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88章 引蛇出洞

第488章 引蛇出洞


                “凶手到底是谁啊?”人群中已经有人急不可耐了,高声喊了这么一句。

乐天环顾一圈,笑道:“就在刚刚,凶手畏罪自杀了!”

“畏罪自杀,真的是缅甸军人。”

“你看,我说什么了,真的是他吧?”

王斐极其不满的上前一步,小声问道:“你确定是他吗?”

“嗯,确定。”

王斐目光一冷,说道:“既然是他,那你为什么拦着我?”

“呵呵。”乐天苦笑回应。

一个华夏商人不解的问道:“李老板,你们说这个凶手畏罪自杀,有没有可能是别人栽赃做的呢?”

“我来解释。”于涛上前一步说道:“凶手被抓住以后,关押在地牢里,除了守卫之外,而且门锁没有坏损,也就是说没有人进去过,密室,死亡,那么你们告诉我,凶手是怎么死的?”

“自杀!”

“哦,说的通。”

王斐站出来说道:“既然凶手死了,我也给你们交代了,好了,时间不早了,都回去睡觉吧!”

这一天经历了两场血腥的谋杀案,最后凶手自杀了,尘埃落定,商人富豪却毫无睡意,一个个都畅聊着凶手为何杀人,大胆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测。

乐天见商人们意犹未尽的还在聊天,看了看王斐,示意他再说两句。

王斐会意,咳嗽一声后,厉声说道:“听不见是吧,我说回去睡觉!”

王斐霸道惯了,在他的地盘上谁敢不听他的,虽然商人们还想继续聊天,可是王斐的命令他们也不敢违背,只好意犹未尽的散场了。

在军人的护送下,商人保镖们被送走,王斐拄着拐杖等着,直到所有人都消失后,于涛说道:

“你布的局已经展开了,谁当诱饵呢?”

乐天淡然一笑说道:“当然是我了。”

“天哥。”钱恒泽不可思议的问道:“你要当诱饵,行不行啊?”

“哈哈。”乐天淡然笑着没有说什么。

没错,凶手自杀,这是乐天布置的局,都是在演戏,为了欺骗真正的凶手。

这个局说来很简单,杀人凶手是个典型的网型杀手,在他的布局中,有人当了替罪羊,当他以为可以控制全局的时候,突然替罪羊畏罪自杀了,这就给真正的凶手打了掩护。

这样,所有人都以为凶手死了,在放松警惕之后,凶手的真正目的才会出现。

之前,于涛一直无法确定凶手的意图,他的预谋是针对性的,还是随机选择的。

连续两场杀人案,看似随机选择目标,但究竟是为了什么呢,在刑侦案件中,所有凶杀案都有目的,而这个凶手的目的是什么呢?

于涛不知道,但乐天貌似知道,他不说,只是微笑回应,这让所有人很费解,王斐板着脸说道:“你说的局我都照办了,可你说你要当诱饵,这万一出了事……”

“没有万一。”乐天坚定的说道:“而且我也知道谁是真凶,只是我想知道,他为什么要针对我?”

“针对你?”王斐直接蒙圈了,“在我的场子杀人,怎么成了针对你?”

乐天微微一笑没有回应,看着漆黑的矿山喃喃道:“一切还都是未解之谜,就让我最后揭开谜底吧!”

大家聊了几句后,纷纷回到自己的住所,每个人都安排了房间,乐天也是,外面依然很乱,巡逻兵总是时不时的走过,除此之外只剩下寂静的黑夜。

乐天倒在床上没有合眼,而是看着天花板默默地思考着事情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传来微不可查的声音,乐天嘴角一撇心念道来了。

一个侧身背靠对着门口躺下,脚步声渐渐靠近,停在门口,悄无声息的打开木板门。

寂静的夜里,脚步声继续靠近,危险的呼吸声貌似有点急促,甚至还有些紧张,黑夜中,凶手手指间一抹寒光出现,随着淡淡月光可以看见,这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刀片。

在凶手与乐天还有五米距离的时候,门后突然伸出一把手枪,黑洞洞的枪口一下顶在了凶手后脑上。

凶手身体突然僵住,因为激动,他完全没有注意到门后居然还有其他人存在,也正因为大意,所以导致他暴露行踪。

“呵呵!”

静夜中,乐天突然冷笑翻身,看着面前的黑影说道:

“来了,埃利斯!”

