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509章 最后一天的危机

第509章 最后一天的危机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一句话出口,商人们终于不能淡定了,一个个都发表立场,说自己有决心,有的人还准备草拟合同,今天就跟把事情定下来。

结果在乐天的各种豪言壮语的渲染下,这宴会180多位商人,居然都答应跟乐天合作开珠宝行,就算有点人财力暂时不够充足,也答应说跟几伙伴一起注资。

事情晚上刚刚定下来,那边就传到了毕超的耳朵里,一瞬间,毕超直接颓了,本意只是想打压乐天的,结果哪知道适得其反,这可如何是好。

想到深夜,毕超心里一横,直接打了几通电话,分别打给欧洲的合作商,还有欧洲的国际大盗们,让他们明天联手弄死乐天,现在这种局势,不玩阴的已经不行了,到下死手的时候了。

公盘的第七天,也是最后一天,所有人兴致勃勃的上了公交车,毕超的亲随们本意想跟乐天做一辆车的,可是这些人被其他商人堵在车外,想上车根本不可能,就这样,把他们排挤成了一个小集团。

好不容易到了翡翠公盘,乐天与大部队走在全赌区,可能是因为最后一天,所有人都聚在这里,准备拿下这些全赌的料子。

不过呢欧洲商人,或者是华夏毕超手下的商人们,想接近乐天根本做不到,原因无他,这些保天派的华夏商人们,集结成一个保护区,任何外人想靠近乐天都不行。

乐天簇拥其中,安心的看着赌石毛料,然后指挥说出这堆毛料的价值,有商人主动过去签单投标,乐天刚刚站起来,就听通讯里杜马波说道:

“乐天,今天欧洲商人中,多了好几个生面孔,看他们的举止不太像是正经的商人。”

“哦!”乐天疑惑的侧头看去,因为保护圈太大,乐天根本没法看清外面的全貌,只好按着通讯器说道:

“怎么办,是现在动手呢,还是等下午的时候再动手。”

“现在动手抓人,我怕打草惊蛇,另外也容易跟政-府军发生冲突。”杜马波说。

乐天皱眉思考片刻,道:“这样啊,哪等他们动手的时候再说,先找一些人混迹在圈子里,只要他们有动作就抓捕。”

“明白,另外我再跟将军提一嘴,让将军跟政-府军说明情况。”

“行,交给你了。”

乐天交谈完毕后,华夏商人们也不敢问什么,乐天继续挑选,说实话,这几天乐天基本看遍了所有全赌区的毛料,每个极品翡翠乐天都记录在案。不过现在他被围得水泄不通,想亲自下单已经不可能了。

“怎么办,这些毛料不能浪费了!”乐天思考的时候,突然眼角中,看见一脸好奇的王国良,这小子跟在乐天屁股后面混了好几天了,可以说是对乐天唯命是从,既然杜马波有事抽不开身,哪只能指望这小子了。

思考间,乐天装作中暑的模样,迷迷糊糊的就要摔倒,眼尖的商人们见状急忙搀扶,这才没让乐天倒地。

话说这缅甸天气也是够惹了,商人们经常中暑,都已经习以为常了,今天乐天第一次中暑,大家也不感觉意外。

不过既然身体不适,大家也不为难乐天,恭维着拉着他回到休息区,坐在凉棚里,给乐天倒了白开水,让他休息缓缓再说。

乐天演技很好,装中暑装的很像,商人们本来聚在这里嘘寒问暖的,可乐天一句话:“聚这么多人,呼吸都困难,能不能让我喘口气。”

商人这才事项的散开,一个个都聚在外面,不过欧洲商人跟华夏商人们,一个个也都对峙起来,想接近乐天根本不可能。

商人散开,乐天却没有让王国良走,这小子还感慨呢,“天哥,我头一次见有人能有这么大的号召力,我对你算是真服了!”

乐天苦笑,从兜里拿出手记本,把每个投标赌石标号,以及如何写都列出来,塞给王国良说道:

“我被这帮人守着,这些赌石我没法自己投标,你帮我投,流程价码上面都写的很清楚,别写错了!”

“行天哥,瞧好吧!”

