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502章 公盘召开

第502章 公盘召开


                缅甸的翡翠公盘,是缅甸政-府以及当地玉石工会共同举办的,每年几乎都有那么几场盛况空前的翡翠公盘,这也成为缅甸最赚钱的项目之一了。

一大早,公盘组委会的车队前来迎接商人们,同样还是破旧的大巴车,连空调也没有,不过除了一些第一次来赌石的商人们,其他商人们是毫无怨言,好像这一切早就已经习惯了一般。

不过话说回来,不满意的也大有人在,就比如王斐亲戚的孩子,叫王国良这小子,翡翠公盘一开,他就跟着所有商人,从矿山上下来,扬言要在公盘上大赚一笔。

车队浩浩荡荡的向着公盘之地行驶,乐天坐在杜马波的专车里,整个商人队伍,也只有乐天能享受这种待遇。

车队缓缓到了公盘入口,这里属于荒郊野外,面积很大,围墙里面是大操场,一眼根本没法看清全貌,围墙外面不仅有真枪实弹的军人,甚至还停放着一辆装甲车,在那用钢结构搭建起来的围墙外面,一队队的军人正在巡逻着,样子是非常小心谨慎。

商人们拿着邀请函,鱼贯进入安检入口,进入公盘会场,乐天不急不缓的站在排队长龙中,等待着安检进行。

本来一切都很顺利,可前方突然发生争吵,所有人好奇看去,只见王国良这小子又起幺蛾子了,他要进入公盘会场,必须要出示邀请函,可是这东西他没有,咋咋呼呼的又把王斐老爷子搬出来,大吼大叫喊:

“你们眼睛是不是瞎了,我他-妈-的也需要邀请函,我可是王斐的孙子!”

缅甸政-府军那惯着这小子,语言听不懂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这公盘多方一起举办,又不是只有王斐一家,这小子这么咋呼当然不惯着他了,这不,一帮政-府军直接端枪,只要他敢有过激的行为,直接枪毙绝不留情。

所有商人见事态越演愈烈,大家主动退后不搀和,谁知道这帮不讲理的军人会不会把他们也当成闹事者,直接毙了呢?

就在王国良这小子刚要妥协的时候,身后方车队中,王斐拄着拐杖下车,在一帮军人的护送下气势涛涛的走了过来。

“大爷爷,他们欺负我。”王国良见靠山来了,直接扑了过去,他本以为王斐能给他撑腰,哪成想王斐二话没说,直接拔出这小子腰间的配枪,随手丢给身后一人。

后面的人也不磨叽,三下五除二就把这把手枪拆个七零八落,成了一大堆零件掉在地上。

王斐也不看这小子,说道:“你要是能把这把枪组装好,在缅甸,我允许你持枪。”

“大爷爷。”

王斐不怒自威,瞪了王国良一眼,淡淡的说道:“现在开始装,装不上给我一直装,直到装上位置,不然就给我滚蛋,你们几个看着他,他要是敢咋呼,直接送到飞机场。”

王斐说完直接走向入口,王国良还想说什么,可直接被四条汉子架住按在地上,用凶狠的眼神看着他。

这下王国良蔫了,本以为大爷爷会向着他,结果哪知道见面后是这个结局,只好忍着脾气蹲在地上,拿起一个个零件茫然起来。

乐天看见这一幕这个想笑,但有看了看恢复如初的入口,茫然的问道:“对了,我的邀请函呢?”

杜马波从兜里拿出证件说道:“现场办理!”

“哦。”

乐天不在说话,在填写了一张个人资料表,缴纳了押金之后,两人各自领到入场证,上面有编号,进场后投标时,就需要写明自己入场证上的编号。

缅甸珠宝玉石交易中心的会场,比平洲赌石会场要大多了,在足足数万平方米的范围里,全部都是此次用作交易的翡翠原石,此时场地内除了工作人员之外,就是国内的翡翠商人,几十人在过万的场地中显得格外空旷。

站在会场的入口处放眼望去,操场正中间摆放着一堆堆赌石毛料,有明赌开窗的毛料,有全赌石,不过这里可不是按照每个每斤计算的,而是按照一堆计算的价格。

看着一个个整齐摆放的赌石堆,每个都有半米高,范围大约也有1平米,乐天这个感慨,这跟之前在平洲见过的还真不太一样,比较起来的话,算是鹌鹑蛋跟篮球的大小差别了。

那数不尽的毛料堆旁边,都摆放着一个小小的红色标箱,并且在标箱一侧,还有个玻璃拉盒,里面是投标单,如果你看中了某块料子,直接就可以取过投标单,填写好毛料和自己入场证上的编号,扔进标箱里就可以了。

乐天还在观察的时候,杜马波在身后拿着会场指南说道:“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。”

“哦,进去看看。”乐天迈步进入会场,开始观察这些赌石毛料。

杜马波跟着走了一会,提醒说道:“我有必要提醒你,有看中的毛料,投标的价钱是按照欧元计算的,不是人民币,这个你一定要清楚。”

“飞机上那帮商人说了。”乐天回应一句,看见杜马波手中的会场指南问道:“暗标区在什么地方?”

