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518章 总得发生点什么

第518章 总得发生点什么


                进入房间,十平米不到,双人床,有电视,有独-立卫生间,面朝大街透阳光,真的是除了小哪都好。

“老板,还有大房间吗?”

“有,但是的加钱。”

“先看看。”

老板带着乐天两人又看了看其他房间,最大的房间布局还行,居然有40平米左右,老板的意思说,这属于总统套房了,有宽敞的客厅,还有卧室和独-立卫生间,环境都挺好,就是楼下太吵了。

老板也怕跑单,一脸为难的说道:“你看楼下的客人在我这住了快一个月了,我也没法说,这个房间,你要是满意的话,我给你便宜点,150一天怎么样?”

“行啊,就这间吧!”乐天说完后,又拿出一张红票子递了过去,剩下的50是押金,不用找钱。

老板把钥匙交给乐天,还挤眉弄眼的指了指床头柜,乐天很茫然,等老板走后,乐天去看了一眼,全是避-孕-套。

“老色鬼。”曾温柔也凑过来看了一眼,没好气的絮叨一句。

乐天苦笑摇头,说道:“咱们是伪装入住,他当然误会了,别说没用的,该干嘛干嘛去,别影响我。”

乐天说完走到客厅坐下,安静的闭上眼睛,曾温柔很清楚,这招待所楼上和楼下格局是一样的,而且老楼隔音效果也不好,乐天看着在闭目养神,其实是在听下面的谈话。

还真别说,就楼下这帮小偷,那叫一个吵啊,各种咋呼就好像要打架似的,不过大多数都是用新-疆话交谈,反正曾温柔是听不懂,也不搭理乐天,自己去了卧室,打开浴室看了看,还行,150没白花,洗澡设备还挺好。

连续几天折腾,都没正经洗过澡,身上早就馊了,正好趁这个机会好好洗洗。

脱了外衣进入浴室,打开热水哼着小调泡着澡,可就在这个时候,乐天打开卧室房门说道:

“师姐,我有主意了!呃……人呢?”

“我洗澡呢!”曾温柔没好气的回答一句。

“哦。”乐天也不进入浴室,坐在床上说道:“我有个主意,这帮人在楼下,一天的日常就是打牌喝酒吹牛哔,这么着,一会中午,你打扮得光鲜亮丽的出去,装扮要越炫富越好,故意让他们看见,然后引他们上钩。”

“让我当诱饵,这就是你的馊主意?”曾温柔没好气的回应。

“哎不是啊,你想啊。”乐天解释说道:“咱们总不好直接敲门去找他们吧,让他们自己送上门,只要你把网撒好了,晚上他们一定忍不住,记得,勾-引她们上钩气度一定要白富美!”

“没问题。”

曾温柔说完从浴盆里出来,裹着浴巾走出浴室,乐天一看这状态,差点没喷出鼻血,红着脸急忙转过头不看。

曾温柔没好气的说道:“也不是没跟我做过,装什么纯。”

她到很大方,但自从韩紫萱怀孕之后,乐天就决定以后生活作风收敛一些,这不,能撇清关系的就撇清,以前就是想作想玩,现在可不想,容易出事啊!

曾温柔拿着包坐在化妆台,乐天觉得气氛挺尴尬的,咳嗽一声走出卧室说道:“你先忙,我出去。”

曾温柔停止手上的动作,不解的看着乐天问道:“我不赖上你呀,瞧瞧你哪熊色。”

乐天走进客厅沙发坐好,回应道:“我还真不怕你赖上我,就怕关系太乱,出事。”

曾温柔拿出化妆包准备化妆的同时问道:“怎么着,听你这话的意思,是准备帮师姐挑一个好男人,把我送出去了?”

“你不觉得,涛哥人挺好的吗?”乐天说。

“我不是跟你说了吗,我俩不是一路人。”曾温柔反应过来,质问道:“哎我说乐天,你真打算把我送给其他男人啊,就没打算跟我继续发展下去,或者以后继续把我当挡箭牌?”

“呵呵。”乐天苦笑不语,对于这个话题,乐天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接话了。

曾温柔接着说道:“我告诉你,女人的嗅觉很敏锐,赵文瑄不止一次跟我抱怨,说你跟韩紫萱肯定有一腿,说实话,你俩是不是已经那个啥了?”

“呃……还有谁跟你说过这事?”乐天急忙问道。

“张云芳也怀疑过,问过我来着。”曾温柔停止画眼线,正色的问道:“这么说,你俩真有事喽?”

“别瞎咧咧啊!”

“我靠,真的!”曾温柔吃惊,小跑出卧室,瞪着乐天说道:“大明星都让你征服了,啥感觉?”

乐天有些茫然,见曾温柔的反应极其诧异,接着曾温柔坦白道:“那那那,是你自己说的,我就是诈你,你看自己承认了吧!”

