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85章 分析案情

第485章 分析案情


                这是一个木制结构的客房,里面有简单的床铺、桌子,还有死者的行李和手机。

死者倒在血泊之中,血液渗透地面木板,死者年龄大约在50岁左右,身体发福,金色的头发,标准的西方人长相,他的样子很惊恐,瞪着眼睛死不瞑目的看着前方,手伸出做爪状扣着地面,顺着死者目光看去,地上有喷溅的血液,桌子上有手机。

于涛简单的看了一眼环境,乐天则过去看了看尸体,把这死者下颚上扬,看见血淋淋的伤口,一刀割喉锋利无比,再看死者的手掌上全是鲜血,这应该是被割喉之后,用手捂住了脖子,另外,他的眼神极其惊恐,应该是看见了凶手的模样。

根据体温,流血情况,以及杜马波的报告,大家确定了死亡时间,和凶手动手杀人的时间,正好敢在7点左右,也就是晚饭期间行凶。

两人还在检查事发现场,王斐却对着一帮手下这顿臭骂,说他们保护不周云云。

就在他骂了将近5分钟左右,于涛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王老,别骂了,这是有预谋的谋杀案,凶手果断残忍,从现场线索来看,凶手是清理过现场的,也就是说,这是典型的预谋杀人案。”

乐天蹲着帮腔说道:“没错,伤口一刀致命,割破了大动脉和气管,干净利落,看刀口更是锋利之极,这比手术刀还要锋利,绝对是有备而来啊!”

王斐冷眼看着两人,试探的问道:“你们能找出凶手吗?”

于涛看着乐天露出微笑,“应该没有问题。”

“那就找,这种人我定饶不了他!”

于涛上前一步问道:“王老交给我们您放心,不过,我要先做口供,挨个问一遍才能有答案。”

“我把权利交给你,杜马波,你协助他们调查。”

王斐气的不行了,拄着拐杖,在保镖的搀扶下跟着乐天几人,走到操场集合地点。

王斐冷眼看着全场,冷声说道:“敢在我的地盘杀人,这是对我的挑衅,我不管你是谁,也不管你为什么杀人,别让我找到你,否则我一定砍下你的脑袋。”

全场倒吸一口冷气,王斐语气坚定的说道:“我把调查权利交给他们,有什么要说的抓紧,谁做的现在站出来,我可以考虑给你留一条全尸。”

王斐这么说每个人都表现的很无辜,好像这事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,但乐天知道,凶手就混迹在这些人之中。

天色太晚了,王斐说完话,在一帮手下的劝阻之下,去了矿场主休息室,而全场由乐天几人全权负责。

悲催的是所有商人和他们携带的保镖,都被缅甸军戒备看管在广场,再看他们的神色,除了委屈还有一丝慌乱,每个人都是如此。

乐天一帮人聚在人堆不远处,大家各自发表了自己的看法。

于涛住持大局说道:“这个案子不简单,起码是我这么多年见过的,最血腥的案子。”

“我能帮什么忙?”钱恒泽问道。

乐天看着钱恒泽和曾温柔,说道:“你俩去给华夏人做笔录,我们去给外国人做笔录,大家先问一下关系,是不是这样的涛哥?”

“嗯,没错。”于涛认同道:“先问一下跟死者关系,另外谁先发现的尸体?”

杜马波说道:“是我们的军官,因为有血腥味传来,所以我们的军官先发现的尸体。”

于涛拖着下巴说道:“一会我要问话,这很重要。”

杜马波看着身后那商人富豪们问道:“他们的表情,好像很不对。”

乐天看过去笑道:“一是死了人,二是他们身上有武器,怕被误认为杀手,所以担心嘛!”

“要不要搜身?”杜马波问道。

“不用,一步步来,先问话,分开行动。”

大家纷纷上前进入人群,在军队的保护下,对着所有商人逐一问话,内容无疑是,“你认识死者吗?”“关系怎么样?”“案发时他们在什么地方?”

大家的回答不尽相同,富豪商人的答案很统一,大致都认识,保镖们有的认识,有的不认识,还有的是死者的保镖。

不过案发时,所有人的回答都一样,在吃饭,没有见过死者。

唯一有用的线索是,欧洲商人们跟死者约好了一起吃饭谈生意,可到了饭点的时候,保镖们告知欧洲商人,说老板身体不舒服,想休息不能跟他们吃饭了。

于涛抓住机会问道:“死者的信誉怎么样,有没有爽约的习惯?”

