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34章 狂犬病

第434章 狂犬病


                地窖很黑,还散发着酸臭味,孩子被杜马波打晕了,倒在地上昏迷不醒,头上有手电筒的微光照射下来,乐天蹲在孩子身边,开始观察起来。

他很脏,头发、皮肤乃至衣服都是泥土,嘴唇干瘪起皮,是脱水的症状,脸上因为有泥,所以无法辨别脸色。

抓起孩子的手把脉,脉象很乱,有点神经错乱的感觉,“难道是精神病?”

乐天喃喃一句后,用手电筒照射了一下孩子的眼皮,猩红布满了红血丝,可就在乐天要进行下一步检查的时候,昏迷的孩子突然惊醒,手一个劲的挥舞,但貌似很怕手电筒,醒过来之后没有攻击,而是快速向身后躲避,靠在角落中戒备的看着乐天两人。

杜马波刚要再次上前,孩子急忙呲牙咧嘴,像是野兽一样全神戒备着,乐天一把拦住杜马波,说道:

“别去,他好像……”

乐天把手电筒的光芒移动到孩子的腿部,裤腿很脏,分辨不出颜色,但乐天在他左腿上,还是看出一丝不对的地方,裤腿上好像有血遗留的痕迹。

“下面怎么样,他醒了是吗?”头上黄老头问道。

“嗯,我好像知道了。”乐天回应一声后,看着杜马波说道:“我看出怎么回事了,你先上去,然后拉我。”

杜马波看了看地窖出口,接着退后两步,两人心领神会,乐天站在出口下面,双手交叉放在腿上,杜马波突然加速前冲,一脚踩在乐天双手上,借着乐天上扬的势到,身体猛然向上飞跃,一下抓住出口边缘。

头上方的人急忙拉扯,但杜马波没急着上去,而是伸手说道:“上来吧!”

可就在乐天准备起跳的时候,疯孩子仿佛看见了希望,对着乐天飞扑了上来,乐天正好身体腾空,而疯孩子也腾空飞扑,眼看着他就要扑到乐天,电光火石之间,就在万分危急的时刻,乐天突然踢出一脚。

空中,这一脚踢在疯孩子身上,仿佛踩在踏脚石上一般,借力向上飞起,顺手抓住杜马波手臂,随之第二次发力,身体犹如猿猴一样向上猛蹿,直接把这地窖口窜了出来,接着大家这才用力把杜马波拉了上来。

这一幕更加把农村人下坏了,要知道,这村里的地窖可都有3米左右,不拿梯子谁能从里面上来,这两人下去容易,可打死也没想到,就这样一前一后的飞出来了。

这些农村人足不出户,见识短,愚昧的以为是飞上来的,不过乐天他们也不解释,都上来后,就守在地窖口,看着下面交谈起来。

“这孩子不是癫狂,我有些怀疑,先试试再说。”

乐天说完,转头看向周围,指着压水井说道:“来,给我打一瓢水!”

一个青壮年急忙去压水井位置,倒了一瓢水后接着开始压,像是这种压水井,在现今这个社会,除了影视剧再就是农村能看见了,张云芳几个人都没见过,好奇的打量起来。

不过乐天却全神贯注的看着地窖下面,只见疯孩子不挣扎撕咬了,而是捂着耳朵很痛苦的模样。

“这怎么回事?”曾温柔好奇的问了一句。

“那就没错了,的确是这么回事。”乐天喃喃一句,看向院子里的压水井,解释说道:“他对这种刺耳的声音极其敏感,还有下雨刮风,他都会有不同的反应。”

“没错。”这个时候,村子里的老人走了过来,茫然的说道:“前几天下雨的时候,他突然就被附了身,还咬了好几个人,前天我们找来神婆,说他是被水鬼夺了魂魄。”

“胡扯。”张云芳反驳道:“这世界上根本没有鬼。”

“就是,也就你们这帮愚民相信鬼神之说。”张云龙跟着帮腔。

村里老者一惊,但看着一帮能人都没说话,他也只好悻悻的闭了嘴,这时,打水的小伙子,拿着一瓢水回来了。

“给,大仙。”

乐天让他打水,其实只是想试试下面的这个孩子,本来也没想喝水,可水瓢送过来之后,乐天突然感觉到不对,下意识的在鼻子下面闻了闻,皱起眉头问道:

“你们是不是天天拉肚子?”

“啊。”青年回应,“我们村子的人,一天上十几趟厕所,算拉肚子不?”

乐天这个摇头,把水往地上一倒,捡起不少灰尘,而所有村民木乃的推后,猜测乐天貌似要做什么法了。

“这个村子,还真落后啊。”乐天喃喃一句后,起身问道:“咱们先解决疯孩子的问题,我问一下,这孩子,是不是被狗咬过?”

