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19章 劫囚车

第419章 劫囚车


                清晨,太阳初升,大地复苏,一切都是那么祥和。

郊外的一处公路上,警车飞驰驶过,车内的警察全副武装,正押送着犯人走上最后的归途。

车队中间的押解车内,几个年轻貌美的女人安静的坐着,今天,她们每个人都画了浓妆,穿着漂亮的衣服,这是做为女人来讲的最后心愿了。

车内气氛一直很安静,黑妹看着车外飞驰的景色怅然若失,可突然在丛林深处,看见鸟兽四处乱飞,这让黑妹很疑惑。

“难道?”

“砰”

就在疑惑产生的时候,行驶的车队突然传来沉闷的响声,接着车队纷纷刹车停止。

所有犯人都疑惑起来,就看见全副武装的警察们很焦躁,好奇的看着车外,手里的枪械也紧紧地握着,这一幕,让车内的犯人们很好奇,也跟着往车外看。

“怎么回事?”车外传来质问的声音。

而车内的警察,端着枪对着所有死刑犯吼道:“老实点,别动,坐好!”

通过他的喊声,可以听出来他很紧张,车外警察交谈声解释了一切。

“怎么爆胎了,什么情况?”

“三棱钉,这好像是有人故意埋……。”

“砰”

万万没想到,就在这句话刚落的时候,车外突然传来一声震慑苍穹的枪鸣,接着,就好像放鞭炮一样,枪声四起,伴随的是子弹击穿车体的声音。

“啊!”一帮犯人吓得急忙趴在车上,就连黑妹也不例外,她蜷缩着趴在角落,疑惑的思考着,“难道是大佬派人救自己了?”

外面枪声四起,时不时传来警察的嚎叫声,还有惊恐的报告声。

枪战持续了大约2分钟,双方打了将近上百发子弹,战火终于停息,车内的武装警察吓得都快尿裤子了,可他们还是手持步枪,防备着犯人这个时候暴-动。

外面异常安静,除了急促的呼吸声,还有踩踏草丛的声音,看不见外面的情况,只能凭借听觉来分辨画面。

“砰”

枪声如此接近,仿佛就在身边响起,但貌似所有人都知道,这一声抢响,是匪徒补了警察一枪。

脚步声停在押解车附近,车内的警察浑身都被汗水打湿,他虽然害怕,但还是坚守岗位,端枪瞄准车门,但凡有人打开,他们保证毫不犹豫的开枪。

“不行。”黑妹眯着眼睛思考着,不管匪徒是不是来救自己,但只要劫囚车那就是一伙的。

就在双方僵持的时候,角落中,黑妹已经打开了锁撩,趁着大家都没注意,稍微挪了两步,等待着最佳出手的时机。

突然,车门把手有了一丝异动,车内警察们下意识勾动扳机,子弹拖堂而出,打穿车门,在乱射中貌似也打中了一个匪徒,这让警察们信心大盛。

“就是现在。”

黑妹愤然而出,身影快速掠过,手中的镣锁链在狭窄的车内甩开,一下打在一个警察的后脑上,但紧接着黑妹已经完全靠近,凭借着眼疾手快的本事,理由锁链击中了一个警察的枪托。

警察这边刚刚反应过来,这才刚刚掉转枪口,但因为锁链击中枪托,他紧张之余够动扳机,却打中了同事。

“老高。”

警察失手怒吼一声,黑妹没给他任何机会,过去用锁链缠住警察的脖子,脚下一盘踹飞枪支。

而其他死刑犯们一看这架势,也都不看热闹了,她们虽然都是女人,但能被判了死刑,一个个也不是善茬,特别是一个30左右的女人,她冲过来捡起枪,对着警察就是一阵乱枪。

乱战之后,车内的警察全部一命呜呼,黑妹也松开了锁链,被她锁死的警察也被活活嘞断气了。

死刑犯们重获新生,一个个开心的笑着,然而就在这时,车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,这让她们的笑容全部僵住了。

“里面应该搞定了,开门。”

“咔嚓”

车门打开,光线照射进来,所有死刑犯都郑重的看着车外,想看看劫囚车的人究竟是谁。

三个带着头套的悍匪,一个倒在血泊之中,这些都不重要,还有一个长相清纯可爱的女人,站在尸骸边上冷峻的看着车内,这让所有人都想象不到。

就在双方愣是对峙的时候,小春上前一步说道:“出来吧,你们谁是黑妹?”

车内,黑妹推开挡路的警察尸体,跳出车外郑重的看着面前的清纯美女。

“我是,你是谁?”

“我是岛国的小春星奈子,请多多关照!”

“岛国人,我跟你有合作关系吗?”

“有的,而且以后会更多。”

说话的时候,其他女囚犯也跳出车外,三个活着的悍匪持枪问道:“大姐大,这些人怎么处理?”

