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86章 连环杀人

第486章 连环杀人


                所有人集体赶往现场时,不少缅甸守卫已经把现场保护起来了,在杜马波的带领下,乐天几个人进入现场。

这个地方是矿场边缘,厕所搭建在这里,死者死亡地点距离厕所有50米的位置,摸了摸体温,刚刚死去不久,同样的伤口,一刀隔断了动脉和喉管,死者捂着脖子趴在地上。

案发现场被支撑起好多探照灯,把周围照射大亮,再次观察死者,居然是华夏的富豪商人,简单的辨认了一下,这个人乐天认识,记得他带了保镖过来,急忙转头问道:“他的保镖呢?”

三个保镖急忙举手回应,乐天过去问道:“老板过来上厕所,你们为什么没有跟着?”

三个保镖面面相视,其中一个保镖撞着胆子说道:“我们三个在做笔录,不知道老板什么时候走的。”

“对啊,他什么时候离开的我们也没看见。”华夏商人们纷纷回应。

“这就怪了。”于涛拖着腮帮子陷入沉思。

与此同时,王斐在一大帮护卫的保护下走了过来,看见尸体后,王斐气的手都开始哆嗦,“这是赤-裸-裸的挑衅,这是在向我宣战!来人,给我全军戒严,只要发现有可疑人物,直接开枪绝不姑息。”

“是!”军人们敬礼后纷纷走了,而杜马波匆匆走到王斐身边,用缅甸语交谈,把乐天几人的猜测说了一下,王斐的脸色顿时露出一片阴霾,自己人做的,这就更不能姑息了。

乐天还在检查尸体,曾温柔好奇的过去蹲下,看了看伤口说道:“乐天,这个伤口我感觉好眼熟。”

“哦。”乐天疑惑的看着她,曾温柔思考着说道:“就上次,我被黑哥集团抓住,我误杀了一个绑匪,他脖子的伤口就是这样的。”

“指缝刀。”乐天拖着腮帮子也开始沉思起来。

而王斐带着人走了过来,问道:“能查出来是谁做的吗?”

乐天站起来说道:“暂时还没有头绪,不过我知道凶器了!”

“是什么?”

乐天对着曾温柔一点头,曾温柔环顾周围,拉着于涛说道:“来,过来帮个忙!”

在曾温柔的安排下,于涛往前走,曾温柔从后面上来,手掌落在于涛的脖子上,等于涛回头看的时候,曾温柔手一滑身体快速前冲,于涛茫然的看着她问道:“什么情况。”

曾温柔指了指脖子说道:“你死了!”

于涛在脖子处摸了一把,有灰尘,乐天过去解释说道:“没错,凶手就是从后面上来,在华夏死者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凶手按住他的脖子,在他转头的时候一划,直接连通大动脉和气管都被划开。”

于涛点了点头表示明白,拖着下巴说道:“凶手的身高大约在180左右,是个小偷出身,或者是,善用纤薄刀片杀人的凶手。”

杜马波急忙记录所有信息,王斐过去问道:“你怎么确定身高是180?”

于涛笑着说道:“简单,死者身高172,伤口由上之下被划开,这说明凶手比死者高,在通过欧洲商人死者的伤口判断,最终确定凶手身高是180左右。”

王斐点了点头,对着杜马波低声说了什么,杜马波去办事了。

没一会,发现第一批死者的缅甸守卫,以及刚刚发现这位死者的守卫全部到来,他们统一站成一排。

王斐拄着拐杖走过他们面前,这里面只有一个人身高符合180左右,王斐站在他面前问道:

“你发现了第一位死者是吗?”

“是将军。”

“第二位死者死的时候,你在什么地方?”

“我也在巡逻队中,跟着同伴们发现了尸体,将军。”他不卑不亢的回答。

王斐点了点头,表情突然变得凝重起来,喝道:“拿下!”

一帮军人突然动手,直接把这位巡逻兵按在地上,王斐直接掏出一把枪,对着巡逻兵的脑袋就要开枪,乐天和于涛见状齐声喊道:

“等等,别着急!”

两人急忙上前阻拦,王斐持枪对着缅甸巡逻兵,问道:“你们拦着我干什么,不是说,他就是凶手吗?”

“我们只是说,有嫌疑。”于涛连忙辩解。

“是啊,别冲动。”乐天也帮忙劝阻。

“将军,不是我做的,我没有杀他们!”缅甸巡逻兵急忙反驳。

王斐的狠辣那是一般人能承受的,他持枪的手刚要放下,再次顶着巡逻兵的脑袋:“你敢跟我喊,啊!不知道我是谁吗?”

