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90章 王家亲戚

第490章 王家亲戚


                在远处看,这翡翠矿山高-耸入云,但穿过上山小路走在矿山内部的时候,这才意识到什么是身在此山中的感觉。

小路旁边是悬崖峭壁,前方是2米高的梯形纵面,一个一个梯形连接,看上去像是楼梯一般,只不过这楼梯怎么看都像是给巨人走的。

开采工匠们站在楼梯上面,对着脚下各种开凿挖掘,泥土装车直接运走,而挖出来的石头全部堆在一边,等着有人过来搬运。

乐天好奇的下去,工匠只是淡然瞟了乐天三人一眼,接着继续工作挖掘,他们挖掘手法很熟练,用专业的铁锹挖出泥土,抠出泥土层内的矿石。

乐天很有兴趣的看了几眼,然后拿起矿石看了看,这里面有真的石头,当然也有翡翠原石。

“啊,真热!”身边的曾温柔摸了一把头上的热汗,吧唧吧唧嘴说道:“这里太热了,下去吧?”

其实乐天上山的这一路,身上出了不少汗,只是见这些旷工都没事,加上乐天是真想上来看看,这才坚持走到这里的。

哪知道就在这时,身边不远处传来一个人的声音,“有钱的大老爷们,下去吧,这里可不是你们呆的地方。”

三人齐刷刷侧头看去,之间一个带着遮阳帽的旷工,头都不抬的说了这么一句。

乐天来了兴趣,问道:“你是华夏人?”

“多新鲜呢。”这人还是没抬头,“在这里挖矿的华夏人多了,也不止我一个!”

乐天走过去,蹲在他身边问道:“你是哪人啊,怎么跑缅甸来挖矿了?”

“福建人,能跑到缅甸挖矿,当然是为了钱,哪像你们,出生投胎选了一户好人家。”

这个华夏人每说一句话都带着一股讽刺的韵味,这让乐天好一阵苦笑,殊不知,在一年之前,乐天的生活跟他们也差不了多少。

不过这人说的对,像是这种酷暑高温环境下,乐天几人还真不习惯,再看这些旷工,每个人暴露在外的皮肤,早就已经晒得脱皮了,只能摇摇头感慨一番,带着两人离开此地。

这矿山很大,乐天没有走完全部,关键是太热了。

下山后,走到广场,看着面前的赌石毛料,乐天的兴趣还是提不起来,也不知道为什么,这次本来是为了赌石的,可是经历昨天晚上事件之后,乐天觉得这里的每一寸土地,都沾染着血的气味。

“钱恒泽到底跑到那练枪去了?”乐天兴趣索然的问道。

“好像,距离这挺远。”于涛看了看山寨外面说道。

“那就出去溜达溜达。”

三人往矿山外面走,这外面有树林有遮阴,还不是那么热,走在路上呼吸都顺畅不少,走了大约10分钟左右,终于听见有隐隐的枪声传来。

乐天看着丛林深处,说道:“应该在这里面,走去看看。”

三人穿过茂密的树丛,走了很久,枪声也越来越接近,当乐天拨开挡路草丛的时候,前方不远处,钱恒泽和杜马波正在练枪。

曾温柔刚要上前,乐天急忙拉住他俩,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。

两人反应了一下,一起看着密林深处,只见钱恒泽持枪对着前方,而杜马波贴在钱恒泽身后,手把手教钱恒泽姿势,不过在外人眼里,两人如此贴近,看着相当暧昧。

乐天急忙拉着两人蹲下,透过草丛之间的缝隙,可以看见杜马波转头看了过来,但没看见有人影,她就不再理会了,继续指挥钱恒泽正确的持枪姿势。

乐天看见这一幕,笑眯眯的说道:“咱们过来是不是当电灯泡了?”

于涛看的这个来劲,喃喃道:“嗯,好像瓦数还挺高的。”

曾温柔则发挥出八婆的潜质,没好气的说道:“哟哟哟,这家伙亲密的,钱恒泽美死了吧!”

“可不,我看咱还是别过去了。”于涛说。

乐天点头说道:“嗯,走吧,别打扰他俩的二人世界了。”

三人鸟悄的退了出来,坐在树荫下,曾温柔看着蓝天说道:“哎你说他俩能成吗?”

于涛急忙说道:“打个赌怎么样,我说他俩成了,信不信?”

“你都说成了,哪我只能说不成呗。”随后想了想问道:“哎,赌什么啊?”

于涛其实也就是随口一说,他也不知道赌什么。

“要不这样。”乐天说道:“你俩打赌,谁输了以后就听对方的。”

“切!”曾温柔相当不屑。

乐天苦笑,但随即看见远处有车队开了过来,乐天起身看了看远方,貌似好像是迎接的车队,乐天说道:“看来又有商人们来了,咱们也别太脱群,回去吧!”

