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529章 谈判【下】

第529章 谈判【下】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这番话出口,不傻的人都明白话里话外的意思,这是有针对性的谈判,两女一直左顾右盼的游离在两人脸上,张老爷子深吸一口气道:

“哎,先吃饭,吃完了再说。”

饭后,先让两女收拾东西,张老爷子直接把乐天领到楼上的书房,关上门拿出烟各自点燃,纷纷入座后,张老爷子点头说道:

“嗯,你的谈判技巧很高明,这么多年了,你是唯一一个能说动我的人。”

乐天苦笑道:“老爷子说笑了,我不是谈判技巧高明,我再想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这句话为什么,我不是国家的人,我办事我行我素,没有条条框框圈着我,所以我敢大手大脚的干。”

乐天抽了一口烟,继续说道:“你看,国家把潘阳湖当做地下钱庄,可人家外人知道你把钱藏着了,你们是不怕贼偷,但也怕贼惦记是吧?”

“嗯,一直防着呢!”

“日防夜防,家贼难防。”乐天加重语气说道:“我想您老很清楚,这里面早就有家贼了,可你们为什么还固执呢?”

“因为,国家想找到实质的证据,把家贼绳之于法。”张老爷子终于说出了意图。

乐天跟张老爷子对视,良久后,乐天问道:“所以,你就让于涛一直留在我身边卧底?目的就是铲除国内的家贼,真是如此吗?”

张老爷子张了张嘴,深吸一口气说道:“我的确有这个意思,但我已经退休了,于涛的工作,不归我安排。”

见张老爷子说话迷离的眼神,乐天相当确定,刚刚自己说对了,而且关于于涛的意图,还不是表面的那么简单,现在不能把话说的这么开,最起码,不能出现僵持的局面。

乐天说道:“其实老爷子,我的想法你应该清楚,我不要钱,宝藏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全是国家的,我只是想组织一批保护国家财产的民间团队,能有正当的理由合法化我们的行动。”

“就这个不行。”张老爷子板着脸说道:“如果还像是曹操墓那次你们随便搞,那就大错特错,首先曹操墓不在国家监控范围之内,进去倒斗不算入侵国家领地,但是这次不一样,你要是带着一批贼进入‘国家储备金库’,这国家决不允许。”

乐天顿时怔住了,这句话,张老爷子透露两个信息,一帮贼,国家储备金库,第一句乐天很明白,张老爷子对贼王大会的事了如指掌,可是国家储备金库什么意思?

“老爷子,国家储备金库的意思是?”

张老爷子也知道失言了,左顾右盼了一番,用手沾着茶水在茶几上写道:“内部黑话。”

乐天表示理解,说道:“还有,您老知道贼王大会的事?”

张老爷子笑道:“国家安全局,不是吃白饭的。”

“我还以为您老真的退休了呢。”乐天再次试探。

“我的确是退休了,但关于你的消息,我总得关注吧,可能你不知道吧,现在你可是上了重点监控对象了,你的电话已经被监听了,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你的任何对话,都会被国安所掌握。”

乐天顿时愣住,张老爷子笑道:“放心,我的家里有监听屏蔽装置,所以我才敢跟你畅所欲言。”

乐天虽然释然,但听说自己被这么严格的监视,心里还是很不爽,坐下后说道:“估计是毕超针对我,想找机会弄死我才这么搞得。”

“是啊,你才看明白?”张老爷子掐灭烟头后说道:“这趟浑水,我不想让你参加,你能抽身就抽身,如果你现在什么事都不管,等国家找到他们的有力证据,你完全可以坐收渔翁之利,没必要跟他们对抗唱反调。”

“也就是说,现在所有局势,都在您老掌握之中了呗。”乐天反问。

“嗯,可以这么说。”

乐天揉着额头,还在思考着怎么解决怎么应付,而张老爷子站起来说道:“乐天,我看在你跟我闺女的关系上,才不想让你趟这趟浑水,人要量力而为,不能智取就别想着强求,有的时候退一步就是海阔天空。”

张老爷子说完就往门口走,说道:“人老了,中午总是要睡个午觉,如果你还有什么想说的,3点多钟再聊。”

张老爷子回房间去了,乐天则又去了张云芳的卧室,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,一直想着后续谈话应该如何进行。

张云芳和赵文瑄收拾完东西上楼,见乐天倒在床上,两女过来坐在他身边,张云芳问道:

“跟我爸谈的怎么样了?”

