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96章 霸王会议

第496章 霸王会议


                张风华冷哼一声,不屑的瞟了乐天一眼,看着王斐说道:“王老,有话你就直说,把我们叫来,不是为了坐坐这么简单吧?”

王斐端坐正中,不怒自威的回应道:“我把大家都叫过来的确有事,首先你们都是自己人,有的出自同门,有的也沾亲带故,虽然现在天南地北哪混的都有,但话说开了,你们是不是在江湖里吃饭的?”

王斐看向西快刀,点了点下巴问道:“没金盆洗手吧?”

“没有,还早着呢。”西快刀回应。

“你们呢?”王斐又看向所有人。

“没错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我们承认是在江湖吃饭的主,然后呢?您老什么意思?”张风华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王斐苦笑道:“承认就好,混江湖吃江湖,出来混的都要讲个规矩,虽然现在世道变了,但没规矩不成方圆,是这么个理吧?”

王斐这话一出口,西快刀一帮人同时戒备起来,一个个眼神不善的看着王斐,虽然不说话,但大家也都小心谨慎起来,江湖盛传王斐是全天下最不讲规矩的人,今天他讲上了规矩,这里面指不定挖了多大的坑呢。

局面瞬息万变,就连呼吸的空气中都异常压抑,“行了,闲话不多说,你们自家的规矩我不管,但江湖规矩不能犯,你们认还是不认?”

“咚”

王斐一跺拐杖,周围的保镖的手,下意识摸象腰间,但凡只要这个时候谁敢叫嚣,保不准直接拔枪相对,而此刻乐天是相当紧张,心里一再祈求这两个叛徒反抗,只要他们有任何动作,王斐的手下嘣了他俩,就帮助自己解决大麻烦了。

可惜了,想的很好,张风华和秦海涛也不是傻子,知道局势不好他们也认怂,一个个都点头回应道:

“江湖规矩嘛,我们认!”

“就是,王老爷子,按照江湖规矩我们来了,可您也得画条道让我们走不是!”

王斐嘴角微微一撇,说道:“现在的道道太多,我老喽,有点走不明白了,乐天呢,你说吧!”

王斐把烫手的山芋交给乐天,也是让他自己选择,是怂了还是按照计划来,这一手玩的漂亮,啥也不解释啥也不通知,这比说多少废话都管用,但也看出这图老狐狸是多么狡猾了。

其实在小春告知乐天真想的时候,乐天就有些怂了,但能进来就代表乐天有了决定,既然不能硬拼,那就智取好了,另外再找个正当理由,看他们不哑巴吃黄连。

乐天轻咳嗽一声,端起桌子上的茶杯抿了一小口,放下后说道:

“这事呢,还得从长了说。”

王斐抢话,“那就简短截说。”

乐天苦笑说道:“在简短截说,也得往长了说。”

王斐哑语了,也端起茶杯不在废话,准备听听乐天到底什么意思。

“去年傅一飞回来了,你们知道是吧?”乐天问。

“嗯。”

乐天冷眼看着他们,继续说道:“你们当年害了师叔李六指不说,回来又害他一次,你们还真涨心。”

“有话说话,别扯没用的。”

乐天与秦海涛四目相对,冷声说道:“行,那我就有话说话,傅一飞死了,我害的,你们知道吧?”

“知道,黑妹回去跟我们说了。”西快刀板着脸说道。

张风华接话说道:“你的意思是,按照江湖规矩,偿命是吗?”

“nonono。”乐天连连摇头,“我不欠你们的命,更何况也不欠傅一飞的命,江湖规矩,他欺师灭祖这本身就该我清理门户,另外他要害我,我为了自保反击也很正常,他死了那是他活该!”

张风华和秦海涛两人拳头紧握,骨节都咯吱作响。

西快刀急忙接过话题,问道:“把我们叫来,就是看你耀武扬威来了?”

乐天侧头看向小春,用嘲笑的口吻说道:“别跑题,你以为我不知道吗,我杀了傅一飞,你们会不报仇,呵呵,开玩笑嘛!”

乐天指着小春说道:“丫头,该你说话了吧,沉默一晚上了!”

小春抬头看了看乐天,深吸一口气说道:“没错,山口组是他们的雇主,但我们的合作关系,也只是找到曹操墓的地点,还有拿出里面的东西而已,你们的私人恩怨跟山口组没有关系。”

乐天苦笑,“你到能撇清关系哈!”

“碰”

话落,乐天突然一拍桌面,冷声说道:“江湖规矩,你们来我地盘抢食,不给我一个说法?”

“狂妄。”西快刀冷声说道:“臭小子,别给脸不要,我下海的时候你爹妈还没出生呢,居然在我面前耀武扬威,你够资格吗?”

