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33章 鬼上身

第433章 鬼上身


                “鬼附身?搞什么鬼?”乐天疑惑的喃喃一句,穿鞋就要下地,而这家姐弟急忙阻拦说道:“千万别去,狗娃真的被鬼附身了,逮谁咬谁!”

乐天是新世纪大好青年,唯心主义接班人,怎么能相信唯物主义的鬼神论,也不听劝,穿鞋就走说道:“没事,就是去看看!”

这对姐妹似乎很忌惮传说的鬼上身,她各种阻拦,说什么也想把乐天他们劝住,但乐天看的出来,她是害怕当乐天他们看见这人之后,会被吓跑,然后他们就少赚100块钱了。

乐天当然不听劝,走出院子看见曾温柔,她一脸焦急的说道:“我们刚刚坐下,杜马波就说这家有问题,有奇怪的声音,开始他们还不说,可杜马波强行打开地窖,你猜怎么着,一个小孩被囚禁在下面,可吓人了!”

两人一边路的时候,张云芳也回来了,捧着一大堆火腿肠面包问道:“怎么了,干什么去?”

路边有个老人,稀里糊涂的解释了一切,“你们别去狗娃他家了,去了也白去,跳大神的人看过了,说鬼上身,不让人接近。”

乐天他们走过,看着老人木乃的眼神,乐天不予理会,继续往前走,张云芳茫然的说道:“鬼上身,什么玩应,这世界哪有鬼啊?”

“去看看不就知道了!”

大家住的地方间隔不远,走几步路就到了,可到了这家才发现,这里居然聚满了人,淳朴的村民此刻不在友善,一个个拿着棍棒与杜马波对视着,而闻讯赶来的钱恒泽张云龙几人也小心翼翼的戒备着。

“怎么了,什么情况?”乐天到来厉声说道。

于涛急忙解释,“杜马波打开院子里的地窖,发现了一个被囚禁的孩子,年龄大概在17岁左右,这帮村民说是被鬼上身,怕鬼跑出来,说什么也不让我们靠近。”

乐天听明白个大概,上前站在对峙中间说道:“各位,我是医生,你们说的鬼上身,我根本不信,不知道能不能让我看看这孩子?”

村民们反驳说道:“不行,神婆说了,这孩子被鬼上身,见人就咬,只要被咬到,其他人也会向他一样,我们不能让这种事发生。”

“大家听我说,这世界根本没有鬼,也许他只是得病了呢!”张云芳反驳。

“那也不行,你们不许靠近。”村民们看着挺淳朴的,但是只要触及底线,他们愚昧起来可是很可怕的,对于这样的是,乐天也是毫无办法。

可就在这时,院子外传来黄老头的声音,“在我面前,还有人敢自称神婆?”

所有人齐刷刷侧头看去,只见黄老头拖着八卦罗盘,仙风道骨的站在院子外面,村民们瞬间傻眼了,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喘。

乐天顿时反应过来,愚昧的村民们就怕鬼神,在他们眼里,黄老头这样的出场多半都是半仙,更何况,他出场的做派也十足像个神棍。

黄老头拖着罗盘走进院子,扫视众人一眼,直接奔着村民挡路的方向走过,村民们不敢拦着,一个个都退避三舍。

直到黄老头站在地窖前的时候,村民们开始窃窃私语的交谈起来。

“一看就是大仙,奔着鬼藏之地就找到了。”

“嗯,我感觉,这位半仙比神婆还厉害。”

听见他们交谈,乐天等人都无语了,这是哪跟哪啊?就他们这么多人守着一个地窖,就连他们都能猜到位置好吗!真是服了!

黄老爷子蹲在地上看了看,粘在地窖盖上的黄纸,冷声说道:“妖言惑众,居然连驱邪符都画错了,那个神婆,给我叫过来!”

“画错了,怎么可能?”一帮人面面相视。

而一个老人哆哆嗦嗦的站出来说道:“不能错啊,我们这十里八村的,有个小病小灾的都找这个神婆,她不能错!”

黄老头也不说话,站起身看着愚昧的村民,厉声说道:“退后,想被鬼上身吗?全部退后!”

就在黄老头话落的时候,完好无损的黄纸突然燃烧起来,虽然院子里有灯光,但是大晚上的,突然着火自然醒目,当然,也把所有村民吓得推搡着后退,一个个那叫一个乱呢。

黄老头这才淡然转头说道:“如果不是画错了,鬼气是不可能压过着辟邪符的。”

有村民惊恐的问道:“大仙,您说怎么办?”

