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29章 铜雀台

第429章 铜雀台


                “别急。”黄老爷子也不着急,慢悠悠溜达着说道:“这想要找到曹操墓地,这三台是唯一的参考,我收集了那么长时间的历史资料,想要找到地方,怎么不得先找个基点,以此为轴扩散寻找啊!”

乐天急忙问道:“这么说,你已经有猜测了,是吗?”

“嗯,没错!”黄老爷子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按照这个地方的地理环境,我进行过风水推演,可怎么也想不通,为什么只有三台!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铜雀台、金虎台、冰井台这三台,曹操是盗墓的祖师爷,他怎么肯能让自己的墓穴被后人随便挖掘,所以,他的墓穴非常紧密,我估计,就连他子孙都不知道他葬在什么地方。”

“没有那么夸张吧!”曾温柔不满的说道。

“你还别不信,丫头,摸金校尉听过没?”黄老爷子问。

“听过,现在影视剧总演,就是没看过。”曾温柔回答。

“摸金校尉就是曹操创建的。”黄老爷子站定脚步,站在楼台上看着下面的曹操石碑广场,附近景色一览无遗,“曹操生来就是天生爱猜忌的人,死后又怎么会让后人挖他的坟墓。”

“切,不还是被人找到了吗。”曾温柔没好气的回应。

黄老头脸色有些尴尬,“他们运气好,估计是碰巧。”

黄老爷子不着急,大家也没脾气,跟着他逛了西部游园,看了小桥却没有流水,又看了三国时期模糊不清的地图,最后这假铜雀台(古代叫金虎台,后该名金凤台),该溜达的也溜达完了。

大家回到车上,齐聚一堂后,黄老爷子问道:“怎么样,感觉有什么收获吗?”

“不怎么样,毫无收获!”张云龙没好气的回应道。

黄老头笑眯眯的从挎包中,拿出一个罗盘,对照方位看了一眼,接着笑眯眯的说道:“既然金虎台看过了,我们就去真正的铜雀台看看,开车,听我指挥。”

大家纷纷上了自己的车,黄老头指挥开动,向着一个方位进发。

路上,乐天试探的问道:“黄老爷子,咱能在岛国人之前找到吗?”

“能,他们最近被荆棘缠身,想逃脱不容易,咱有十来天的时间呢!”黄老头一边看着罗盘一边说道。

张云芳试探的问道:“这三台是挨着的吗?”

“不挨着,相差一段路呢!”黄老爷子说完后,急忙说道:“左转,左转,快左转!”

开车的张云芳一脚刹车停住,后面的车差点追尾,张云芳指着外面说道:“左转是农田,没有路,你让我往哪转?”

后面的司机摇下车窗,喊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黄老爷子这个汗颜,看了看车窗外面,走下车看一阵观察,乐天急忙跟上,询问道:“要步行吗?”

“还有挺远的路呢,步行想累死我啊?”黄老爷子絮叨一句。

另一辆车里,曾温柔下车一听这话,直接拿出手机,翻找出卫星导航,交给黄老爷子说道:“您看这个说出大概方位,总比你走一段路指挥强吧!”

黄老爷子接过手机,看见卫星地理画面,这个感慨,“现在科技都这么发达了吗,这么清晰?”

“那是。”曾温柔拍着胸脯说道:“我的手机好几百万呢,什么功能没有!”

“这么酷,哪弄的?”其他人拉着曾温柔聊起了手机的来历。

黄老爷子和乐天两人对照卫星地图,仔细辨认了一番,黄老爷子指了一个地点,大家这才上车启程。

上车后,黄老爷子拿出一张地图,摊开后乐天才看见,这地图上画满了各种线条,诧异的问道:“这些线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我走过的地方,根据山水布局,推演出来的墓穴位置。”

“挺高深的啊!”乐天感慨。

“你以为,古代人下葬是说埋就埋的呢。”黄老爷子没好气的说道:“风水地理,龙穴龙脉,这些都是有讲究的!”

乐天看着地图好久,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,无力的摇摇头说道:“俗话说,隔行如隔山,这东西我还真看不懂。”

“我儿子我都教不会,还指望你这个外行人看明白吗?”他自傲的说了一句。

乐天也妥协了,靠在座椅上说道:“你就直接告诉我在哪得了。”

……

车子行驶了好几个小时,天都黑了,大家还没到地方,主要是这山路难走,不像是高速可以开足马力狂奔。

车队停止,所有人下车准备晚餐,带来的食物都是快餐,生火就能吃。

张云芳等城里孩子都娇生惯养,这些活指望不上他们,乐天和杜马波一组,于涛和曾温柔分头行动,收集柴火生火,准备晚餐等等。

夜幕之下,大家在夜晚吃着晚餐,第一天过野外生活,大家觉得都挺新鲜,每个人都自顾自的忙活着自己的是,不过话说回来,自从跟黄老爷子见面后,钱恒泽就不怎么缠着杜马波了,反而缠着黄老头,问各种关于看相,看风水的知识。

