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81章 跟杜马波私聊

第481章 跟杜马波私聊


                钱恒泽出去就要去拿带来的礼物,随后杜马波急忙追出来,拦着钱恒泽说道:“别乱来行吗?”

“我就是拿点东西送给妈妈,也没乱来啊?”不理解的回应道。

“这里是缅甸不是华夏。”杜马波急眼了,厉声喊道:“缅甸人婚姻是父母见面交谈,哪有你直接上门送礼的,这么做等于抢婚,是会遭驱逐的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钱恒泽这才了解,连忙解释说道:“我真不知道媳妇,别生气了好吗?”

就在场面刚刚缓解下来的时候,那个缅甸壮汉走了过来,他之前也发现杜马波跟钱恒泽的争吵,不理解怎么回事,就过来问问,当然,缅甸对话钱恒泽是一点都听不懂,但看见壮汉没好眼神,这让钱恒泽很不爽。

杜马波解释一番后,壮男瞪着钱恒泽走了,这给钱恒泽气的,说道:“他怎么这么看着我,真受不了。”

“没事,回去吃饭吧。”杜马波也没解释,拉着钱恒泽往回走,回到屋内大家一起吃饭,气氛在杜马波的调和下,显得格外安静。

天黑了,森林里的山寨也没什么夜间活动,因为白天经历几场大战,缅甸村民都聚在一起开会,杜马波也被邀请参加。

其他人都算是外人,也不搀和族内会议,就各自聚在村子边缘谈天。

乐天他们也没意思,缅甸人说话都听不懂,只好跟着商人富豪们交流,起码大家说的都是国语,语言没障碍谈什么都行。

不得不说,村子里的女人没那么多讲究,在村子不远有一条河,在月光的衬托下,这些女人有的拿着换洗衣物在河边清洗,有的甚至直接在洗澡,还真把河边当成露天浴室了。

一群妇女裹着裙子,露出的丰满的肩臂,胸前围着一条毛巾,雪白的大腿和丰满的胸部,几乎都显露了出来。她们完全不在乎是否走光,悠闲自得的拿着木桶“哗啦啦”的浇水,伴随着还有欢声笑语。

就算乐天心智在坚定,此刻都有些受不了,忍不住的多看了几眼。再看其他商人富豪们,把眼前美人出浴的场景当成电影看,乐天这个无语,毕竟这种场面有些不习惯。

“要不去别的地方走走吧!”

“李老板,这不挺好的吗?”有商人急忙询问。

“我去溜达溜达。”

乐天说完,钱恒泽于涛几人起身就走,在寨子里溜达了一会,曾温柔收拾完东西也凑了过来,问道:“这里好没意思啊?”

“你还要什么自行车啊,这里是缅甸山寨。”于涛苦笑回应。

时间接近晚上9点左右,族群会议结束,杜马波跟一帮族人走出来,一边走还一边交谈着,估计是没有谈完。

正好乐天几人溜达到了这里,看见杜马波走出来,几个人都站定等候,直到杜马波走过来后,乐天问道:

“怎么样,需要什么帮忙吗?”

“不需要。”杜马波说道:“村长只是希望我跟将军借一些武器。”

“需要帮忙你就说。”钱恒泽帮腔。

杜马波瞪了一眼,问道:“不打算休息吗?”

“溜达溜达,太早睡不着。”乐天回应。

“我知道一个地方景色不错,跟我来。”

大家跟在杜马波身后走着,几分钟过后,基本都已经出了山寨,穿过茂密的丛林是河边。

明月高悬满天繁星,耳边是大自然风吹树叶声,以及鸟兽栾鸣的吟唱,别说,这里的景色还是不错的。

杜马波走到河边,脱下帽子和鞋子,进入浅滩河水中,脚丫子在河水上晃悠着说道:

“寨子里没有冲凉设备,不过可以在河水里洗澡。”

其他人也不扭捏,纷纷脱了鞋子卷起裤角进入河水中,还好这里的岩石比较多,大家聚在一起坐着也不显得拥挤。

“我感觉这里的生活,好悠闲啊!”钱恒泽感慨。

“不打仗的话,还好。”杜马波说话的时候,摘下发髻皮套,扎着的头发散落搭在香肩上,一边捋顺一边说道:“其实,我还是喜欢缅甸的生活,在华夏太安逸了。”

钱恒泽看的有些吃了,却不说什么,气氛有些尴尬,于涛急忙辩解说道:“没事,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追求,生活方式不同很难改变,这就是所谓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是吧。”

钱恒泽沉思着说道:“媳妇,我想给你无忧无虑的生活。”

“没必要,我天生适合战场。”杜马波并不买账。

见她还是这么坚决,乐天几人也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特别是钱恒泽,拿出烟分发一下,低着头抽着烟默不吭声。

曾温柔为了缓解尴尬,顺手拍打水面,溅起水花扬了大家一身,她笑着说道:“你们干嘛把气氛弄得这么僵,开心就好!”

