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393章 离间

第393章 离间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这么一说,全桌人都紧张起来,一个个全部看向门口,钱恒泽自顾自的絮叨着,“肯定不能,我相信我媳妇,是吧天哥,我觉得我媳妇肯定不能背叛我的?”

乐天莞尔一笑,说道:“这事你别管了,一会杜马波回来,你们什么也别问,什么也别说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大家齐刷刷问了一句。

乐天脸色变得郑重起来,一边沉思一边说道:“换位思考,我要是毕超,想整我自己的话,其实很简单,都不用下黑手,直接从内部瓦解咱们所有人,让咱们互相猜疑,争斗,这样威胁就不攻自破了。”

“切,说的容易。”曾温柔满不在乎的回应,但全场却没说话,一个个脸色也极其不好看,好像都在思考乐天说的话一般。

“天哥啊,先从内部瓦解咱们,要怎么做呢?”钱恒泽问道。

“简单啊,先把杜马波离间了,甭管他俩现在聊什么,只要咱们问了,怀疑了,杜马波心里就有代沟了,之后在毕超的小动作下,杜马波早晚会被挖走的。”

“天哥,这可不行啊!”钱恒泽有些着急了,“你快想办法啊!”

乐天莞尔一伸手,说道:“其实杜马波只是咱们集团里达不成威胁的人,我只怕……”

话音停顿,所有人正色起来,紧张的看向乐天。

“如果我要是毕超的话,就从张家人下手,而云龙这是最好的突破口。”

“我,我又不傻,能让他得逞?”张云龙不服了。

乐天笑了笑,看着张家姐弟说道:“咱们这个圈子看似稳固,其实挺容易散架的,钱恒泽和他爸,跟我站稳一条船了,可是你俩不一样,首先你的父亲是一个中立派,张老爷子为了自保,或者保住你俩,肯定会向毕超妥协的,就算你俩跟我在是一条心,通过亲情拆散咱们的关系,恐怕很轻松吧!”

“我跟我爸绝交了!”张云芳坦言直说,试图辩解。

乐天一伸手说道:“就因为这样,说实话,你要是不绝交,把他中立拉过来还好办,但你绝交,只要毕超用反间计,比老爸必然中招。”

“哪怎么整?”云芳和云龙有些小着急。

“咱们现在的生意刚刚起步,有句话,不能跟朋友合伙开公司听过吗?”乐天问。

大家齐刷刷点头,乐天接着说道:“这意味着,只要有人恶意打击,咱们就会成为一盘散沙,我要是毕超,能轻而易举的击垮咱们的珠宝行。”

“这我们知道,我问怎么解决。”张云芳焦急的问道。

“将计就计。”乐天淡定自若的说道。

曾温柔听得是云里雾里的,喃喃道:“说的这么可怕,不还是你的猜测嘛!”

乐天苦笑,缓解气氛说道:“没错,刚刚说的都是我的猜测,大家别信以为真啊!”

虽然乐天这么说,但防患于未然,能坐好预防工作就做一下,这是大家共同的想法。

钱恒泽左顾右盼,问道:“天哥,我媳妇一会回来,真的什么也不能问吗?”

“你好奇啊?”乐天反问。

“嗯。”

“我们也好奇,到底说什么了?”

乐天思考了一下,说道:“那好,咱们就演一处戏,让你们看看效果。”

接着,乐天跟大家交谈什么,每个人都吩咐了一段话。

等了没多久,杜马波回来了,板着脸坐下看着大家注视的目光,钱恒泽急忙凑近,试探的问道:“媳妇,刚刚毕超跟你说啥了?”

“没说什么。”杜马波淡然回答。

然而就在话落的时候,张云龙一拍桌子笑道:“太准了,来给钱给钱。”

一桌子人都装出无力的表情,纷纷拿出一百块钱递给张云龙,杜马波看见这一幕,懵了,下意识问道:“你们干嘛呢?”

钱恒泽笑着解释道:“没啥,我们刚刚都好奇,毕超跟你说啥了,然后天哥说,问了也白问,你回来肯定说‘没说什么’,他们都不信,一个个就打赌一百块钱,说你第一句话说的是什么呗。”

杜马波尴尬的看着乐天,郑重的说道:“毕超真的没跟我说什么,就是问我,在华夏生活习惯吗,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。”

话落,张云龙对着乐天竖起大拇指说道:“姐夫,今天我算是服了你了,你是毕超肚子里的蛔虫啊,这都能猜到!一个字不差嘿!”

乐天苦笑着端起酒杯说道:“没什么,毕超这种人,我还不了解他,波-波啊,我可要提醒你啊,毕超这种老狐狸,一般都是先叫姐后叫妹,拉拉扯扯叫媳妇。”

杜马波蒙圈了,茫然的看着乐天,试探的问道:“这句话什么意思?”

