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500章 调戏她

第500章 调戏她


                “哎呀,上纲上线是吧?信不信我多割你两刀?”乐天威胁道。

小春顿时服软了,“我错了乐天君!”

手术继续,乐天把腐烂的肉清除掉,接着开始刮骨,但现在要打血袋,不如小春一定会流血过多导致昏死的。

乐天打开冷藏箱,拿出两袋血说道:“哎,给你的两袋血就这么浪费了!”

小春喘着粗气说道:“没办法,幸好你答应过我,帮我攒够所有的血浆。”

“你还挺想得开。”乐天挂上血袋,帮小春扎针后,继续操作刮骨,这个很痛,小春忍不了,一个劲的吭叽。

“乐天君,我忍不住了。”小春疼得声音都在颤抖。

乐天看了看麻醉止痛泵,问道:“这东西根本没用,有没有其他的止痛药?”

“有,盒子里有吗啡。”小春忍着剧痛说道。

“没办法了。”乐天打开盒子,拿出吗啡和注射针剂,吸出药液注射在伤口肌肉部位,等完事后小春这才缓了一口气。

“舒服多了!”

乐天继续刮骨,虽然还是很痛,但已经不像之前那么撕心裂肺了,这点疼痛她还能忍,微微侧头说道:

“乐天君,咱俩说好了,你终身不娶,我终身不嫁!”

“谁跟你说好了,我的事管你屁事。”

“你……”小春撅着嘴问道:“你居然跟我玩吃了吐。”

“吃了吐你都知道,厉害啊?”

“妈妈教我的。”

一提到妈妈千面,乐天想起什么问道:“对了,举办贼王大会的时候,你妈妈来参加不?”

“不知道,我回去问问。”

敷在骨头上的淤毒被清理干净后,放下手术刀,开始连接血管和经脉,这是技术活,一般医生都做不了这种手术。

乐天要先拔下针灸针,准备操作的时候,小春说道:“其实,我们岛国一针流,讲究只扎一针,不像你扎这么多针。”

乐天没好气的把针灸针往桌子上一丢,说道:“别装-逼,我把话给你挑明了,等明年我去岛国参加医学研讨会的时候,这些华夏古书,我一定都偷回来,属于我华夏的就是我华夏的,让你们学了这么多年,你们就偷着乐去吧。”

“好啊,到时我保护,你偷,我看你怎么得手。”小春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就像是你们保护曹操墓那样,我各种阻拦,想想就觉得有意思。”

“有意思个屁,我现在后悔给你打吗啡止痛了,就应该让你一直疼着。”

“干嘛啊,是你招惹我的。”

乐天准备操作了,这种微操对手法很精准,不能有任何小失误,低下头仔细看着肌肉内部,用镊子夹出血管和经络,小春又感觉到了剧痛,咬着牙哼唧着。

乐天没好气的说道:“疼了吧,知道疼就闭嘴,回头我把你经脉接错了,我看你怎么办。”

“不是你说让我转移思想的吗?”小春反驳。

“转移归转移,不要在挑衅我,不然坑死你。”乐天回应。

小春咬着牙说道:“我怎么感觉,你就是个流氓医生呢!”

“是就是了,爱咋咋地。”

乐天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操作很成功,当完成最后连接工作后,乐天仔细检查了一下,见小春松了一口气,乐天突然说道:

“哎呀,真的接错了!”

“什么,八嘎雅鹿!”

乐天抬手照着小春的屁股上拍了下去,“再说脏话我拍死你,开玩笑的,没接错。”

小春直接软到在床上,刚刚真的是吓了个半死,止血包扎工作很快完成,当愈合药膏全部搞定后,乐天拉起小春的和服帮她盖在身上,说道:“搞定,明天早晨就能动了,没事我走了。”

“别走,求求你了?”小春突然的请求,吓了乐天一跳,茫然的问道:“不是吧,你又跟我装纯?”

“不是。”小春急忙解释道:“我现在不能动,如果外面的手下,知道我现在这样,指不定想趁机杀了我呢,求求你别走好吗?就几个小时。”

乐天无奈了,一边脱下手术服一边说道:“真服了你了,这老大让你当的,我就说用毒不行吧,想成为一个合格的老大,要以德服人知道嘛。”

“情况不一样,你站在我的立场试试。”

“我可不想站在你的立场,反正意见我说过了,你爱听不听。”乐天把身上染血的衣服脱掉,他身上已经出了一身的汗,把衬衫都沁透了。

小春趴在床上看着乐天脱掉衣服,问道:“怎么出了这么多汗,你肾虚啊?”

“扯淡,你才肾虚呢,我是热的。”乐天环顾一圈说道:“这么大的别墅,也不说开个空调,多闷?”