“将军,真不是我做的。”缅甸巡逻兵低声求饶。

乐天看着巡逻兵的眼神,貌似不像是作假的样子,急忙说道:“王老,您先等等,别着急杀他,我有事没了解清楚,就算他是凶手,也得让我们找到凶器再说啊!”

王斐收起枪,冷声说道:“你的命我先留着,如果让我查出是你干的,知道凌迟吗?”

“将军,我真没做过。”

缅甸话乐天等人不懂,但询问了杜马波也都清楚了,乐天沉思的看着缅甸巡逻兵,他虽然不是气宇轩昂,但脸上透着一股子正气,虽然被人控制跪在地上,但表情很坚决。

乐天了解人的微表情变化,在这种情况下坚持立场,不是演技大师就是真的委屈,不过乐天怎么看这个军人都不是能得影帝的主,猜测凶手应该是另有其人。

不过王斐可不管是不是错杀好人,在他的底盘上死了客人,这对王斐来讲等于打脸,而且是啪啪打的那种,挑衅,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,这让叱咤风云的王老爷子怎么受得了。

一声令下,让人把这位巡逻兵拉着,所有人一起去住所搜凶器,只要找到都不用废话,直接剁了他。

进入巡逻兵的住所,这是通铺,10个人一个屋子,还算干净,商人们和保镖们都守在门外不让进屋,王斐带着亲信进来,乐天他们也在其中。

这些兵卒不管不顾的乱翻,这个于涛气的,几次拦着可语言不通啊,王斐还在生着闷气,杜马波一直在照顾他,乐天看着越搜越混乱,简直是帮倒忙,都无语了。

可就在这时,一个手下翻找出一个盒子,恭敬的送到王斐身边,“将军,您看。”

这里面是一堆刮胡刀片,很老旧的刮胡刀上用的,王斐看见脸色都黑了,厉声喊道:“看见没有,还狡辩,给我杀了!”

外面的人正要准备枪决,乐天急忙喊道:“先等等。”

不过喊完乐天发现语言不通,连忙拉着杜马波说道:“去,告诉外面的人先等等。”

然后对着王斐说道:“先不能杀,这刀片不是证据,因为上面没有血,都是没用过的。”

王斐深吸一口气,对着杜马波点头,杜马波急忙出去,在即将开枪之前阻止了枪决,于涛也说道:“是啊,这东西不是凶器,我要找的是,沾染血迹的凶器,不是类似的刀片,而且像这种刀片哪都有。”

王斐冷着脸说道:“宁愿我负天下人,也不要天下人负我,这是我的座右铭。”

乐天苦笑道:“话不能这么说,你杀了他简单,但是如果他不是凶手,真凶依然逍遥法外,这不就等于让他看了笑话嘛,到时候再来一个杀人案可怎么办?”

“没错。”于涛说道:“这个杀手连续杀了两个人,这两个商人都没有什么联系,我觉得,凶手应该是想造成恐慌,所以你这个时候冲动,就落入凶手布置的陷阱了!”

王斐深吸气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平静,而这个时候杜马波回来了,思考再三还是说道:“将军,他身上没有血腥味,应该不是他做的。”

王斐深吸气说道:“你觉得谁是凶手?”

杜马波摇摇头表示不知道,说:“凶手很狡猾,我没有线索。”

“高手!”王斐拄着拐杖起身,看着外面的所有商人说道:“不好意思各位,今天出了这档子事,我很抱歉,是我们保护不周,希望各位原谅。”

“王老前辈,凶手确定是那个人吗?”华夏商人问道。

“现在还不知道,我会尽快调查。”王斐回应一句后说道:“各位,凶手目前下手目标,针对商人和落单成员,所以大家尽量守在一起,不要单独行动,今天咱们先聚集在广场,只要不落单凶手就没有杀人的机会,这样我们能尽快找到他,把他揪出来。”

“只能这么办了。”商人们纷纷应承。

王斐转头下令,在广场中间搭篝火取暖,另外时间也进入凌晨1点了,又让手下准备食物和被子,虽然王斐很有势力,但如果连顾客的安全都照顾不了,这以后还怎么做生意。

所有人再次聚集广场,围着篝火坐着,各自分帮分派聊着自己的猜测,每个人都很担心,害怕凶手下个目标是自己。

王斐也聚集广场,手下搬来椅子和被子,王斐裹在里面沉思着,乐天等人回来,纷纷摇头说,没发现任何线索。

大家坐下后,于涛说道:“凶手很狡猾,杀人不留一点痕迹,选择目标也不是针对性,这样的凶手很难对付。”

乐天接话说道:“我到是有个办法?也许能引出凶手也说不定。”

“什么办法?”所有人齐刷刷侧头看去。

本文来自看書王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