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512章 回国

第512章 回国


                饭桌上,杜马波低垂着头默默地吃着饭,母亲一直看着女儿和乐天,似笑非笑的表情一看就是误会了,乐天好几次想解释,但语言不通也的确没招。

吃过饭后,杜马波和母亲收拾碗筷的时候,两母女嘀嘀咕咕说了一堆,直到杜马波端着木盆过来,走到乐天身边说道:

“跟我去逛逛吧!”

乐天跟在杜马波身后,两人又走到流水小溪的地方,杜马波坐在河边石头上,放下木盆开始梳洗秀发,乐天直勾勾的看着月下美人,心里各种挣扎,几次挪开眼神但最终也忍不住。

杜马波到不在意,一边洗头一边说道:

“我今天把我的东西收拾了一下,明天就可以回去了。”

“哦,华夏什么都有,你的东西其实没必要带回去的。”乐天随口说道。

“你还是不了解缅甸的规矩。”杜马波看着乐天说道:“缅甸女人在出嫁前,会把自己的东西全部带到男方家里,然后才是真正的在一起生活了解,就算是结婚后,经济也是独-立的,一旦离婚,我们缅甸女人有权把自己的东西拿走。”

“你想多了吧,钱恒泽家里很有钱,不会在乎你的东西,而且他也会给你很好的生活。”乐天劝说。

“我知道,可我还是想按照缅甸的规矩来。”

乐天坐在石头上,背对着杜马波,掏出烟点燃一根说道:“我们都会尊重你的,这次回去,你是不是跟钱恒泽真正的开始接触了?”

“嗯,其实钱恒泽也挺好,除了天哥,他应该是个很好的选择。”

“呵呵,我还是当你哥哥的好。”

良久过后,杜马波洗完头发,看着纹身说道:“我是不是要先把纹身洗掉,我怕吓到钱恒泽的父亲。”

“没事,留着吧,就算用激光打,你身上也会留下疤痕的,况且这么大范围的纹身,得不偿失。”

“只要他的父亲不嫌弃我就好。”

“你嫁给的是钱恒泽,又不是他父亲,别担心啦!”

两人聊了一会,杜马波洗漱完毕,端着木盆回去,杜马波又拉着乐天看她的嫁妆,都是缅甸女人的传统饰品,缅甸不愧是缅甸啊,居然全是象牙翡翠!

杜马波每一件都拿起来解释一下,说这些东西的来历等等,基本都是祖母留下的,只有很小一部分,是自己赚来的,看着杜马波对这些东西爱不释手,乐天真的是很感慨了。

杜马波又打开一个木盒,里面全是翡翠饰品,说道:“这个,就是在平洲你帮我挑选毛料,开出来的翡翠,我回来后就打磨了这些饰品。”

“嗯,很漂亮。”

乐天挨个拿起来看了看,杜马波爱惜的把这些东西收好,最后把一包衣服抱在怀里,说道:“这是我结婚那天穿的衣服,母亲亲手为我缝的。”

“一定很漂亮。”

“等我结婚那天,你就能看见了。”

杜马波把东西装好,乐天准备睡觉,一夜无话。

第二天,杜马波再次换回曾经的装束,拿着嫁妆开着车,准备回仰光。

路上,乐天没话找话的说道:“说实话,你还是穿昨天哪套衣服好看。”

“以后,我在家里,相夫教子的时候,就会穿哪套衣服。”

“呵呵,我很想知道,钱恒泽看见的第一眼是什么感觉。”

车子到了仰光,两人回到酒店,公盘组委会的通知放在吧台,乐天回来由服务人员交给乐天,杜马波看了看说道:

“组委会说,你竞标的翡翠已经成功走了国际货运,也提示您别忘了付全款。”

“当然。”

两人见了王斐,又是长谈很久,大致都是根据现在局势的谈话,不过有一点可以说明,毕超坏了规矩,这边他的专管权都被王斐收回,只要毕超敢来缅甸,王斐对他绝不留情。

但毕竟毕超称霸这么多年,在华夏很有能力,所以,王斐一再叮嘱乐天,回华夏后要小心,国内有点鞭长莫及,想接近毕超恐怕做不到。

乐天表示当然明白,之后又聊了一些关于贼王大会的事,最后王斐给乐天一些人的联络方式,这些人都是国家官员,有各种局的管理者,通过这些人的手,能轻而易举的拿到关于潘阳湖的资料。

想找到宝藏,就得通过这些人了,另外,王斐还一再叮嘱,回去的时候,抽空先跟这些人联络一下,这么一大笔财富,最好先跟国家打招呼,把大头分给国家,这样才能名正言顺的寻找。

乐天当然了解里面的道道,也表示同意王斐的意见,就这样,聊天到达傍晚的时候,缅甸开往国内的飞机还有一个小时就要起飞了,王斐送两人去了机场,相当惋惜的送乐天上了飞机。

