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91章 狗仗人势

第491章 狗仗人势


                一听说能看见赌石里面的翡翠,乐天都来了兴趣,说道:“什么东西,你好好说说。”

王家小子摆出一副傲然的姿态,说道:“钱哥你知道不,我家老爷子,有心想让我接手大爷爷的矿山,先让我过来实习一段时间,但也不能白来不是,怎么这,我老爸,从欧洲引进了一个机器,x光听说过吗,能透石头看见你们的翡翠,牛吧!”

“真有这样的机器?”乐天眉头紧锁的问道。

“你个山炮,还染个白头发,跟你说了你也不懂。”他阴阳怪气的瞟了乐天一眼,一脸的不屑一顾。

钱恒泽脸色顿时阴沉无比,这小子以前也不这么狂啊,成天跟着他们四少屁股后面混,见天的要烟抽的主,怎么到缅甸之后,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呢?

就在这时,晚餐送上来了,一帮招待拖着餐盘进入露天饭堂,在缅甸吃饭是有讲究的,贵宾中主要的人,要把餐盘先送到他面前,这才能体现出身份等级的差别。

这点大部分人都懂,可是西方人还没说什么,王家小子又起幺蛾子了,抬起手喊道:“眼睛瞎啊,没看见在这坐着呢吗?”

这句话一出口,所有华夏商人齐刷刷侧头看去,但看见乐天之后,他们都敢怒不敢言了。

而那边西方商人们也都纷纷交谈起来,对于乐天,昨天截止今天,他们都见过,一直在王斐身边的人物,只是不知道他究竟是干嘛的?

这帮服务人员真的走了过来,王家小子再次摆出欠揍的嘴脸,招呼着说道:“看见没有,我坐哪就得先送哪,这是当地的规矩。”

乐天等人齐刷刷捂着额头,真不知道这小子是哪来的自信,不过这些送餐的人也没让乐天失望,走到附近之后,先把餐盘放在乐天面前,恭敬的用缅甸语说了一句,“先生请用餐。”

王家小子顿时不干了,“哎哎哎,怎么回事,没看见我坐这边呢吗?”

“你能闭嘴吗?”钱恒泽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。

王家小子一摊手,表示不再说话了,而杜马波用缅甸语说了几句,这几个服务员这才释然,端着餐盘给其他人送餐。

乐天这桌每个人都拿到食物,别说,还挺丰富,有米饭、鸡腿、还有肉,在这个物资紧缺的地方,这已经算是最高配餐了。

可就在大家刚准备吃饭的时候,王家小子又起幺蛾子了,吃了一口直接吐了,“啊呸,这什么玩应,米饭都夹生,这能吃吗这个?”

钱恒泽实在忍不住了,拎着他的脖领子吼道:“滚滚滚一边去,别在我们这桌丢人现眼。”

被钱恒泽赶走,这小子还不服呢,大言不惭的说道:“擦,钱恒泽,我看以前的关系叫你一声钱哥,别忘了我是干嘛的,这可是我大爷爷的地盘。”

“滚!”钱恒泽指着他的鼻子怒骂道。

这小子一咬牙还真就走了,当他走远后,钱恒泽坐下解释说道:“这小子叫王国良,王家最小的一个孩子,老八,我们顽主都叫他王-八蛋,哪知道这小子还真是个王-八蛋。”

“孩子嘛太小,不懂事,大了就好了。”于涛急忙帮腔。

乐天苦笑,也不理会这茬,大家继续吃饭聊天,可这刚刚安静没多久,姓王的小子回来了,“咣当”一下,居然把手枪拍在桌子上,没好气的看着钱恒泽说道:

“嘿,认识吗,国产56手枪!”

所有人侧头看了过去,王国良大义凛然的说道:“我爸说了,在我大爷爷的地盘,我想嘣谁就嘣谁,再惹我一个试试?”

钱恒泽就看不惯这个,可刚要起身,身边的杜马波一把按住钱恒泽,王国良这才狂笑道:“蔫了啊,不咋呼了,事项的听话,别把我惹毛了,我可不是当年的小孩了知道不?”

钱恒泽看了看杜马波,又看了看乐天,只见他们都微微摇头,钱恒泽这才把气压下去,当这小子是空气不理不睬。

“哎,这多好,吃饭,等吃完了,带你见识见识,什么是高科技。”

他说完后,放荡不羁的拿着枪插在身上,转头扫视一圈说道:“没事,吃饭吃饭,不打扰你们。”

开始的时候,商人们都没把这孩子放在心上,毕竟是来缅甸求财做生意的,犯不着跟这个孩子置气,可是他越来越闹挺,这就有点让大家受不了了。

这小子刚走,杜马波就拿出电话,估计是给王斐打过去,汇报这件事吧!

