐上车,乐天问道:“萱儿,我不在的这些天,有什么新闻吗?”

“有!”赵文瑄没好气的说道:“在学校每天都能收到几百朵鲜花,还有几十封情书,天天有吃不完的巧克力。”

乐天苦笑,他知道赵文瑄这么说,完全是为了气自己,估计是这么久了一个电话不给她打,赵文瑄生气了。

“我的好萱儿,最近实在太忙了,别埋怨我了好不好?”乐天舔着脸劝慰道。

“哼。”赵文瑄又使小性子,扭过头但却说道:“华佗遗书翻译工作完成了,几位教授打算成立一个研究小组,但没有你的同意他们不敢,成天追着我找你,我是你的未婚妻耶,电话号码换了你都不告诉我!”

“哦,这不是为了方便嘛!”乐天再次道歉,说道:“我保证没有下次了,我发誓,再换电话号肯定告诉你。”

赵文瑄没好气的问道:“现在要去哪?”

乐天看了看前方路况说道:“先去珠宝行,我有事跟崔福来交代,然后去学校,再去张云芳家。”

“去张云芳家?”三个女人同时质问。

乐天苦笑道:“对,云芳,你老爸干嘛的,以前从来没问过。”

张云芳还很不解,说道:“我们是国家机密局的局长,不过现在退休了,这你知道啊!去我家找我爸啊?一定要去吗?我可是半年没跟他联系了!”

乐天微笑着说道:“是啊,半年了,你还没过心里那道坎啊?”

云芳低下头沉默不语,年前平洲的时候,张云芳的父亲,没经过乐天同意,把极品紫翡卖给了毕超,导致父女关系就此破裂,直到现在父女关系一直没缓解。

乐天不想看着云芳跟父亲一直僵持,另外王斐也说了,回来之后,先跟国家联络一下,都交代清楚,谈一谈合作方案,再拿到潘阳湖的第一手资料。

只要有国家支持,别说揭秘潘阳湖了,就算把当地破土改建,掘地三尺挖掘宝藏都没有问题。

所以在王斐给了乐天一部分人名单,让他回去联系官老爷们,其中赫然就有张云芳的父亲,正好趁今天这次机会,乐天打算拉着张云芳,跟她父亲的关系缓和下来,也算是一举两得嘛!

曾温柔有些不高兴,说道:“在飞机上不是说好了吗,回来直接去四合院,大睡一觉再说,你怎么临时就变卦了。”

乐天苦笑,“师姐,我是说你回四合院休息,我可还有很多事要忙活呢!”

“哦。”

张云芳问道:“去找我父亲,很着急吗?要不要等明天?或者我先安排一下。”

赵文瑄也帮腔道:“是啊,教授那边挺着急的。”

“我不是说了吗,先回珠宝行,让我跟崔福来交代一些事,他先去办这,然后我去找教授,事情急不来,一件一件的办。”

“哦,大家释然了。”

乐天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说道:“最近这三个月啊,可有的忙了。”

……

车子到了西单珠宝行,大家下车进了金店,曾温柔开车回四合院睡觉去了,进入金店见到崔福来,把他带进办公室,却对着张云芳和赵文瑄说道:

“你俩先打电话预约,别一会扑个空。”

两女离开办公室,乐天指了指凳子说道:“坐。”

崔福来坐下笑道:“老板,你晒黑了。”

乐天拿出一支烟递给他一根,说道:“在深圳,我跟刀哥见面了,他答应帮我联系千面的所有徒弟,等联系好了,你们当年的那些人,能再聚首了。”

“是吗,这是好事,我要感谢老板呢!”崔福来有些小激动。

乐天点燃香烟说道:“正好,我有事让你办。”

“老板,你说。”

“这国内老荣圈子啊,除了千面的徒子徒孙,再就只剩下镊子党了,剩下一些跑单蹦的贼,只要是有点本事的,你都给我找找,回头我把眼前的事忙完了,抽空去见见他们,行我就收了,不行就在研究别人。”

“老板的意思是,让我去全国各地找厉害的小偷?”崔福来问道。

“没错,放心,公费旅游工资照开,就负责找人,也不用把人揪出来,记住,我不要废物,我要的人是108好汉各有所长!”乐天说道。

“明白老板。”

本文来自看书網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