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18章 侠盗门风格

第418章 侠盗门风格


                “女人,是黑妹!她被关在什么地方?能见她吗?”乐天急忙问道。

“不能,她呗关在xxx女子监狱,看守很严密,因为她是国际重犯,行刑前不能探监。”于涛急忙说道。

“哎!”乐天重重的叹了一口气,说实话,乐天对黑妹还有点印象,明天就被枪决了,心里还有点惋惜的。

于涛接着问道:“咱们这条线是不是断了?”

“没有,还有一个人,也是傅一飞集团落网的人之一,他是个盗墓的。”

“国安的资料里没有啊,你知道他叫什么吗?我再找找!”

乐天回忆了一下说道:“不知道,不过我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落网的。”

接着,乐天说出在刘文静中枪那天,他跟司机和曾温柔把这个盗墓的人,送去派出所的全过程。

“好,有这个线索就好查,我去找老邢帮忙。”

挂了电话,乐天抬头看着雾蒙蒙的天空道:“就这么枪决了,挺可惜的!”

“谁啊?”

“没谁。”乐天也不为黑妹纠结,牵着赵文瑄的手继续走,同时也思考着事情。

……

于涛跟曾温柔配组调查,直接去了派出所,通过老邢的关系,调出了当天的收监记录,根据曾温柔的辨认,最终确定了倒斗男人的线索,他被关押在河北监狱中,被判了无期徒刑,距离首都不远,两人直接开车去了河北。

路上,曾温柔看着前面路况说道:“一去河北,我就想起上次发生的事,也不知道黑哥的犯罪集团怎么样了?”

“放心,天不藏奸,这帮人早晚全部落网。”于涛说道。

“对了于警官,你被停职后,再也恢复不了了吗?”曾温柔问。

“哎,因为我,公安厅的王厅长死了,整个公安口都把我当叛徒,想复职啊,难啊!”于涛感慨。

“可你代表正义啊!”

“正义,呵呵!”于涛苦笑道:“如今这社会啊,人间正道是沧桑,没听过吗?”

曾温柔大大方方的拍了拍于涛的肩膀说道:“没事,你现在的生活不是挺充实的吗,就是跟着我这个贼一起混,难为你了。”

“我一直想问你,你是怎么当小偷的?”

曾温柔看着窗外,“家庭条件不好,来京城上学也的不顺心,靠自己养活自己,不捞外快都活不起了,不偷难道让我去卖身啊?”

于涛看了看一脸困惑的曾温柔,“之后呢?”

“之后乐天来了,他带我出道,给我讲道理,我这才知道,侠盗跟小偷的区别?”

“什么区别?”于涛好奇的问道。

“如果说社会分为黑白两面,在两者之间,有双面都忌惮的灰色地带,而我们侠盗门是灰色地带的执法者,我们为弱者打抱不平,不畏霸权,锄强扶弱,这才是侠盗的真正意义。”

“呵呵,乐天就是这么给你洗脑的?”于涛反问。

“什么意思?”

于涛正色说道:“文明社会是有法律的,就算你们有正当的理由,可你们却做出了错误的判断,你们侠盗觉得做对了,可还是触犯了法律,不是吗?”

“哪你说,法律是公平的吗?”曾温柔质问。

“法律是在良知的基础上,才有公平可言。”于涛说。

“不还是这个意思吗!”曾温柔苦笑道:“人间正道是沧桑,你说的?”

“呵呵。”

“你别笑,我给你讲个笑话啊!”路上挺无聊的,曾温柔就开始讲起了笑话。

话说,一伙劫匪在抢劫银行时说了一句至理名言:

“通通不许动,钱是国家的,命是自己的!”

大家都一声不吭躺倒,劫匪回去后,其中一个新来的硕士劫匪说,“老大,我们赶快数一下抢了多少吧。”

那老劫匪(小学文化)说,“你傻啊?这么多,你要数到什么时候啊?今天晚上看新闻不就知道了吗。”

呵呵,这个故事还有续集的:

劫匪走后,行长说,赶紧报案!主任刚要走,行长急忙说:

“等等!把我们上次私自挪用的那五百万也加上去!”

主任说:“要是劫匪每个月都来抢一回就好了。”

结果,第二天新闻联播报道银行被抢了一亿,劫匪数来数去只有两千万。

老大骂道:“妈的,老子拼了一条命才抢了两千万,银行行长动动手指头就赚了八千万,看来这年头还是要读书啊!”

笑话讲完,曾温柔看着于涛问道:“你说是劫匪可恶,还是银行行长可恶?”

于涛想了想说道:“这让我想起一个故事,山西杀人犯胡文海案件记录!”

“说说。”

(真实案件记录)

接着,于涛开始讲述:

警察:知道为什么逮你吗?

