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511章 谈梦谈爱

第511章 谈梦谈爱


                从吃饭的地方出来,王国良还要跟着,但乐天已经不耐烦了,转头说道:“小子,公盘也结束了,你跟着我后面好几天了,现在没事了吧?”

王国良一下就听明白了,这是希望自己走呗,也不废话,告辞离开了。

乐天和杜马波站在大街上,看了看夜景问道:

“现在要去哪?”

杜马波其实心里一直有事,只是看她几次欲言又止,乐天瞅着的确心烦,就问了这么一句,不过等了好久,杜马波这才说道:

“公盘结束,办手续要大约3天时间,之后就要回华夏了,我想……”

“说,磨磨唧唧的可不像你的性格啊!”

杜马波定了定神说道:“我想回族群看一眼。”

“那就回去吧,也不是什么大事。”乐天说道。

杜马波摇了摇头说道:“还是算了,最近是非比较多,我不能离开你身边,万一我走了,你出了事我没法交代。”

“呵呵。”乐天苦笑两声,走向悍马车,打开副驾驶坐了进去,说道:“上车吧!”

杜马波反应过来,急忙上车发动后问道:“去哪?”

“去你的家族。”

“啊?”杜马波蒙圈了。

乐天苦笑道:“啊什么啊,你不能离开我,我就跟你一起去呗,又不是没去过。”

“谢谢。”杜马波激动的发动引擎,开车行驶在街道上。

路上,乐天看着窗外说道:

“其实,我离开之前,也想去你的村落看看。”

杜马波很茫然,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乐天不答反问,“波-波,你有没有什么梦想?”

杜马波思考着说道:“我的梦想,就是,希望族群生活的更好一些。”

乐天莞尔一笑,说道:“我小时候有个梦想,我想悬壶济世,行医散药,专门给穷人看病。”

“你的梦想达到了。”杜马波看了一眼,继续看着前方说道:“你的医疗基金不就是吗!”

“还没有。”乐天思考着说道:“基金只是杯水车薪,世界上这么多穷苦病人,就比如你的族群,最缺的就是医疗药品,我想去看看的原因,就是想看看都需要什么,以后专门为类似你的族群这样的村落,提供帮助。”

“这……”杜马波愣神好久,反应过来后,不可置信的问道:“全世界,像我族群这样贫穷的村落数不胜数,你真的要帮助全部?”

乐天苦笑,说道:“是不是很难办到?”

“也不是,但需要很多钱!”杜马波说道。

乐天笑道:“我从小达大有个信念,只要我想任何事都能办到,考大学、赌石、或者是赚钱,钱没了可以赚,但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。”

乐天抚摸着戒指,看着黑夜苍穹,这一刻,乐天又想起了出车祸的父亲,以及死在手术室门前的母亲,世间人情冷暖,仅仅因为交费清单,就能让医生见死不救,这不是乐天认为的医生,他认为的医生是圣洁高尚的职业,是治疗疾苦救死扶伤的圣人。

乐天幼小的心里,就曾经发下誓言,他不要被世俗所改变,他要改变世俗,为此付出多少他都心甘情愿。

车子驶进山区,很颠簸,走了一会后,杜马波把车停在荒郊野外,看了看表说道:“这个时间不适合进入山寨范围,容易被当做入侵者被攻击,再等2个小时后在走吧。”

“随便。”

乐天闭上眼睛打算休息一会,杜马波看着乐天,良久后她也闭上了眼睛,趴在方向盘上说道:

“如果钱恒泽也能向你一样就好了。”

这句话本来是杜马波心中所想,可莫名其妙的说了出来,还用汉语说的,这让乐天瞬间睁开眼睛,而杜马波也瞬间反应过来,两人四目相对,空气中充满了尴尬。

“嘟”

突然,悍马车鸣惊扰,杜马波急忙从方向盘上直起腰,这才缓解了尴尬的气氛。

乐天轻咳一声,说道:“其实,钱恒泽人不错,为了你他什么都能做到。”

杜马波也不看乐天,侧头看着窗外这个懊悔,但还是回应道:“我知道。”

气氛依然尴尬,良久过后,乐天决定必须把话说开了,要不然对谁都不好,说道:

“波-波啊,咱俩好好谈谈吧!”

杜马波转过头坐好,乐天说道:“我觉得,喜欢和爱是两回事,喜欢一个人不一定要在一起,爱一个人也不一定能结婚,是吧,钱恒泽深爱着你,而且你也喜欢他,我看的出来,你现在也接受他了,是吧!”

