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08章 偷-情被扰

第408章 偷-情被扰


                “啊!找到?”韩紫萱都快疯了,因为此时,乐天鸟悄的打开柜子门出来了,虽然张云芳背对着看不见,但韩紫萱吓得脸色撒白,吱吱呜呜的说道:

“找到,的话,那个,我,我!”

“装,我看你还怎么装?”张云芳笑着倒退,然而乐天此刻也把柜门鸟悄的关上,随后在张云芳回头的一瞬间,他快速移动躲在张云芳身后,利用视觉盲区,让张云芳看不见自己。

张云芳的所有精神,都被大衣柜吸引了,把着柜门坏笑着说道:

“就在这,出来吧!”

突然打开门,可惜里面哪有人,幸亏乐天躲得快,要不然被张云芳这么看见,多尴尬。

乐天趁张云芳打开柜子的一瞬间,快速躲在窗帘后面,接着张云芳挠挠头自言自语的说道:

“怪了,真没有?”

韩紫萱暗中松了一口气,接着演戏笑道:“哈哈哈,你被我骗了,一颗钻戒,明天我就挑最贵的,气死你!”

张云芳挠着头往外走,“怎么能没有呢,不应该啊!”

“本来就没人啦,一颗钻戒哦!”韩紫萱洋洋得意,可是她忽略了女人的直觉。

张云芳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,突然转头看着窗帘,“一定在窗帘后面!”

“不是,云芳你……”韩紫萱想阻拦,可是张云芳已经走过去了,拦也拦不住,韩紫萱只好捂着额头,准备被拆穿的一幕。

张云芳几步到了窗帘旁边,一把掀开,可惜,还是一个人都没有,这把韩紫萱吓得,心脏病都差点犯了,不过也好奇,乐天这是躲哪去了,刚刚明明看见他躲在窗帘后面的啊!

“真没有!”张云芳妥协了,转身尴尬的笑了笑。

“早就告诉你没人嘛!”

“碰当”

就在这一刻,客厅意外传出声音,两女一怔,张云芳信心重燃,说道:“我就知道有人,原来在客厅。”

她说完就向着门口跑去,韩紫萱急忙阻拦,可愣是没拦住,让张云芳直接冲了出去,意外的是还没有人。

张云芳木乃的看着空荡荡的大厅,当目光落在茶几上的时候,被风吹翻的书页正在晃动着,原来是它发出的声音。

韩紫萱没看见乐天,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,但接着听张云芳问道:“刚刚窗户是开着的吗?”

“啊,是啊?怎么了?”韩紫萱急忙过去,关上窗户,同样还是没看见乐天,疑惑的同时转身,说道:“好啦,我都说了没人,别神经质好不好!”

“好吧!”张云芳妥协了,坐在沙发上指着带来的样板图说道:“你挑衣服和首饰吧!”

韩紫萱过去瞪了她一眼,坐下后说道:“你欠我个钻戒。”

“我错了还不行吗?”张云芳连忙求饶。

“不行,谁让你不相信我的。”韩紫萱翻开戒指页面,指着一款说道:“就它了!”

“天哪,我的姑奶奶,这款戒指200多万呢!”张云芳哭丧着脸说道。

“就要它,你欠我的。”韩紫萱上纲上线的说道。

“行,我欠你的,真的是服了。”张云芳其实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,他总感觉这房间里还有人,可就是找不到。

韩紫萱可不会再让她找了,各种打岔。

“这件衣服,呃,不好看。”

“这双鞋子,也不行。”

“就这件礼服吧,有点像婚纱!”

张云芳没好气的说道:“这就是婚纱好吗?”

“就婚纱了,明天我要演一出戏,你不是不信我吗,我就穿着婚纱出席,让你男朋友李乐天,拉着我的手,带我进入会场,然后亲手给我戴上钻戒,气死你。”

“紫萱,别闹好吗?”张云芳求饶了。

“我就闹,谁让你不信我的。”韩紫萱一撅嘴,“气死你气死你!”

张云芳捂着额头,无力的感叹着,直到衣服饰品都挑选完毕后,张云芳夹着所有样板图说道:“明天早晨我给你送过来,别喝多了啊!”

“哦,我送你走。”

两人一前一后走到门口,就在张云芳开门的时候,她转过头坚定的说道:“紫萱,虽然我没看见人,但说实话,咱俩从小一起长大,你屋里藏没藏男人我还不知道,虽然我没找到他藏哪了,但一定有。”

“你还不信我?”韩紫萱质问。

张云芳自信的笑道:“如果没有,你不会一直跟着我找人,而且也不会阻拦我,更加不会送我离开,你会留我晚上住宿。”

韩紫萱反应过来,硬着头皮说道:“哪你别走了,晚上咱俩睡一晚上吧,进来进来!”