“咔咔”

子弹上膛一撞,凶手很自觉的丢下手间的刀片。

与此同时,房间灯光大亮,门外以及窗外不少持枪戒备的缅甸守卫们,都持枪对着屋内的凶手。

埃利斯用手挡着突然亮起的灯光,当放下手后,茫然的环顾周围。

“别动。”

杜马波持枪谨慎的提醒一句,凶手埃利斯苦笑,看着乐天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是我?”

“很简单啊,你的眼神虽然掩饰的很好,但你的微表情出卖了你。”乐天站起来看着他说道:“你应该不是普通的凶手,看你处变不惊的态度,你应该是职业杀手吧?”

“怎么看出来的?”埃利斯冷声问道。

“你的习惯动作啊,跟职业保镖都不太一样。”乐天解释道:“我跟你对话的时候,就发现这点了,当时我问你们,当保镖几年了,你说三年是吧?”

“没错,有问题吗?”埃利斯疑惑的问道。

“有,当职业保镖之前,都应该经过严格的培训,在经过三年时间训练,神态会发生改变,可你不一样。”乐天继续说道:“另外,你在看见我出现的时候,特别是我站在你身边的时候,你的心跳都会加快一些,同时瞳孔也会放大,呵呵。”

乐天苦笑过后说道:“我又不是女人,你看见我至于这么感兴趣吗?所以,开始的时候我只是觉得你有问题。”

就在这时,王斐等其他人也都跑了过来,伴随着还有大批武装军队,乱七八糟的脚步声很嘈杂,很显然是把这附近戒严了。

“我自认为隐藏的很好,就凭这些猜测,你就知道我是凶手?我不信。”埃利斯摇头说道。

“当然不止这些了。”乐天回应一句,而赶来的人也跑到乐天房门前,因为声势太大,不少刚刚睡下的富豪以及保镖们都起来了,一个个都走出房子看看究竟发生什么事了。

“他就是凶手?”王斐看见埃利斯后,厉声喝道:“好啊,你敢在我的地盘上杀人,看样子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。”

一帮缅甸军进来,几十把枪口顶着他的脑袋,杜马波一脚踹出,埃利斯突然跪在地面,但目光依然坚决,目不斜视的看着乐天说道:

“然后呢?”

乐天一伸手,阻止王斐等军人进屋,说道:“没有然后,应该说是之前,我们一直在考虑,你为什么杀人,而且还是你的老板,嗯,想来想去,我觉得,你应该是想把王斐引过来。”

乐天拖着腮帮子思考道:“只是你没想到,我也跟着来了,然后我这么思考,你的眼神就说得通了,没错,那既然你是针对我来的,我又想,你为什么针对我呢?结果你在这个时候,又犯案了!”

乐天郑重的看着埃利斯说道:“你知道吗,你差一点就把握给骗过去,我差点以为不是你干的。”

“哪你是怎么怀疑我的呢?”

“你身上的血腥味太浓了。”乐天说道:“我刚刚开始见到你的时候,就觉得你身上的血腥味很重,虽然你其他7个同伴身上都有味道,但你最重,为什么呢,我再次去找你,在你身上闻到了不只是血腥味,还有,杀意!”

“你能感受到杀意?”埃利斯终于不再冷静了。

“呵呵。”乐天笑道:“我的感觉天生很敏锐。”

“呵呵。”埃利斯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然而这个时候,其他7名保镖同事们看见这个情况,一个个茫然起来,领头的保镖急忙呵斥道:

“他不可能是凶手,我们是一起离开老板房间的,我们都能互相作证。”

“是啊,我们一直在一起,他什么时候动手的我们怎么不知道?”

乐天笑了笑,看着外面的保镖们说道:“老板很生气,他的性格你们知道是吧!”

“没错,老板生气的时候,我们都退避三舍。”

乐天继续说道:“然后你们7个人,就派他这个新人去找老板吃饭,而你们7个则站在门口,等着他被骂出来是吧!”

“呃……”七个保镖面面相视。

乐天说道:“其实,你们七个不是一起离开的房间,你们七个根本就没进去过,让埃利斯进入房间找老板,你们听见老板的咆哮声,对不对?”

“呃,对。”领队认了,当时的画面也回想起来,埃利斯进入房间后被骂,3秒过后,他半遮掩着门出来,对着里面一个劲的说:“抱歉老板,您息怒。”

然后关上房门,过来跟他们说:“老板生气了,说不吃饭了。”

思考解释,7个保镖这才反应过来,可就这短短的几秒钟,他手法真的这么干净利索吗?这是一个疑问。

埃利斯冷笑的问道:“就算你说得对,我就用这个空档杀了老板,但华夏人是怎么死的?当时我可是在录口供啊!”

“这更好解释了。”乐天笑着说道。

本书源自看书罓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