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35章 科学vs封建

第435章 科学vs封建


                村子中心,一个年约60岁的道姑,盘腿坐在村子中心的石台之上,整个村子男女老少基本都来了,因为昨晚的事闹得沸沸扬扬,他们都想看看这外来的大仙,跟本土的大仙到底哪个更厉害一点。

乐天几人全部聚集村子中心,先看了看这位神婆,她头上盘着道馆发髻,手上拿着一根拂尘,穿着道袍,60多岁年龄,原来是个女道士。

乐天几人心里都在苦笑,谁让黄老爷子昨天叫嚣,说人家神婆装神弄鬼的,一早就找来了,你俩斗去吧!

乐天不想理会这场闹剧,转头对着张云芳说道:“你今天进城,买一些狂犬疫苗回来,我再给你开一些中药,让云龙去看看,能买回来就买回来,凑不齐就再找找。”

乐天交代的时候,神婆已经走了过来,对着黄老爷子一抱拳,说道:

“在下茅山道士第39代弟子,敢问阁下是何许人也?”

黄老爷子也没打算跟她说实话,一拱手随便回应道:“久仰!江湖人送名号黄半仙!”

“听说昨晚,阁下破了我的震鬼符,还大言不惭,说我是跑江湖骗人的把戏,你好大的口气。”

黄老爷子苦笑,环顾周围,问道:“还行,哪你想怎么办?”

女道士一怔,“既然你说我是跑江湖骗人的,哪我今日就要与你斗法,看看究竟谁是骗人的。”

“你想怎么斗?”黄老头若有所思的问道。

“布台搭阵。”她喊完一句后,有两个小道士,从人群后面搬出来一个桌子,上面有烛台香炉,当摆放好之后,女道姑走过去,接过一个徒弟递过来的桃木剑,各种乱舞口中还念念有词。

这一幕看的乐天他们这个像笑,但村民们看的那叫一个来劲,特别当道姑最后一下,桃木剑插着黄纸不用火点燃后,村民们都开始鼓掌起来,一个个都说这是真本事云云。

等道姑折腾完了之后,黄老爷子上前问道:“闹够了没有,你直接说怎么弄吧!”

道姑见黄老头一点不买账,厉声说道:“我金刚不坏,能手下油锅,还能凭空抓碗!”

“切,我还能呢!”钱恒泽在后面不屑的说道。

“那就比比,来,上油锅。”

接着,两个小道士早有准备,先拿出两个炉灶两个锅,分别倒上油之后,点燃烧开。

等了也就几分钟,两个油锅咕咚咚的冒着泡,道姑过去自信的说道:“看好了!”

说完,她把一块肥皂丢进油锅中,随后,把手伸进油锅中逛游一圈,湿漉漉的捞出肥皂,像是没事人似的,把肥皂往另一个油锅里一丢,说道:“该你们了!”

“我去,乐天他……”曾温柔看见这一幕,被震惊的不行了,要知道这手她是练过的,可是谁能把手放在油锅里逛一圈啊,拿出来还不被炸熟了啊!

钱恒泽笑了,刚要说话乐天急忙说道:“哎哎,你先别装-逼,让师姐嘚瑟一个!”

乐天说完,推着曾温柔说道:“你去,把咱油锅里的肥皂拿出来。”

“我,你确定?”曾温柔不可置信的问道。

“你不是练过吗!去吧!”乐天回应。

曾温柔无奈了,走到油锅面前,看着沸腾的直冒泡,撸起袖子仔细盯着油锅里翻腾的肥皂。

乐天让曾温柔去拿出来,这让很多人都不解,于涛茫然的问道:“你这是干嘛?道姑的油锅里,是醋和油,可咱的油锅里可全是油啊!”

“就是,醋的密度高,沸点也是30度,跟油混在一起自然沉底,烧的时候到30度就冒泡,可纯油不一样,乐天,你怎么想的?”钱恒泽质问。

“你们都知道啊?”乐天笑着说道:“没事,看着吧,曾温柔能搞定。”

就在所有人屏息以待的时候,久久不动的曾温柔突然出手了,只在一瞬之间,一下抓出油锅里的肥皂,手上一点油星都没有。

然而这一幕,把全场所有人以及道姑们都吓傻了,就连黄老头、于涛他们都不例外。

“我靠,真的假的?”钱恒泽不可置信的问道。

油锅旁的曾温柔拿着肥皂,对着乐天比划了一下问道:“然后呢?”

“再放回去,让她捞出来。”乐天回应,曾温柔也不废话,再次把肥皂丢进这方油锅中,对着张目结舌的道姑说道:“该你了!”

在所有人注视下,道姑反应过来,合上嘴后说道:“这局,算打平了!”

这下钱恒泽不干了,“什么打平!你跟我们闹呢?”

