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504章 厕所斩首

第504章 厕所斩首


                酒局饭桌上,大家说了好多关于合作方面的问题,讨论如火如荼进行着,关键是这帮商人可真肯下本钱啊,什么都不用乐天出,光要他一个合作的名字,开分店居然跟乐天55分账,这简直是送钱给乐天花啊!

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,乐天刚要插话,通讯耳机中,传来杜马波的提示,“酒店大厅内,进来一个欧洲人,神色匆匆很可疑,要不要查一下?”

“不用,还是我来。”乐天压低声音回复,随后直起腰说道:“我去一趟洗手间,马上回来。”

商人们也不在意,继续聊天说话,乐天走出包间,因为这些富豪带了不少保镖,此刻都守在门外,就算有杀手过来,也不可能进入包间进行刺杀,如果不刺杀,乐天又怎么又把柄抓住他呢?

走出走廊过道,进入餐厅,与杜马波对视一眼,她暗中用手指点了点一个人,乐天一走一过瞟了一眼,这个人行色匆匆,急忙掩饰观察乐天的眼神,没错,他就是杀手之一。

乐天也不说破,转头向着wc走廊走去,刚一进入拐角,乐天就按住耳麦说道:“厕所里动手,让人准备接应一下,别影响餐厅里吃饭的客人。”

“没必要这么小心吧?”杜马波起身跟上,同时对着通讯耳机中回应道。

“不是在乎这些客人,我觉得除了这个人,肯定还有其他人在附近,我能感觉到,这个人只是一个前锋,无声无息的把他制服,才能找到其他人的下落从而一网打破。”

“明白。”

讨论结束,乐天也看见厕所大门,这个时候杜马波说道:“他跟过去了,没有其他人,你小心。”

“知道。”

这酒店内的装修很华丽,到处都是玻璃镜子的反光,乐天一走一过都在观察男人,他起身跟上,乐天又怎么能不知道。

这个男人是欧洲人样貌,身高180左右,上身一件t恤衫,下身一条牛仔裤,在他走步的时候,腰间有印痕随之隆起消失,这应该是枪把。

乐天不在多想,进入厕所解决这人,乐天还是很有把握的,把这厕所门打开,本来计划很周密,没有任何纰漏,可千算万算没想到,厕所里居然有人,而且还认识,是王斐的亲戚王国良。

为了不露出马脚,乐天进入厕所随手关上门,而王国良侧头看过来,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个乡巴佬,我今天的火气很大,给我站好了!”

乐天本来也不是来上厕所的,往门口一站准备偷袭杀手,结果居然配合这小子站住了,这让王国良气焰更加嚣张,估计他在国内欺负同学时,就是这个情景吧。

王国良迈着八爷步,晃晃悠悠的走过来说道:“还挺懂规矩,染着白头发的非主流,我为什么每次看见你都不爽,正好小爷我今天火大,就拿你开涮!”

乐天本来也没搭理王国良,可一听他这话,眉头一皱看着他说道:“我劝你还是先躲到厕所里,当心一会溅你一身血。”

“我靠,挺狂啊!”他捏着拳头走到门口,可刚要加速冲向乐天的时候,厕所门突然被一脚踹开,王国良很悲催,正好加速迈了一步,结果无法及时收回力气,鼻梁子一下撞在门框上,接着两道鼻血飞溅,他仰头退后几步。

“你大爷!”

王国良捂着鼻子蹲下,这顿咆哮啊!“哪个混球,开门不知道慢一点,着急要死啊!”

其实门口的杀手也没料到,一脚踹开们直接掏枪对准里面,哪知道就看见这小子踉跄退后蹲在地上,也知道他刚才撞到大门了,就没打算搭理他,毕竟目标是李乐天,持枪快速进入厕所,谨慎的看着几个坑位,都关着门,不知道乐天在那个坑里。

王国良鼻子撞门,疼得眼泪都下来了,正要发怒可刚站起来,就发现开门的人持着手枪眼神锐利,吓得他直接把到了嘴边的后话给咽了回去。

可下一秒,让王国良震惊的一幕出现了,持枪的欧洲人本来也没看他,眼神中只见门后的乐天上前,正瞪着眼睛的功夫,乐天突然一挥右手,按着欧洲男人的脑袋,左脚一个扫堂腿,这个欧洲杀手瞬间失去重心,接着脑袋撞相洗脸池。

“哐当”

乐天的这一招力量太大了,欧洲男人的脑袋直接撞碎了洗脸池边缘,随之摔倒在地。

也因为这个突然的变故,紧张的欧洲杀手身体失衡的时候突然开枪,子弹几乎是擦着王国良耳朵飞出去的。

“砰”

“啊!”

