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75章 于涛回来了

第475章 于涛回来了


                此后的几天日子相当平静,乐天在等着签证下来,张云芳忙着生意,曾温柔每天还是坚持去健身,张云龙依然每天混迹夜店,只不过崔美花考完试了,到是跟张云龙越走越近,每天都打扮漂漂亮亮的陪在张云龙身边,到成了夜店常客。

孩子大了父亲一般都管不了,何况崔福来也没时间管这个女儿。

钱恒泽还是那副熊样,每天粘着杜马波。唯一值得说的就是,赵德厚带着孙女赵文瑄来了四合院,三个老熟人见了面又是一阵聊,当两位老人得知,赵文瑄是乐天的未婚妻之后,这让二老小小吃惊了一把,还偷摸问乐天是怎么回事,乐天都以各种借口搪塞过去,这事就先不谈了。

平凡的日子相当平静,百无聊赖的混呗,反正也没事干。

这天,乐天正在院子里看医书,于涛拎着水果进来,见到乐天打招呼说道:“看书呢?”

乐天抬头,看见是于涛,放下书本说道:“涛哥,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“刚刚,这不直接过来看你了吗!”于涛过来把水果放下,两人坐下后,乐天问道:“怎么样,人抓到了吗?”

于涛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这边抓那边放,抓捕工作根本没法展开。”

“这么难吗?”乐天问。

“别提了,这里面涉及到站位问题,关系乱的很。”于涛苦笑摇头。

乐天也明白原由,叹了一口气问道:“对了,你工作怎么样了,曹操墓这么大的功劳,能官复原职了吧!“

“一说这事我就更来气。”于涛抱怨道:“本来上面是有这个意思,可是有人捣鬼从中捣乱,我估计没戏。”

“毕超那帮人?”乐天试探的问。

“不止,人多着呢,哎。”于涛这个无力啊,说道:“这不没指望了吗,想着上你这找点活,看看能不能赚点生活费,哎,曾温柔不在啊?”

乐天笑了,说道:“你是来看我的嘛?我怎么感觉。”

“怎么能这么说,扯远了啊!”于涛伸手在乐天肩膀上拍了一下,说道:“都是兄弟,说那些干啥,你就说吧,能收我不?”

乐天笑了,说道:“你从操场墓带出来的夜明珠,卖了身价怎么说不飞涨,至于上我这找活干嘛?”

“怎么不至于。”于涛压低声音说道:“这曹操墓还在挖掘维护中,我怎么敢现在拿出来,这不是找病嘛。”

乐天理解,笑着回应道:“正好过几天我要去一趟缅甸,对了,你有护照吗?”

“有啊!我可是英国留学生,你忘了。”于涛调侃。

“呵呵,那就一起去。”

“还有谁去?”于涛问。

乐天思考了一下说道:“暂时还没定呢。”

这个时候,正房们开了,李鬼手走了出来,问道:“你有朋友来了?”

“嗯。”乐天介绍说道:“这是我师父李鬼手,这是有铭牌的那个警察于涛。”

“哦!”李鬼手走了过来,伸出手说道:“你好啊年轻人。”

“前辈你好,久仰大名。”于涛恭敬的跟李鬼手握了握手。

“警察跟贼混在一起,我怎么总感觉,老鼠给猫当伴娘呢?”李鬼手开着玩笑。

“前辈这是怎么说的,我被辞退了,不干警察了。”于涛连忙辩解。

“哦,你们聊,我进屋了!”

李鬼手背着手走进屋内,乐天笑着让于涛坐好,说道:“我也不跟你外道,师父和师叔回来,就是打算帮我主持大局,我想以黑治黑,现在国内的小偷不是很乱吗,我要整合一下规矩。”

“说来听听。”于涛若有所思的问道。

乐天接着说道:“黑妹跑了,知道内情的人都知道,我跟傅一飞团伙,其他两个叛徒不共戴天,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亡,况且小春还说了,她要潘阳湖里的宝藏,你的知道,除了华佗遗书之外,这么多年潘阳湖埋了多少财富。”

“富可敌国。”于涛回应。

“没错。”乐天接着说道:“就奔着这个财富,小春,欧洲国际大盗,内忧外患,我必须要重整盗门,才能跟他们抗衡,保护咱华夏的财产不是!”

“你说的对,然后呢?”

“先去一趟缅甸,跟王斐沟通一下,然后回来集结盗门众人,开一场贼王大会,把老新两代的小偷都凑齐,竖立一个规矩,跟他们对着干。”

于涛陷入沉思,“这个事,恐怕安全局不能不管啊!”

乐天笑了,说道:“当然了,所以我打算,把甜头直接交给国家,跟他们做交易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乐天接着说道:“你看啊,潘阳湖那么大的财富,咱们肯定吃不下,所以我不打算独吞,就跟这次曹操墓之行一样,我想破解这个未解之谜,然后进去找到华佗遗书,再然后把所有财富交给国家,怎么样!”

