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17章 小春的毒

第417章 小春的毒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给黄老板治疗,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,乐天也情不自禁的把话题转移在黄老板父亲身上。

黄老板一点不隐瞒,基本把他爹的那点破事,全交代给乐天了,甚至还说了,为啥找乐天看病,为啥送翡翠白菜,还说为啥给乐天买手机,都是他老爹的指点,甚至就连他的发家史,都是他老爹的指点。

这不聊不知道,黄老板一说起父亲,那就受不住喽,这个夸啊,说他老爹多牛多牛,他这辈子就佩服仨人,一个是华夏开国主席,一个是华夏开国总理,另一个就是他父亲。

乐天听得这个苦笑,摊上这么个财迷儿子,难怪他老爹会跑呢,把爹当成财神爷,要是乐天的话,估计他也得跑啊!

就在两人侃侃而谈的时候,赵文瑄来了,进屋后也不跟黄老板打招呼,直接说道:“乐天出大事了。”

“什么事?”乐天急忙问道。

“因为你,楚教授把考场砸了,首都不少医生都在卫生局闹,听说都出动警察了!”

“切,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!”乐天不予理会,继续治疗。

黄老板疑惑的问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,你倒是说明白了啊!”

“没事。”乐天随口掩饰过去,也不把医师证的事放在心上,对着赵文瑄说道:“叫你来呢是有事交代,你记住我扎针的每个穴位,还有每个方剂,回头我都给你写下来。”

“乐天,你不是放弃医术了吧,别这样好吗?”赵文瑄误会了,焦急的说道。

黄老板一听这话,当场就不干了。“咋了,到底怎么了,倒是说明白了啊!”

“哎呀,没事啊,误会了。”乐天苦着脸说道:“过几天我可能要出门,为了那啥的事,让你来是为了接手治疗,黄老板的病能不耽误。”

赵文瑄这才拍着胸脯说道:“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你真的不从医了呢!”

“哪能啊。”乐天苦笑着说道:“从医还是要的,不过啊,我以后再也不考医师证了,我就不信,我没证还治不了病了怎地?”

“就是,不考就不考,谁稀罕!”赵文瑄噘嘴帮腔。

那边黄老板都快急疯了,“你俩说啥呢,到底发生什么事呢?”

得知乐天没有放弃从医,赵文瑄也不纠结,把今天医师考试的事说了一下,黄老板一听,这给他气的,拍板吼道:

“反了他们了还,李神医,我说什么来着,就不能惯着他们,上次查抄没收的时候,我就找人问过了,正好圈子里有卫生医药系统的官,这事我帮你办了,哎,不对!”

黄老板反应了一下,指着乐天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你是品茶人,圈子里,你应该也是会员吧?你是不是黄金?”

“是啊,怎么了?”乐天疑惑的问道。

“怎么了?”黄老板无力的说道:“你把黄金会员身份一亮,圈子里的官老爷还不唯命是从啊,一个卫生局的局长,不说弄死就弄死啊!”

黄老板这么一解释,乐天突然想到了什么,上面的红头文件是真的,也就是有人针对乐天下达的命令,系统里有卫生口的官,会不会是毕超捣的鬼?

思考之后问道:“这些卫生口的官,毕超大老板认识吗?”

“认识啊,他们关系老铁了,属于穿一条裤子的。”黄老板不以为意的解释道。

乐天顿时豁然开朗,什么事都明白了,还是毕超搞得鬼,深吸一口气,把气压下去,又想起算卦老头最后送自己的话,估计是,他不希望自己通过监狱找人,主要是怕声张,被毕超知道了,到时候更加麻烦。

“字字珠玑啊!服了!”

……

与此同时,在一处房间内,小春星奈子高傲的坐在椅子上,而地面上全是浑身抽搐的男人,每个人脸色都面带惊恐和痛苦。

小春懒得看这帮男人一眼,拿出电话拨了出去,接通后直接说道:

“你就是黑哥?”

“是我,你是哪位?”

“小春星奈子。”

“哦,岛国的丫头片子,怎么,给我打电话有事啊?”

“没事,就是告诉你一声,你派来的这些手下,对我图谋不轨,让我解决了,如果还想继续合作的话,再派一些正经的男人过来。”

“呃……”电话里一阵沉默,随后说道:“你别闹,这几个是我得力的手下,你把他们做了,我就没人了!”

“我也真服了,华夏泱泱大国,一个地下势力就这么点人手吗?”

