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515章 卧底的踌躇

第515章 卧底的踌躇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在一边做着,就感觉如坐针毡,真不知道韩紫萱这妞之前跟张云芳说什么,难道泄露了,千万别啊!

韩紫萱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乐天,玩味的说道:“没什么,我的一个电影投资人刚从缅甸回来,听说我跟李乐天挺熟,问我能不能联系上,他要请乐天吃饭,好像是要商量合伙开珠宝行的事。”

“开珠宝行的事找我,乐天把这些全权交给我了。”

韩紫萱莞尔一笑,“是啊,你家乐天是做大买卖的人,像我这种小人物都得抱你大腿了。”

“瞧你话说的。”张云芳和韩紫萱两人又聊了一会,乐天紧张的心情也渐渐放松下来,靠着车门看着窗外,几分钟过后,闺蜜间的聊天结束,电话交还乐天,接过来说道:

“云芳啊,我要赶飞机,快登机了,有什么事快点说。”

张云芳说道:“那条鱼今天回来了,说新-疆太乱,你去的话小心点。”

“于涛回来了,为什么?”

“好像听说,被国安局召回,听说好像要官复原职。”

乐天顿时怅然若失,如果这个时候于涛官复原职,就凭他的特殊身份,在圈子里就有点太尴尬了。

思考片刻后说道:“算了,等我回去再说吧,不说了,我要上飞机了,挂了!”

挂了电话,打开车门下车,韩紫萱还是依依不舍的模样,与她吻别后,乐天拖着行李进入机场,过了安检上了飞机。

……

国安局、局长办公室外,于涛一身正装的坐在走廊休息椅上,神情焦虑的等候着召见。

办公室房门打开,两个干员示意于涛可以进去了,当然,进门前先搜身,手机等所有通讯设备全部没收后,这才开门让于涛进去。

办公室内坐着一个人,于涛认识他,上前敬礼说道:“刘局长,于涛前来报告。”

“过来坐下吧。”

于涛走到办公桌对面坐下,刘局长是个50多岁的中年人,一脸的正气,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。

他打开一份文件说道:“你上交的调查报告,时限已经到了,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“报告刘局长,根据这段时间,我对李乐天的跟踪,并没有大进展,我希望延长我的卧底任务。”

刘局长苦笑道:“当初我答应你执行这个任务,主要是因为你的这份报告,上面说乐天是一个具有潜在危险的极端犯罪份子,可是你接连回复的报告中,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调查结果,继续耗下去恐怕不好吧?”

“刘局长,现在的问题,已经不是在乐天的身上了,你看我的这些报告,这里面有一整个集团,包括了一整个腐败系统,还有这些,外国势力以及国内黑哥集团,刘局长,这些扰乱国家治安的毒瘤,不能让他长久发展下去。”

“这些我当然知道。”刘局长把资料合上,郑重的看着于涛说道:“你对明朝的历史了解吗?”

“呃……我不懂您的意思。”

刘局长解释说道:“结党营私这样的事,历朝历代都杜绝不了,而明朝是最具有代表的朝代,你要通过乐天的视角,去查整个党派营私舞弊,这牵扯多大你知道吗?”

于涛沉默不语了,刘局长接着说道:“从政之道呢,关键在于站位,如今也是,现在的局势就是你刨根问底彻查真相又能怎么样,政-治立场不同罢了,没必要纠结。”

“刘局长,我……”

“听我说完。”刘局长一抬手,阻止于涛后话,说道:“我之所以让你查乐天,主要是想了解他的为人,你的报告上把他写的很正派,一点不像是一个坏人,就算做了一些坏事,也都是利大于弊,但归根结底,你都没有找到实质的证据,能证明乐天有罪,不是吗!”

“是,乐天的确没做出危害人身安全,以及危害国家的事情!”

“他做了,只是你没查到而已。”刘局长拿出一些资料,摆在桌子上说道:“看看吧,这是3月份的资料,要不是李乐天重办护照,我们都不知道这件事。”

于涛急忙拿起来看了看,这才发现,原来在三国医学研讨会之前,乐天办了一个假护照,去了香港,难道……毕云涛的死?