电话那边打着,乐天这边也吃完了饭,见杜马波还没聊完,乐天走过去接过电话说道:

“我说王老,您上哪去了?”

“呃……我出来办点事,我知道矿上来个家里的孩子。”

“关键不是这事。”乐天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家来个孩子没人在乎,可拿着枪瞎嘚瑟这就过分了啊,你要是不管,备不住就出事了。”

“哎,我告诉杜马波怎么办了,三天,你们等我三天。”

“三天,我去。”乐天这个摇头,说实话,他甚至不知道今天晚上怎么撑过去。

挂了电话,乐天把王斐说的事一交代,大家都无语啊,而那边的富豪们也都过来凑热闹,先询问了一下这小子的底细,有认识他父亲的富豪,直接打电话,闹闹哄哄的半个钟头,这小子再次出现在大家视线中。

幸好,这小子没来装-逼,而是走到赌石堆中,有模有样的挑了起来,大家也不搀和,欧洲商人们也不看戏,完全不理睬这孩子,带着保镖回房间去了。

乐天和华夏商人们依然聚在这里聊天,可好景不长,这小子居然嘚不嘚的过来了,看着一帮富豪商人们问道:“你们谁是魏叔啊?”

“我姓魏怎么了?”这个姓魏的商人就是刚才打电话的,也知道这小子的老子是谁,就没把他放在心上。

王国良走过来,用施舍般的语气说道:“我老子说了,你跟我家老头认识,那就随手帮帮你,正好我手头有个仪器,能检查毛料里的翡翠,过来给你看看。”

“用不着。”在场的这些富豪,那个都是身价过亿,这小子这么说话,他们当然不待见,更别说搭理他了。

“切,不识好歹,省了!”王国良转身就走。

“相信你,还不如听赌石之神李老板的话呢。”

这句话其实就是随口一说,但哪知道王国良这小子刚要走,听见这话转头又回来了,没好气的说道:“赌石之神,我还赌神呢,你们谁是啊,站出来我看看?”

所有人下意识看向乐天,王国良也不傻,指着乐天不屑的问道:“你呀?染着白头发的非主流,赌石之神!”

“差不多行了啊?”钱恒泽不屑的站起来,“你是不是有事!”

这小子还狂呢,没好气的推搡着说道:“行,我认你是赌石之神,有没有兴趣跟我的机器比一下啊?”

“没兴趣。”乐天不屑一顾的起身就要走,曾温柔于涛几人也起身告辞,特别是曾温柔,一边走还一边说道:“真扫兴!”

那些商人富豪们也纷纷散去,王国良一看这架势,不屑的喊道:“哎哎,我看你是不敢吧,不对,没准你就是骗子,我的挑战你都不敢接受,还好好意思称自己是赌石之神,我呸!”

这番叫嚣下来,乐天心智再好也制住脚步,这小子要不是王斐家亲戚,乐天早就上去几个大嘴巴子抽他了,但还要忍,一忍再忍。

抚摸着翡翠帝王绿戒指转身,看着王国良问道:“怎么赌?”

“我拿机器你随便,咱俩就比谁挑出来的赌石,开出来的翡翠最贵!”

“呵呵。”乐天冷笑,“行!”

乐天答应了,这帮商人们也不走了,一个个都护在乐天身边,说从他们的赌石堆中挑选毛料。

王国良这小子转头回房间,拿自己的设备去了,没多久,大家在广场集合,商人们也拿出一大堆翡翠毛料供这两位打赌。

王国良这个骄傲啊,都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,拍着旅行箱说道:“这个东西,说起来可牛-逼了,我老爸,从欧洲买的超级现今现代化设备,x光能透石头,任何翡翠在它手里,都是逃不过去。”

听他这么说,所有商人还真来了兴趣。赌石这行当之所以兴起,那是因为没有任何机器能透射石头,想赚钱要不靠经验,要么靠实力,花掉无数的学费也许能学会一点皮毛,这要是真有这么先进的设备,他们这些商人怎么不知道呢?

估计这机器要是真有用,哪怕看的不是特别准,水头什么的都分辨不出来,只要能看出赌石里面有翡翠就行,那也是一本万利啊!

王国良越说越来劲,乐天都快打瞌睡了,心说这小子真应该去当个保险推销员,太能说了这人。

等了五分钟,所有人都受不了了,就那位姓魏的老板不耐烦的说道:

“差不多行了,你说的这设备赶紧拿出来让我们看看吧?”

“眼睛睁大点,看仔细喽!”这小子蹲下打开箱子,所有人齐刷刷凑了上去,可下一秒,所有人都僵住了。

“这个仪器?你确定?”一个商人不可置信的问道。

“就是这个仪器,没见过吧!”王国良还是那副高傲的态度。

本書首发于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