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80章 女婿上门

第480章 女婿上门


                大家看去,只见这个老妇人瘦骨嶙峋,苍老的面容全是褶子,杜马波跟她拥抱在一起,居然哭了起来。

等了片刻后,杜马波与老妇人分开,下意识伸手擦了擦老妇人脸上的泪水,寨子里的其他男人纷纷上前,挨个过来跟杜马波拥抱了一下,其中一个健硕的男人抱着杜马波转了好几圈,杜马波很开心的笑着,在他脸上从来没有这种笑容。

“喂,干嘛呢?”

媳妇被其他男人抱着转圈,钱恒泽直接吃醋了,厉声喊了一句也打扰了热情的气氛。

所有缅甸人齐刷刷看了过来,还有几个人下意识的摸向枪托,男人板着脸把杜马波放下来,指着钱恒泽一行人问了什么,杜马波低下头,走到母亲身边用缅甸话交谈几句。

老妇人很震惊,走到钱恒泽身边仔细的看了看,然后双手合十敬了佛礼,钱恒泽在丈母娘面前不敢托大,急忙持佛礼回敬,老妇人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,再次看向杜马波说了些什么。

气氛再次缓解下来,杜马波说道:“我母亲让大家去家里坐坐。”

钱恒泽急忙献媚的说道:“媳妇,你刚刚怎么跟老妈说的,是不是说我是你以后的老公。”

杜马波低下头没回应,而刚刚那个健硕的男人挡在钱恒泽面前,冷眼与钱恒泽对视,看架势居然还有争风吃醋的念头。

杜马波下意识挡在钱恒泽身前,手暗中握住钱恒泽的胳膊,压着他别说话,而杜马波则用缅甸语说了什么,这个强壮的男人这才退后。

在大家的簇拥下,杜马波等一行人这才走进寨子内部,钱恒泽压低声音问道:“媳妇,你刚才说什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我说你们是贵宾,不能惹!”

“哦,我还以为……”

就在这时,乐天突然止步,直勾勾的看着身侧的一间木屋子,乐天突然止步,大家也都停下,曾温柔试探的问道:“怎么站着不动了?”

乐天指了指木屋内说道:“有血味,而且还有呻-吟声。”

杜马波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这里应该是受伤的族人。”

乐天不在拖延,直接向着房子内走去,其他人也急忙跟上,寨子里的人没有阻拦,乐天打开门,这间屋子不大,40平米左右,但里面躺了8个手上的青壮年,每个人身上都有伤,还有的人已经昏迷不省人事了。

乐天急忙进去看了看快死的村民,转头说道:“他们情况很危机,现在救人还来得及,快回去拿我的急救医疗箱。”

杜马波这才反应过来,转头对着村民们解释了几句,然后匆匆回到车上,开着去找其他军人去了。

房间内气氛相当压抑,受伤的人都很惨,有的被子弹射穿肚子,有的大腿中枪,如果不能及时救治,这些人都活不了多久。

“我能帮什么忙?”于涛问道。

乐天检查了一下伤势,急忙喊道:“我需要止血纱布,还有干净的水清理伤口,针线。”

钱恒泽几个人也不闲着,都跟着忙活起来,因为跟当地人语言不通,只好自己寻找能用得着的东西。

乐天正在检查的这个人,大腿中了一枪,子弹射穿了腿骨,肌肉已经完全坏死了,如果不及时截肢,他根本活不了多久。

幸好等了没多久,杜马波开着车回来了,而其他车辆也跟着进入村子,杜马波拿着东西快速进入木屋,乐天打开包裹翻找有用的东西,先用针灸针帮这些人止血,然后等其他东西送来,就准备帮他们做手术。

一帮商人们闻讯赶来,可是挤进人群,看见木屋里的惨状,一个个养尊处优的富豪们哪见过这种惨目忍睹的场面,一个个胃酸上涌直接吐了出来。

乐天没好气的说道:“不能帮忙都出去,别在这里挨事!”

富豪们也不留下,纷纷出去聚在院子里聊着天。

曾温柔端着水盆回来,其他人也找了毛巾和干净的布料,杜马波也凑过来帮忙,“我要干什么?”

乐天指着需要截肢患者说道:“他大腿需要锯下来,如果再晚一点就没救了!”

“我来。”杜马波直接过去,看了看受伤的大腿,乐天快速凑过来,拿着布条捆在他的大腿上,做到了止血作用,然后对着钱恒泽说道:“你按着他别让他乱动。”

“好的。”钱恒泽茫然应答,于涛找来锯子,交给杜马波后,乐天让他们先消毒,没有东西就用火机烤一烤。

杜马波开始动手,锯子刚割开皮肉,患者张牙舞爪的嚎叫起来,钱恒泽都快压制不住了,门口的缅甸人也看不下去了,刚刚那位魁梧男人质问了什么,杜马波一边动手一边解释,最后魁梧男人进屋帮忙,大家合力这才按住受伤的男人。

乐天那边发现一个患者体内有一颗子弹,卡在心脏部位,稍有不慎他就没命了,转头看其他人都在忙碌着,没办法,自己来吧。

在医疗箱里翻找,没找到能用得上的东西,转头喊道:“谁有锋利一点的刀。”

一个保镖匆匆进屋,递给乐天一个刮胡子用的刀片,乐天追问道:“有镊子吗?”

