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79章 真乱【下】

第479章 真乱【下】


                敞篷吉普走在乡间小路上,看着周围茂密的树林,更有一番进入原始森林的感觉。

路途颠簸摇晃,就算不晕车都有些受不了,杜马波一边开一边说道:“缅甸是世界上森林分布最广的国家之一,50%以上都被森林覆盖,地势北高南低,北、西、东为山脉环绕,山路难走,忍着点。”

钱恒泽到是不以为意,拿着罗盘在这种情况下,居然感慨的说道:“这地方地理环境不错,也许我能找到龙脉也说不定。”

大家都不理他,特别是曾温柔,颠簸的都快吐了,乐天坐在中间位置,一直照顾着她,于涛还好一些,坐在边缘把玩着手枪。

走了大约2个小时,开车的杜马波突然紧了紧鼻子,随后车速渐渐降了下来,停在路中间,后面的车子也逐一停了下来。

杜马波直接下车,拿着望远镜看了看前方情况,钱恒泽好奇的下来问道:“怎么了媳妇?”

“很浓的火药味,好像刚刚又开战了。”

对于常年生活在战火中的人来讲,有任何危险他们都能率先察觉,乐天他们还不觉得什么,可杜马波已经嗅到了空气中淡淡的火药味。

后面车队里的军人们纷纷下车,凑到杜马波身边,用缅甸语交谈对话。

曾温柔下车蹲在路边狂吐不止,乐天和于涛都照顾着她,等吐过之后,曾温柔接过一瓶矿泉水漱口,说道:

“这一路也太遭罪了,我不晕车的人都承受不住了。”

乐天拿出一条口香糖说道:“含在舌根下面,能好一些。”

曾温柔再次漱口,接过口香糖放在嘴里,而这个时候,不少商人保镖们都下车了,这些富豪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凑到乐天身边再次攀谈凑近乎。

于涛走到杜马波身边,接过望远镜看了看前方,在几里地之外有浓烟,看着邈邈升起,很像是导弹所致的,问道:

“不会又开战了吧?”

“没错,又打起来了!”杜马波回应一声后,对着身边的缅甸军人们好一阵下令,随后拿起电话拨了出去。

缅甸语大家都听不懂,也不理会就蹲在一边看着森林,钱恒泽坐在石头上掏出烟盒,丢给乐天一根说道:“天哥,过来看烟花来。”

乐天扶着曾温柔过去,两人点上香烟坐在路边的石头上,看着丛林深处,好几处都是浓烟滚滚的,钱恒泽开玩笑的说道:

“这打仗还有大炮,有意思。”

于涛过来说道:“看样子像是迫击炮造成的爆炸威力,不知道是哪一方的。”

乐天转头看了看杜马波,她很焦急,看样子好像是她的族群吃亏了,转头对着于涛说道:“把武器拿过来看看都有什么。”

于涛走到车边拿下一个包裹过来,打开后说道:“这里面的家伙,要是在华夏都够打家劫舍了。”

乐天拿出一把把枪支问道:“这都是什么枪?”

于涛解释说道:“俄国产的k47,在这种混乱国家最常见。”

“这个帅啊,天哥,没玩过cs吗?”钱恒泽随手拿出一把,卸下弹夹看了看,然后对着前面的森林瞄准。

“小心点。”

“哒哒哒……”

其实钱恒泽只是比划一下,没想突然于涛提醒,他到手一紧直接开枪了。

“我靠!”

乐天几人突然跑开,钱恒泽也就是开了几枪,但因为姿势不对,后坐力直接冲撞肩膀,k47直接脱手飞了出去,吓得几个人连忙避开。

那边杜马波等军人,还有保镖们被这突然的枪声都吓了一跳,连忙护着富豪们蹲下。

杜马波反应了一下,看了看大家都没事,对着钱恒泽喊道:“干嘛呢。”

“抱歉媳妇,不小心。”钱恒泽揉着肩膀说道。

与此同时,在丛林里,距离车队两百米之外,埋伏在此地的一帮匪徒正准备来一个突然袭击。

哪知道这个时候突然又子弹射了过来,不偏不倚打中三个倒霉的人,而且还都是带头的人,一帮手下们一看,被打中的三个头全部眉心中弹,一人脱口而出。

“我靠,被发现了,有枪神在场,快跑!”

没了首领指挥,这帮小人物哪敢嘚瑟了,一个个吓得转头就跑,废话,三发子弹分别命中三个军官,好几百米距离正中眉心,这上去也是送死啊,不跑,等死啊!

这帮武装军一跑,顿时在丛林里造成一片骚乱,而那边杜马波过去一把抢下钱恒泽的枪,刚要开骂就发现丛林里不对,下意识按着钱恒泽的脑袋,用缅甸语喊道:

“有埋伏,蹲下。”

军人们瞬间紧张起来,一个个都持枪戒备四周森林。

华夏人不懂什么意思,但也都蹲在地上没人吱声,乐天也是如此,可等了一会没有动静,乐天问道:“到底怎么了?”