他走到油锅面前,指着里面的肥皂说道:“来,你给我拿出来一个看看。”

“好,算你们赢了总行吧!”

“赢个屁啊,非得让我拆穿你是吧!”钱恒泽撸着袖子,走到他们的油锅附近,“你这油锅里有什么把戏,你以为我不知道啊?”

钱恒泽说完之后,直接伸手进入油锅之中,随后在所有村民倒吸气的惊讶中,伸入油锅之中,随后就像是洗手一样,在油锅里洗了起来,最后,还把油星子甩在道姑身上,用大拇指点着自己的油锅说道:

“你不牛-逼吗?来,试试我们这个,来来来!”

被这么当众拆穿,道姑脸色羞红无比,无可奈何之下,对着身后的徒弟说道:“你去。”

徒弟瞪着眼睛,“我,师父,那可是……”

“去,费什么话!”

这身呵斥,小徒弟不敢反驳了,唯唯诺诺的走到油锅旁,纠结片刻后,还是伸手去捞肥皂,下场不必说,烫的倒在地上这顿翻滚呢!

这一幕让所有村民们都没反应过来,两伙高人斗法,难道外来的更胜一筹,把神婆一伙给压过去了?

道姑见舆论对她很不利,连忙喊道:“你们别嚣张,我还能凭空抓碗!”

“少说两句吧。”钱恒泽没好气的说道:“电视台早把你这老掉牙的把戏给揭秘了,什么凭空抓碗呢,是不是这个?”

钱恒泽指着台子说道:“就这碗,倒上水,抓水就提起来,蒙谁呢,这碗里有根透明线,你当我眼睛瞎是吧!”

道姑脸色极其难看,把戏当众被揭穿,她有点无地自容,但也因为如此,她气的一甩拂尘,接着掐诀念咒。

乐天一看事不好,喊道:“坏了,她的拂尘上有磷粉机关,都甩在钱恒泽身上了!”

大家一听这话,吓得急忙往中间跑去,可众人刚到附近,钱恒泽身上就开始冒烟接着着火。

道姑冷笑说道:“敢对我大言不惭,侮辱我,我看你怎么应付天火的惩罚!”

她说话的时候,乐天一帮人急忙拍打脱下钱恒泽烧着的外衣,幸好反应快,而且钱恒泽也穿着凯夫拉纤维秋衣,这衣服还有一个好处就是,扛烧!

外衣脱下来丢在地上,钱恒泽气急败坏的冲了出去,抓起她的领子吼道:“我衣服好几千块呢,你居然给我烧了,赔钱!”

“怎么回事,你居然不怕火?”

道姑蒙圈了,她今天真是傻眼了,这帮人什么来历,能伸手进真正的油锅不说,磷粉燃烧之下一点事也没有,难道真的是高人?

“要不是看在你是老太太的份上,今天我非得打爆你的脑袋,陪我衣服,要不然这事没完!”钱恒泽叫嚣着,其他人都拉着他,生怕他动手打人,毕竟这个老太婆岁数大了。

道姑吓得手脚都软了,钱恒泽被拉开后,她直接跪下道歉,接着带着徒弟们灰头土脸的跑了。

村民们一直看戏,开始还不明白怎么回事,但钱恒泽揭秘之后,大家也都明白过来,不过也对乐天这帮高人是更加佩服了。

闹闹哄哄的一早晨过去了,乐天他们在村子中的地位蹭蹭窜,所有人都非常敬重他们,还说中午要摆宴席,恭迎高人来访。

乐天只是笑了笑,说道:“你们先别急,咱们先解决你们村子拉肚子的毛病!”

接着,在所有村民的簇拥下,乐天带队在村子里寻找一圈,曾温柔不解的问道:“乐天,你怎么知道他们村子人都拉肚子?”

“你要是闻过他们的水,你也知道?”

听了这话,曾温柔还真的要来一瓢水,闻了闻说道:“有股臭味!”

村民们还纳闷呢,几个人说道:“没有啊,我们一直都喝这水,没什么味啊?”

乐天苦笑道:“那是你们没喝过干净的水,不知道好水是什么味道。”

曾温柔不解的问道:“你的话我没懂,到底什么意思?”

于涛听懂了,解释说道:“应该是他们的地下水出了毛病,所以村民都拉肚子,而他们祖祖辈辈都喝这些水,也就不觉得什么?是吧乐天?”

乐天笑着说道:“也对也不对,问题,好像出在这!”

乐天站在一处厕所附近,大家全部聚在这里,等候乐天的后话,而黄老头拿着罗盘找了一番,又在压水井上听了听地下的动静,起身说道:

“好像,不止这一个!”

“还有?”乐天茫然的问道。

所有人都不懂乐天和黄老头在说什么,但随即,乐天解释了一切。

本书首发于看书王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