欧洲商人的回答非常统一,“有啊,他为人很高傲,谁都不放在眼里,经常爽约不来,所以我们都没放在心上。”

“没错,之前皮尔顿还跟他发生过争执,估计也是因为这个,所以他不想跟我们谈了!”

于涛看向欧洲商人指出的皮尔顿,这个人跟死者有过争吵,按理说他的嫌疑最大。

乐天却有另一个想法,找来死者的保镖们,他们一共有8人,乐天问道:“你们八个什么时候跟老板分开的?”

“饭前的时候。”保镖头领说道:“老板回房间后很生气,说不想跟他们搀和,没必要合作,就让我们都去吃饭了,他想休息一下。”

乐天追问道:“所以你们都离开了是吗?没有人留下保护老板吗?”

“没有,老板生气的时候,我们不敢打扰,所以我们八个就吃饭去了。”

“一起吗,有没有人这个期间离开?”

“没有。”保镖头领看了一圈同事们,说道:“我们八个一直在一起,没有分开过。”

乐天嗅了嗅鼻子,问道:“你身上为什么有血腥味?”

保镖头领闻了闻身上,茫然的说道:“老板死后,我们进过房间,也找过线索,可能是那个时候粘上的吧。”

其他保镖纷纷点头应是,说:“老板死了,我们身为职业保镖,没有保护好老板,这本来就是我们失职,找出凶手,是我们唯一要做的事。”

乐天看向说话的保镖,问道:“你叫什么?”

“埃利斯。”保镖回答。

乐天点头思考,等第一轮问话结束,调查陷入僵局,乐天几人再次聚在一起互相聊着自己的发现。

“我有点蒙圈。”钱恒泽说道:“大家都在吃饭,每个人都有不在场证人,这怎么找凶手?”

“就是。”曾温柔说道:“华夏商人们说,他们跟欧洲商人属于竞争关系,吃饭的时候还聚在一起交谈,怎么跟欧洲商人们竞争呢。”

于涛拖着腮帮子说道:“现在有一点还不确定,一切还没有明确。”

“什么?”曾温柔急忙问道。

于涛解释说道:“凶手杀人,是有目标性预谋杀人,还是非目标性的随即选择杀人,凶手的动机,是为了寻仇,还是为了制造恐慌,或者说是另有目的!”

“哇,好烧脑啊!你想吧,我可想不明白。”曾温柔放弃了。

杜马波接话说道:“就局势来看,欧洲商人跟华夏商人有竞争,杀死说话全力最大的一位代表,可以有效阻止联合,所以,华夏商人的嫌疑很大,另外,欧洲商人的皮尔顿,跟死者有争执,他也有嫌疑。”

“不能肯定。”于涛反驳说道:“现在所掌握的所有信息,都是凶手布置的迷雾弹,这些证据不能说明什么。”

“哪怎么办?”杜马波问道。

于涛感叹一声说道:“没有器材,这要是在国内或者英国,有法政设备,不过几个小时我就能破案,但现在,我只能绞尽脑汁的想了。”

乐天思考着说道:“涛哥,不如说说你的想法。”

于涛苦笑道:“这样吧,在所有器材没有的情况下,我只能按照常理推测一下,凶手是个典型的预谋性罪犯,很有可能是死者认识的人之一,在死者被杀之后,死者的眼神就证明了这一切。”

“还有吗?”杜马波问。

“还有就是,他的动机是什么?”于涛问道:“求财,可什么财物都没丢,寻仇,貌似没必要铤而走险在这里动手,冲动性泄愤杀人,可现场又这么干净,明显不是冲动杀人,而是预谋性杀人,况且凶手是个老手,看刀口和选择的时间,绝对不是普通的犯案。”

杜马波转头看向人群,问道:“这么说,就排除了富豪商人们,范围缩短到保镖行列之内。”

乐天摇摇头说道:“也许是缅甸军人,也就是说你们自己人做的。”

杜马波瞪着眼睛刚要反驳,于涛接话说道:“没错,就目前来看,一切皆有可能,90%的谋杀暗中,第一个发现死者的大多数就是凶手,而且其他人都有不在场证明,唯独缅甸军人没有调查,这就很值得怀疑。”

杜马波沉思着说道:“有理,看来我要向将军汇报这件事。”

哪知道就在这时,不远处再次传来叫喊声,转头看去,一个缅甸军人神色匆匆的跑了过来,一边喊一边说道:“又死人了!快来人呢!”

杜马波愤然起身,所有人也发现不对,站起来问明情况后,得知,原来又死了一个人,关键的还是谋杀!

“快去看看。”乐天一把当先的冲了过去。

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罓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