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31章 口述正史

第431章 口述正史


                “这……”大家面面相视,随后钱恒泽不解的问道:“那我们找铜雀台干什么?”

黄老爷子拍了拍手,打扫干净后说道:“我都跟你说过无数次了,曹操本性多疑,他又是盗墓的老祖宗,自己的墓地怎么会让后人随便找到。”

他说完拿出罗盘看了看,接着说道:“我来这里啊主要是想,依次为基点,再以三台为基点,推演出真正的曹操墓穴之地,我这么说,你懂吗?”

“懂,但又不懂。”钱恒泽茫然的回应。

大家都一脸茫然,只有张云龙语气无力的说道:“那就是白跑一趟呗,我以为直接找到了呢,害的我白兴奋一场。”

“不能这么说。”黄老爷子一挥手说道:“咱们一边走一边说。”

他走路的时候,拿出地图,在上面画了一个圆,大家紧跟其后准备听着故事。

“曹操这个人呢,不但是军事家政-治家,他还是风水大师,他对奇门遁甲的造诣颇深,相传摸金校尉就是曹操亲手组建的,其意义就是挖坟盗墓,从古代墓穴里挖出大量金银珠宝,以供军饷征战天下。”

“但是,当曹操赤壁战败之后,他也知道将要三分天下,而他想要统一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没有数十载很难做到,可曹操活不了那么久,为了天下大一统,怎么办?”

“后来,他按照华夏九州的山川地理,在当时花费大量人力物力,建造三台,其寓意是运用华夏江山气数,镇-压三国发展,最终统一江山匡扶大汉。”

“等等。”于涛急忙打岔说道:“曹操不是汉贼吗,挟天子以令诸侯,怎么说他是为了匡扶汉室江山呢?”

“哎,其实,这也是所有人的误解。”黄老头接着说道:“曹操一生金戈铁马,征战一生,但他一直以丞相自居,死后也没有称帝,为什么?”

“也许是他有顾忌,当时朝政条件不允许他称帝也说不定?”于涛再次反驳。

“错!曹操出生在官宦世家,《三国志》称其为汉相曹参之后,曹操的父亲曹嵩是宦官曹腾的养子,曹腾历侍四代皇帝,有一定名望,汉桓帝时曹操被封为费亭侯。”

黄老爷子站定,看着大家说道:“你们想想,曹操出身忠良之后,在那个年代深受祖辈忠义熏陶,他有怎么会有叛国忤逆之心?别忘了,那可是秦汉之后,思想教育可不像是这个混乱的现代人呢!”

“这么说,我懂了。”乐天确认说道:“其实史书记载,对曹操也都是褒贬不一,但正史上史学家对曹操的印象还是挺好的,说他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匡扶汉室江山,还天下一个太平。”

“对,没错。”黄老爷子接口说道:“我查阅史书,其中有一段话我记忆犹新,曹操最大的心愿,就是匡扶江山之后,下野还乡,死后追封费亭侯足以!”

“其实曹操一生并不想谋权篡位,但他的儿子们可不这么想。”黄老爷子一边走一边说道:“但事与愿违,当曹操大限将至,他也知道自己无力回天了!况且曹操深谋远虑,早就看出司马家人心不古,所以曹操在世的时候,甚至是临死之前都说过,永不重用司马懿,知道为什么吗?”

“怕他篡位?”于涛质问。

“对,就是怕曹操死后,司马懿篡位,谋夺汉室江山。”黄老爷子随后仰天长叹说道:“但事与愿违,曹操死后诸葛亮七出岐山,而朝中无人不得不重用司马懿,结果诸葛亮奠定了司马家在朝中地位。”

说到这,张云芳打岔问道:“你说这些,跟找曹操墓有什么关系吗?”

“有很大的关系。”黄老爷子接着说道:“这华夏万里河山,到处都是龙脉风水宝地,曹操建造三台镇住三国气数,他把自己埋在将门之地,其意义是想在三国统一之后,后代也能如他心愿,归还汉室河山,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,哪成想铜雀台最先倒塌,破坏了曹操的风水格局,导致司马家崛起,最终曹操失算,导致让司马家夺得天下,而曹氏后人的下场也挺悲惨。”

“风水墓穴,还有这个说法吗?”钱恒泽茫然的问道。

“当然有了。”黄老爷子接着说道:“君臣佐使下葬,都是有讲究的,如果祖辈葬在龙脉,后人必出真龙天子,但如果祖辈葬在风水宝地,按照地理环境气运气数之说,除了君之外,加官进爵也都是有很深的讲究。”

“我怎么就不信呢。”张云龙没好气的说道:“要叫你这么说,我把我爷爷找一个风水宝地,就龙穴吧,重新下葬,我家以后所有后人都能当主席了?”