“不怎么样啊。”乐天说道:“你爸就是个老狐狸,太狡猾,聊着聊着就把我带沟里去了。”

张云芳一巴掌打在乐天肩膀上,说道:“那是你笨好吗!我爸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了,还没你活的明白那可完了。”

“哈哈。”父女还是父女啊,之前还有芥蒂,这会就开始帮着老爸说话了。

拽着张云芳一把拉到怀里,再看赵文瑄,伸手让他也躺下,结果两女一左一右倒在乐天肩膀上,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睡起了午觉。

张老爷子说是睡午觉,但他今天哪有心情睡啊,在官场混迹这么多年了,就没遇见过乐天这么高超谈判技巧的孩子,就刚刚,要不是一下想起了女儿是他的男朋友,张老爷子差点就答应了。

要知道,乐天说的方案的确可行,答应给他帮助,于涛从中收集证据,等两个大团伙遭遇之后,国家出面,把蛀虫跟两伙国际大盗全部抓捕,对国家来说,就是等消息行动就好,这可以减少很多风险。

但是,对乐天来讲,这就把风险全都摊在他身上了,万一这小子哪根筋不对,再拉着女儿去跟岛国人火拼一把,要知道上次曹操墓的事,那是张老爷子知道的晚了,这要是早就知道,就那怕绑架也不能让云芳云龙趟这趟浑水,在父亲眼里,孩子万一出了事怎么办?

这不回到房间后,张老爷子就开始冥思苦想,对付乐天的后话云云,想着想着,觉得现在掌握的资料还不够,这顿打电话啊,每个国安局编号局的人都打电话联系一番,了解绝大部分资料后,又开始盘算起来。

眼看着就快三点了,张老爷子还是没有更好的理由,万一向乐天说的,他坚持自己的想法,独断专行不在乎国家的态度,哪怎么办?像曹操墓似的?别闹了,张老爷子可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。

在国家机密局工作这么多年,别的不知道,但这些未解之谜每一个地方,能被国家当错地下储备金库,那可都不是简单之地。跟曹操墓比较起来,那可是天上地下的区别,绝对不能让儿女跟着乐天冒险,怎么说通他好呢?

“哎,到底怎么对付这个犟种呢?”张老爷子思考期间,墙上的挂钟已经到了3点位置,张老爷子吐出一口浊气,起身走出房间,看了看女儿的房门,很安静,估计还没起来,正准备下楼的时候,房门突然开了。

乐天蹑手蹑脚的走出来,对着张老爷子点点头,两人保持默契的下楼,坐在客厅里打开电视,安静的看着国际新闻,此刻张老爷子很担心乐天开口,他甚至已经猜到乐天要说什么了,表明决心和态度,没错,乐天说话了,张老爷子心里颤悠着。

“我小的时候住在农村,一次我见到一位老中医治病救人,不为钱不为名,我当时就被震撼到了,那时候我才10来岁,当时我就想着拜师,几次三番登门都被拒之门外。”

“被拒绝的理由很简单,他说他的医术传内不传外,传男不传女,这是老祖宗的规矩,不能坏了规矩,可你知道我是怎么做的吗?”

张老爷子没说话,乐天接着说道:

“我就跪在他门前,不眠不休不吃不喝坚持3天,最终打动了他,收下我当一个不记名学徒,开始他只是想敷衍我,我小,但我看得出来,但为了学好中医,你知道我是怎么做的吗?”

“他让我背所有医书,我不用一天就倒背如流,我知道对他来讲还不够,期间看过一本神农本草经,还有本草纲目,我就偷摸的吃了所有中药,把我自己吃成了药偶,就是百毒不侵。”

“呵呵,他知道后震惊我居然没死,后来,见我是真心的,才认真叫我。”乐天莞尔后正色的看着张老爷子,说道:

“你知道,就在昨天,他答应了什么吗?”

张老爷子没回答,还是郑重的看着乐天。

“他答应,把他中医世家的不传古方公布出来,是自愿的贡献给社会,就因为我的坚持打动了他,从而,楚家的楚江南教授说,他也要联合所有隐士中医世家,全部贡献出来奉献给世界医学会。”

两人热辣对视,张老爷子双眼已经不再那么坚决了,乐天嘴角一撇说道:

“我跟你说这些,不是想说我对你会如何如何,我想告诉你的是,我认定的事会一条路走到黑,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,我还是我行我素,不会因为艰难险阻而退缩,也不因国家的不支持而回心转意。”

乐天说完起身就要上楼,张老爷子无力的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回来,再聊聊。”

本部小说来自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