“就是不按照江湖规矩办事了呗?”乐天质问。

话落,王斐身后的手下,以及杜马波集体掏出枪,虽然没把枪口对着谁,但都能看的出来态度。

这给西快刀气的,直接跳脚站了起来,对着王斐说道:“王老,规矩哪有这么讲的,他一个年轻晚辈,在我面前咋咋呼呼的,这我能忍?我没有江湖地位吗?”

王斐也不看着他,板着脸说道:“谁是年轻晚辈,你呀?”

“呀,这小崽-子!”西快刀指着乐天加重语气。

王斐这才淡然转头,看着西快刀说道:“哦,乐天呢,你是我的晚辈,乐天也是我的首选继承人,按照江湖规矩,你俩同辈啊,他是小-崽-子,我是不是大-崽-子啊?”

王斐一句话直接把西快刀干哑语了,张了张嘴愣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看着周围一帮持枪的人,西快刀这才妥协说道:“没有,我没这个意思。”

西快刀急忙坐下擦了一把冷汗,全场谁都能看得出来,王斐是帮着乐天说话的,这要是真干起来,当场毙了他们都有可能。

不过张风华反应比较快,说道:“王老爷子,辈分不能按照你这边论,我们都是同门师兄弟,快刀哥跟我们的师父是同辈,按理说,李乐天的确是身份不够格。”

“李六指和李鬼手来了吗?”王斐看着乐天问道。

“没有。”乐天回应。

“没来你们扯他们干嘛?”王斐霸道的劲头上来了,说道:“乐天的话说的没错啊!你看啊,我是开翡翠矿的,这么多势力看着都眼馋,可谁想动一下试试,敢上我的矿脉挖矿,我灭他全族信不信?”

西快刀把话接过来说道:“两个事又混了,你也说了你是开翡翠矿的,我们跟您可不是一个行当,我们是老荣,这可没有地盘之说啊,您还以为像是当年分东南西北四方呢?”

“也是,世道变了。”王斐再次看向乐天问道:“你说说吧,什么意思?”

王斐转了话风,乐天也看出来,想用王斐的手,做了这两个逆徒是不太可能了,虽然心里有点失落,但不影响大局。

“王老啊,也是,现在这社会啊都没个规矩,跑到海外的人都回来捞金,这还让我们国内的老荣怎么混,所以您老帮忙想个两全的办法呗?”

又把皮球踢还给王斐,其实乐天也明白,他说开贼王大会,其实号召力不大,但要是王斐说话了,备不住还有点用。

王斐笑了笑,说道:“那就再开贼王大会,选出一个头头出来,定个规矩啥的!”

“没必要王老。”说再开贼王大会,西快刀直接蔫了,说道:“我们混海外的,估计以后回国的机会也少,最多下次再回来捞金,我先给您老拜山门,给您老打个招呼行吗?”

“就是,国内的行情不行,我们呢,还真没这个兴趣。”

见几个人不上道,乐天心里有点急了,这要是不把他们忽悠回国,以后的事怎么展开,况且,张风华和秦海涛两人必须弄死,不回国还怎么弄死?

就在王斐和乐天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,小春突然插话说道:

“不是啊,我正好还有一笔大买卖找你们,你们要是不拿下贼王头衔,那我估计只能便宜这小子了。”

“你俩关系铁,随便,我们不掺和!”秦海涛不屑的说道。

张风华也莞尔说道:“你的买卖,我们还是不接的好,免得回国被人背后捅刀子。”

小春惋惜的转头,看向乐天微微摇头说道:“真可惜,我还以为,富可敌国的财富他们会心动呢!”

乐天顿时明白小春的用意,借坡下驴,不管小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,这个借口的确好,乐天急忙接话说道:

“你也别看我,那笔财富我是不会跟你合作的,你敢来华夏,我就敢弄死你!”

小春翘眉一横,嗔道:“那可是我们岛国人的船只,只是葬在你们华夏而已。”

“少扯淡。”乐天反驳道:“当年你们岛国抢夺的可是我们华夏的财富,船是你们的,但里面的东西可都是我们华夏的!”

“碰”小春一拍桌子站了起来,“你这是要开战咯?”

“碰”乐天也不甘示弱的拍案而起,反驳道:“怕你呀?”

“等等,你俩说什么呢?”秦海涛插话。

“关你屁事!”乐天怒目。

王斐苦笑道:“我猜,应该再说当年沉没在潘阳湖的神户九号货轮。”

乐天和小春终止争锋相对,小春坐下后抱着膀子说道:“没错,就是在说这件事,我要揭秘潘阳湖沉船之谜,还要找当年岛国沉没的沉船,上面可是有富可敌国的金银珠宝。”

本文来自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