“算了,我留下了,你还怎么偷汉子,走了,不打扰了!”张云芳主动告退,韩紫萱为了宣誓主权,在张云芳走出去的一刹那,一脚踢在张云芳的屁股上,把这门框说道:“云芳,你不信我,再也不跟你好了!”

“碰”

关上房门,从猫眼内看着张云芳挠着头的离开,韩紫萱这才拍着胸口松了一口气。

“吓死宝宝了!”

絮叨一句,急忙进屋试探的说道:“出来吧,你藏哪了?”

衣柜门打开,乐天探出头问道:“走了?”

“嗯。”

乐天这才拍着胸口说道:“我滴妈啊,吓死我了,就差一点点就穿帮了!”

两人逃过一劫,气弱的倒在床上扶平激荡,也因为这个原因,两人激-情也被浇灭了,互相依偎着靠在一起,韩紫萱的脑袋在乐天肩膀上蹭了蹭,说道:

“偷-情的感觉,真好!”

“拉到吧,刚刚我的心脏都差点蹦出来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

然而就在这时,乐天的电话响了,拿出来一看,居然是张云芳打来的。

急忙接听,电话里传来街道上的噪音,还有汽车发动机的声音,“乐天,你在哪,我想去找你。”

“呃。”乐天脸色变得极其阴沉,心想事坏了,急忙说道:“今天不行,我有事要办?”

“啊,什么事啊?”张云芳茫然的问道。

乐天急忙思考怎么编瞎话,说道:“我,我要去酒店,看看能不能找机会进入小春的房间,查查她的目的。”

“还想这事呢,哎!”张云芳喃喃一句后,说道:“对了,告诉你一件事,我刚从韩紫萱哪回来,我百分之一万确定,她房间里肯定藏男人了!”

“是吗?”乐天极其尴尬,但急忙说道:“藏就藏呗,关我屁事!”

“我好奇嘛!”

“你好奇就去把她藏的男人揪出来,我要办正事,不跟你说了。”

“哎等等。”张云芳急忙说道:“我晚上在四合院等你,早点回来啊!”

挂了电话,乐天尴尬的看着韩紫萱说道:“得,我真的走了。”

韩紫萱失落的拿起枕头,对着乐天就砸,“你个臭男人,我藏男人,关你屁事,不关你事,你再给我说一遍!”

“别闹别闹,我真的走了。”乐天站起身委婉的说道。

“臭男人,走吧走吧!”韩紫萱倒在床上不在看乐天。

乐天无力的靠近,在她额头上亲吻一下说道:“别生气了,宝贝,以后的,乖了!”

“人家还有很多话想单独跟你说呢!”韩紫萱抓着乐天的手开始撒娇,“你不知道,你从香港走了以后,我魂不守舍的想着你,为了你,我哭了好几次,我肯定是爱上你了,怎么办呢?”

乐天伸手抚摸着韩紫萱的脸说道:“爱我的女人多了,你后面排队去吧!”

韩紫萱一怔,可随即乐天转头就跑,韩紫萱拿着枕头追了出来,“你个大坏蛋,你给我站住,看我不打死你!”

关上房门的一刹那,枕头砸在门板上,乐天消失,韩紫萱失落的靠着墙壁,缓缓的坐在地面上,失神的看着门口,良久。

……

乐天出了酒店,打了一辆车回到四合院,鸟悄进门后,直接进入房间,张云芳急忙扑了上来,抱着乐天问道:

“晚上的行动怎么样了,有没有什么收获?”

“没,没找到机会下手。”乐天坐下后装作沉思的表情。

张云芳也不打扰,可是等了好久最终没忍住,问道:“院子里怎么突然这么干净,那些中药呢?”

“别提了,被卫生局的人没收了。”

“啊?”张云芳木乃的问道:“卫生局?为什么没收啊?”

“哎。”一提起这事,乐天心里就是一肚子火,也不解释抱着张云芳直接走进卧室,放在床上开始亲吻她。

激-情燃起,张云芳的好奇心也没了,可是亲吻的时候,突然发现乐天脖子上有一排牙印,急忙推开乐天问道:“这脖子是怎么弄的?那个小狐狸给你咬的?”

乐天急忙摸了一把脖子,这才想起来,韩紫萱咬了自己一口,张云芳不敢了,翻身下地推搡着乐天质问道:

“说,晚上去哪了,是不是私会情-人去了,你别动!”

张云芳揪着乐天的领子,仔细在他身上闻了闻,气急败坏的说道:“你身上怎么会有韩紫萱的香水味,说,韩紫萱屋里的男人是不是你!”

“呃……”

乐天一脑门子细汗,都不知道怎么说了,坦白从宽?还是继续隐瞒?眼睛一转,想起来一句话,谎言的背后,往往是无数个谎言在扶持,男女在对于感情方面,坦白不是最好的选择,有可能坦白了,就崩盘了!

本文来自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