坐在头等舱里,乐天先把手机调节成飞行模式,然后对着身边的杜马波说道:“我要留在深圳办点事,你直接回首都,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,对了,付账的事情,记得跟张云芳说,别让她忘了。”

“好的,我明白。”

……

因为国际航班有转机规定,飞机到了深圳先降落,乐天下了飞机,深圳此时是半夜10点多,电话开机,想先给师姐曾温柔打过去,问她在哪,可哪知道曾温柔电话关机。

这让乐天很费解,她的电话也能关机,真的是很无奈了,过了安检进入候机大厅,刷新微博和朋友圈,想看一下曾温柔最近的动态。

这一看才知道,原来她今天做飞机去了新-疆,一看时间正好跟乐天前后脚岔开,乐天极其不解,心说曾温柔去新-疆干什么?

思考期间继续刷微博,可是的确没看见曾温柔的其他消息,就在乐天迷茫的不知道应该去哪的时候,朋友圈,突然看见韩紫萱的动态,原来她在深圳。万幸能有个人陪,要不然都不知道今天怎么过了,急忙给韩紫萱拨了过去。

韩紫萱拍戏结束回到酒店,本想洗个澡睡觉的,可刚刚拿着浴巾就发现手机电话响了,本来不想接听的,可是声音太吵了,过去看了一眼,居然是李乐天打来的,韩紫萱几乎是想也不想的接听。

“喂,你个死鬼,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?”

“呵呵,我来深圳了,今晚没地方去,不知道你能收留我吗?”

“色相,在哪呢,我这就去接你。”

“机场。”

大约也就是30分钟左右,乐天拖着行李坐进韩紫萱的跑车内,韩紫萱带着墨镜看着乐天笑道:

“哟,这还是在你白头发之后,咱俩第一次见面呢,别说,你头发白了,真酷!”

“内-裤还是外裤?”

“这么久不见,开句玩笑都不行。”韩紫萱开车,问道:“怎么样,最近在哪发大财啊?”

“呃,刚从缅甸回来,小赚了一笔,你呢,最近怎么样?”

“托您的福,我现在是风生水起,火的大红大紫。”

“恭喜啊!”

车子到了停车场后,韩紫萱把墨镜勾到鼻梁上,两指夹着房卡说道:“你先上楼,1123房。”

“一起上去吧,干嘛还要分开?”乐天不解的接过房卡。

“你不知道,最近的狗仔跟疯了似的,我走哪跟哪,要是让他们发现我跟男人一起出入酒店,天哪,全国的娱乐新闻就得炸了,再说,你不希望让云芳知道咱俩的关系吧!”

“你说的对。”乐天开门下车,韩紫萱急忙说道:“对了,别开窗帘啊!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乐天独自一人上楼,进入1123房间,这是一个豪华套房,装修很大气上档次,进屋逛了一圈,别说瞅着还挺顺眼的,可是为什么感觉这么不顺心呢?这种感觉很奇怪,就好像这房间有鬼一般。

最近乐天的事比较多,做什么是都非常小心,莫名的有这种感觉,一定不是好兆头。

乐天在房间里仔细观察起来,每个角落都不放过,真没错,居然在好几个地方,找到了窃听器。

把窃听器卸下来,找个塑料袋装起来,然后继续寻找,床下、桌子下面,每个角落都不放过。

大约15分钟左右,门口传来敲门声,乐天过去开门,韩紫萱刚要扑上来,乐天急忙阻拦,同时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,快速关上门用最小的声音说道:

“你房间里被人按了窃听器,过来看看。”

韩紫萱的脸色顿时面如死灰,乐天带着她到了桌子附近,韩紫萱想问,乐天摇摇头不让她说话,拉着她走到门口,还是用最小的声音说道:

“我再去开一间房,一会你过来,等明天我叫阿莲过来,让她把按窃听器的人揪出来,是走法律程序还是私下解决,你们回头再研究。”

乐天说完出门下楼,再开一间房后,带着韩紫萱进入房间,乐天先观察一下,确定没有窃听器后,这才放开了说道:

“估计是有人专门针对你的!”

“气死我了,这帮狗仔,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,要是让我抓到谁干的,我一定要告到他破产为止。”

乐天微微一笑说道:“人红是非多,忍忍吧,我去洗澡。”

说完后脱下外衣进入浴池,韩紫萱鼓着腮帮子也脱去外衣,走到浴池门口,看着乐天结实的肌肉,含情脉脉的说道:“你晒黑了!”

“嗯,缅甸的太阳很毒。”乐天说完转头,一边脱裤子一边说道:“你要不就进来,要不就出去,守在门口干什么?”

“我想跟你洗鸳鸯浴!”

看書惘小说首发本書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