“交给我们处理。”黄老爷子回应。

此刻,除了乐天,张云芳他们几个都木了,要知道刚刚这黄纸燃烧,着实也把她们下了一跳,哪怕她们是唯物主义者,也觉得这一幕挺渗人的。

乐天却不以为意,因为在场只有他看见了,刚刚黄老头抚摸黄纸的时候,在上面抹了一点磷粉,中学化学课都学过,磷粉真东西,燃点很低,空气中很容易燃烧,这也是装神弄鬼的把戏而已。

就在乐天若有所思的时候,黄老爷子再次问道:“谁是这家主人?”

“我,我是!”

一个老人走出人群,颤颤巍巍的不敢靠近,黄老头看着他问道:“你想要你孙子恢复如初,还是让他跟鬼一起死!”

“如果,能把鬼赶走了当然好,但如果赶不走,也只能……”老人低下了头,但随即说道:“神婆说了,我孙子救不回来了,把他关在地窖里,7天之后就会和厉鬼一起轮回,到时候就没事了。”

黄老头摇摇头说道:“哪我试试,看看能不能把你孙子救活,乐天,过来搭把手。”

“来了。”乐天和杜马波上前,在黄老头指挥下,两人打开了地窖口,村民中有些胆小的人,吓得撒丫子就跑,胆子大的还留下围观,一瞬间就剩下一半人了。

地窖中漆黑一片,但一个小子正张牙舞爪的一顿蹦跶,想从地下跳上来,可是怎么也做不到。

杜马波去拿手电筒,乐天侧跟黄老头耳语道:“你真能驱鬼?”

“你这臭小子,小瞧我是吧?”黄老头抱怨道。

乐天笑道:“磷粉这种骗人的把戏,我看见了!”

“呃……”他脸上有些尴尬,随后说道:“我还不是帮你看病人嘛!”

乐天接过杜马波递来的手电筒,往下面一照,一个肮脏的孩子面目狰狞,瞪着腥红的眼睛看着乐天几人。

“看症状,好像是癫狂,但不会这么暴虐吧?”乐天沉思着说道。

黄老头也蹲在地窖外面,看着里面的孩子,喃喃道:“我虽然是地师,但我坚信这世界上没有鬼神,他肯定是得病了。”

“哟,原来你也是唯物主义者啊?”乐天开这玩笑的说道。

“少扯淡,对付愚民就要用笨办法,抓紧看,赶紧想个法子,不然今晚挺不过去了。”

乐天沉思片刻,想起什么回头说道:“云芳,给我一根火腿肠。”

张云芳凑了过来,交给乐天之后急忙抓着他袖子,耳语道:“不是真的有鬼吧?”

“扯淡,那是什么鬼,不是癫狂就是另有原因,看看再说。”乐天说完,把火腿肠咬开丢了下去,下面的孩子捡起来就吃,狼吞虎咽的很快就完事了。

“他还有吃的意识,那就是不太严重,不行,我的下去亲自看。”乐天说完就要下去,可脚刚刚伸下去,下面的孩子就张牙舞爪的好一阵撕咬,吓得乐天急忙缩回脚。

“当心!”张云芳焦急的说道。

然而就在这时,杜马波脱下外衣往地上一甩,接着退了防弹衣露出肌肤,“我来!”

所有在场村民以及所有人看去,虽然杜马波只穿着文胸,但此刻没有人想入非非,因为杜马波满身都是罗刹纹身,看着就好像传说的驱鬼钟馗一般。

“天哪,原来他们都是高人!”

“是啊,你看她身上,天哪!”

“这帮人都不简单,你看这年轻人,一头白发,能是普通人吗!”

村民们又开始窃窃私语,但乐天急忙说道:“你下去千万小心,别让她咬到或者弄伤了。”

“放心。”

杜马波走到地窖口位置,而这个时候,钱恒泽不干了,急忙说道:“媳妇,你不能下去……”

杜马波根本不听钱恒泽的,还没说完就纵身跳了下去,这给钱恒泽吓得,急忙跑到地窖边缘,接着于涛、张云龙几人也不在外围站着了,一个个全部跑了过来。

但是等大家聚集的时候,杜马波已经把里面的人制服了,钱恒泽拍着胸脯说道:“媳妇,你吓死我了,打晕他,别让他张牙舞爪的!”

乐天也说道:“打晕他杜马波。”

村民们目瞪口呆,就刚刚那个女人,一下去就制住了厉鬼,这太不可思议了吧!天哪,要知道,就前几天,村里不少人废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把他制服关起来的,这个女人也太生猛了吧!

村里年龄最长的老人说道:“你们懂个啥,这女人不简单,她身上全是符,还有佛和厉鬼最害怕的钟馗,她下去,鬼都躲着她走。”

“哦,祖爷爷说的对。”

而这个时候,乐天也纵身一跳,进入地窖下面,接着张云芳也要下去,可是乐天不让,说道:“你们别下来了,拿着手电在上面照明,我要检查一下!”

本書源自看書辋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