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517章 追踪小偷

第517章 追踪小偷


                只见戴着六瓣帽的小偷,认准一个正在买早餐的金主,戴着眼镜斯斯文文,一看就知道,这位金主是个勤劳的上班族。

而这个小偷缓缓靠近,用眼神瞪了一眼卖家,卖家急忙回避眼神不看,他左右环顾一圈,居然大庭广众之下拿出镊子,也不挡着,直接伸进了眼镜男裤兜,行窃时不管是神态还是动作,周围人是一览无遗,直勾勾的看着他把钱包夹出来,然后转身就跑。

曾温柔急忙开门下车说道:“打一枪就跑,还真是这样。”

“等等,别追。”乐天急忙拉住曾温柔,看着快速消失在人潮中的小偷,说道:“我真不明白,就这样的小偷,找他们来干嘛?”

曾温柔茫然的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乐天没好气的说道:“要技术没技术,要能力没能力,别说是你我了,这样的小偷水平就连千面的徒孙都比他们强百倍,你觉得贼王大会有必要叫他们参加吗?”

“他们可是现在国内势力最大的小偷团伙啊!”曾温柔解释道:“涛哥说了,这些小偷在家里练手法,差不多成熟了就输送全国各地,就局势分析,在全国各大省会,还有很多一线大城市,都有他们的势力存在,如果你想整顿国内小偷市场,就得通知他们。”

乐天无力的摇摇头,感慨这个世界还真是世风日下啊,打开车门下去,说道:“哎!就他们这水平,给我提鞋的资格都不配,走吧!”

见乐天进入早市,曾温柔这才下车追了上去,挽着乐天的胳膊说道:“他们早就消失了,现在追恐怕人早就没影了。”

“跟我走就行,我教你怎么追踪。”

“啊,当老荣的,还得学追踪啊?”曾温柔问道。

“普通的老荣可不行,但是咱是神的传人,要知道,历代侠盗官府可都是没辙的,为什么,就靠追踪技巧和未卜先知。”

乐天说话的时候突然站住,把手搭在曾温柔肩膀上,靠近她的耳边说道:

“刚才你只是发现了正荣(行窃的人),却没看见风荣(把风的人)和火荣(打架的人)。”

乐天观察了一下地形,指着前面不远说道:“进去看看。”

这个地段本来就是住宅区,两边都是住宅楼,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,这帮小偷也不例外,进入住宅楼巷子,不远处就有出口,但乐天没有急着去出口,而是拐角看了一眼,走向一个垃圾箱说道:

“师姐,你去垃圾箱里翻翻。”

“啊?”

曾温柔目瞪口呆,站在不远处就能闻到酸臭味,居然还要去翻,翻你妹啊?

见曾温柔站着不动,乐天又说道:“去看看垃圾箱里有没有钱包。”

曾温柔一脸的不情愿,但还是捏着鼻子靠近,打开垃圾桶,忍着恶心的感觉看着里面,然后对着乐天点了点头。

“拿出来。”

曾温柔一个白眼差点没气过去,拿出来,说的简单,也不看看里面都有什么,酸臭的垃圾,饭盒,苍蝇乱飞,居然还有一个用过的安全套,疯了。

环顾周围什么东西都没有,但想起身上有卫生纸,拿出来垫在手上,用两根手指头夹出钱包,走到乐天身边这才敢呼吸,没好气的说道:

“给你,都不知道你要它干什么?”

乐天不嫌脏,随手接过钱包打开看了看,钱一分不剩,只有银行卡和身份证,还有施主的儿时和母亲合影。

乐天把钱包丢还给曾温柔,说道:“找到施主,还给他!”

乐天说完就走,曾温柔急忙问道:“干嘛去?”

“继续找。”

曾温柔无奈了,只好擦干净钱包揣在身上,走进早市去找施主,这个眼镜男还浑然不知,曾温柔也不急着还,思考着,怎么把钱包还给他。

无意间眼镜男看了过来,曾温柔急忙用微笑掩饰,接着他居然露出一副尴尬以及羞涩,曾温柔一愣,这个斯斯文文的眼镜男,难道还是个处?

又是不经意间,两人再次四目相对,虽然街上人很多,两人也都在漫不经心的逛街,可走着走着,总是不经意的对视,曾温柔看见他的神态也好玩的,也总是用笑容回应,估计眼睛男貌似是误会了。

曾温柔也意识到了什么,距离面包车越来越近,曾温柔也不想继续耗下去了,正好路口有个垃圾桶,趁人不被快速把钱包丢进去,接着拐弯走到面包车旁边。

也不知道是什么给了眼镜男勇气,他匆忙追了过来,问道:“美女,能加个微信吗?”