胡文海:知道,杀了点人。

警察:杀了一点?你杀了十四个!

胡文海:不止十四个吧!

警察:那你说多少?

胡文海:我记着是十七个。

警察:死了十四个!

胡文海:我不记的还有活的,我都拨拉过,看谁象没死的,就再给两枪,那就是没杀净。

警察:你知道后果吗?

胡文海(对警察满脸媚笑):知道、知道,我得给人家抵命。

警察:后悔不后悔?

胡文海:咋不后悔?有个娃娃不该杀人家,你们一说,才知道人家是串门的。再就是,该杀的没杀净。

警察:你还想杀谁?

胡文海:就那几家的男人。

警察:你为啥杀人家?

胡文海:他们当村支书和村主任时,三年挥霍贪污了至少五百万。三个煤矿让他们卖了两个。我到镇上告状没人管。他们就恨的我不行,就想整死我。99年6月19号,我到地里浇水,村支书的兄弟借口和我吵架,往我头上劈了三铁锹,我缝了几十针。要不是头硬,早让他们劈死了。

村支书派人找我,要出钱私了,我不干。从那时起,我就起了杀心,本来准备今年三十晚上下手,那时都看春节晚会,能杀干净。6月19号,我把支书和村会计叫来,让他们写贪污了多少。

他们不干,这时外面有警笛声,会计就气粗了,指着自己的脑门说:“文海,有本事朝这里打。”我就给他脑门上一枪,把他打死了。他还以为我不敢。没有办法,只能提前动手。

后来,当记者再问他后悔不后悔时,他理直气壮的回答:

“不后悔,一点不后悔!就是遗憾,没有把该杀的都杀了。”

遗憾、没有死净的话,胡文海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到。据分析,他是担心给他父母妻儿留下后患。

记者问他为什么连孩子一起杀时,他蛮有道理的讲:“不把他们也杀了,他们长大要欺负我家娃娃……”

法院审判胡文海时,他站的笔直,捧着自辩书大声朗读,就象农村劳模发言。共同受审的还有一个帮他杀人的朋友,胡答辩时说,他朋友没有杀人,跟着他是一直劝他不要杀。

这时,控方指出,一个受害者(装死躲过)指证他朋友拿斧子砍过他。

胡答辩,我一枪打的他趴在地上,他就再没回头看过,是我捡起斧子砍他的。控方又指出,他朋友拿钳子夹受害者。

胡文海当即辩道:是我拿枪逼他干的,他不夹受害者,我就打他。明目张胆的大包大揽。

判胡文海死刑后,退庭时,胡逮着一个审过他的干警就握手,边握边说:“先走一步,先走一步。”那么些警察,躲也躲不及他,实是滑稽。

2001年的12月25日,也是西方人的圣诞节。那天,山西晋中法院依法公开审理了特大枪杀14人案的3名被告人。

最后,有2人判处死刑、1人判处无期徒刑。第一被告人胡文海依法定程序在最后陈述中说到:

“我生在新社会,长在红旗下……,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,为此,我不断的去努力实现自己的理想,自己从小的性格就是仗义执言,敢做敢为。”

“村里的那些无权无势的善良的村民和我和睦相处,有时,我就成了他们利益的代言人。然而,近年来,历任村干部贪污行贿,欺压百姓,村里的小煤矿等企业上交的400余万元被他们瓜分。4年来,我多次和村民向有关部门检举反映都石沉大海,公安、纪检、检察、省、市、区的官老爷们给尽了我们冷漠与白眼。”

“可是,我们到那里去说理呢?谁又为我们做主呢?我去公安机关报案,那些只挣着工资的人民的公务员开着30多万元买的小车耀武扬威,根本顾不上办案,甚至和村干部相互勾结欺压老百姓……。”

“我只有以暴制暴了,我只能自己来维护老百姓的利益了……。实际上,我每年的收入都有4、5万元,我完全可以不管这些事!但是,我不能!我的良心告诉我不能这样做,我不能对此置之度外。”

“官逼民反,我不能让这些蛀虫们再欺压人了……。我知道我将死去,如果我的死能够引起官老爷们的注意,能够查办了那些贪官污吏,我将死而无憾,否则我将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他们……”

听众席上爆发出一阵掌声,审判长急忙制止……

曾温柔听完后,喃喃道:“这人真可敬!”

“但他死了,为了正当理由,作了违法的事!你们也要走上这条绝路吗?”

“呵呵。”曾温柔看着车外苦笑道:“生于鸿毛,死于泰山,有什么不行的,你说的这个事件,就是我们侠盗门的风格!我决定了,以后也要向他一样,锄强扶弱,以暴制暴!”

本部小说来自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