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69章 醉气熏天

第469章 醉气熏天


                杜马波突然之间这么说,全场刚刚欢笑的气氛瞬间凝固,钱恒泽再次说道:“媳妇,你可别闹啊,拜把子跟咱俩的关系没有影响好吗?”

“就是。”张云芳也反驳说道:“要是拜了把子之后就不能结婚了,哪我才不干呢,波-波啊,你一定是误会了!”

赵文瑄紧张的拉着乐天的胳膊,乐天苦笑道:“是啊波-波,虽然以后是兄弟姐妹了,但你跟钱恒泽……”

“我之前说过。”杜马波冷言打岔说道:“我只嫁给能打过我的男人,我不喜欢弱者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见杜马波再次坐在酒桌上,钱恒泽张目结舌好久,半晌反应过来后,借着酒精说道:“媳妇,你既然这么说,来啊,打一架,让你看看我是不是真男人!”

大家一看气氛越来越僵,急忙阻止,可哪拦得住,最后在两人坚持下,愣是走到一边打一架去了。

钱恒泽的下场不必说,但喝多了,酒壮熊人胆,钱恒泽各种张牙舞爪的冲上来,被杜马波这顿暴打,看的乐天他们这个皱眉。

钱恒泽也不放弃,接着酒劲不知道疼,没头没脑的往前冲,一次次倒地之后,杜马波算是看出来了,这么打下去不行,在钱恒泽再次冲上来的时候,杜马波直接把他制服,擒拿手扣住钱恒泽的胳膊,让他动不了。

“差不多行了,钱恒泽啊,算了吧,你打不过杜马波。”

大家也怕出事,纷纷劝阻。

“不,我要证明我是男人,我爱她是真心的!”

钱恒泽酒劲上头,不管不顾的起身,杜马波见压制不住了,擒拿手加了一把力气,可随之听见“咔吧”一声,钱恒泽的胳膊居然脱臼了。

杜马波神智一僵,看见被卸下来的胳膊,她下意识松手,可下一秒,钱恒泽就像是没有痛觉一样,转身直接扑倒杜马波,要是平常根本不能得手,可就在发愣的时候,钱恒泽居然真的把她压在身下。

“媳妇,我哪舍得打你……”

趴在杜马波身上,钱恒泽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声,接着脑袋一沉亲吻下去。

四片红唇相对,杜马波双眼大睁,片刻后反应过来,一把推开身上的钱恒泽,心跳急速加快,脸色都憋得涨红。

而其他人这个时候也过来了,男的纷纷在钱恒泽身边,女的去看杜马波的情况,让人诧异的是,钱恒泽居然睡着了,就是不知道疼晕了,还是真的醉晕了。

乐天回头看了一眼杜马波,说道:“钱恒泽是真心对你,我看,你就从了吧!”

“跟他吧!”

其他人纷纷起哄,就连电话里的于涛和韩紫萱都跟着帮腔。

杜马波黑着脸起身,默不吭声的去了酒桌,拿起啤酒就喝,不管大家怎么喊,她就是一个字都不说。

乐天苦笑摇头,趁钱恒泽睡着了不知道疼,直接把他胳膊按上,之后也不管他,就把他丢在地上放风。

其他人纷纷回到酒桌上,张家两姐弟一直在跟杜马波说话,各种牵线搭桥,就跟专业媒人似的。

曾温柔则跟于涛讲电话,两人有说有笑的那叫不亦乐乎,这边乐天拿着电话,听着韩紫萱说话。

“乐天呢,你怎想着带着我拜把子,是不是不知道怎么处理我这个情-人,然后用兄弟跟我撇清关系?”

“没有,你误会了。”乐天这个汗颜。

“怎么没有,我看就是,你个死鬼,早知道就应该把孩子生下来,我看你怎么办。”

“别闹别闹。”

“哼,对了,我排行老几啊?”

“对啊!”乐天这才反应过来,酒后上头脑袋一热的拜了把子,可这老几还没排呢,这怎么弄?

乐天放下电话,刚要问点什么,那边几个人“咕咚咕咚”又灌下去一瓶啤酒,这酒喝的,也真没谁了。

随之张云龙忍不住了,起身就跑,找到一个木桶抱着就吐,张云芳迷迷糊糊的转头,见乐天还在跟韩紫萱讲电话,一把抢过来说道:“你跟她说那么久干嘛,萱儿都吃醋了!”

张云芳拿过电话,跟韩紫萱扯了起来,乐天这才看向赵文瑄,见她的确撅着嘴,一伸手揽着她的肩膀说道:“我的好萱儿,以后都是兄弟姐妹了,你怎么还计较呢?”

“哼。”赵文瑄一扭头转过脸,不再看乐天。

“来喝酒喝酒,陪我喝一杯。”乐天舔着脸说道。

赵文瑄一扭头,还是不搭理乐天,乐天笑了,说道:“萱儿啊,我今天给你爷爷打电话了,他明天就过来,要看华佗遗书。”

“哦。”赵文瑄这才妥协说道:“除了爷爷还有谁啊?”

