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83章 脱衣麻将

第483章 脱衣麻将


                王斐刚刚端起来的茶杯差点脱手掉落,反应了一下后问道:

“我没听错吧,你要干什么?”

“我要发挑战书。”乐天说道:“他们太嚣张了,觊觎华夏隗宝不算,连人-性都部放在眼里,这我忍不了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?”王斐试探的问道。

“他要战我便战。”乐天坚定的说道:“我要证明,我们华夏人不是孬种!”

王斐放下茶杯说道:“乐天呢,你还年轻,你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大的风险,这三个势力我且不说,就说说咱华夏的黑哥组织,它涉及面非常广,如果你真要跟他们开战,恐怕你没有好处。”

乐天苦笑摇头,“这个组织就算他们不找我,我也要去找他们的,另外……”

乐天环顾身后说道:“我也不会让我的人冒险,我说的开战方式,也不是火拼。”

“哪你的意思是?”王斐问。

“华夏江湖规矩,有能者居之。”乐天说道:“有件事我的说明白了,当年鬼-子从曹操墓中,只带出来两卷华佗遗书,其中有一卷葬在曹操墓中,这次跟他们交手我们赢了。”

“然后呢?”王斐问。

“还有一卷在岛国,我暂时没有办法,但另一卷。”乐天坚定的说道:“在华夏的潘阳湖内。”

乐天深吸一口气说道:“我向他们下挑战书,就以潘阳湖里的宝藏为赌约,他们有胆子就过来试试,谁先找到算谁的。”

“潘阳湖,潘阳湖。”王斐沉思片刻,突然想起什么说道:“这不是传说有华夏百慕大之称的死亡湖吗?”

“没错。”乐天解释道:“经历这么多年,在潘阳湖沉没的船只不计其数,特别是早年,岛国在华夏搜刮的财富更是富可敌国,现在这些宝藏全部沉没潘阳湖,如果她们有胆子,就跟我们比一比,谁敢下水打捞,找到视为赢,找不到则淹死在湖水里,就看他们的胆量了。”

“哈哈哈。”王斐突然笑了,“你这招真狠呢!这个战书,我估计没人敢接啊!然后你就巧妙的化解了危机,不错。”

乐天苦笑,“王老,其实里理解错了,我不是用这个化解危机,而是用这个跟他们决一死战。”

“哦,怎么讲?”王斐蒙圈了。

乐天说道:“华夏的黑哥集团我不了解,他们会不会参与我不知道,但是,岛国山口组,还有欧洲国际大盗一定会应战的。”

“哦,这么肯定?”

乐天又详细的说明一下原因,王斐陷入沉思,喃喃道:“这么说的话,就凭你这几个人,真的想跟着两大势力抗衡,是不是要我出兵帮忙?”

“不。”乐天自信的笑道:“我来之前,已经跟师父商量好了,我要开贼王大会,重建华夏盗门规矩,用华夏盗门所掌握的势力,跟这两帮人马好好玩玩。”

“好大的一个局啊!”王斐感慨一句后,说道:“我能帮你的,只是发战书?”

“当然不止。”乐天说道:“希望您还能帮我发邀请函,帮我找找曾经的贼王们,你应该知道,他们都躲藏在海外,我想要开贼王大会,没他们可不行,另外我也需要您这位有身份的人主持大局不是!”

“哈哈哈,懂了,我帮你联络一下。”王斐喝着茶说道:“这事也不是一朝一夕的就能办好的,先在我这玩几天,过两天先去矿上看看,我老了,回头你也帮我分担一下。”

“您哪老啊,我看你是老当益壮啊!”乐天笑着扶起王斐,一行人一边说一边往外走,去了餐厅吃了一顿丰盛的大餐,吃饭的时候到没有那么多规矩,乐天带来的人都坐下一起吃。

乐天顺便还介绍了其他几人,于涛王斐是见过的,曾温柔是第一次见面,听说是李六指的徒弟,这老色鬼还套近乎聊了几句呢。

吃过晚饭后,王斐想起什么,问道:“对了,好不容易你们几个来做客,来来,陪我玩个东西。”

进入客厅,吩咐佣人支桌子,又让人拿出一个华丽的箱子,王斐的神色有些激动,说道:“多少年了,一直没碰过,今天一定要玩个尽兴。”

大家都好奇,王斐说的东西到底是什么,可是当打开之后,大家直接颓了,居然是麻将我靠。

王斐爱惜的抚摸着麻将说道:“这都多少年过去了,我终于能跟人搓几圈了,你们不知道,这副象牙雕麻将,做好了这还是第一次玩嘞。”

“哪玩吧!”

