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73章 珠宝行是你开的

第473章 珠宝行是你开的


                李鬼手跟李六指对视一眼,随后陷入沉思,等了良久过后,李鬼手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你的想法很好,但是吧,嗯,我这么说吧,现在国内的这帮贼,都是新起的小孩子,也不懂什么规矩,跟他们讲以前的规矩,我觉得不现实。”

李六指也思索着说道:“是啊,想重整旗鼓的愿望很好,但是吧,你有钱吗,你有人吗,你有势力吗?啥都没有……”

“有!”乐天三人异口同声的回应。

“啊?”二老有些发懵,随即李鬼手反应过来,从身上拿出一张银行卡说道:“你说你给我的这点钱呢,这哪够啊!”

“就是乐天啊。”李六指帮腔说道:“现在的人都市侩,你没有个千万资金,没有庞大的势力做后盾,说把他们集结就集结起来,别闹了!”

乐天三人笑了,曾温柔刚要说什么,乐天连忙阻止,微笑道:“师父,师叔,吃完了吗,吃完的话,我带您二老去个地方,然后再谈!”

李乐天是李鬼手带大的,他这么自信的笑,李鬼手自然看出点端倪,茫然的问:“你这是哪来的自信我都不知道,走吧,看看你搞什么鬼。”

在曾温柔跟张云芳的搀扶下,一行人走出酒店,二老上了曾温柔的车,乐天跟张云芳交代几声,让她把其他人都叫过来,去金店集合。

交谈完毕,乐天坐进悍马车副驾驶位,车子发动,李鬼手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别说,好像钱真够用。”

“哪来的钱?”李六指茫然的问道。

李鬼手转头看了看张云芳的车,说道:“刚才有外人在,我没好意思说,上次乐天偷了一个当官的,拿了不少金条是吧,乐天,你说的是这些钱吧?”

“呵呵。”乐天笑道:“带您二老去个地方,到了您就知道了。”

“这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”李六指有点没看明白的问道。

曾温柔说道:“师父,到地方您就知道了!”

见乐天两人就是不透露,二老只能闭嘴等着看戏了。

车子到了西单,找地方把车停好,扶着二老下车,乐天对着张云芳问道:“人都通知了吗?”

“嗯,都赶过来了。”

不再废话,带着两老走到一家金店门口,乐天止步扶着师父李鬼手问道:“哎师父,您说这金店值多少钱?”

“打劫啊?”李鬼手转头戒备的瞟了张云芳一眼。

乐天苦笑道:“这是自己人,我的妞你担心啥。”

李鬼手还是有些戒备,毕竟他误会乐天的意思了,说道:“乐天呢,现在社会可不是当年了,你要动这家店,恐怕没开贼王大会你就得被判死刑。”

李六指也感慨道:“在西单这么繁华地段开金店,背后势力大的很,能别惹就别惹。”

听两位老人这么说,乐天三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,二老实在看不明白了,问道:“你们笑啥?”

“走,进去看看再说。”

乐天也不解释,引领着二老进入金店大门,里面客人是门庭若市,装修是金碧辉煌,看的两老眼睛都有些发晕。

一边的营业员与崔福来见到乐天来了,刚要打招呼,乐天急忙做了嘘声的动作,这帮人这才消停下来,继续跟客人介绍金饰品,也不打招呼了。

三人搀扶着两老走在大厅里,李六指看见崔福来,顿时皱起眉头,凑到李鬼手身边耳语道:

“这家店的老板,我眼熟,应该是在监狱里见过面,看样子是社会人。”

李鬼手仔细辨认了一下崔福来,惊疑不定的说道:“他的神态和手指,居然有盗们的习惯,他应该出身老荣,是个海里的人。”

两老谈完之后,这才开始环顾周围安全装置,等一楼大厅溜达一个遍之后,李鬼手揽着乐天肩膀,用黑话耳语说道:

“黄窑(金店)子内有相家(内行),支挂子(保镖或者护院)都有喷子(枪),还有一个是海里的老荣(江湖上的老贼),院子墙高(布局好)不透风(没有漏洞),动了摔死你(动手就被抓)。”

听了这番话,乐天还是笑容满面的态度,扶着李鬼手上楼说道:“骑驴看唱本,咱走着瞧。”

“你这孩子啊,哎!”

见说不动乐天,两老都叹了一口气,直到上了二楼休息区,找了一块人少的地方坐下,服务员过来毕恭毕敬的说道:

“老板,请问喝什么?”

乐天急忙看向两老,发现他俩没听出老板的真正含义,估计还以为是客人的统称呢,也就放心的说道:“最好的毛尖拿出来。”

“老板请稍等。”

服务员走了,曾温柔笑眯眯的问道:“师父,你感觉这里布局怎样?”