“你别嚣张,小丫头片子。”

“是吗?”小春星奈子站起来,走到一个浑身抽搐男人身边,一脚踩在他的脸上,这人发出一声嚎叫。

小春接着说道:“我叫你黑哥是给你面子,你以为,你们比岛国的山口组厉害是吗,按照华夏首都的土话来讲,是不是要茬架啊?输得一方跪地臣服。”

“哎,他们怎么惹你了?”电话里黑哥质问。

小春玩味的看着地上的一票人,高傲的说道:“也没怎么惹我,就是想趁我睡着了,跟我玩一次s-m,他们如愿以偿了,现在一个个全都痛苦的后悔生下来。”

“真特么活该。”电话里黑哥妥协了,深吸一口气说道:“跟你求个情,这些人身上都背着命案,按照你的要求,都是不要命的主,可你要是把他们杀了,我就再也找不到这样的人了。”

“好吧,我可以勉为其难的放过他们这一次,不过你告诉毕老板一声,我要的资料不齐全,给他两个小时送过来,否则合作取消。”

“2个小时,你……”

“嘟,嘟”

小春已经挂断了电话,随手一丢,拿起身边的一个杯子,看着地上痛苦颤抖的几个男人,咬破手指,一滴黑色血液落在杯子里,可随后杯子里面的液体变成了腥红的颜色。

小春一脚踢翻一个人,把这他的下巴把浑浊液体灌了一点,当所有人都喝过液体之后,他们齐刷刷呕吐起来,吐了一地的黑水,不过在吐过之后,他们也终于停止了剧痛,随后跪在地上可怜巴巴的看着高傲的小春。

小春也不理会这帮男人,摆弄着指甲说道:“真服了你们的勇气,居然敢对我做出龌龊的事情。”

“我们再也不敢了。”一帮男人急忙磕头道歉。

小春冷笑一声说道:“算了,刚刚给你们喝的是缓解剧痛的解药,如果你们再有让我不顺心的行为,你们就等着肠穿肚烂,看着你们的皮肤一点点腐烂,只剩下森然白骨,享受着世界上最痛苦的死法吧!”

一帮男人吓得集体后退,再看眼前的女人,她已经不是那个长相清纯的卡哇伊女人,而是一个毒蝎心肠的恶毒女人了。

“你怎么才能放过我们?”一个男人问道。

“为我卖命,就要有身为奴隶的觉悟,我需要的是无所畏惧的战士,不是一帮精虫上脑的杂碎。”

“好的,我们一定会成为您最勇敢的战士。”一帮男人在恐惧之下,全部低头臣服。

这一幕如果让华夏警察看见,估计他们一定会傻眼吧,因为这些男人,可都是被通缉的再逃杀人犯,他们无恶不作,就是社会的毒瘤,只是这一幕没人看见,就算说出去也没人敢相信而已。

小春站起来说道:“你们准备一下武器,证明自己的机会来了,明天劫法场!”

……

京城,乐天治疗完毕后,给赵文瑄讲解治疗过程等等,赵文瑄全部记住后,在黄老板的一再挽留下,两人离开了别墅区。

路上,赵文瑄试探的问道:“乐天,你让我治疗黄老板的病,你的意思是,寻找铜雀台的时候不带着我是吗?”

“当然。”乐天握着赵文瑄的手说道:“想想你的身体情况,不能跑不能激动,万一跟岛国人遭遇了,打起来了,再者说进入墓穴里,碰见个僵尸什么的,你再犯病还得照顾你,多危险。”

“咦,说的好恐怖。”赵文瑄一个劲的撒娇,“世界上哪有什么僵尸啊?”

“就是打个比方。”乐天笑着说道:“但也说的是事实,我真的不能带你。”

“好吧。”赵文瑄妥协了,“不去就不去,只要你安全就好,一定要小心啊!如果遭遇了,你跟他们真打起来,一定要保护自己,我不希望你出事。”

“哎对了,你这么说,我还真想起一个事。”急忙拿出电话,回忆了一下号码,接着拨了出去,接通后直接说道:“喂,阿莲,我是李乐天。”

“乐天啊,给我打电话有事嘛?”

“有,你帮我去买点东西呗,就上次去的地方。”

“要什么?”

“男士防弹衣,倒斗用的科技器材。”

“你要去倒斗啊?”

“嗯,多少钱你给我报个数,我给你打过去,另外一定要快,空运给我送来,地址是……”

说完后挂了电话,乐天笑着说道:“上次在深圳去过一家黑店,里面什么科技装备都有,一说安全我才想起来,这才多准备一些,有备无患。”

赵文瑄笑道: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
可就在这时,赵文瑄的电话响了,一看是于涛打来的,接通后就听见他说道:“乐天的电话怎么打不通,能找到他吗?”

“他就在我身边。”把电话交给乐天后,“涛哥,什么事?”

“我查到了,傅一飞余党中有一个女人,明天枪决!”

本文来自看書蛧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