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516章 逛早市

第516章 逛早市


                新-疆xxx市,凌晨1点,乐天拖着行李箱走出机场,除了萧瑟冷风,前一刻在炎热的南方,可下了飞机到了冷风瑟瑟的大西北,这让乐天有种变换季节的的无助感。

刚走没几步,路旁一辆松花江面包车按响喇叭,乐天好奇的侧头看一眼,没想到师姐曾温柔过来接站了。

走过去拉开车们,居然没有后座,取而代之的是棉被等生活用品,把行李放在上面,疑惑不解的问道:

“这是干嘛?”

曾温柔打着哈欠说道:“行动方便吗,去哪住哪。”

乐天苦笑坐进副驾驶位,看着破旧的车内环境问道:“这车多少钱?”

“5000,快报废的车今天买的,找人这几天我就开它了。”

“5000?”乐天张目结舌。

曾温柔疑惑的看了过去,问道:“贵了便宜了?”

“太便宜了!”

曾温柔笑了,乐天不懂车,他一直以为只要是车,那最便宜都得几万块,可5000块就能买一辆,而且还是面包车,这是为什么呢?思想有点转换不过来。

曾温柔一边发动一边解释道:“二手车没那么贵,而且这破车也快报废了,到手后也不心疼,后座我全拆了,直接睡在车里,还有,大西北这个季节晚上有点凉,多穿点。”

乐天本以为曾温柔开车要去什么地方,哪知道拐进停车场的角落里,就熄火停车了。

乐天疑惑的问道:“这是干嘛?”

曾温柔打着哈欠回应:“太晚了,我连续忙活好几天了,现在也不适合疲劳驾驶,先在这睡一觉,明天我带你去早市。”

曾温柔翻身进入后车厢,把褥子铺好后,捧着枕头说道:“后面空间够大,要不要一起啊?”

“你还真放心我。”乐天也转身挤进后车厢,脱了鞋进入被窝,裹着棉被还真暖和不少。

曾温柔估计是困得不行了,躺下背对着乐天,沾枕头就睡着了,乐天从见到师姐后就发现,她很累精神状态也不好,也不打扰她,虽然美女睡在身边,但心静如水的拿出手机上微信。

微信群里全是钱恒泽激动的留言,所有内容都是说,杜马波改变了如何如何,乐天翻看了一下,99+语音未读,也懒得挨个听,再看其他人韩紫萱有留言,听了一下,知道是让自己照顾自己的话,也不回了。

上了一会微信,困意来袭,放下手机直接进入梦乡。

第二天清晨,天还只是蒙蒙亮的时候,电话突然吵闹起来,两人急忙惊扰坐直,曾温柔快速拿起手机关闭闹钟,解释道:“没事,闹钟!”

乐天困意不减,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色,问道:“我靠,这才几点啊,天还没亮呢?”

“7点半了。”曾温柔拍了拍脸蛋掀开被子。

乐天还很迷糊,再看车外天色,茫然的问道:“7点半了天还这么黑?阴天呢?”

曾温柔笑着拿过行礼包说道:“您时钟也调不过来啊?这是在华夏大西北,你以为还在热带国家呢!”

乐天这才反应过来,就不说了热带国家的事,夏天气候,东北亮天基本在4点,首都是6点,按照时区的话,大西北两天在8点,难怪天还这么黑。

曾温柔拿出换洗衣物,脱下外衣当着乐天的面就换了起来,乐天急忙侧过脸,尴尬之余也寻找行李箱准备换身行头,在大西北穿热带国家的衣服,的确有点受不了。

曾温柔快速换好一身衣服,从包里面拿出洗漱牙具,打开车门下去,对着乐天说道:“喂,叠被啊!”

看着师姐打开后备箱,拿出几瓶矿泉水准备洗漱,乐天急忙收拾,当整理好之后下车,曾温柔蹲在停车场边缘刷牙,乐天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,过去问道:

“师姐,最近辛苦你了。”

曾温柔转头看了过来,满嘴沫子含糊不清的说道:“你有病吧?”

“不是,我就看你这么累,就想感慨一下。”

曾温柔漱口后吐出牙膏水,瞪着乐天说道:“我看你是病的不轻。”

在师姐的催促下,乐天洗漱也很快完成,再次回到车里,开车向着市内进发,乐天没话找话的问道:

“师姐啊,我总是让你做这些无聊又辛苦的工作,你不会埋怨我吧?”

“这话怎么说的?”曾温柔疑惑的问道。

“你看,普通女人都在家享清福,谁愿意遭这份罪,我突然有种对不起你的感觉。”

曾温柔没好气的瞟了乐天一眼,“少说没用的,你不是想把我甩下吧?”