本来大家也不在意,正好有话题,黄老头这边说,大家就当解闷听,不过乐天却发现钱恒泽真的挺上心,凡是只要听不懂的,他都翻来覆去的问,直到明白为止。黄老头可能没见过这么赖皮的人,或者是人老了话多,跟钱恒泽这顿聊。

到后来,所有人都听不下去了,毕竟听得跟天书似的,一个个都上车休息去了。

这趟行程一共三辆车,两辆悍马一辆路虎,曾温柔跟于涛倒在一辆车的驾驶位和副驾驶位,于涛问道:“这老头什么人呢,怎么感觉大家都很敬重他呢?”

“风水大师,算卦很准。”曾温柔随口回应道:“我们这段时间的福凶祸吉,他一眼就能看出来。”

“哦,有这么神奇吗?”于涛好奇的看着车外,黄老头跟钱恒泽还在聊着天呢。

另一辆车里,张云龙坐在驾驶位休息,杜马波倒在后排座睡觉,张云龙试探的问道:“杜马波,我跟钱恒泽光着屁股长大的,这次我算是看出来了,他是真心的,我问你,你会嫁给他吗?”

“我可以不回答吗?”杜马波闭着眼睛回应。

“不行,你必须回答。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这算什么回答。”张云龙不敢了,说道:“你要是不想跟钱恒泽,就别玩他,你就看不出他是真心对你?”

杜马波一个翻身,不打算再搭理张云龙了。

而另一辆车里,乐天坐在后排座上,张云芳躺在乐天的大腿上,脚丫子在车窗外各种晃悠着。

“乐天,你想什么呢?”

“我在想,这趟下来,大家能否安全回来。”

“不至于吧!”

乐天正色的看着窗外说道:“算算啊,黑妹一个,吴莉莉一个,就不说小春了,这俩女人跟咱有不共戴天的仇恨,这要是见面了,估计指不定怎么打呢!”

“她们敢咋呼,我就剁了她们!”张云芳一攥拳说道。

乐天苦笑,“是啊,你厉害行了吧,别忘了还有三个悍匪,还有三个死囚,另外还有小春找来的援兵,都是岛国人,也不知道是什么底细,见面后,不剁了你才怪呢!”

“哼,有你在,反正我不怕。”张云芳还在撒娇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副驾驶车门打开,黄老头上车后,乐天转头看了看外面,钱恒泽上了杜马波的车,然后问道:“聊完了?”

“嗯,太晚了,先睡觉。”

乐天看了看中间的车子,笑道:“我估计啊,钱恒泽想拜你为师,要不然他不可能抛下媳妇,缠着你咧咧一晚上。”

“我也看出来了。”黄老头说完后,转头对着张云芳说道:“丫头啊,把车窗关上,我老人家岁数大了,晚上不能招风。”

张云芳只好缩回脚丫子,把车窗关上,然后蜷缩在后排座上休息。

乐天再次问道:“哪你能收他为徒吗?”

“谁知道他是不是两天半的热血,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。”黄老头回应。

张云芳这个时候问道:“乐天一直都担心,这趟行程,如果跟岛国人遭遇了,我们会不会有危险,您老给算一卦呗!”

“早就算过了!”黄老爷子回应道:“有危险的确是有,不过都是有惊无险,要是真有危险,你以为我傻啊,跟你们一帮小屁孩冒险,我岁数这么大,可折腾不起了!”

听他这么说,乐天急忙问道:“我说黄老爷子,您这话的意思是,我们肯定能遭遇是吗?”

话落,外面有开车门的声音,乐天转头看去,见于涛走了过来,直接上了乐天的车,看着黄老爷子说道:

“他们都说您老算卦特别准,您老给算算这趟吉凶祸福呗!”

“测字吧!”

黄老爷子拿出笔和本子,交给于涛,他写了两个字递了过去,黄老爷子一看,“嚯,一个字就够了,你还写俩!”

“什么字?”乐天好奇的问。

“安全。”于涛回应。

黄老爷子看了看字,又看了看面相,笑道:“宝子头加一女为安,你面相潮红,看来你问的好像并不是自己的安全问题,怎么你替别人问的嘛?”

“呃,算是吧。”于涛红着脸回应。

乐天看了看车外,顿时想明白什么,问道:“涛哥,你在追求我师姐呢?”

“没有没有!”于涛连忙辩解。

小说首发本書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