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89章 杀了他

第489章 杀了他


                “华夏商人的死,完全是你临时起意,目的是为了洗脱嫌疑。”乐天开始场景还原:

“当时,在所有人都做笔录的时候,因为人太少,你完全有几分钟趁乱溜走的时间,我们没办法顾及全局,华夏老板也许正在抽烟,你悄无声息的走到他身边,用枪指着他的后背,让他别出声。”

“然后,你就悄无声息之下把他带走,原本你是打算在厕所里动手的,可是这个时候有巡逻兵过来,你为了安全起见,就在操场上杀人,接着快速隐藏在黑暗中回来。”

乐天看着他说道:“那个时候,我们正在分析案情,更加没时间守着你们,也就是说,你在这个时候把人杀掉,而你的同伴们因为慌乱,也都没有太在意你。”

“真的是他做的,这怎么可能?”保镖同行们虽然相信,但还是不理解,保镖领队反应过来,问道:

“那个被抓的缅甸军人怎么解释?”

“对啊,他不是畏罪自杀了吗?”其他商人们也追问道。

“我在这。”在持枪军人中,之前说自杀的军人抬了一下手,大家这才发现他,原来这一切都是坑,就是为了引君入瓮用的。

而乐天笑了笑说道:“我布得这个局帅吧?没想到吧!”

凶手冷笑一声,道:“很帅,是我小瞧你了!”

“承认了,不狡辩了?”乐天反问道:“现在能告诉我,为什么针对我而来?”

凶手再次冷笑,说道:“你说的很对,我不是普通的凶手,我是,杀手!”

说完他愤然起身,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从地面上捡起指缝刀,突然的举动一下挣脱了所有枪口,同时快速挥出划伤了几个缅甸军,下一秒夺枪,对着乐天就要勾动扳机。

但乐天也不傻,他说话的时候杀意暴起,乐天怎么会不知道,就在他抬枪的时候,乐天一把捂住枪身,手腕用力一掰。

“砰”

后方一直戒备的杜马波突然开枪,一下打中了这人的肩膀,他手臂突然失去知觉,乐天轻松随意的夺下手枪,而其他缅甸军上去用枪托这顿狂砸。

“死到临头还敢反抗,给我拖出去。”

一帮军人七手八脚的把埃利斯拖出门口,他还要挣扎呢,可这顿被打的,一会时间就面目全非了。

乐天急忙拦着说道:“王老,我还没问话呢,让我问完了再杀!”

王斐拍了拍乐天的肩膀说道:“他是职业杀手,素养是有的,就算把他凌迟了他也不会说的。”

再看中间,缅甸军人一枪托,直接把埃克斯打的吐血了。

太阳渐渐从山边升起,阳光洒满大地,给人一种朝气蓬勃的希望。

埃利斯被五花大绑的跪在山脚下,面对朝阳他露出凄惨的笑容,缅甸拿着一把砍刀,冷眼看着他说道:

“职业杀手是吧,哪个公司的?”

“呵呵。”埃利斯吐了一口血水,用眼神傲然的看着王斐。

“剁了他!”

王斐把砍刀递过去,一个缅甸军官接过来,走到埃利斯身边,抓起他的头发往上一提,砍刀落在脖子位置,割破皮肤,鲜血顿时喷涌而出。

“啊?”

看见这么血腥的场面,曾温柔直接捂住了眼睛,可又因为好奇,手指缝分开,偷瞄着惨目忍睹行刑的场面。

其他商人对血腥的场面不感冒,他们很兴奋,就像是看动物被宰杀一般,一个个欢呼道:“杀了他,好!”

还有的人甚至拿出手机,把这鲜血淋漓的场景拍摄下来,人-性,此刻不复存在。

军人割破埃利斯的咽喉,然后一刀一刀砍断喉骨,颈椎,鲜血喷洒的到处都是,直到头颅被完全砍了下来,放在尸体上才算结束。

“真残忍!”曾温柔捂住眼睛回应。

乐天这才收回神态,暗自摇摇头往会走,缅甸的乱,乐天可算是见识过了。

……

经历了昨晚的事之后,白天一切都恢复平静,乐天的心情不是很好,睡觉也睡不踏实,中午,乐天从噩梦中惊醒。

拿起毛巾擦了擦头上的冷汗,站起来走到窗边,看着外面忙碌的景色,貌似只有乐天还在纠结昨天晚上的事情。

操场上的血已经被清理干净,取而代之,被大批赌石毛料覆盖,整齐的摆满了操场。

昨天夜里来的很晚,漆黑的夜幕中没机会观察矿山,探头看去,只感觉好壮观。

数十丈高的悬崖峭壁,全是开采的旷工,在强烈的阳光衬托下,整个山峰被正切切割一般,看上去比梯田还雄伟。

乐天下意识走出房门,站在空旷的门口看着矿山。

说实话,这跟乐天想象中的不太一样,乐天以为,翡翠矿应该是个山洞之类的,挖掘工作也跟挖煤差不多。

但现实并非如此,翡翠矿山开采,就跟开采石头差不多,先从山脚下竖立切割,一层一层推进揭开,先把黄土去掉,拿出山内的一块一块石头,再由工人把黄土运走,石头则被推车送到广场上。

乐天一边看一边往前走,因为面前的景色太壮观了,乐天已经完全被吸引,哪至于身边经过打招呼的人,都没有搭理他们。

“乐天,乐天!”