大家纷纷摆桌上手,乐天不会打麻将,但曾温柔会啊,钱恒泽、于涛分别上桌,曾温柔则坐在乐天身边,教他怎么玩。

王斐搓着色子说道:“玩归玩,不准出千,被抓砍手知道不。”

“就是玩,不至于啊!”乐天苦笑说道。

钱恒泽一边码牌一边说道:“王老,我号称当代京城顽主四少,这麻将小儿科,您老玩归玩,但输惨了可别找后账。”

“骂人呢,我输不起咋地?”王斐没好气的回应。

杜马波坐在王斐和钱恒泽身边,暗中怼了钱恒泽一下,示意他别说的那么过分。

钱恒泽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怼我干嘛,麻将桌上无辈分,是吧王老。”

“是,打色子了!”

打了色子后,轮流抓牌结束,王斐一边码牌一边说道:“几十年没玩过,都不会玩了!”

曾温柔茫然的问道:“对了,你们打多大的啊?”

“一亿飘十亿的!”

“啊?”全场顿时惊讶不已,于涛质问:“冥币啊?”

“八万!”王斐笑着打出一张牌,“开玩笑的,就是陪我磨磨手指头,不玩钱!”

“切,那多没意思。”钱恒泽说道:“要不这样吧,咱们不玩钱的,玩枪支弹药和生活物资的怎么样?幺鸡!”

“什么意思?”王斐茫然的问道:“你要枪支弹药和生活物资,干嘛用?”

“给我媳妇的寨子啊!”钱恒泽看着杜马波说道。

王斐看了过去,杜马波顿时低下头,王斐笑了,“行,哪要是你输了呢?”

“我输了,你说?”

王斐看了看杜马波,说道:“行,你要是输了,让你媳妇跟温柔丫头,脱衣服。”

“啊?”曾温柔瞪着大眼睛,“关我屁事!”

杜马波脸色也红了,钱恒泽当场就不干了,“那不行,我脱衣服还差不多,凭啥我媳妇脱啊!”

“玩不起?”王斐笑道:“哪你跟我说什么条件。”

“好,没问题。”哪知道杜马波居然同意了。

王斐又看了看曾温柔问道:“你呢,到底玩不玩啊?”

曾温柔撅着嘴说道:“玩就玩,怕你啊,来!5万!”

于涛看着曾温柔说道:“这行吗?”

“行行,来吧!”曾温柔说道:“反正拖到三点式的时候,不玩结了呗!”

“那可不行,今天晚上打通宵!”王斐叫嚣。

牌局继续,不过也真是看得出来,王斐这是多少年没玩过了,前一圈下来,王斐这个放炮啊,都成职业炮手了。

杜马波在一旁计算着输掉的资源,王斐在擦汗,时不时问道:“杜马波,你老公胡什么牌?”

杜马波很听话的看一眼,一脸为难的说道:“我不认识。”

“哎呀,都看一圈了还没学会呢?”王斐没好气的说道。

杜马波低下头,钱恒泽当场就不乐意了,说道:“哎哎你干嘛?就算你找人通风报信,你也不能找我媳妇啊,输了她可要脱衣服的!”

“就是。”曾温柔帮腔。

王斐苦笑,摸了一张牌,喜笑颜开,随手打出一张两万,接着,三家胡牌,王斐低头一看,沉着脸说道:“一炮三响,厉害啊你们!”

牌局还在继续,终于在打了6圈左右,王斐终于赢了一把鸡胡,这给他高兴的,这老头差点没蹦起来跳舞,这让乐天几个这个汗颜,至于吗。哪知道王斐叫嚣的喊道:

“脱,快点别耍赖!”

“啊?你就赢了一把鸡胡,这就脱?”

王斐当场就不干了,“我输了几百把枪了,还不带我找回来点的?”

乐天黑着脸说道:“要不,你俩上去多穿点衣服在下来吧,这老头太会玩了!”

“快点的,反悔了,哪我输的可就不给了!”王斐叫嚣,看他的做派就跟老小孩差不多了。

“脱就脱。”曾温柔把拖鞋踢飞,说道:“脱完了!”

杜马波一看也把拖鞋脱了,王斐顿时变成苦瓜脸,坐下说道:“哎,失算呢!继续继续。”

牌局直到深夜11点多,因为太热闹了,所有人都过来看,但只是看见王斐是怎么输了,貌似赢得最多的,还是乐天这个新人,他都连坐庄十几把了,这给曾温柔乐的。

幸好王斐又赢了一把,在全场叫嚣之下,曾温柔脱了短裤,杜马波脱了裤子,此刻他们这个后悔啊,怎么就没多穿一点呢!

钱恒泽看着杜马波红着脸算着账,问道:“媳妇,差不多了吧?”

“嗯。”杜马波拿着清单说道:“将军,你已经输了1100把枪支了,还有几百万的生活物资,要不别玩了。”

“不行,今天不把你俩脱-光,我就不停手!”

乐天几人这个无语啊,看来是上了贼船下不来了。

本书首发于看书惘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