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527章 回家拜访

第527章 回家拜访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点了点头说道:“爱过,一直都爱,可我真的不懂什么是爱!”

赵文瑄有了决定,拿起中药一口喝了下去,放下杯子站起来,直勾勾的看着乐天说道:“云芳姐说,爱就要疯狂,你爱我,我爱你就够了,我们还小,不用懂,反正现在我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赵文瑄的眼神坚决,她已经决定了,今晚就把自己交代给乐天。

几秒过后,两人拥抱在一起,紧紧依偎着,缠-绵拥吻。

……

赵文瑄的脸,就像是圣诞夜的清晨,白雪皑皑,碧玉无瑕,清新脱俗,美轮美奂,特别是阳光映照她的时候,更是美的令人窒息。

乐天清晨睁开眼睛,这就是他的第一感觉,她太美了。

下意识伸手抚摸着她的脸蛋,翘眉微动,眨巴两下后微微睁开,懒散的带着一丝不耐烦。

“让我再睡一会,别闹。”

乐天微笑,伸手抱住她,脑海里全是昨夜的回忆,她羞涩的捂着红扑扑的脸,不敢看也不看乐天,娇滴滴的让人怜爱。

在她额头上亲吻一下,把她紧紧的抱在怀中,赵文瑄额头蹭了蹭,躺在乐天的臂弯上,吹气如兰,看着她金昭玉碎的面容,满心都是幸福之感。

又睡了一会,赵文瑄蹭了蹭身体,可能是牵动了肚子,她闷哼一声眉头一紧,乐天急忙问道:

“怎么了?”

“疼。”赵文瑄睁开眼睛,责怪的说道。

“对不起啊。”乐天抱着她一脸的歉意。

“你以后不要跟我说对不起,就算你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,也不要跟我说,让我安安稳稳的过完这几年,我的人生也算完美了。”赵文瑄若有所思的说道。

“不会只有这几年的,我有办法救你,真的。”

“也许吧。”这种话赵文瑄听多了,但还是看不见希望。

乐天也不纠结这个话题,“今天我要去云芳家拜访,一会送你去学校还是去哪?”

“我想跟着你。”

“我去云芳家是去谈事,你跟着去不太好吧?”

“有什么不好的,我在她家还住过好久呢。”

“那好吧,起来收拾一下,该动身了。”

赵文瑄依依不舍的从乐天怀里出来,抓着被子挡着身体,看着一地的衣物,噘嘴说道:“帮我捡衣服。”

乐天下地刚要去捡,只见赵文瑄看见了那话,一下捂住眼睛,还轻“啊”了一声。

乐天坏笑着说道:“不至于啊,你又不是没见过。”

赵文瑄蒙着被子把自己埋在其中,只听她喃喃说道:“可人家就是不好意思嘛!”

“今天开始,你是女人了,不是女孩子了,乖乖的起来了。”乐天把衣物拾起来放在赵文瑄身边,然后自顾自的穿衣服。

赵文瑄在被窝里偷瞄乐天,见他穿戴完毕,起身去洗漱了,这才开始穿戴,等要下床的时候,却发现双腿发麻,就连走路都有些吃力,习惯的走了几步,可还是很别扭。

乐天洗漱完事出来,见到赵文瑄这般姿态,急忙过去搀扶问道:“没事吧?”

“疼!”

乐天说:“第一次都这样,以后就好了,忍忍就过去了。”

“哦。”扶着乐天走进卫生间,让乐天出去,关上门才开始洗漱。

女人打扮自己是很漫长的,乐天打电话叫了客房服务,等服务员送来早餐后,赵文瑄还没出来。

乐天过去敲了敲门说道:“喂,可以了吗?”

“没有,不要进来。”

乐天趴在门口疑惑的问道:“我不进去,你干嘛呢这么慢?”

“能出去帮我买点东西吗,我下面肿了。”

“啊,这么严重?”

“我要红霉素软膏。”

“我这就帮你去买。”

乐天拿着东西出门,打车找到药店,买了软膏之后,回来的路上给张云芳打电话,告诉她一会在珠宝行集合,回到酒店房间,赵文瑄已经出来了,乐天把红霉素软膏交给她。

她接过来没好气的说道:“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,疼死我了。”

“我帮你看看啊?”乐天说道。

“不用。”

赵文瑄没好气的走进厕所,过了好半天才出来,坐下后噘嘴说道:“吃饭,一会还有事办呢。”

两人坐下准备吃东西,乐天见赵文瑄今天的状态非常不好,试探的问道:“要不你就别跟着了。”

“我就跟着你,你别想甩开我。”

吃过饭后,赵文瑄走路也恢复常态,她习惯了慢条斯理,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妥。

两人打车去了珠宝行,一进门,店员们先恭敬的行礼,等乐天和赵文瑄走远了之后,她们纷纷交谈起来,都说赵文瑄已经破了雏,看走路姿势就万分确定了。

上了二楼进入办公室,张云芳还没来,先让赵文瑄坐一会,乐天过去看了看账面,这珠宝行说是日进斗金还真不为过啊。

就在乐天检查账面的时候,张云芳打着电话走了进来,说道:“张大老板,店面你自己就选呗,说好了合作合作,我们只负责珠宝运送,不负责您选址,我很忙,这点事能不能别问我!”