“就是毕超看上你了呗。”张云龙笑呵呵的说道:“先跟你套近乎,然后跟你拉关系,最后让你帮他做事。”

张云龙话音刚落,杜马波脸色稍微有点红,乐天也看出自己猜测的没错,但演戏没有结束,张云芳的台词来了,说道:

“波-波啊,你看我们钱恒泽这么真心对你,你忍心离开他吗?”

“就是,我男朋友要是这么对我,我就死心塌地的嫁给他。”曾温柔一脸花痴的表情。

众人这么闹,杜马波的脸色更加尴尬,甚至就连刚刚的为难也消失,取而代之的就是和谐气氛的渲染。

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开玩笑的时候,乐天端起酒杯喝了一口,同时侧头看去,正好看见毕超偷瞄这边的目光,但此刻的毕超,脸色堪比猪腰子。

乐天对人心拿捏的很准,他太知道毕超是怎么想的了,先把杜马波这个超级打手收入帐下,哪怕不能也让她当个卧底奸细什么的,其实也不难,承诺杜马波一个翡翠矿就够了。

刚刚的演戏,乐天就已经看出全部内容,杜马波脸红,并不是针对毕超的台词说对了,而是说对了杜马波掩饰的借口,脸色尴尬一下之后,乐天发现了全部想知道的结果。

其实乐天都知道,刚刚杜马波脸红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,那就是,乐天能力太高深,不能在他面前隐瞒,否自自己会死的很惨。

这是乐天的猜测,接着,大家漫无目的开玩笑打闹,其实就是给毕超看的,他全力出击为了招揽杜马波,结果发现这一拳打在了软棉花上,离间计没成功,反间计也没成功,他能不恨吗!

乐天转过头,自信的微笑着,放下酒杯,与杜马波对视着,酒桌上气氛还是一如既往的和谐,直到乐天起身说要去厕所的时候,杜马波也起身,乐天之前吩咐过,两人要私下摊牌了,所以钱恒泽也没死皮赖脸的跟着。

一前一后走向厕所,轻车熟路,这附近还是有不少保安在把守,直到进去后,乐天拿出一根烟点燃,吸了一口说道:“你跟我来厕所,不是真为了上厕所这么简单吧。”

杜马波低下头说道:“没错,刚刚毕超在招揽我,希望我为他做事。”

“我知道,承诺你多少翡翠矿啊?”乐天转身问道。

杜马波身体一颤,低着头喃喃道:“他承诺,所有翡翠矿,都由我打理。”

“他挺大方。”乐天抽着烟说道:“也看出他是走投无路了,你来跟着我,王斐就没交代你什么吗?”

“说了,让我不遗余力的保护你。”杜马波回应。

“知道为什么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我是王斐和所有金卡会员内定的继承人,只要我发展起来,毕超没有任何反超的机会,他现在给你的都是空头支票。”乐天自信满满的说完之句话,然后郑重的说道:

“我认你当朋友,不是因为你的能力,其实我也挺看重你的,我不问你怎么想的,你有选择的权利,我只希望你把我当朋友,这就够了。”

“谢谢。”杜马波抬头,只说了这两个字,但充满了感激和真心话。

乐天掐灭烟头拍了拍杜马波的肩膀说道:“行了,回去吧,你帮我保住珠宝行,我还欠你一个人情呢,要不我也给你开个空头支票?”

“不用。”杜马波急忙推辞。

两人一边往外走乐天一边说道:“什么不用,只要我继承掌舵人,所有缅甸矿场,都归你管。”

“这……”杜马波有点受宠若惊。

就在两人往外走的时候,一个贵宾走了过来,这个人乐天不认识,但看动作习惯,还有走路的姿势,一看就知道是个有势力有能力的人,显然,他也是来抽烟的。

乐天跟他交错而过,看着男人进入厕所这才收回目光,这到不是乐天对他的身份好奇,而是医生的职业病犯了,因为这个人有病,如果再不抓紧治疗,估计再等一段时间,等他病发可就危险了。

回到宴会听,大家继续扯皮聊天,直到2点钟,宴会散去,大部分宾客全部去了展厅,参观第一批竞拍的古玩字画。

就在乐天参观的时候,迎面古老一行人走个对过,古老率先打招呼说道:“哟,这不是乐天嘛!终于看见你了。”

乐天莞尔寒暄,但目光扫视,居然在这一行人中,居然有看见了厕所碰见的贵宾患者,眉头微微皱起,思考着怎么跟他说病情的事,此时古老转身,跟众人介绍道:

“这位年轻人,就是我说的李乐天,咱们行里最年轻有为的品茶人!”

“你好你好!”一帮人逐一过来,跟乐天握手寒暄。

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網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