“不是,我没这个意思。”

曾温柔大义凛然的说道:“哪说废话干嘛,害的我差点误会了,我是普通女孩吗,我可是正经八百的侠盗传人呢,贼王李六指的嫡传女弟子,喂,就这名头够劲吧!”

“呵呵。”乐天苦笑,他从来不看中这些虚无的名头,但曾温柔不一样,她很享受这种虚名,为此受多少罪都愿意。

“师姐,你有没有想过,以后怎么嫁人呢?”

“不想那些,有了名有了钱,等能力达到了像你一样,赚大钱,到时候还怕找不到男人?”曾温柔想象的时候笑了一声,“笑话,姐以后要成为亿万富翁。”

“哪你加油。”

松花江微型缓缓进入市区,转过高楼大厦进入一片热闹的地方,这里是新-疆特有的早市,至今已有22年历史,在这条200多米长的居民区的街道上,井然有序的排列着蔬菜瓜果、肉类和日用百货等摊位。

切糕等带有民族特色的食物,这里并不常见,不过一想也是,那些食物一般都是骗人的,在这里一定不会有。

但真正新-疆特色食物还是有不少的,就比如色泽黄亮,香脆味甘的油馓子;新-疆的烤羊肉串可以说是风靡全国的风味小吃,在这里都是正宗的;另外很多早点摊,手抓饭、馕包肉、粉汤都是因有尽有。

车子停在路边,乐天本意要下车的,可曾温柔没让,“在车上等着,我去买吃的。”

看着曾温柔下车,买了一些吃的回来,两人坐在车里一边品尝美食,一边看着热闹繁华的早市,等待着目标尽快出现。

曾温柔打开一瓶矿泉水喝了一口,正放下的时候,突然在人群中看见了什么,急忙说道:“看那边,戴着六瓣帽的小子,他就是镊子党。”

乐天急忙看去,这小子大约17~18岁左右,长相挺俊朗,走在路上很随意,只是眼神中带着小偷的习惯,不过也看出这是他的地盘,走路的时候很自信,一点也没有小偷的唯唯诺诺。

如果小偷行窃时有这种自信的感觉,要不他对自己娴熟的手法很自信,要不就是背后有人,漏了水有人当祸。

乐天环顾周围,的确,看见了三个若无其事抽着烟的同党,不得不说,这些人都比较好认,因为回-民带帽子是因为宗教原因,教派不同带的帽子也不同,主要有圆帽四角帽和六瓣帽,有白的,黑的和其他一些颜色。

这个小子带的是六瓣帽,他的同党估计就不会带四角帽。

“之前我来晚了,只看见他们动手后脱身,所以没跟上。”曾温柔说道。

乐天随口问道:“他们下手的目标,有特定范围吗?”

“这个不知道,你怎么看特定目标?”

乐天环顾整个早市人潮,说道:“注意看每个人的长相,穿着,还有帽子,像是这种带有宗教背景的小偷,他行窃的目标是不是不会偷同一个宗教的信徒,或者是,只偷外来人!”

“再看那些穿运动服的,这些人一般都是早晨晨练结束,买点吃的回家,身上也不带什么钱。”

“这种穿着传统服饰,布料粗糙,一看就是菜农或者小商贩,他们也没多少钱。如果你要荣的话,会选什么人下手?”乐天问。

曾温柔环顾市场,沉思良久说道:“如果我下手荣的话,这个人穿着七匹狼t恤,下身工装裤,脚下鳄鱼皮鞋,手腕上带着雷达手表,走路时眉宇间都透露着大老板的姿态。”

乐天辨认了一下,笑道:“嗯,眼力很好,但本地人不太敢动他,知道为什么吗?”

曾温柔摇摇头表示不知道,乐天解释说:“人的性格里都透露着小心谨慎,特别是身上有重金的人,有句话叫做财不外露,而这个人呢,脖子上带着金链子,手指上两个大金戒指,他眉宇间表露的也不是大老板的气度,是混江湖刀口舔血的人物。”

就在乐天话音刚落的时候,一个推车老农不小心碰了这位大老板一下,结果就导致他骂骂咧咧的说了一大堆脏话,听口音,有很浓烈的东北味,还夹杂着大西北的口气。

估计是早年就出来混大西北的一帮人,放在今天的京城,绝对是老炮的角色,这种人年轻的时候,都是靠着敢打敢拼混到现在的地位,所以骨子里透漏着一股子骄傲。

乐天接着说道:“如果是外地的贼,肯定首选他,但本地贼绝对不敢碰,备不住一近身就认出来,没准还得叫声哥呢!你记住了,这样的人都是走夜路发的家,如果以后在京城,这种人也绕着走,以免惹火烧身。”

“你这么一说,我到想起来京城管理动物园的刀疤哥了!”曾温柔说道。

“哎,动手了,看着!”乐天突然正色的说道。

本部小说来自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