“嗯。”杜马波没反对,轻声应了一声当做回答。

乐天接着说道:“你看啊,既然你俩都有感觉了,你就不要再想别的了,真心对他,好好相处试试呗。”

“我会努力的。”

气氛再次变得尴尬起来,乐天都不知道怎么回事,自己这是犯了桃花劫还是怎么这,见过的女人怎么都对自己有好感,哎,真是无奈了。

良久过后,杜马波深吸气说出了心里想法:“你见过我的出身,也看见我的生存环境了,我出生在一个战争之地,我的父亲就是死在冲突中,小的时候,我就想,以后长大了,一定要凭借我自己的能力,保护我的村落。”

“虽然我是女子,但我从不放弃,长大了,到了将军身边,有人追求我,但都被我拒绝了,但有一次,我喝多了,然后……”

乐天怔住了,原来杜马波还有这样的事,如果她不说根本不敢问,但更加不解,杜马波为什么要说出来。

“等我醒来后,我亲手杀了这个男人,将军知道后并没有指责我,而是把握留在身边,提拔我成为军官。”

“在我的族群里,我属于不干净的女人,所以,我不指望自己能嫁出去,就在我身上纹了这些纹身,寓意于涛也说过了,我本想终身不嫁。”

她说完郑重的看着乐天,接着说道:“像是我这种女人,你觉得我配钱恒泽对我这么好吗?”

“有什么的。”乐天莞尔一笑道:“我们华夏,没结婚也可以发生关系呀,你看我身边多少个女人,钱恒泽以前也是泡妞无数,咳咳,现在不那啥,不久好了吗,过去的就过去吧!”

“可我是缅甸人,我的民族文化……”杜马波委屈的把这方向盘,纠结良久后,说道:“我第一次跟着将军去华夏,就对你的印象最深刻,因为当时,我认为天下的男人都该杀,而你是第一个不畏惧我杀气的男人。”

“我当时也害怕。”乐天苦笑回应。

“后来,将军让我跟着钱恒泽,我本来很排挤的,可在将军一次次的催促下,我还是去了华夏,其实,我只是想再见你一面,或者说,为了帮你!”

“这话说的,别说了,这页翻过去行吗?”乐天打断她说道。

杜马波正色的看着乐天,问道:“现在我的确喜欢上了钱恒泽,可是我对你还有感觉,为什么?你能不能告诉我,我该怎么办?”

“咱俩是兄弟,你俩是恋人,就这么办。”乐天大义凛然的说道。

杜马波低下头,良久后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好的,我以后会尝试,跟钱恒泽走进一些,只要他不嫌弃我,我会考虑的。”

“绝对不会嫌弃你的,这你放心。”

说完后,车内气氛再度进入安静,直到天亮了,杜马波看了看表,这才发动车子继续前行。

进入山寨范围,杜马波发出暗号,开车进入寨子,乐天在一帮村民的簇拥下进入村子,而杜马波跟着母亲寒暄着走了,两人分开,乐天也不理会杜马波干嘛去了,拿着笔记本进入村子开始登记。

另外,给每个人都把脉,看看他们的身体症状,另外再看看那些受伤的人,根据每个人的体质,写出各种需要的医疗用品,还有药物清单,最后,在观察一下村子的布局。

幸好这个村子喝的是河水,不是地下水,所以痢疾等疾病在这里不常见,但因为长时间生活在山区,这里的蚊虫叮咬,以及皮肤病很常见,但是在医疗匮乏的山区,感冒都能引发肺炎,这就很难办了。

乐天做这些调查,其实在去年的时候,刚刚拿到赵家传承秘方的时候,乐天就有过想法,想开个药厂。

现在时机差不多了,等贼王大会之后,就着手办这件事,把药厂办起来,生产一些好药,专门送给全世界贫瘠的村落,也能完成行医济世的梦想,这多好。

另外如果发展好了,没准还能让中医,在全世界掀起浪潮,这更是为中医复兴做的贡献,所以,这件事必须做。

忙忙活活的调查一天,杜马波一直没出现,直到晚饭的时候,杜马波终于露面了,只是当乐天看见她的时候,差点没认出来,因为杜马波换上了缅甸女人的传统衣服,粗布抹胸,宛纱长裙,要不是纹身乐天绝对不敢认这女人就是杜马波。

“差不多了,去吃饭吧!”

乐天看着杜马波,她此刻的模样跟以前大不相同,秀发披肩垂腰,纯正的缅甸待嫁女人的风范,而以前的杜马波,完全是女汉子,头发要不扎着要不盘起,穿着要不劲装要不就是军装,啥时候见过她穿这身衣服。

估计要是钱恒泽在这,看见杜马波这么穿着,估计能鼻血横流,毕竟此刻的杜马波女人味儿十足。

看書罓小说首发本書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