挂了电话无奈的对着乐天说道:“这些合作的人真是够了,什么事都问我。”

“谁让您现在风头正起呢。”乐天笑着把账本往桌子上一丢,笑眯眯的看着张云芳,问道:“什么时候去?”

张云芳过来坐下说道:“随时可以,但我想跟你说个事,今天去我家见我父亲,我可以不回去吗,我就把你送到家门口。”

“别啊。”乐天连忙劝慰道:“都是一家人哪有隔夜仇,跟你爸俩不至于啊!”

乐天站起来说道:“今天谈事,你必须在场,没你可不行啊!萱儿,走了!”

赵文瑄起身,刚走几步打开房门,张云芳眼睛多毒啊,急忙喊道:“萱儿等等。”

“怎么了?”赵文瑄茫然的转头。

“你过来。”张云芳说道。

赵文瑄茫然的走了过去站在张云芳对面,张云芳围着赵文瑄赚了好几圈,最后把目光落在乐天身上,再看了看赵文瑄,心里突然有种莫名的醋意,但嘴上还是说道:

“没事了,走吧。”

三人一起出门,进入停车场取车,仨人坐稳后张云芳说有东西忘了拿,让乐天跟着一起回去取一下,走在路上张云芳没好气的问道:

“你昨晚把萱儿给睡了。”

“嗯,啊!”乐天吭吭唧唧半天也每个完整的后话。

“哎。”她叹了一口气站定,问道:“你不是说,萱儿的心脏病不能做那种事吗?”

乐天急忙说道:“不是,她爷爷给她的方子,昨天一再交代说希望早报上孙子。”

“算了。”张云芳到是大方,转头不再纠缠这个话题了,回到珠宝行,拿了一些礼物出来,一边走一边问道:“萱儿美还是我美?”

“萱儿美。”乐天想也不想的说道。

张云芳心里更加失落,但乐天急忙说道:“不过你活好。”

这下她心里才缓解不少,瞪了乐天一眼说道:“你就是个大色-狼。”

两人回到车上,把礼物放在后座,开车前行去了政府大院。

……

柳树路旁,郁郁葱葱,红墙大院门口有两个卫兵站岗,这里是领导班子的家属大院,在建国时期建造的,也是早期国家给与领导干部家属的优厚待遇,大院内有很多80年代风格的小洋楼,独栋别墅内住着身份不同的老领导,有的退休了,有的子孙接了班,有的现在已经空着了。

乐天对这里不陌生,以前来过,而且曹老就住在这里,貌似京城有头有脸的人物,不是出自这里就是住在这里,也算是国家优秀人才的发源地,说白了就是各种官、军二三代。

“没问题了,你们可以进去了。”卫兵检查完毕恭敬行礼,张云芳这才开车进入大门,这政-府大院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,不是家属一般很难进入,这也是为了有防范意识。

车速不快,缓慢的行驶在校区里,路上看见不少闲庭若步的老头老太太,这些人物放在早年,那可都是叱咤风云的大人物。

车子停在一栋别墅门口,张云芳看着大门怅然若失,“我还是不进去了吧!”

“都到家门口了,怎么就不进去了呢,麻溜利索的。”乐天训斥一句,张云芳这才扭扭捏捏的下车拿东西,赵文瑄也下车帮忙,三人拎着大包小裹的这才走到大门口。

张云芳心情有些起伏不定,看着乐天按动门铃,她心情更是百感交集。

“咔嚓”

大门打开,张老爷子站在门口,见到女儿和朋友站在门口,他脸上写满了激动,但人在高位多年,自然练就了处变不惊的心态,只是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,“云芳回来了,进屋吧!”

张云芳一扭头不在看父亲,乐天暗中推了推她,说道:“张叔,好久不见了,您老还是老当益壮啊!”

张老爷子让出门口,三人鱼贯而入,把东西放下的时候,张老爷子客套的说道:

“回来就回来,拿什么东西。”

张云芳板着脸说道:“乐天非要给你拿东西,拦不住,不愿意要就丢了。”

显然她心中还有气,对自己的父亲说话也没个正形,显然张老爷子也习惯了,笑呵呵的说道:

“自己家人拿东西,外人还能说闲话怎么滴,进屋坐吧!”

本書源自看書王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