就在这个时候,曾温柔从后面追了上来,跑到乐天身边没好气的说道:“喊你半天了,怎么都不搭理我!”

“哦,师姐啊,怎么了?”乐天反应过来问道。

曾温柔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有没有安神的方子,我好像吓着了!做噩梦!”

“哎。”被曾温柔这么一提醒,乐天也反应过来,说道:“我也做噩梦了,亲眼看着被斩首,真的挺……”

“别说了,昨天还没感觉什么,今天一想就要吐!”曾温柔急忙阻止。

乐天苦笑道:“哪就去找找其他人,看看他们需不需要,对了,找杜马波,让她去买草药,我配一副安神茶!”

“好啊!”

两人回到大家的住所,找了一圈,钱恒泽不在,杜马波也不知道跑哪去了,也对,这两人总腻在一起,一起失踪很正常。

来到于涛房间,他正在发呆,见乐天来了,他苦笑着起身说:“醒了?”

乐天进屋坐下,问道:“怎么,你也做噩梦了?”

“我?”于涛茫然了一下,笑道:“你说昨天的事啊,我可没有,身为国安刑侦,这种事见多了,自然也就不放在心上了。”

“哪你想什么呢?”

于涛沉思着说道:“我在想,这个职业杀手很奇怪,就连王斐的态度都很奇怪,他坚持要杀人,一点问话的机会都不给。”

“你是说?”乐天想到了什么。

“不!”于涛反驳说道:“我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,我怀疑,王斐知道是谁干的,而且一大早他就走了。”

“走了,干嘛去了?”乐天质问。

“不知道。”于涛说道:“我怀疑,他帮你平事去了。”

房间陷入寂静,曾温柔急忙打圆场说道:“哎,钱恒泽两口子呢,躲哪秀恩爱去了?”

“他俩去练枪去了,钱恒泽就为这个来的。”

“哦。”乐天笑了笑,看着窗外热闹的景象说道:“要不要去外面逛逛,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翡翠矿山呢!”

于涛也反应过来,从枕头下拿出枪套,别在身上说道:“走吧,我也是第一次来。”

三人出门,先到广场上逛了一圈,满地都是石头,全都沾着泥土,有工人正在清理,而不少商人保镖们,都在附近挑选。

华夏商人们见到乐天来了,蜂拥着全部凑了过来,“李老板,来,帮我们看看赌石呗!”

“是啊李老板,我也挑了一批,帮我看看呗!”

“呵呵。”乐天苦笑说道:“不急,我先逛逛,回头一起看。”

乐天推辞一番过后,继续在广场上走着,欧洲商人们见到李乐天都是不屑一顾,貌似除了破案之外,对他就没有任何认知了。

乐天走过他们身边的时候,一个欧洲商人操着纯正的伦敦音说道:“这是我挑选的赌石,你不要碰!”

乐天莞尔一笑,他也没打算碰,带着其他两人走过操场,这是废土堆,工人们把一车车废土从这里倒下去,再有几十个工人从这里面翻找,看看有没有漏网的尸体,凡是找到都放在后背的竹筐中。

爬上山坳的时候,把找到的石头堆放在一起,形成一个小山包,附近有真枪实弹的卫兵把守,不让人乱碰。

乐天三人过来,本来没打算碰这些石头,可守备军齐刷刷放下武器一跺脚,吓了三人一跳,看着这些守备军行礼,乐天这才松了一口气,试探的问道:“我能摸摸吗?”

语言不通是最大的障碍,守备军听不懂乐天说什么,但也没阻拦的意思。

乐天试探的捡起一块石头,守备军还是没有反应,乐天这才放心看着手中的石头。

曾温柔好奇的凑过来,看了一眼说道:“就是普通的石头吗,有什么好奇的!”

“普通的石头,呵呵!”于涛在身后帮腔说道:“就这些石头,要是在平洲市场上,最便宜的都是800块钱一斤!”

“我去,这要是全都带回去,发财了!”

乐天也笑着放下手中的毛料,感慨道:“缅甸不愧是缅甸,随手捡一块都有翡翠,走,去山上看看。”

本书首发于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