于涛郑重的看着刘局长,希望他能给予一个答复,而刘局长拿起遥控器,打开墙壁上的电视,上面出现很多图片资料,刘局长说道:

“这是中南海退役保镖们,在保护毕云涛时留下的资料,上面有毕云涛所有的恶行,不过在资料的后期,也就是李乐天偷偷去香港的时候,看这里,他曾经跟韩紫萱一起出没过,而且还有意无意的调查毕云涛的日常习惯。”

看着各种监控视频图片,于涛终于懂了,原来乐天真有办法,可是问题来了,不解的问道:“可是刘局长,李乐天是怎么杀死毕云涛的呢,要知道毕云涛死的时候,他可有不在场证据啊!”

“这我也不知道,但自从毕云涛见过韩紫萱之后,他就得了精神病,经常不分白天黑昼的看见女鬼,后来导致精神奔溃自杀了。”

于涛突然想到了什么,说道:“那倒是,国际上著名的催眠杀人?”

“嗯,很有可能。”刘局长沉思着说道:“不过就算是在国际法庭上,催眠杀人案都无法成立,这样的证据根本没有用。”

刘局长关闭闭路电视后,说道:“这件事先不说,毕云涛的所作所为的确该死,我们也不打算追究,不过你的这份报告,是我们必须把你召回的原因之一。”

“国际贼王大会。”

于涛说道:“没错,这次的国际贼王大会,是乐天策划,缅甸王斐扶持,打算召集天下所有厉害的小偷,再加上潘阳湖内的秘密当诱饵,这才有了前提。”

“嗯,根据你写的内容,上面说,乐天要杀掉钱海涛以及张风华,所以召开这次贼王大会是吗?”

“乐天是这么说的,但具体真假,我还需要调查。”

“其实,李乐天不知道一件事。”刘局长又拿出一份资料说道:“西快刀、秦海涛以及张风华,只是卖命的主,并不是真正的欧洲国际大盗头目,真正的幕后大老板,是艺术品收藏家,国际亿万富翁,克劳德·杜瓦尔伯爵,如果你想继续调查的话,除非你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“您说。”

“帮助我们把这个国际大盗团伙,连根拔起。”

“这个,恐怕我办不到。”

“你的确办不到,但乐天能。”刘局长说道:“根据现报,李乐天是最有继承权的神偷,他要动钱海涛和张风华,就必须跟西快刀开战,只要这三个人都死了,克劳德·杜瓦尔伯爵必然大怒,跟乐天死磕到底。”

“您的意思是,国家会扶持李乐天发展?”于涛不可置信的问道。

“呵呵。”刘局长冷笑道:“你不要想太多,牙齿转变成蛀牙是需要时间的,虽然腐化到根部才会拔掉,但之前还是能靠它嚼东西的。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于涛肃穆对着刘局长敬礼,“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刘局长看了看报告,又拿出白盒特供香烟,抛给于涛一支,自己点上,吸了一口说:“案情很复杂,形势很严峻,目前掌握的证据还不够充分,不宜大动干戈,你先跟着,先养案,不要打草惊蛇!”

离开国安局,于涛没有急着回家,树影婆娑,路灯下是英姿挺拔的武警哨兵,走在寂静无人的路上,满心都是怅然若失。

局长的意思,有心把乐天当枪使,借他人的手铲除黑暗势力,然后等时机成熟了,再把乐天给办了。

这不是于涛希望的那样,原本他想阻止乐天犯罪,或者破获一次完美犯罪,可事实证明,他的确没有李乐天聪明,甚至国安局都找不到证据,证明李乐天用的什么方法杀掉毕云涛的。

这样的人,居然也有被当枪使的时候,哎!

站住脚步,看向身后庄重肃穆的国安局办公大楼,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却有种为乐天赶到惋惜的感觉。

没错,如果按照事态发展下去,错综复杂而且庞大的腐败案件不动,国内无恶不作的黑帮也不管,先养案,让自己帮忙,挑起乐天跟他们的争端,用乐天之手铲除他们,一个个瓦解后,再以实质的罪证,一举将李乐天绳之于法。

原来于涛以为,像是这样的政-治斗争只能出现在影视剧中,结果哪知道,却在身边真真实实的上演了。

“我该怎么办?”

这是于涛第一次产生纠结的想法,一方面想提醒李乐天走向正道,但另一方面,又想完成自己的职责,这个抉择真的好难,官-僚主义,以及政-治圈真不是正常人能混的!

“乐天,希望你能看清现状吧,千万别把自己越陷越深,能今早脱身就脱身,要不然你的下场绝对好不了,就算最后你赢了,铲除了所有罪恶,你最终也会死在政-治陷阱里!哎!”

于涛迷茫的继续前行,走在黑暗的大街上,一步步,背影阑珊,沧桑踌躇。

本文来自看書惘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