“纯相家人的地界,整个院子密不透风,我是没辙!”李六指认怂了。

李鬼手也看着下方说道:“是啊,我也没辙了,乐天哪,听我的话,别冒险。”

张云芳满意的笑着,看向乐天说道:“这么瞒着不好吧,说吧!”

“哎!”乐天微笑着一伸手说道:“就这家店现在是京城最火的金店,你知道他家一天的流水是多少吗?”

“再大的流水你也动不起。”李鬼手板着脸说道,看样子好像有点生气了。

李六指急忙拦着,拍拍鬼手的胳膊,对着乐天说道:“乐天呢,听师叔一句劝,这地方水太深,背后肯定是咱老荣罩的,你动了就等于踩过界了!”

这个时候,服务员拿着茶壶茶盘过来,恭敬的放好后,问道:“老板,还有什么吩咐!”

乐天笑着说道:“通知下去,清场,15分钟后关门。”

“啊?”不只是服务员,就连两老都蒙圈了。

“去啊,愣着干什么?”张云芳招呼一声,服务员慌不择路的下楼了,两老瞪着眼睛一直看着她,跑到崔福来身边,指着楼上交谈耳语,崔福来没明白怎么回事,匆匆上楼小跑过来,先对着两老一拱手行礼,然后对着乐天问道:

“老板,今天生意不错,怎么清场了?”

“生意不差这一天,我有事说。”乐天一边给两老倒茶一边说道。

崔福来一脸的难色,看着下面全是客人,为难的问道:“老板,我怎么说啊?”

“笨啊。”张云芳说道:“你就说,本店来了一批过亿的珠宝金饰,要闭店清算,明天正式营业,大家有兴趣的话明天再来关顾。”

“哦,哦!”崔福来再次对着两老行礼,然后下去招呼去了。

等崔福来走了,这两位老人这才反应过来,问道:“乐天,这珠宝行,你的?”

乐天微笑着把茶杯放在两老身边,就在这个时候,大厅内响起提示音,一个优雅的女声说道:“尊敬的顾客您好,本店今日有过亿珠宝即将运送到达,本店员工要清算商品,对各位造成不便我们很抱歉,明天本店正常营业,另外有新货上架,有意者请明日再来光顾,谢谢您的合作。”

声音结束,乐天笑着一耸肩说道:“很明显!”

两老还是有些不可置信,但看着所有顾客都抱怨着往外走,两老这才半信半疑。

等顾客都走差不多了,乐天对着张云芳说:“去,给店员放半天假,明天正式上班。”

“好的。”张云芳微笑着起身离开。

等走了之后,李鬼手再次问道:“这个买卖,多少钱开的?”

“几个亿吧,具体压货存货和流动资金很大,没法算总价值。”乐天随口回答道。

李六指更加茫然,问道:“小柔啊,乐天什么时候开的这家店呢?”

“一个半月吧,两个月左右反正。”曾温柔喝着茶满不在乎的说道。

两老面面相视,“几个亿的资金,怎么赚的?”

曾温柔抢着说道:“听说他赌石挺厉害的,过年期间赚了好几个亿,反正我是没看见。”

乐天继续微笑着,说道:“师父,钱我有,人,我也有。”

说完又指了指楼下说道:“张云芳是我的妞,也是组建的八将之一。”

“你组建了荣门八将?”李六指更加茫然的问道。

乐天从脖子上摘下墨翠铭牌,交给李鬼手,曾温柔也随之摘下铭牌,交给李六指。

两人看了好久,还是没反应过来,等工作人员都走的差不多了,张云芳带着崔福来上楼,见两老把玩着八将铭牌,她也摘下来放在茶几上,对着两老说道:

“这是我的。”

崔福来急忙对着李六指说道:“六指前辈,还记得我不,崔福来,千面的手下。”

“我说你怎么这么眼熟呢,现在混得人模狗样的,我都不敢认你了!”李六指一拍大腿说道。

“还不是您老提携,李乐天兄弟帮助,我这才有今天的作为嘛!”

就在崔福来话音刚落的时候,大门打开,张、钱几人到了,看了一眼二楼,匆匆跑了上来。

“来,见见我的师父和师叔。”

“师父!”

两人急忙拱手行礼,激动的差点没跪下。

两老一怔,但都把目光落在杜马波身上,李六指茫然的问道:“这位是?”

“哦,这也是我们的人,不过她是缅甸人,很能打,叫杜马波。”

张钱两人上前,纷纷摘下自己的八将铭牌放在桌子上,接着坐下激动的看着两老。

本文来自看书網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