杜马波指着前方说道:“不远,就在前面。”

没来参加之前,乐天就听说过缅甸赌石的格局,整个会场是分成了两个区域,有百分之九十五的场地,都是用于暗标毛料的摆放,只有百分之五的地方,是明标投注区,可见两者之间的比例是多么的悬殊了。

根据指南上所说,明料的开标,或者说是现场拍卖,每天都会举行一次,不像暗标必须等到一个星期之后,揭晓答案。

乐天本来也没打算在明赌的料子上下功夫,这些开窗的就留给那些有钱的大老板竞争去吧,而乐天打算用自己的天赋,花最少的钱赚最大的效益。

两人走了有七八分钟的时间,在暗标区逛了好大一圈,接着乐天蹲下说道:“我现在开始看,你忙你的去吧,不用陪着我在这挨晒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杜马波紧张的就要反驳。

乐天苦笑道:“别担心,你不离我远点,这帮人怎么有机会动手,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,走吧。”

杜马波敲着耳朵说道:“哪你小心点,如果有发现,及时通知我。”

如果从近处仔细观察,这才能看见,乐天跟杜马波耳朵里都带着隐蔽式通讯器。

杜马波走了,乐天环顾一圈,今天会场人不是很多,那些对他有预谋的杀手们还没来,乐天也不着急,先挑选赌石再说,此次缅甸之行赚钱也是目的之一。

乐天挨个抚摸了一下面前的毛料,还别说十有八九都有绿,只是品质各异参差不齐,乐天开了珠宝行,不能可这极品翡翠撑场面,要知道10几万的一个翡翠饰品,一个月能卖出去几件,要按效益计算,还是中低档翡翠畅销,1000左右的翡翠挂件,在华夏是很有市场的。

所以这次乐天打算,多选一些这样的毛料,但如果运气好遇见极品的话,乐天也不打算放弃。

挑选了几个毛料堆,拿出一个记事本,在上面记录毛料堆的编号,不过只写上稳赚不赔的毛料就够了,剩下赔多赚少的,乐天也懒得记录。

一上午时间,乐天挑选了10几个赌石堆,但大多数都是中档毛料,就连玻璃种也只不过零星遇见几个而已。

乐天也不在意,反正公盘要持续7天时间,暗度的料子等第七天才会揭晓得主,先看几天在投标,现在不用着急。

可就在乐天还在挑选的时候,通讯耳机中突然传来杜马波的提醒,“乐天,有人奔着你去了,他们是不是杀手?”

乐天淡然起身看了一眼,微笑回应道:“不是,他们只是商人,飞机上都见过,别那么紧张,我怀疑今天这帮杀手不会出现。”

远处的几个商人迎着乐天走了过来,说道:“李老板,原来你藏在这了,可算找到你了。”

“哦,找我有事吗?”乐天明知故问。

“当然有事了。”商人恭维着过来,伸出手与乐天握了握,说道:“咱们不是说好的嘛,你帮我挑几个毛料,回头赚了利益咱们2:8分成!”

“这么说你有看好的了?”

“有啊,那边明赌的料子,有一个品质相当不错,您帮我长长眼!”

“那就去看看。”

乐天直接往明赌的区域走去,商人跟随在后,一个劲的阿谀奉承,走了几分钟到了这块毛料堆中,这里围了不少人,华夏商人和欧洲商人有不少,大家都对这块毛料很感兴趣。

华夏商人这一方,见乐天来了,一个个都凑过来说道:“李老板,这帮欧洲人气焰太嚣张,扬言要这块毛料,你帮我们看看,这块能价值多少钱,值得跟他们叫价吗?”

乐天笑眯眯的上前,一帮欧洲人不屑的嘀咕着,乐天上前摸了摸这块明赌毛料,感受了一下感觉后说道:“现在这块投标多少钱了?”

“他们出价好像是500万!”

乐天盘算了一下,欧元与人民币的汇率,500万欧元就等于3700万人民币,都快4000万了,这个价肯定不合适,说道:“算了,让给他们吧,没必要在这个上面较真。”

本文来自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