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87章 布局找凶手

第487章 布局找凶手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这般如此一说,大家都听明白了,若有所思的点着头思考起来,于涛沉思着说道:

“这个案子已经不简单了,凶手从蓄意谋杀,演变成连环杀人,现在我还弄不清他究竟是想就此隐藏起来,还是继续制造恐慌。”

乐天继续说道:“所以,我的办法能让凶手露出马脚!”

于涛仔细思考着,说道:“没错,这个杀手是一个典型的布局控,对局面掌握的非常好,在国际案例上,刑侦人员称这种凶手为网型罪犯,他们就像是蜘蛛一样,让猎物一点点进入他布置好的圈套中。”

“哇哦!”曾温柔下意识的回应一声。

于涛看了看她继续说道:“这种罪犯一般都很难对付,因为在他编制的网中,警方很难找到线索,从而找住谁才是凶手,只是我怎么也想不到,这种高智商犯罪居然在这里出现。”

王斐板着脸说道:“就是有人针对我喽!”

“还不确定,主要是因为这个凶手连环犯案,动机究竟是因为什么。”于涛思考片刻后接着说道:“刚刚乐天说的办法,其实就是让凶手编制的网出现纰漏,当凶手茫然的时候,我们才能趁机找到凶手的破绽,从而把他揪出来。”

“那就按照乐天说的办!”王斐当机立断决定。

接着乐天开始指挥,“钱恒泽,曾温柔,杜马波,你俩一直跟着我,于涛,你负责观察大局,王老爷子,让你的人配合一下,能不能找出凶手,就看这步棋了!”

大家分头准备行动,于涛凑到乐天身边,拉着乐天的胳膊说道:

“你的这个办法,是刑侦破案人员最常用的计量,你不当警察都白瞎了。”

乐天看着全场说道:“当不当警察无所谓,你说的对,这个凶手的动机是什么,这很耐人寻味。”

于涛突然一怔,再看乐天郑重的脸色,问道:“难道你看出什么了?”

乐天只是微笑回应,没有说出心里的猜测,直接向着其他人方向走去,于涛看着乐天的背影,喃喃道:“莫非他发现凶手的动机了?不会吧?”

乐天带着几人走过华夏商人这边,都不用乐天说话,这些商人主动过来套近乎。

“李老板,凶手不是已经抓到了吗,我们可以回去睡觉了吧?”

“就是啊,大晚上的在这耗一宿,是不是太小心了?”

乐天微笑回应道:“凶手虽然抓到了,但没有确凿证据,大家都不能大意,为了你们的安全,还是聚在一起吧。”

“这事太恐怖了,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,我的天呢!”

乐天带着人走过华夏商人群,路过欧洲商人身边,他们芥蒂的看了过来,显然这些欧洲商人们不认识乐天,再加上清一色的亚洲人皮肤,这让商人们很小心谨慎。

乐天走过他们的方阵,也没跟这帮人交谈,钱恒泽插话问道:“天哥,这些欧洲人眼神不善,你说是不是他们合谋杀人呢?”

乐天一边走一边问:“目的是什么呢?”

“呃……”钱恒泽想了想说道:“可能是嫌弃第一个死者太霸道,就把他杀了,然后又觉得华夏死者是个有力的竞争对手,所以也把他杀了,也说不定是吧?”

乐天笑了笑,“这都是你的猜测,破案要靠推理,猜测可不行。”

说话的时候,走到欧洲保镖方队,乐天率先坐在人群中间,问道:“你们的老板死了,对你们有影响吗?”

“哎。”这些保镖们一个个连连摇头,这个表情不用说也能看得出来是怎么回事。

“雇主死了,我们却不知道凶手是谁,这要是传出去,我们保镖公司名誉会大大降低啊!”保镖头领说道。

“是啊。”另一个保镖说道:“等回国后,看样子我的去找别的工作了。”

乐天看着他们8人,问道:“对了,你们从事保镖多长时间了?”

“我12年了。”

他们八个人纷纷回答,时间最短的只有3年。

乐天又问道:“你们八个一直都是一个公司的吗?”