三人往回走的路上,迎接的大巴车从身边开了过去,一个男人对着三人喊了一句,“嘿,乡巴佬!”

乐天三人一怔,看着车队渐行渐远,刚刚那句话是华夏语,只是不知道,究竟是哪个人敢这么嚣张。

于涛苦笑道:“听声音好像是孩子,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乐天也没打算放在心上,继续往回走,等进入矿场大门之后,这矿山更加热闹了,之前这里就有四十多个商人,这又来了一批,看上去还真热闹啊!

只不过在住宿区聚了很多人,好奇的看了过去,好像有人在争吵,引得不少守备军紧张的戒备着。

乐天三人疑惑的走了过去,只见一个年龄也就在20左右的大小伙子,对着一帮缅甸军人就开骂。

“我可是你们将军的亲戚,居然让我住这破地方,你们怎么想的,有没有把我当自己人?”

“王斐的亲戚。”乐天疑惑的看了看,这个小伙子乐天没见过,再仔细一想,他们王家人除了王国强之外,好像也没见过其他小辈的孩子了。

“算了,也没啥可看的,走吧。”乐天说了一句之后,转头进入操场,帮着那些大老板们挑选赌石。

时间到了傍晚6点多,矿山收工,挑选剩下的赌石都被运送上车,听说是要送到公盘贩卖。

大批富豪们聚在露天餐厅,聊着天等待着吃饭,当然乐天也混迹他们中间。

没多久,钱恒泽跟杜马波回来了,两人相处也不是那么死板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钱恒泽缠着杜马波开玩笑的时候,杜马波居然也回应几句。

两人打了招呼坐在乐天对面,曾温柔搞怪的说道:“哎呦,你持枪的姿势不对啦,应该这样啦,对,挺胸,收腹,提臀!”

曾温柔一边说,一边在乐天身上蹭,还在乐天身上好阵摸索,用意也是为了调戏这两口子。

当然,这番调戏还是有作用的,起码除了曾温柔,其他人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而杜马波好像是听出来什么,下意识的低下了头。

钱恒泽没听懂,“干什么玩意,能不能正经点!”

乐天也受不了了,推开曾温柔说道:“去一边去,你要埋汰他俩别计个我,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”

曾温柔被推开倒也事项,拄着下巴,眉飞色舞的说道:“怎么样钱很多,今天过的开心吗?”

见曾温柔是话中有话,他下意识看向杜马波,随后反应过来,“哦,你们去找我俩了?”

“啊,所以看见你俩……”

“额!”

曾温柔的话还没说完,杜马波就在钱恒泽软肋上掐了一把当做泄愤,这个乐天几人笑得,那叫一个开心呢。

哪知道就在这时,身后不远处传来一声质问:“哟,这不是钱哥吗!”

所有人侧头看去,只见自称是王斐亲戚的那个小子跑了过来,直接跟钱恒泽来了一个拥抱。

“真没想到能在这破地方碰见您。”这孩子热情的恭维着。

钱恒泽认出这小子了,问道:“王-八蛋啊,你跑着干啥来了?”

“噗!”曾温柔一听这个外号,直接笑喷了。

“傻-逼。”姓王的小子没好气的瞟了曾温柔一眼,转头堆笑着说道:“我这不是高考完了吗,我肯定上不了大学,就让我来这,跟我大爷爷学点本事,你来淘金啊,用不用我跟我大爷爷说一声?”

“不用不用。”钱恒泽连忙回应。

但这小子真的看出来,的确是王家人的性格,死皮赖脸和臭不要脸呗,钱恒泽都说了不用,这小子居然愣是坐了下来,摆出一副放荡不羁的模样,拍着胸脯说道:

“什么不用啊,都是自家人,以后这片矿山就是我的了,想要啥跟我说。”

“呵呵。”身边的杜马波没忍住,也冷笑两声。

王家小子侧头不屑的打量杜马波一眼,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谁啊,一边呆着去。”

杜马波想发作,但这小子毕竟是王斐的家人,没办法只能忍下这口气,但钱恒泽能干嘛,抬手一巴掌抽在他头上,厉声说道:“这是我媳妇!”

“呀,嫂子啊,真对不住啊!”他连忙道歉,接着扫视乐天几人一眼,用不屑的下巴点了点问道:“这几个谁啊?”

“我哥们?”

“我怎么没见过?”他茫然的念叨一句后,接着说道:“算算,不管了,走走,我带你看个好东西。”

“不去,你一边去啊,别打扰我吃饭。”钱恒泽急忙推辞。

“别啊钱哥,好东西,我话了老鼻子钱了,能看见赌石里面的翡翠,从欧洲进口过来的玩应。”

本書首发于看書王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