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99章 刮骨疗毒

第499章 刮骨疗毒


                “哪来吧,在哪做?”乐天问道。

小春起身引领着乐天进入一间房,里面很干净整洁,所有设施都摆放在正中间,一张单人床,有台灯、有器具架,还有输液等等设施。

小春率先进来,低着头说道:“您请坐,我这就给您拿东西。”

乐天进屋看了看周围,哪有凳子,做个屁啊这个!

小春打开墙壁边缘的推拉门,拿出里面的东西,捧着小碎步走到乐天身边,“您的手术服,我已经帮您准备好了。”

乐天接过来,小春转头再去拿东西,不过乐天看着小春走步的姿势很奇怪,虽然岛国女人走路步伐都很小,小春也有这个习惯,可是今天,小春的步伐出其的小,一米甚至能迈出好几步。

她从衣柜里拿出手术用具,还有各种针剂血袋,分别摆放在手术架子上,正色的看着乐天,问道:“您怎么还不换衣服,需要我帮忙吗?”

“哦,不用。”

乐天这才从思考中收回神态,脱下外罩西服,可是不知道放哪,小春接过来放进衣柜里,乐天开始换手术服,戴上无菌手套,在小春的帮助下,记上手术服的扣子。

气氛稍微有些尴尬,乐天说道:“对了,今天的事我要谢谢你。”

“哦,我以为你会埋怨我呢。”小春操作完毕,走到床边唯唯诺诺的坐下,说道:“山口组对潘阳湖的财富觊觎很多年了,在我没接手社长之前,山口组就策划如何挖掘潘阳湖,这件事我们势在必得,除非您能率先找到,要不然山口组是不会罢手的。”

“呵呵。”

乐天冷笑,看着小春已经准备好了,说道:“呃,对了,是全麻还是半身麻醉?”

“我对麻药有抗体,就算全身麻醉也起不到大用处。”小春低头说道。

乐天思考着说道:“哪的先插输尿管吧?”

乐天话落,小春把和服一掀开,从大腿-根部拿出一个导尿袋,难怪这丫头走路姿势奇怪呢,感情她自己把这个工序完成了,也对,让乐天一个大小伙子给这丫头插导尿管,估计尴尬症又会犯了。

小春把导尿袋挂在床上,手臂从和服中脱出,捅咕捅咕就把两个肩膀上的和服褪下来,护着微微隆-起的胸部趴下,红着脸说道:“麻药在第三层抽屉里。”

乐天打开手术架的抽屉,这岛国货跟国内的不太一样,看了看居然不会使用,问道:“你能自己插上吗,我没见过你们岛国的这个。”

小春趴在床上一侧头,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自己能扎后腰吗?”

“呃,我以为能。”乐天说完后,两人目光对视,片刻乐天话锋一转说道:“我开玩笑的!”

乐天把麻药也挂在床上,拿着针尖把手,对着小春腰间盘的缝隙扎了下去。

“嗯。”

小春闷哼一声,乐天的这一针也扎完了,贴着胶带的时候说道:“成功进入椎动脉,怎么使用你自己操作吧!”

小春无力了,说道:“幸亏我对麻药有抗体,要不然还真没法自己操作。”

乐天苦笑道:“不过一会估计能疼死你。”

小春不以为意的说道:“没关系,已经习惯了,只要能痊愈就行。”

乐天看了看表,麻药要有10分钟发挥药效,这个时候检查一下手术用具,同时没话找话的说道:

“我说小春呢,你看我这么帮你,潘阳湖宝藏你能放手就放手吧!我觉得你也不差钱是吧?”

小春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我虽然是社长,但是我说了不算,毕竟那可是过千亿资金的宝藏,说放手就放手,就算我同意,山口组也不能答应的。”

乐天无力的摇摇头,随即想起什么,说道:“对了,你是千面的女儿,哪你妈妈就没教过你偷东西的本事吗?”

“没有,妈妈从来不教我这些,她也不希望我成为小偷。”小春说道:“其实,我也是这次才知道妈妈是千面的。”

“你以前都不知道?”乐天追问。

“妈妈在家族的地位很低,估计连父亲和爷爷都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。”小春感慨的说道:“要不是我接手山口组,得知跟欧洲国际大盗的联络方式是妈妈告诉山口组的,估计我一辈子也不知道母亲原来是个小偷。”

“你妈妈不是小偷,她是神偷。”乐天解释说道:“你妈妈在华夏的地位很高,只不过时代容不下她,所以她流窜海外,只是没想到混得这么惨。”

一提到这个话题,两人都闭口不言了,安静片刻后,小春问道:“我们走了之后,王斐跟你说了什么话?”