王国良吓得抱着头蹲在地上,惊恐的尖叫起来,可乐天把他按到在地后,乐天双腿一夹,杀手持枪的胳膊一扭劲。

“咔吧”

杀手的胳膊传来清脆的骨折声音,但欧洲杀手没有叫出来,因为刚刚摔倒的时候,脑袋撞碎了洗手池,他已经昏迷不省人事了。

“咣当”

手枪掉在地上,乐天上前一脚把枪踢开,开始翻找杀手身上的东西。

王国良从震惊中恢复过来,接连喘着粗气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,这个白头发的小子,刚刚轻而易举的干死了一个持枪匪徒,我的妈啊,我刚刚还扬言要拿他出气,我疯了吧?

就在王国良内心七上八下的时候,门口突然跑进来几个人,为首的赫然就是杜马波,还有几个缅甸王斐的手下。

王国良见到熟人,稍微有了一点底气,看见这场事件发生,本能的惯用华夏思维,急忙喊道:

“嫂子,他杀人了,我看见了,我是目击者,我要报警寻求保护!”

杜马波根本没搭理王国良,进来只是瞟了他一眼就不在看他了。

乐天从欧洲杀手身上,翻找出有用的东西,证件和联络手机,全部交给杜马波之后,转头打开水龙头,接了一捧水浇在杀手头上。

杀手此刻半拉脸全是鲜血,太阳穴部位血管爆裂,导致他半边脸全是血淋淋的。

乐天一捧水浇下来,他突然受了刺激瞬间惊醒,可刚要反应就感觉胳膊剧痛,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局势。

杜马波随手从后背抽出尖刀,二话不说照着他的胳膊扎了下去。

“噗呲”

“啊!”

剧烈的疼痛让杀手惨嚎起来,而王国良本来还想借着熟人的势头逃离现场呢,可结果哪知道,钱恒泽的媳妇杜马波,居然是帮凶,还这么残忍,他顿时蔫了,站在一旁一句话也不敢说了。

杜马波一刀扎下去一扭,伤口顿时诡异的扭曲着,悲催的杀手叫声更加惨烈了。

乐天蹲在他的面前,用英语冷声问道:“你们几个人,都在哪?”

杜马波停手,剧痛这个时候也停了下来,杀手喘着粗气来回看着两人,眼神中扑朔迷离。

杜马波暗中在拔出一把匕首,一下插在他的另一只胳膊上,接着他有惨叫一声。

乐天冷声又问了一遍:“你们几个人,都在哪?”

杜马波也用英语说道:“不说也行,我在你身上所有地方都扎一个洞,直到没有地方扎为止。”

杀手惊恐的看着两人,“我说,他们就在外面,有四个人,还有几个人在住所,我们都用电话联络。”

这欧洲男人本来也不是职业杀手,他就是国际大盗的成员,不过乐天猜测他也就是一个外围跑腿的人物,这样的人死多少对国际大盗组织都不伤筋动骨。

乐天拿出衣服里才餐巾纸擦手,杜马波又问了几个问题,当问完之后,乐天迈步走出厕所说道:“交给你们了。”

杜马波点头表示明白,欧洲杀手急忙求饶道:“我只是外围成员,饶了我吧!”

杜马波根本不搭理他说什么,拔下两把匕首,在他身上擦了擦,侧头看了看王国良,本来想告诉他出去的,可是王国良误会了,急忙摆摆手说道:

“我什么也没看见。”

杜马波一想,还是让王斐的这个孙子,见识一下真实的缅甸吧,接着站起来走到欧洲杀手身后,抓着他的头发,用匕首割断了他的咽喉,接着全力切割,割断了喉骨、颈椎骨,直到脑袋与肩膀分家为止。

杜马波斩首的时候,王国良就站在对面,喉咙割开的一瞬间,鲜血喷洒了他一身,接着他眼睁睁的看着杜马波把头砍断,现场看鲜血淋淋的场面,感觉胃部一阵翻涌,吐了一地。

杜马波拎着脑袋,往王国良脚步一丢,说道:“欢迎来到缅甸。”

圆滚滚的脑袋叽里咕噜的停在王国良脚边,刚刚胃里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,看见血肉模糊的脑袋来到自己脚下,吓的他急忙踉跄退后,张牙舞爪的叫喊起来。

“啊,我什么也没看见,不要杀我,啊,我错了嫂子,是我不好!”

他吓得已经六神无主了,此刻再也不拿王斐说事,也更加不敢耀武扬威的咋呼,此刻他满脑子都是乐天一击必杀,和杜马波血腥斩首的场景。

杜马波根本没搭理王国良,转头走到门口对着他们交代抓人,另外又看了看厕所内,王国良毕竟是将军的亲戚,还是嘱咐一声,送回住的地方去吧。

杜马波走了,两个缅甸进入进来,踏着血泊走到王国良面前,结果发现,这小子居然吓尿了,只能无力的摇头感慨,将军家的孙子,怎么这么懦弱呢?

本部小说来自看书蛧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