杜马波拿着望远镜看着丛林深处,说道:“刚才有人埋伏在这附近,现在好像都跑了。”

“要不要去看看?”于涛问道。

杜马波放下望远镜回头瞟了一眼,说道:“全军戒备,跟我来一队人。”

军人们护着商人们上车,纷纷戒备着守护在周围,乐天他们很好奇,都拿了武器,在杜马波的军队的保护下,一点点进入森林里。

几百米的距离前进速度很快,杜马波走在前面,很小心谨慎,但她拿着枪动作非常帅,冷峻的眼神中带着鹰隼一般的锐利,把跟在后面的钱恒泽看的那叫一个痴迷。

突然,杜马波举起拳头,身后所有军人全体下蹲戒备,只见杜马波用力吸了吸鼻子说道:“有血腥味。”

乐天也闻到了血腥味,辨别了一下方向,指着前方说道:“在前面。”

杜马波再次做了战斗手语,大家缓步上前,慢悠悠的靠近血腥之地。

三具尸体倒在丛林,乐天跟杜马波上去检查,军人们戒备着周围,于涛等人也过来凑热闹看着。

乐天摸了摸尸体的体温,说道:“还有体温,应该是刚死的。”

杜马波看了看伤口,一枪打爆眉心,其他两个尸体也是如此,再看弹道和尸体倒下的痕迹,疑惑的看了看车队方向,又看了看钱恒泽喃喃自语道:

“难道是他……”

于涛也看出点什么,检验了三具尸体说道:“他们都全副武装,应该是在这里准备埋伏咱们的,可能是被钱恒泽,不小心打死的。”

杜马波看了看尸体肩膀上的军衔,又辨别了一下三人的长相,用缅甸语跟军人聊了起来。

钱恒泽茫然的蹲下,“我打死的?不是吧?”

于涛苦笑道:“没关系,没准你无心办了好事,这些人估计是想打劫咱们,没想到被你给撂了!”

“就是这枪法挺准,三个人全都中了眉心。”乐天半开玩笑。

杜马波辨别了一下草丛脚印,说道:“这里刚刚聚集了大约50多个,他们的确是准备打劫咱们的人。”

有缅甸军人翻出手机等,所有辨别身份的物件,对着杜马波点点头,杜马波回应道:“回车队,我们一会再决定要不要出发。”

大家回去后,商人们下车询问情况,大家都是避口不谈,都说没事发生,是误会。

商人们也不纠结,回到车内等候去了,乐天他们几个人上了吉普车,杜马波在打电话,看她恭敬的态度,应该是在跟王斐交谈。

乐天一边观察一边说道:“终于见识到缅甸有多乱了。”

“可不。”钱恒泽感慨的说道:“对着森林随便开几枪,都能打死拦路劫匪,真是够了。”

曾温柔嚼着口香糖,拿着一把枪把玩着,“看来我也应该拿一把防身。”

等了没多久,杜马波过来说道:“将军说了,现在局势不明,让我们去我的寨子过一夜,他在派人过来接应。”

“好啊,我终于能见到丈母娘了。”钱恒泽好阵激动。

杜马波瞪了他一眼上了车,再次进发开路,从大路岔路进去,走了没多久过了丛林区,看见一片水稻良田。

在行驶一段路,前方有寨子的影子,杜马波开车的时候伸出拳头,乐天转头看去,后面的车队纷纷停车,而杜马波继续开车前进,估计这是不想引起误会。

又走了大约10分钟山路,终于到了寨子边缘,当地村民们拿着枪戒备着,杜马波停车摘下帽子和眼镜,对着防守民兵喊了一句缅甸话,他们这才收了枪械。

没一会,山寨大门打开,杜马波开车进去,不少人迎了过来,等杜马波刹车停稳之后,她下车激动的跟每个人都拥抱了一下,乐天几人也下车,看着山寨里的布局建筑。

这里的房屋大多数都是木质结构,几个主木桩把房子撑起来,与地面有一段高度,听说这种建筑能有效防止蛇虫鼠疫进入屋子内。

这里的居民都很简朴,人都光着脚,男人最多穿一条裤子,女人胸前一个抹布挡胸,下身是埋汰的裙子,小孩基本都不穿衣服,但只要是稍微成熟点的男孩子,居然都拿着枪,这跟杜马波说的一样。

“我去,这就是我媳妇的家啊!”钱恒泽茫然的说道。

可就在这时,拥挤的围观人中,一个漆黑消瘦的老妇人踉跄走了出来,杜马波见了她激动的拥抱上去。

于涛急忙拉了拉钱恒泽说道:“喂,这个应该就是你老丈母娘!”

看書罓小说首发本書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