“我不告诉你。”

“你不说我也能猜到,估计是告诉你,他要怎么布局挖宝藏。”

“这个王老爷子真没说过。”乐天笑道。

“哪你们说了什么?”小春问道。

“我俩说,怎么弄死张风华和秦海涛。”乐天看了看表,拿起针灸针在小春后背上扎了进去,捻转刺激穴位,找到针感后继续扎另一个穴位。

“小春呢,能不能帮我个忙?”

“说说看?”

乐天一边行针一边说道:“帮我弄死张风华和秦海涛。”

“不容易,他俩狡猾的很,就算山口组全力出动,恐怕也找不到他们的影子。”

“哪我自己来。”乐天话落,这一针扎的稍微用力了一些,小春闷哼一声,侧头撅着嘴说道:“我又没说不帮忙,要不要这么生气啊?”

乐天疑惑的看了看表,问道:“麻药还没起作用?”

“我对麻药抗性很强。”

乐天疑惑的在小春胳膊上掐了一下,“疼不疼?”

“疼,很痛!”小春泪眼婆娑的看着乐天。

“这是为什么呢?我第一次见到你这种体质的人。”乐天问。

小春哭丧着脸说道:“你要是连续用3年麻药,每天都不间断,你就明白了!”

乐天瞬间明白怎么回事,小春不是对麻药有抗体,而是身体已经熟悉了麻药,所以麻药对她的作用不大。

等全部针扎完之后,看了看表已经过了15分钟了,问道:“哪怎么办,就这么做手术,疼死你?”

“来吧,我忍着。”小春一副慷慨赴死的表情。

乐天拿起手术刀,在小春的后背伤口上,一刀下去,小春闷哼一声随之牙关紧咬,乐天环顾周围,捡起地上的木屐说道:“咬着吧,免得咬到舌头。”

小春一把抢过来,也不嫌脏一口咬住,乐天继续动刀,先把伤口划开,把淤血清理掉,然后把烂肉一点点抠除,在刮骨把糜烂的腐肉全部清除干净,而现在也只是刚刚开始而已。

“忍着点,古代华佗为关羽刮骨疗毒的时候,一边下棋一边谈笑风生的就把手术做完了,你也学学人家,转移思路想点别的事情。”乐天一边手术一边絮叨。

小春一伸手,一把掐住乐天的大腿用力一拧,“嗷!”毫无意外,乐天蹦蹦跳跳跑开了,“你干嘛?”

小春满头细密的汗珠,虚弱的说道:“你还说我忍着,你怎么不忍?”

“你个死丫头片子,我是大夫,信不信我在你后背上多划几刀!”

小春泪眼婆娑的看着乐天,“我错了哥哥。”

“滚-蛋,谁是你哥哥。”

乐天拿着手术刀再次上前,说道:“别再碰我,要不然失误可别怪我啊!”

小春攥着拳头忍着剧痛,喘着粗气说道:“乐天君,我有个办法,让山口组跟欧洲国际大盗开战。”

“哦,说来听听。”

“你娶了我,然后你继承山口组社长怎么样?”

乐天也不停手,一边擦血一边说话:“想都不要想,娶你,你个小丫头片子,成年了吗你?”

“没有,16岁,不过你可以等我18岁的时候再娶我。”小春咬着牙说道。

“放心,你108岁我都不会娶你。”乐天没好气的回应道。

也不知道是因为疼得,还是因为乐天的拒绝,小春眼角开始流泪,趴在床上呜呜的哭了起来。

乐天把淤血擦干净后,换了一把手术刀的时候说道:“别哭了,哭的我这个闹心,信不信我打晕你?”

小春止住哭声,说道:“在我记忆里,实在没有开心的事情能转移思想。”

乐天无奈的感慨道:“有啊,在曹操墓的时候,你不是还自我催眠自己了吗!”

“现在我用不了。”小春哭诉。

“哪这样啊,我说,你听着。”乐天一边割肉一边说道:“咱们先办贼王大会,你帮我做掉秦海涛和张风华,然后我给你看华佗遗书,之后你再帮我破解潘阳湖之谜,我就去韩国学习整容手术,恢复你漂亮的脸蛋怎么样?”

“嘿嘿。”小春半哭半笑的说道:“我的脸,所有整容医生都没有办法,连接脉络,我一辈子都是一个丑八怪。”

“往好了想,不要什么科学,只管想。”乐天接着说道:“等你身上的毒解了,脸也好了,找个好男人嫁了,过着幸福甜美的小日子,多好是不是。”

“可我就想嫁给你,怎么办?”

“拉到吧。”乐天正色说道:“我实话告诉你,别看我身边女人不少,可我李乐天,这辈子都不会娶妻,这话我撂这,赵文瑄也好,还是张云芳也罢,我都不娶,更何况你了!”

“哪好。”小春侧头说道:“回头我就找赵文瑄告密去,说你玩她,看你怎么办?”

看書辋小说首发本書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