“犟!”黄老头说道:“你当这地理风水是静止不动的吗?山摇地动气数尽,任何一次地震都有可能改变风水格局,是,你就算把你祖辈埋在龙脉之地,你之下的几辈人也许能有人当皇帝,可万一来一次地震,改变山川地理,你确定龙脉不被破坏?”

“哦,也是啊!”张云龙若有所思。

乐天这个时候插话说道:“曹操真的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,他能计算很多事,但却没法算出地理环境的改变,他以为把自己埋在将才之地,就能归还天下与汉室,可哪成想,最终被司马家某多了天下!”

“说的对。”黄老头又拿出地图说道:“曹操布的这个局很大,三台寓意三国之势,只要找到三台位置,在配合我游览群山的阅历,根据风水推演,我就能确定曹操墓的位置。”

“媳妇,我今天才发现,这看相看风水这个事真帅,等我全都学会了给你看看啊!”钱恒泽絮叨一句后,急忙走到黄老爷子身边,絮叨着说道:“黄老,您收我为徒吧,我也想学您的本事。”

“呵呵,我好歹是一代地师,收徒哪能这么儿戏。”黄老笑着说道。

乐天急忙帮腔说道:“跪下啊!”

钱恒泽这下反应过来,急忙下跪说道:“师父,请受徒儿一拜!”

“你当我是唐僧呢?”黄老头居然开了一句玩笑,然后说道:“你起来,我跟你说说我收徒的规矩。”

钱恒泽急忙站起来,屁颠屁颠的跟在他身后,只听黄老头说道:“给你三年时间,做到我说的所有要求,我就收你为徒,另外,这三年忌女-色。”

说这番话的时候,黄老头看了看杜马波,钱恒泽红着脸看了过去,一脸为难的说道:“啊,以后都不让我陪媳妇了,这……”

“我说的忌女-色,是禁止房-事。”

“哦,哪没问题。”钱恒泽说道:“反正我媳妇也不让我碰,非说三年之后再说。”

所有人齐刷刷看向杜马波,她脸色红了,瞪了钱恒泽一眼,就好像在埋怨他什么话都说一般,这一幕也让众人开怀大笑起来。

不过乐天好像理解了黄老头的用意,不让钱恒泽跟杜马波在一起,估计是怕他大限太猛,一想起这事,乐天心情就不好。

回去的路走了大约4个小时,天都黑了,大家走了很长的夜路才回到车子附近,这段路走的所有人都累坏了,也只有杜马波跟乐天没事。

杜马波生在缅甸,走惯了山路,而乐天住的农村,上学要走好几里地,自然也没事,但是其他人受不了啊,回来之后,一个个都颓了,就连晚饭都没力气了。

没办法,只能让还有力气的曾温柔准备,乐天和杜马波上山收集柴火。

两人一边砍柴一边走,乐天没话找话的问道:

“波-波啊,这段时间跟我们生活习惯吗?”

“过惯了刀口舔血的日子,平静下来还好。”杜马波回应。

“你觉得,哪钱恒泽怎么样?”乐天试探的问。

“不怎么样,我不喜欢小男人。”

乐天一脸的为难,思考这问道:“哪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?”

“能打过我的男人。”

乐天更加为难,苦笑道:“在华夏,能打过你的男人还真少。”

“你不就可以吗!”

这句话把乐天吓了一跳,急忙说道:“你可别闹啊,华夏有句话,兄弟妻不客气……不是,兄弟妻不可欺,钱恒泽跟我是兄弟,我可不能跟你有什么的!”

“我知道,所以我这一辈子注定单身。”杜马波抱起柴火就走,说道:“我不想讨论这个话题。”

见杜马波走了,乐天看着她的背影喃喃道:“钱恒泽啊,你选了一个深渊级别的副本难度啊!”

生火做饭,一切跟昨天一样,但因为今天太累了,吃过晚饭后,大家都倒在车里休息,再也没有力气聊天扯淡了。

张云芳揉着脚丫子说道:“乐天,我的脚好痛。”

“我给你揉揉。”

张云芳大方的把脚丫子伸到乐天大腿上,乐天帮她揉捏起来,“啊,好舒服,啊,用力!”

“喂喂,小点声,你这么叫大家会误会的!”乐天没好气的说道。

张云芳看了看车窗外,喃喃道:“我才不管他们呢,你继续。”

接着又是一阵沁人心脾的乱叫,这给其他人气的,直按喇叭,乐天红着脸探头出车外回应道:“揉脚呢,没干啥!”

“那也让我姐小点声,喊什么喊,我都想夜都了!”张云龙没好气的回应。

本文来自看書辋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