“我不是。”埃利斯说道:“我以前在其他公司当保镖,最近1个星期才调过来的。”

“哦!”乐天很有兴趣的看了过去,然后压低声音问道:“哪你们觉得,谁有可能是凶手。”

埃利斯摇摇头,保镖头领思考着说道:“我觉得,应该是缅甸军人,今天老板来了,王斐不在他还大发雷霆来着,指责说照顾不周,我觉得其中不排除有缅甸军人怀恨在心,然后把我们老板杀了。”

乐天转头看向杜马波,她点头承认,“是有这么回事。”

乐天苦笑,“王斐为人比较霸道,没想到就连手下兵卒都这么霸道,被老板们骂几句就杀人,这是不是太……”

“不会的。”杜马波反驳说道:“这批手下都受过培训,对待敌人他们不会心慈手软,但对待老板,他们心里有再多的气也得忍着,这是将军的规矩,也是身为军人的职业操守。”

保镖埃利斯接话说道:“没错,各行各业都有职业操守,不能因为怀疑,就把嫌疑放在守备军身上,起码我坚信军人的铁律。”

杜马波感激的看了过来,于保镖埃利斯对视,点头表示友好,乐天转头扫视一圈,观察所有人说道:

“你们看这些人,死不死人对他们根本没什么影响,他们眼里只有钱,乃至有些人还在嘲笑死者,对于这些人,生命是冷漠的。”

钱恒泽转头看了一圈,“可不,特别是那些欧洲的商人,的确有点落井下石的意思。”

其他保镖们也都看了一圈,不过乐天却把目光落在这些保镖身上,每个人的表情神态都分析了一遍。

也就在大家沉默不语的时候,远处一个缅甸军人匆匆跑来,站在王斐身边耳语几句,王斐愤怒的直接起身,看着全场怒不可遏的吼道:“死了?带我去看看!”

王斐的这一嗓子声音不小,乐天等人全部看去,杜马波也不迟疑,快速走到王斐身边问明情况,得知后跑回乐天身边,说道:

“被关押的嫌疑犯,死了!”

乐天双目圆睁,“死了!怎么死的!”

“不知道,将军让你去看看。”

这突然的变故突如其来,乐天和众人根本没想到,大家快速走到王斐身边,跟着他一起往关押的地方走,而其他人也闻讯赶来,得知嫌疑犯死了,这下大家都慌了。

他死了那就说明,凶手另有其人,而且不在这些人中间,唯一可能的,只有缅甸守备军人了。

王斐看着混乱的场面马上就要压制不住了,急忙喝道:“看什么看,有什么好看的,都给我去篝火旁,加强警力守备,严加保护不能再死任何一个人!”

“是!”杜马波和军官们齐声应答,接着真枪实弹的把商人们保护起来。

因为王斐下令不让跟着,想看热闹是看不成了,大批商人们这个抱怨,但为了安全起见,他们还说忍着不说,纷纷退回篝火旁,继续聊了起来。

乐天等人跟着王斐来到关押室,这里是临时挖掘的地下窝棚,跟华夏的地窖差不多,进去也不费事,但只有一个出入口,王斐到来对着防守的人就开骂,声音大的甚至都能传几百米。

乐天几人蹲在地上好阵观察收集线索,于涛则直接进入地窖内检查尸体,乐天在门口看了一阵,宽慰王斐说道:

“王老爷子,您还是别骂了,让我问几句话再说。”

王斐喘着粗气退后,乐天问道:“刚刚谁来过?”

两位军官面面相视,等翻译过后,他俩这才回答道:

“刚刚没人来,只有我俩在这里站岗,并没有人进出过。”

“没人进出,难道是密室杀人呢?”钱恒泽不满的说道。

“这……”两位军官为难的对视一眼,再次看向王斐,却统一的地下头。

乐天看着两位的状态,这才走进密室地窖中,里面很黑,有很浓的血腥味,于涛观察尸体说道:

“初步怀疑,很有可能是畏罪自杀?”

乐天蹲下看了看尸体,笑道:“哦,怎么看出来的?”

“这里密不通风,只有入口这里能进出,他的伤口跟其他两位死者的伤口基本一致,所以我断定,是自杀。”

乐天站起来跟于涛对视一笑,两人走出来,乐天说道:“我知道凶手是谁了?”

王斐松了一口气,说道:“终于知道是谁了,快,把他揪出来,我要弄死他。”

“知道是谁,跟揪出来还有很大区别。”乐天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:“走吧,去告诉大家真相。”

由乐天领队走回篝火旁,王斐跺了跺拐杖,所有人保持安静,王斐阴沉脸说道:“经过一夜折腾,终于查出真凶,乐天,快说谁是凶手,我要把他活剐了不可!”

乐天上前一步,笑着说道:“王老,都说了别动气,各位,我们的确查出谁是凶手了,不过他已经死了。”

“死了?”所有人目瞪口呆。

乐天笑着看向全场,说道:“没错。”

也就在这个时候,全场杜马波悄然退后,隐秘在黑暗中,因为所有人都关注这乐天,没有人在意杜马波的突然消失。

本书源自看书惘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