“林院长,楚教授。”

“我也想看。”赵文瑄噘嘴说道。

“看,明天一起看,这竹简脆的很,明天找个不通风的地方,把大家聚在一起研究研究。”

就在乐天说话的时候,曾温柔踉跄起身,对着电话里的于涛说道:“这太吵了,我回房间咱俩私聊啊!”

曾温柔晃晃悠悠的走了,乐天笑道:“看样子师姐跟涛哥的事,没准真能成。”

这个时候杜马波也站了起来,莫不吭声的走到钱恒泽身边,拉起他直接抗在身上,踉跄的进了正厅,乐天迷迷糊糊的看见这一幕,只是会心一笑的喝着酒。

0点多,酒局散的七七八八,唯一还坚守的只剩下张云芳和赵文瑄两女,乐天醉的已经不省人事了,赵文瑄没喝酒,看着张云芳还在喝,她急忙阻拦说道:

“别喝了,你已经喝多了。”

“我没喝多,高兴。”张云芳已经大舌头了,居然还说没喝多,赵文瑄都无语了,拍了拍昏沉沉的乐天说道:“乐天已经不行了,这么乱不会让我收拾吧?”

“放着明天再说。”

张云芳踉跄的站起来,拽着乐天起来说道:“走,把他拉屋里去。”

赵文瑄搀扶着两人进了正房,一进门就看见钱恒泽倒在沙发上,杜马波正在给他擦脸,见赵文瑄艰难的扶着两个醉鬼进来,急忙过来帮忙。

两人合力把这两位丢进卧室,杜马波说道:“你照顾他休息吧,我出去了。”

杜马波走了,赵文瑄却有点手忙脚乱,这卧室就一张床,这可怎么办?

就在她为难的时候,张云芳迷迷糊糊的一把拉过赵文瑄,醉意朦胧的说道:“你个小丫头片子,长得这么漂亮干什么,呜呜……”

她居然哭了起来,拉着赵文瑄上床,居然躺在她的大腿上撒起娇来,这让赵文瑄都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
迷迷糊糊间,听见张云芳的哭声,乐天睁开眼睛看见两女的身影,直接一把拉着赵文瑄抱在怀中,张云芳也蹭了蹭倒在乐天另一边,一条腿骑在乐天身上,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赵文瑄却还有一丝清醒,看着二女共侍一夫的场景,她纠结良久,最后还是闭上了眼睛。

……

天亮了,人声鼎沸,在潘家园传来喧嚣的噪音,可不管外面有多吵,一点也不影响四合院酣睡的众人。

崔美花是第一个醒的,打开门的一刹那,酒气熏天扑面而来,入眼全是混乱不堪的景象,崔美花茫然的扫视一圈,居然在门口,看见张云龙抱着木桶睡了一夜。

“天哪!云龙哥哥。”崔美花焦急的跑了过去,也不管臭气熏天的气味,强行拉起张云龙,往自己的卧室走,可就在这时有人敲门。

只好先放下张云龙,跑去开门,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,还有一个戴眼镜很斯文的男人,崔美花不认识他俩,茫然的问道:“你俩是?”

楚教授捂着鼻子皱眉说道:“你们这是猪圈啊,这么臭!”

林茂盛也捂着鼻子瞟了一眼院子,笑道:“估计他们昨晚狂欢了,我们找李乐天,他没醒吗?”

“应该还没有,要不你们进来等吧!”崔美花说完,让开门口,娇弱弱的进入院子,扶着张云龙进入自己的卧室。

楚江南和林茂盛看着混乱不堪的院子,一个劲的摇头感慨,“这帮臭小子,简直作上天了。”

“年轻人嘛!”林茂盛到时看的很开。

崔美花把张云龙放在床上安置好以后,搬了两把椅子出来,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我这就收拾,您二位先等一会。”

“收拾不忙,你先把乐天给我叫醒。”楚江南没好气的说道。

崔美花急忙进入正房,打开门,看见钱恒泽倒在沙发上睡觉,而杜马波居然躺在椅子上睡着了。

也不叫醒他俩,走到卧室门口敲了敲门,没人回应,下意识推开门往里面看了看,猜测乐天哥哥应该在床上睡觉,鸟悄的走到床边,可看清床上的人之后,崔美花急忙捂住了嘴。

这青涩的小丫头,哪见过这个场景,脸色瞬间红透到脖子根,反应过来后慌不择路的跑了出去,门都忘了关上。

进入院子,崔美花喘着粗气有点不知所措,刚刚的一幕对她这种萌芽的雏来讲,简直就是限-制-级,不紧张才怪呢!

“乐天醒了吗?”楚江南问道。

“啊,那个,快了!”

“再去叫。”楚江南没好气的说道。

“呃,哪我……”

崔美花无奈的再次进入正房,娇弱弱的站在门口,羞涩的不知道应不应该进去,纠结再三,在好奇心驱使下,最终还是迈步进入卧室了。

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網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