“是,一个月前被咬的。”疯孩子的爷爷说道。

“那就没错了。”乐天喃喃一句,张云芳貌似想起什么,急忙问道:“打过狂犬育苗吗?”

村民面面相视,“啥是狂犬育苗?”

乐天苦笑摇头说道:“你指望他们懂吗?”

说完后又看向村民,说道:“那条狗咬的?”

“就这条。”村民指着院子里狂吠的狗,乐天走过去看了看,这条狗眼睛赤红,面目狰狞,要不是被锁链子拴着,恐怕肯定会暴起狂吠乱咬人吧!

一旁,张云芳也把她和乐天的猜测跟大家说了,黄老爷子屡着胡子说道:“原来是狂犬病,哎呀,这可不好办呢!”

他喃喃一句后,走到乐天身边问道:“你说怎么办?”

乐天眼睛一转,想出一个办法,说道:“师父,我找到源头了,就是这条狗把鬼吸引来的,你说过黑狗血能辟邪,把它杀掉用血画符,7天左右就能驱赶厉鬼。”

黄老头愣了几秒,但也反应过来,乐天这是再跟他演戏,不过话里话外听着怎么这么怪呢,问道:“你确定7天能驱鬼?”

“师父,我确定。”乐天对着黄老头好阵使眼色。

黄老头转头说道:“源头找到了,想救你孙子,把这条黑狗杀了!”

村民再次议论纷纷,表情都有些激动,唯独这家老人很为难,说道:“杀是能杀,可是,这狗一天天的叫唤,我也不能靠近,谁走进它咬谁,这可怎么杀啊?”

“狗不是不咬主人吗?”钱恒泽茫然的问。

“正常的狗是不咬主人,但得了狂犬病的狗,谁都咬!”乐天低声解释。

“哦,懂了。”钱恒泽茫然的点头。

这个时候,杜马波在乐天耳边低语一句,乐天同意了,说道:“去吧,交给你了。”

杜马波转身就走,看样子是去车上拿什么东西去了。

乐天也不跟愚昧村民说什么,跟大家介绍说道:“其实,狂犬病吧,我倒是有办法治,只是这个药很难弄得。”

“你真能治狂犬病?”于涛茫然的问道。

“我有方子能治。”乐天回应。

于涛喃喃说道:“1995年成都僵尸事件听说过吗?”

有人摇头有人点头,张云芳接话说道:“华夏未解之谜是吗?”

“解开了。”于涛说道:“跟这个疯孩子一样,都是得了狂犬病,被咬的人全部被活埋,这要是能治,当时也不用死那么多人了。”

乐天说道:“当时防疫工作不完善,现在好了,但是在农村,狂犬病还是农村多发疾病,村民防范意识差,被狗咬了也不打疫苗,等病发了可是一发不可收拾。”

“话说回来。”黄老爷子打岔问道:“你真能治狂犬病?”

“不是说了吗,我能,但中药不好弄。”乐天回应。

杜马波回来了,手中提着张云芳的开山刀,在夜幕中发着寒光,很渗人,村民们都退避三舍。

进入院子后,跟乐天对视一眼,接着直奔发病狗走去,乐天几人紧跟其后,这狗不惧危险,对着杜马波这顿狂吠,手起刀落,杜马波一刀把狗撂倒,接着上去一顿狂砍,狠辣的程度看着就好像杀神一般。

张云芳等人看着血-腥的场面都不忍看下去了,但村民们不这么想,让他们不敢靠近的凶狗,就这么简单的给杀了?一个个全都目瞪口呆。

把狗剁了之后,乐天对着村里人说道:“救他的命需要几天时间,这几天可能会进山采药,就7天吧,如果7天药材凑不齐,我们也没办法了!”

“您费心。”疯孩子的爷爷急忙恭维。

乐天又看了看其他村民,问道:“你们谁还被这条狗,或者这个孩子咬了,举手!”

村民们面面相视不敢说话,黄老头看出他们的担心,急忙说道:“你们被厉鬼留了魂,被咬的都别藏着,如果现在不说,等过了几天,厉鬼无力回天怕转移到你们身上,到时候可就麻烦了!”

对付愚民还是笨办法管用,黄老头话音刚落,这边就有好几个人举手,说自己被咬了,还有说自己被抓坏了。

乐天清点了一下,心里有数后,说:“今晚先睡觉,明天早晨再说,大家都休息吧!”

乐天他们分道扬镳,各自回房间睡觉,估计今天晚上乐天他们一行人表现的太震撼,或者是把愚昧的村民吓到了,第二天早晨,乐天他们刚刚起床洗漱的时候,愚民口中的神婆来了,扬言还要斗法,乐天等人这个无语啊!哪就看看什么情况再说吧!

本书首发于看书網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