王国良拿着手记本离开,乐天又坐了一会,见王国良已经行动了,为了不让大家发现,这才站起来,带着大部队往相反的方向走。

大部队浩浩荡荡的持续到中午,欧洲商人们终于退出了,而毕超的忠实手下们却还在找机会见缝插针,可是根本进不去也没辙。

乐天挑选之后,看了一眼局势,附近还有一些欧洲人在关注自己,看他们的神态应该都是文雀,所以这帮人肯定是欧洲大盗团伙的人。

既然露相了,乐天掩饰的发过去通讯,说道:“你想个办法,让政府军查查我说的几个欧洲人,咱们来个引蛇出洞,逼他们自己现行。”

“这不太好吧!”通讯器里杜马波回答。

“他们这么盯着我,太难受了,赶快解决他们吧,我真忍不了了!”乐天说道。

“好,我跟将军商量一下。”

大约三十分钟过后,大批全副武装的政-府军排着队走了过来,有杜马波带头,按照乐天的指点,对这几个可疑人物进行检查。

华夏有句话,做贼心虚,这不这几个文雀的心里素质的确不好,在全副武装的军人面前,这些人居然都暴露了,一个人被搜出武器后直接反抗,而其他同党见状转头就跑。

一瞬间,在硕大的操场上,引发了一场追逐械斗,居然还开了枪,这下事情闹得可不小。

所有商人们在保镖的保护下蹲在地上,因为有半人高的毛料挡着,他们并不担心会误伤自己。

就在大家看戏的时候,王国良鸟悄的蹭到乐天身边,问道:“天哥,这是什么情况?”

“这些人都是杀手,准备今天做掉我的,可被缅甸军发现了。”

“我靠,这枪战,跟美国大片似的。”王国良看着热闹这个感慨。

乐天无力的摇摇头问道:“喂,交代你的任务完成了吗?”

“完事了,你写的投了!”王国良回应。

就在缅甸军追逐这些杀手们越来越远的时候,乐天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对的地方,貌似危机感并没有解除,反而更加进了。

乐天蹲在地上环顾一圈,周围有很多人,大部分都是商人和保镖,不过按照乐天的记忆推算,有合作的商人,以及他们的保镖中混迹杀手的可能性不大,但是后来的这些商人里,没准有杀手存在。

看着守备军越来越远,而杜马波早已经消失不见了,乐天心里稍微有些着急,这是调虎离山啊,没想到华夏人中也有杀手,情况不妙啊。

蹲在地上,压低声音问道:“王国良,你的破枪带了嘛?”

“没带,还是一堆零件,我组不上!”

乐天无语了,转头看了一圈,蹭了蹭到一个商人身边,问道:“喂,你的保镖带枪了吗?”

商人看向保镖,而保镖们齐刷刷摇头,其中一个说道:“枪不让带,不过我有一把匕首行吗?”

保镖从袜子中拿出一把简易匕首,大小也就跟飞刀差不多,有总比没有强,乐天也不嫌弃,一把接过小刀,转头谨慎的观察周围。

王国良疑惑的问道:“天哥,怎么了?”

乐天压低声音说道:“有杀手混迹在人群中,我不知道是谁,但距离我不远。”

“我靠,不会吧?”王国良也探头看了一圈,但除了蹲在掩体后面的保镖和商人们,根本没看出杀手的影子。

“不能吧,天哥你怎么知道的?”

乐天试探的蹭了蹭,换了一个掩体躲藏,说道:“感觉,杀过人的人和没杀过人的人,眼神和气势是不一样的,说了你不懂,不过我称这种感觉叫做杀气。”

“哎呀我擦,说的我浑身都在发抖。”王国良嘚嘚瑟瑟的回应。

附近的一个商人茫然的问道:“李老板,这到底怎么回事啊?我怎没看明白呢?”

“有啥不明白的。”乐天一边寻找一边解释说道:“之前王老就告诉我了,说有人要杀我,让我这几天小心点,而且今天来公盘的时候,王老也说了,今天混进来不少杀手,就在大家中间。”

“咱们中间还有杀手?”

“我靠,哪赶紧找当地守备军呢!”

商人们瞬间议论起来,不过乐天突然想出一个坏主意,嘴角一撇说道:

“大家别担心,现在你们要做的,就是清点自己的人,看看那个不是你的保镖,王老爷子说,如果今天咱们有人遇刺,所属哪个公司的负责人,斩首,想必你们见过王老爷子的手段,所以别担心。”

“我擦,事啊,先看看人,我们的保镖都在这,没多没少。”

商人们都开始清点起来,当然乐天这么说,这是有寓意的,同样再次使用引蛇出洞,只要心中发虚的人,他的动作肯定跟大家不一样。

这不,就在所有商人都在清点的时候,乐天终于找到神态异常的商人了。

推断没错,他是毕超的人,国内负责翡翠商行的大老板,乐天之所以确定杀手在他的圈子里,那是因为所有人都在清点自己的人,也只有他谨慎的看着一个人,而且各种打眼色,对这个人摇头什么的。

乐天顺势看去,还真发现了杀手的气息,没错就是他,找到了。

本文来自看書蛧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