“哪我估计国家肯定能同意。”于涛点头应承。

乐天接着苦笑道:“其实想的挺好,这里每一环都难如登天,就不说潘阳湖这个未解之谜,就说贼王大会这事吧,就很难撑得住场面,拿下来当个盟主还好,拿不下来什么都白扯,后面还想跟外国大盗抗衡,开玩笑了!”

“嗯,没错,说吧。”于涛听出言外之意,说道:“你直说吧,需要我干什么?”

“我暂时没想好。”乐天说道:“先走一步看一步,先去缅甸跟王斐沟通一下。”

“行,我跟你去,还有吗?”

“也没别的了,现在不就等着护照拿下来嘛!”

于涛点了点头,左顾右盼之后,压低声音问道:“乐天,我有个疑惑,你能给我解开吗?”

“说。”

“毕云涛还有冯祥的死,是不是你做的?”

乐天抱着膀子看着于涛,面部没有任何表情,两人对视良久,于涛笑着说道:“别捧着,我也没打算举报,你嫉恶如仇,这两人的死肯定是你设计的,可我怎么都想不明白,你到底是怎么做的。”

乐天笑了,拍了拍于涛的肩膀说道:“既然是你的疑惑,自己解开吧,我帮不了你。”

“哎,乐天!”于涛说道:“你就告诉我答案呗!”

乐天摇头说道:“玩游戏看攻略有什么意思,还有,解谜的过程才是最好玩的,结果不重要,是吧!”

两人再次对视,就在这个时候,大门口钱恒泽和杜马波走了进来,他人还没进来声音先到了,“乐天,签证下来了,咦,涛哥啥时候回来的。”

“刚到。”于涛转头笑着回应。

钱恒泽进来打开手包,把一沓护照往石头桌上一放,说道:“所有人的护照都办下来了,真磨叽。”

于涛随手拿起来一个看了看,问道:“凭你们的关系,办这些护照没有问题吧?”

“我也纳闷呢。”钱恒泽说道:“其他人的早就下来了,就卡在天哥这,说他的护照有个类似信息的人,核实好久才弄明白,原来是弄错了,擦,这给我气的!”

于涛看了过来,乐天连忙掩饰表情,这件事其实说起来,跟杀掉毕云涛有直接的关系,上次张云芳给乐天弄了一个假的港澳通行证,就因为这个原因,所以才卡了这么久。

趁于涛没反应过来,乐天掩饰着挨个拿起护照翻开,“师姐的,赵文瑄的,这是我的。”

钱恒泽也翻出自己的护照,说道:“天哥,这次去缅甸,说啥也的带着我啊,我得看看我的丈母娘啊!”

“一边去。”杜马波没好气的瞪了钱恒泽一眼。

大家哄堂大笑,接着乐天说道:“晚上大家聚一聚,凑到一起聊聊,谁跟着去,然后明后天出发。”

……

每当傍晚下班的时候,京城的街道拥堵的是水泄不通,汽车前进的速度,跟蜗牛爬也差不多了。

相比与街上,知名大饭店同样是门庭若市,如果不是提前订桌,根本排不上号。

包间内,乐天等人再次聚首,把每个人的护照分发给大家,说道:“明后天我要去缅甸一趟,你们谁跟着去。”

“我!”

“我!”

除了张云龙之外,其他人全部举手争相要跟着去,乐天这个皱眉,张云龙说道:“我这才刚刚回归纸醉金迷的日子,我才不去缅甸哪破地方遭罪呢!”

钱恒泽急忙说道:“天哥,咱说好的,我必须跟着。”

乐天点头表示知道,赵文瑄接着说道:“上次去找曹操墓你都不带着我,这次我一定要去。”

“我也去,乐天走哪我跟着去哪!”张云芳叫嚣。

乐天无力的摇摇头说道:“别吵了,听我说,萱儿啊,缅甸你去不了。”

“为什么啊?”

“太热了。”杜马波解释说道:“缅甸属于热带国家,你的心脏支持不住,最好别去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赵文瑄不高兴的低着头,委屈的摆弄着手指。

乐天笑着说道:“萱儿啊,家里还需要你,你看啊,你爷爷,还有我的两位前辈都需要人照顾,还有华佗遗书的翻译工作,也需要你监督不是。”

“知道了,不去就不去。”赵文瑄板着脸回应。

乐天苦笑,看向张云芳说道:“云芳啊,你也去不了。”

“啊?我为什么不能去?”张云芳质问。

乐天苦笑道:“你看啊,咱家里这珠宝行刚刚运营,老板不能总跑吧,你的照看生意。”

张云芳趴在桌子上,装出哭的声音,呜呜的让大家一阵笑。

曾温柔急忙举手说道:“我能去吧,我还没出过国呢,带不带我?”

“带。”乐天回应说道:“那就杜马波,钱恒泽,于涛,曾温柔我们五个人去。”

乐天有了决断,大家也没有意见,可随后杜马波说了一件大家不知道的事。

小说首发本書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