“这个真没有。”保镖回应。

曾温柔急忙说道:“镊子,小镊子行吗?”

“行。”

曾温柔急忙跑出去,乐天开始给刀片消毒,没多久,曾温柔拿着化妆包回来,拿出夹眉毛的镊子说道:“就有这个!”

乐天拿起手指长的镊子都快哭了,但有总比没有强,告诉曾温柔用火消毒,然后开始手术。

割开伤口后,小心谨慎的把小镊子伸进体内,一点点夹出子弹头,对着外面喊道:“把子弹里的火药倒出来。”

保镖等军人开始帮忙,乐天接着开始忙乎其他患者,那边的患者的腿锯断了,乐天过去先止血,让他们忙活包扎。

这时候有缅甸人送来当地的草药,乐天直接放在嘴里尝了尝,原来是白药,吩咐说道:“嚼碎后敷在伤口上。”

几个人分别咀嚼着,可钱恒泽直接吐了,“这味,受不了啊!”

“又没让你吃。”于涛没好气的回应,吐出白药敷在伤口位置。

忙忙活活直到天黑,已经好了4个人,还有4个人等待最痛苦的时刻,乐天把火药倒在他们的伤口上,接着用火机点燃。

在璀璨的火光中,伴随着是声嘶力竭的尖叫声,幸好在火药燃烧过后,他们的伤口愈合了。

8个人全部脱离危险期,这比在医院急诊室里还累人,有村民送上了毛巾,大家各自擦了一把汗,就刚刚,他们几个累得差点抽筋,身上早就被汗水打湿了。

曾温柔头发脸色全是汗,手上沾满鲜血,忽闪着脖子说道:“这热带国家气温,真受不了。”

因为她就穿了一件紧身背心,汗流浃背的早就把背心打湿了,裹在身上若隐若现的露出完美身材,很诱人之极,几个缅甸男人估计是没见过皮肤这么白的女人,一个个早就看直了。

曾温柔瞪了一帮男人一眼,挺着胸脯喝道:“没看过啊?”

几个缅甸人低下头,于涛却没好气的说道:“女孩子家家的,就不能矜持一点。”

“要你管,你是我男朋友啊?”

乐天在那边苦笑,这时候杜马波端着水壶进屋,跪坐在众人身边,给每个人倒了一碗水,先递给乐天说道:“谢谢你。”

“哪的话,我是医生,救人是本分工作。”乐天接过水回应道。

杜马波给每个人倒了水,最后才给钱恒泽,而杜马波的母亲过来招呼,杜马波翻译道:“母亲让我们去吃饭。”

乐天一边走一边观察,军人和商人们各自分帮分派的聚了好几堆,跟村民互不侵-犯。

进入杜马波的家里,简朴的家具设施,捡漏的房屋格调,在厅房的正中间,一个小地桌竖立在哪,上面摆满了食物,杜马波和母亲引领着众人围坐,但她俩却跪坐在一旁没有上前。

钱恒泽不解的问道:“媳妇,带着妈妈过来吃饭啊,看啥呢?”

杜马波低下头没说话,母亲则笑着回应。

于涛苦笑道:“缅甸女人地位很低,贵宾来家里吃饭,女人一般都是不能上桌的。”

钱恒泽不管不顾的起身,过去拉着杜马波跟母亲来到餐桌前,说道:“我们不是贵宾,我们是一家人,是吧媳妇,妈妈,吃饭了!”

杜马波的母亲很尴尬,茫然的看着杜马波不知所措,杜马波也很无奈,但就是不动筷,钱恒泽着急了,转头问道:“哎你们知道,缅甸话的妈妈怎么说嘛!”

曾温柔拿出手机说道:“简单,我手机有语言翻译软件,等会。”

杜马波见状眼睛圆睁,一把按住钱恒泽的手,眼神直勾勾的瞪着他,头也微微动了起来。

“啥意思,你倒是说话啊!”钱恒泽不明所以的问道。

于涛没好气的苦笑道:“这意思都不懂,女婿上门什么东西都不带,好意思说自己是女婿吗,笨!”

“懂了,我带了,这就去拿!”钱恒泽说完起身就走,杜马波急忙追了出去。

而这个时候,曾温柔调试出语言,说道:“妈妈,吃饭。”

老妇人一怔,但看着大家热情的眼神,也只好拿起筷子。

本书首发于看书王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