曾温柔打开车门摇头说道:“算了,我对你没兴趣。”

眼镜男脸色僵住,眉宇间也表现出失落感,曾温柔上车后发动引擎,摇下车窗后说道:“你别误会,我笑你,是因为你被偷了钱包都不知道,傻瓜!”

眼镜男恍然大悟,急忙摸了摸身上,发现钱包真的没了,他还不信邪的继续摸索着,曾温柔已经开车,但还是按照乐天的交代,说道:

“喂傻瓜!你的钱包被小偷丢进这边的垃圾桶了,傻瓜!”

说完,曾温柔带着嘲讽的韵味开车离开,透过倒视镜,看见眼镜男飞快的冲向垃圾桶,翻找出钱包后,也不管多脏拿出里面的照片,然后感激的看着曾温柔开车离开。

微微摇头,拿出电话给乐天拨了过去,“喂,钱包还给施主了,你在哪?”

得到乐天准确地址后,只是拐了几个路口就看见李乐天,接他上车后,乐天问的第一句话居然是:“施主失而复得,看见里面的照片是不是很激动?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曾温柔不解的问道。

乐天苦笑道:“他年龄大约在24岁左右,没有带结婚戒指,应该是单身,但买菜很挑剔也很会讨价还价,这种男人不是过于小气,就是很早就学会独自生活,我见他的钱包,里面是一张发黄的合照,他儿时跟母亲的照片,这种情况应该是母亲早逝,要不然他不能一直把这张照片留在身上,让你还给他,主要是这张相片的意义非比寻常。”

“哦,懂了。”曾温柔对这种儿时丧母的心情没有感觉,岔开话题问道:“追踪到了吗?”

“他们是骑着摩托走的,而且距离这个地方不太远,在附近逛逛就能找到。”

曾温柔发动车子,慢悠悠的走在街道上,乐天看着窗外的街景,无聊之余问道:“车里有天亮了这首歌吗?”

曾温柔一边开车一边四处乱看,随口回答道:“没有,想听我给你唱。”

说完还真就哼哼唧唧的唱了起来,不过几句后反应过来,乐天是自幼丧母,估计是刚刚哪张相片,引起了乐天的回忆,止声轻咳,说道:

“过去了这么多年,还是放不下吗?”

乐天看着窗外车水马龙,喃喃回答道:“那时候太小,对父母的印象早就淡了,以前有相片,后来把我送到孤儿院的时候给丢了,所以。”

“没事,你现在生活不是挺好的嘛,还有我们呢,我就是你的亲人,叫声姐,姐给你买糖吃!”

乐天眼神不善的看着曾温柔,刚要说什么,却发现另一侧街边有几辆模特车。

曾温柔不知道乐天已经发现了线索,连忙改口说道:“干嘛,不叫就不叫,瞧你小气样,开句玩笑吗?”

“前面左转,快!”

曾温柔一怔,但随即反应过来,前面路况快速转向,但已经过了好远才找到停车位,车子刚刚停稳,乐天就快速下车,等曾温柔完全熄火这才追了上去。

乐天围着几辆摩托看了一分钟,轮胎印痕也鉴定完毕后,说道:“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,找到了。”

“你怎么确定的?”曾温柔不解的问道。

乐天说:“这天刚蒙蒙亮,因为昼夜交替,气温由冷转热,空气中的水分升华产生露水,摩托车胎湿润,压在干净的路面上,会留下印痕,三辆摩托轮胎的痕迹,跟这三辆摩托一模一样,磨损程度也一样,所以我确定就是这三辆摩托没错。”

“厉害啊!”曾温柔忍不住的竖起大拇指。

“厉害你妹啊,初中物理课知识,升华凝华你不会啊!”

曾温柔挠挠头,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物理课我一般都睡觉来着。”

乐天无力的摇摇头走了,面前是一家招待所,很破旧简约的哪种,里面除了感觉,一切设施包括装潢跟五星级酒店更是没法比。

乐天过去拿出身份证交到吧台,“开房。”

老板看了一眼身后,见曾温柔跟着进来,他似笑非笑的问道:“开钟点房呢,还是按天算呢?”

“按天算。”

老板开始登记,结束后给了钥匙,别说,这破地方住店真便宜,一天居然只要50块,也是住习惯大酒店的人了,这价格的确不贵。

老板带着乐天两人上楼看房,一共三层,一楼基本没人住,二楼很吵人很多,三楼相对比较安静。

上了三楼,乐天试探的问道:“老板,你这生意不错啊!我看二楼差不多都快住满了。”

“嗯,一帮孩子在我这把二楼包了一个月,过几天就到时间了!”

乐天再次问道:“旅游的,包了一个月。”

“不是,都是吃喝玩乐的主,一天天没事干,就是抽烟喝酒打牌,把我这弄得乌烟瘴气的。”

本文来自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