“艹!”乐天一拍额头,这件事还真的是把柄啊,一说这事乐天心就乱,连反应都变成负分了,让曾温柔诈出真相,也是够闹心的了。

曾温柔过去坐在乐天身边,拍着乐天肩膀说道:“安啦,师姐嘴严的狠,不会跟你兜出去的,我给你算关系啊,云龙喜欢紫萱,你把紫萱上了,紫萱是云芳的闺蜜,你是云芳的男人,又是云龙的哥哥,这要是说出去,哎呀!”

乐天抬头看着曾温柔问道:“你要啥?”

曾温柔的手指做了一个点钱的动作,似笑非笑的不说话。

乐天无语了,说道:“多少钱,说个数。”

曾温柔一盘腿说道:“其实我不是想坑你的钱,我就是想,给老家的爹妈盖一栋小洋楼,而且还有个名正言顺的职业,总不能告诉爹妈,我是个贼吧!

乐天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正好,最近有一大批商人跟我合伙开珠宝行,我把其中一家股份给你,心满意足了吗?”

“多少钱呢?”曾温柔质问。

“过亿吧!”乐天掐指算了算说道。

“我靠,过亿,真的假的?”

“股份是干股,价值的确过亿,现金没有,但一年红利分成不少,只要我不死,你能吃一辈子,够你给全村子人盖房子了。”

“谢谢大老板!”

曾温柔激动的一下扑到乐天怀里,双腿坐在乐天大腿上,捧着乐天的脸就开亲,她本来就刚洗完澡,浴袍下什么也没穿,就这一阵激动,浴袍松开了,胸前大片花白露出。

乐天还算冷静,一把推开激动的曾温柔,问道:“喂喂,你干嘛?”

“我就是想感谢你呀!”

“这不是交易,你别闹了好吗?”乐天拉扯浴袍,挡住胸前暴露春-光。

曾温柔一听这话顿时生气了,一巴掌拍在乐天脑袋上,“喂,你当初上我的时候还各种找借口,怎么现在蔫了?交易,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?”

乐天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,连忙求饶说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就是,怕关系太乱,以后缕不清!”

曾温柔从乐天身上下来,没好气的看着乐天,说道:“你师姐我也不是非赖着你的人,又不是嫁不出去,瞧你那熊色,是不是男人!”

她说完气鼓鼓的进入卧室,乐天一脸的为难,最后还是深吸一口气,起身走进卧室,坐在床边看着气鼓鼓化妆的曾温柔,说道:

“师姐,我真不是这个意思,你别生气了行吗?”

曾温柔一下把画笔拍在桌子上,冷着脸看着乐天说道:“当初你上我的时候,还跟我说什么车震,什么躲避警察抓捕,当初你怎么好意思说的?交易,我在你眼里,就是给钱就上的?”

“不是,真不是啊!”乐天急忙安慰道:“师姐,我刚才一时口快,说话都没经过大脑,您别生气了行吗?”

“懒得理你,出去,我要换衣服。”曾温柔站起身,从包里开始翻找衣服,之前曾温柔换衣服,一直都不避讳乐天,今天这件事之后,她这么说,是要跟乐天撇清关系了,原本乐天是应该高兴的,可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却莫名的升起一丝失落感。

这就是男人的心态,吃着碗里的,看着锅里的,拥有的时候不珍惜,等失去了就追悔莫及吧。

见乐天还是不动地方,曾温柔一下狠心,直接把衣物摔在乐天脸上说道:“出去啊,准备看着我换衣服啊?”

乐天叹了一口气,也不纠结了,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,先把眼前的事解决再了,思考间站起来,走到曾温柔身边的时候,突然一把抱起她丢在床上,按着她的手腕就亲了下去。

……

两人躺在床上,曾温柔依偎在乐天怀里不说话,乐天看着天花板说道:“之前我跟韩紫萱犯了一次错,她怀孕了!”

曾温柔惊讶的看着乐天,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我帮她打了胎。”

“我靠,你也舍得?”

“要不还能怎么办?”乐天沉思着说道:“所以,现在我对男女之间的事有点避讳,之前真不是有意那么说你的。”

其实激-情过后,曾温柔已经释然了,开着玩笑说道:“要是我怀了你的孩子,就找个地方偷摸生出来,然后偷摸把他养大,以后让他继承你的财产,哈哈,就这么办!”

乐天没好气的瞪了曾温柔一眼,说道:“你想都不要想了,温柔姐,关系到此为止行吗?你是我的师姐,我是你师弟,如果继续保持这个关系的话,的确太乱了!”

“行,师姐不缠着你呀!”曾温柔翻身下床说道:“我的目标,可是要当上成为世界闻名的女神偷,让世界上所有人都羡慕我,这就是我的理想!”

本文来自看書辋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