小春侧头看去,几个女人急忙持枪对峙三个悍匪和小春,其中一个厉声说道:“都是同道中人,放了我们!”

“除了黑妹之外,我还要找一个莉莉?谁是?”小春问。

说话的女人上前一步说道:“我是!”

“黑哥说,让我顺道把你也救了!”小春说道。

“黑哥,真是黑哥!”她很激动,压制不住地喜悦。

“那我们呢?”其他女囚急忙问道。

“你们能干嘛?”小春问道。

“只要活着什么都干。”一帮女人急忙说道。

“那就跟我们走吧!”小春也大方。

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倒在地上的悍匪伸出手,语气无力的说道:“大姐大,救我!”

小春面无表情的看了看她,抬手就是一枪,“砰”直接打爆了他的头,冷声说道:“我不救闲人!”

这一幕让所有人都很汗颜,要知道,一个长相清纯可爱的少女,这么狠辣的还真少见,哪怕这里都是死刑犯,他们也情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。

枪杀了这人之后,小春又从兜里拿出一个小瓶子,也不回头说道:“把能带走的东西都带走,我喷过的地方不能动!”

“是,大姐大。”

一帮人开始打扫战场,而小春走到车尾,对着警察尸体就是一顿喷,然后是车,任何角落都不放过。

黑妹很不理解,过去问道:“你这是在干嘛?”

“争取时间,想不被追踪到,就让所有来救援的人都跟着陪葬,这样,我们才能有足够的时间,去做我们想做的事。”

“烧了不是更方便?”黑妹还是不解。

“你太天真了,不要小看华夏警察,他们想找我们很简单,只有这个办法,他们来多少人死多少人,咱们才能逍遥法外!”

当小春把所有车队全部喷完之后,一挥手说道:“撤退。”

悍匪们按照计划路线撤离现场,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

……

地方警局突然接到报警,押运死刑犯的囚车被打劫了,这可是震天的大案子,公安厅直接下达追捕命令,国道高速全部封锁,严厉彻查所有可疑车辆。

同时,小到派出所大到武警部队出动上百人,配合国内最好的警犬部队赶往事发现场,1个小时之后,到达事发地点,警察们急忙展开侦破工作,拉警戒线,搜查任何可以证据。

弹壳,脚步,任何细节都不放过。

公安厅厅长开车到了现场,汇报警察拿着报告迎了过来,“这场案件很重大,一共死了39人,其中有5个悍匪,经过样貌对比,他们都是,都是……啊!”

“说啊!”厅长板着脸看过去。

但汇报的警察捂着肚子,呲着牙,好像是忍着剧痛一般,“都是涉嫌,再逃的亡命……徒。”

“啊!噢!”

于此同时,正在勘探的警察公安们全部呕吐起来,一个个跪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着。

“怎么回事?”厅长看见这一幕顿时惊呆了。

而身边报告的警察负责人,此时也痛苦的蹲下,接着剧烈的吐了起来。

“什么情况?”厅长和后来的警察们顿时蒙圈了,因为,整个现场,所有人都是这种反应,就连警犬都不例外。

事态紧急,厅长也不敢大意,先把事情报告给首都公安部,接着打了120,把所有警察们送往医院。

可就在大批救护车来的时候,厅长等一行人也发作了同样的症状,全部蹲在地上呕吐不止,医护们傻了,抓紧送医院吧,这可是大事!

……

首都公安系统顿时炸锅了,特大案件不能对外公布,急忙封锁消息,不让记者们知道这等骇人听闻的事件,免得引起公众恐慌。

国安局,派出所所长以上的职位的人,全部聚集会议厅,因为事态太过严重,进门前手机都被收缴,经过严密排查,最终才召开了这场秘密会议。

“根据目前情况来看,现场无法勘探,没有任何线索,凡是接触犯罪现场的人,全部发生身体抽搐和呕吐的症状,医生们正在全力抢救,线索只有这么一些。”

“悍匪死者一共有5人,这是照片,全部是流窜国内的亡命徒。”

“只有死掉的悍匪照片吗?有没有其他线索。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这怎么查啊?只能发布悬赏,全国通缉这些在逃犯了!”

“已经封锁所有公路、火车以及各种交通枢纽,争取把这些罪犯困在区域内!”

“我觉得,先解决这个病症是关键,毕竟好几百警力全部抽搐呕吐,这要是死一个可怎么解释?”

“你有什么好办法?”

“从首都抽调医生去看看,我想起一个案子,去年一个居民楼,一个人中毒死了,我们警员勘察的时候也都中毒了,但被一个小子给看破,并且救了所有警察,也解了毒。”

“哦,他是谁?”

“好像叫什么,乐天,对,李乐天!”

本文来自看書辋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