小春没好气的说道:“空调里的氟利昂在液气两相之间,虽然可以达到制冷和取暖的效果,但手术室不适宜开空调,就算没毒也不行,这个道理你不懂吗?”

乐天没好气的看着小春,说道:“我懂,我以为你不知道呢!”

说完,随手把衣服脱掉丢在一边,露出结实的背部肌肉,小春看的双眼泛着小星星了,但突然发现乐天后背上有一道丑陋的蜈蚣疤痕,问道:

“你后背的刀疤是怎么回事?”

乐天扒着后背看了一眼,没好气的说道:“还不是黑妹那帮人,之前傅一飞回来,几个盗墓贼手下见财起意要打劫我,结果让我把他们解决了。”

小春看着乐天的后背,喃喃道:“伤口缝合的医生是白痴吗,居然留下这么难看的疤痕?”

“呵呵。”乐天苦笑道:“当时我师姐随手帮我缝的,都没找医生。”

乐天走到衣柜旁,拉开柜门问道:“毛巾放哪了?”

“在浴室里。”

“算了,随便找个衣服擦擦吧。”乐天随手翻找,但怎么大多数都是女人的贴身衣物呢,随手把内-裤丢在地上,有翻了一会,终于看见一块类似于海绵的东东,拿起来看了看问道:“这个干嘛用的,能擦身吗?”

小春努力回头,可是当看见乐天拿的居然是自己的垫胸,她差点崩溃了,脸色极其尴尬的说道:“那个东西,能放下嘛,求你了!”

“哦。”随手丢在地上,继续翻找,而小春顺势看向地面,说实话,要不是她现在浑身麻醉,估计她能暴跳如雷,但即使不能动,她的太阳穴青筋都在突突的蹦,最终没忍住,咆哮道:

“你讨厌,为什么把我的内-裤丢一地啊?”

吼声把乐天吓的一个机灵,拿着一把内-裤问道:“你这里面全是内-裤,我说你一天换一条,这里的也够穿一年了好嘛!”

“你……”小春已经无话可说了,黑着脸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终于,乐天在衣柜里找到了一件睡衣,也不废话,拿起来摸了摸手感,直接摔在后背上,左右手上下拉扯,睡衣居然跟搓澡布一样用了。

小春从咆哮道奔溃,再到忍了,谁让她动不了的,只好流着泪说道:“那是我最喜欢的睡衣。”

“不在乎这一件啊!”乐天搓干后背,把睡衣随手丢在地上,过去捡起自己的衣服,甩了甩搭在胳膊上,一脸不在乎的问道:“我今天晚上不走了,你打算让我睡哪啊?”

“你那也不要去,就睡这里吧。”

乐天环顾周围,茫然的问道:“这里,连床也没有,你让我谁地板呢?”

小春黑着脸说道:“我们岛国人,基本都睡地板的。”

“抱歉,我是华夏人。”乐天说完就往外走,也不管小春在后面问什么,不过乐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了,就是在小春面前摆出一副邋遢的模样,没准她就不会对自己有好感了。

在三楼逛一圈,没发现任何床位,去了二楼也还是没有,不过看见了冰箱,打开一看,里面全是零食,小春毕竟还是个小丫头片子,爱吃的确是她这个年龄段的天性。

翻了翻,居然还有几瓶啤酒,也不管这个那个,搬着零食与啤酒,直接走到三楼往小春面前一丢,然后大义凛然的坐在地上,说道:“晚上没吃饱,你要不要也来点。”

“刚做完手术的病人,是不能吃薯片以及膨化食品的。”小春黑着脸说道。

“碰”

乐天似乎没有听她说什么,起开易拉罐啤酒,咕咚咕咚灌了一口,对着小春打了一个酒嗝,然后打开零食一边吃一边说道:“哪我吃你看着。”

小春吧唧吧唧嘴,吞咽了一口口水,流着泪内心里都崩溃了,最终只好侧头不在看乐天,摆出一副我不搭理你的状态。

乐天吃的哪叫一个欢快啊,吃东西还吧唧嘴,这给小春都气完了,最终实在忍不住了,吼道:“喂,你欺负我很开心是吧?”

“不是很开心。”

小春心中对乐天的好感刚刚重燃,就听见乐天说道:“看见你生气,我是非常开心,哈哈哈!”

“没错,你跟我父亲一样,都不是好东西。”小春咬牙切齿的看着乐天。

乐天嘴角一撇,喃喃道:“我可不是你心目中的白马王子,我就是一个穷屌丝,看见真实的我很失望吧,不要迷恋哥,哥只是个传说。”

小春一怔,反应几秒后,对着乐天咆哮道:“你个自私自恋的自大狂,我恨死你了!”

本書首发于看書網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