杜马波微笑,随后也拍打着水面,溅起水花扬向曾温柔,随后两女嬉戏起来,乐天三位男士随后也加入混战。

玩了一会后大家也都累了,湿漉漉的往回走,杜马波安排了住处,乐天刚刚躺下准备睡觉,杜马波走出屋子,对着乐天使了一个眼色。乐天会意看了看其他人,还是鸟悄的走了出去。

深夜里,两人走在乡间小路上,看着越来越远的住所,乐天止步说道:“差不多了,想说什么就说吧。”

杜马波站定后说道:“我为将军工作,是希望将军的势力能保护我的族群,你也看见了缅甸多么乱,我留在缅甸可以帮助我的族群,可是如果我离开,族群出了事我都不知道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?”乐天问。

“你能跟将军说一下吗,让我回来。”

乐天深吸一口气,说道:“这样,钱恒泽会很伤心的。”

“如果你伤心,我会考虑的,但钱恒泽……”杜马波顿了顿,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虽然他对我很好,但他和我的族人来讲,还是族人重要。”

“一定要回来吗?”乐天质问。

“你看见了,今天的战斗!”杜马波冷声回应。

乐天点头说道:“好吧,我会跟王斐提的,但不一定有用,毕竟钱恒泽和我都很需要你。”

“为什么又带着钱恒泽?”杜马波厉声说道:“我就是不想留在他身边!”

“别自欺欺人了。”乐天话锋突然一转,说道:“其实你已经有点接受她了,今天在路上,你发现有情况,第一反应是护着钱恒泽蹲下,今天在村子里,你还是下意识护着他,不是吗?”

“我……”杜马波低下了头。

乐天笑道:“你说你想回来,那是因为你害怕,担心爱上他,所以你想逃避,用回来当借口远离他,不是吗?”

“不……是!”虽然杜马波还在狡辩,但语气已经认同了。

乐天苦笑,说道:“你呀,跟未经世事的崔美花一样,当爱情摆在面前,你表露出来的是不知所措,而崔美花选择迎难而上,而你选择逃避,不是吗?”

“我不能再华夏过着安逸的生活,我的族群需要我。”杜马波低头说道。

“你需要的只是武器和资源,还有同盟关系,你明确的知道这点。”乐天找了一块石板坐了下来,说道:“经过我的关系,能让你的族群获得更多,你之所以去华夏,那是因为,王斐肯定跟你说过,我是未来的接班人,是吧?”

杜马波点点头,乐天接着说道:“所以你才背井离乡去华夏,勉强忍着我们,是吧?”

杜马波刚要说话,乐天急忙打断说道:“你在华夏并不开心,因为你一直挂念家乡,挂念你的亲人,但是钱恒泽对你的照顾,让你渐渐体会到了温暖,你从排斥到接受,再到现在对他产生了好感,你慌了,你不知道怎么办了,是吧!”

杜马波低着头不说话,乐天再说道:“回来的理由,也是你今天才产生的,通过你的族群找借口,是因为你害怕了,你怕你继续留在我们身边,会真的爱上钱恒泽,是不是?”

杜马波坚定的抬起头,说道:“我去将军身边,就曾发誓效忠,并且向神明立誓永不嫁人,我的生命会在战场结束,而不是在华夏安乐死。”

两人对视一阵后,乐天妥协了,说道:“既然你这么坚持,我试试跟王斐说一声。”

乐天无力的转身往住所走,但走了几步后突然停住,微微侧头说道:“其实,我比钱恒泽更需要你。”

乐天说完后头也不回的走了,杜马波站在原地良久,心情很复杂,有失落也有惆怅。

乐天回到屋子内,刚刚躺下钱恒泽一个翻身,直勾勾的看着乐天问道:“天哥,我媳妇跟你说啥了?”

“你没睡啊?”乐天看着他问道。

钱恒泽看了看外面说道:“睡不着,你跟我媳妇到底说啥了?”

乐天平躺,看着天花板说道:“没说什么。”

钱恒泽支撑起身体说道:“天哥,咱是哥们不,我可跟你说,当年我为了你放弃赵文瑄,可我不会因为你放弃杜马波,你要是敢对我媳妇有想法,咱兄弟没法做了。”

乐天苦笑道:“你误会了,杜马波喜欢你,不是我。”

“真的假的?”钱恒泽激动的问道。

“真的。”乐天说道:“你跟杜马波是爱,我跟杜马波是兄弟,她已经被你征服了,加把劲啊!”

“太好了!耶!”钱恒泽兴奋的欢呼起来。

看着他这么高兴,乐天实在不忍说出今天晚上的谈话内容。

看书罓小说首发本书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