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400章 钱恒泽的命格

第400章 钱恒泽的命格


                商量明天试营业后,钱老板说要宴请大家去吃饭,可是刚要出门,居然有客人上门,絮絮叨叨的说道:“咦,这里有家金店,怎么以前没看见。”

今天还没营业,可这匾额一挂上,就招来生意,吃饭也不着急了,先看看再说。

张云芳急忙使眼色,崔福来等营业员按照培训,开始了解客人的需要,得知这批人中,有一个女人要结婚,逛金店是为了购买结婚用的三金,这可是大买卖,招呼吧。

服务员客气的把这批客人引领着上了二楼,端茶递水送咖啡,各种金气饰品全部端上来展示,忙忙活活1个小时,这位准新娘,居然购买了一款8万的钻石婚戒,以及价值4万多的其他金器首饰。

第一个客户给了一些折扣,她们开心的算账走人,一帮闺蜜临走前,一再说这家店好,等以后她们也要常来光顾。

营业前先来这么一单生意,大家心情非常好,可就在又要出发去吃饭的时候,客人再次上门,没辙,继续招呼吧,崔福来营业员再次迎客,而钱老板等人心里也是美滋滋的。

算卦老头一再看表,说道:“哎,我估计啊,你们要是继续这么等,咱们今天这顿饭,晚上10点前是吃不上了。”

“吃饭吃饭,咱们吃咱们的,不是有店员嘛!”钱老板会做事,招呼一声大家这才出门,把店里的生意交给崔福来打理。

到了预定饭店,算卦老头坐在正位,大家都陪客入座,张云龙开着玩笑说道:“哎你们说,崔福来今天能不能出来?”

“估计这茬客人走了,他就能过来了?”

“不可能。”算卦老头笑着说道:“我摆的这个阵,叫做五行运财,日进斗金大阵,只要最后阵眼一摆上,一天要是不能日进斗金,我的招牌岂不是砸了。”

“这么神奇啊?”钱老板堆着笑了说道:“大师,要不您也给我摆这个阵呗?”

“你可没这个命。”算卦老头笑眯眯的说道:“五行大阵,首先要有五个合伙人,分别代表命里五行,而且主要之人必须有得天独厚的大才,你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啊!”

钱恒泽掐着手指头算了起来,“我,云龙,云芳,乐天,就我们四个人啊,也没有五个人啊?”

“怎么没有,断指的人不是你们的合伙人?”算卦老头一语点醒梦中人。

“崔福来,5个,5个没错。”钱恒泽反应过来。

算卦老头说道:“这个阵是可遇不可求啊,好多年都没看见这么好的胚子了。”

大家都是互相笑笑,虽然还有些半信半疑,但大家心里也都是信多疑少,其中也包括乐天。

“来吧,我们一起端起酒杯,敬大师一杯。”钱老板身为东道主,自然挺身而出。

第一杯酒喝完,乐天这才发现,酒桌上还差几个人,侧头说道:“云龙,你去四合院,接一下崔美花和曾温柔。”

“好嘞。”张云龙也不磨叽,起身就走。

而钱恒泽死皮赖脸的拉着杜马波的手说道:“大师,你给我俩看看姻缘呗。”

“嗯,我看看啊!”

杜马波有心挣扎,可钱恒泽抓的紧,想挣脱不容易。

“哎呀,哎呀呀,哎呀呀呀!”算卦老头一连发出这些怪音,一下把全场气氛都给吸引了。

“大师,怎么了您这是?”钱恒泽疑惑的问道。

算卦老头仔细揉着钱恒泽的手掌,翻来覆去的看,接着也不看杜马波,转头一把拉起钱老板的手,越看脸色越难看,这一幕导致全桌人集体安静了好久。

钱老板忍不住了,说道:“大师,我儿子让你看他的姻缘,你看我的手干嘛啊?”

“你别动。”算卦老头摸了摸钱老板的后脑,随即皱着眉头说道:“命数啊,哎,这就是命数啊!”

“怎么了大师?”钱老板疑惑的问道。

算卦老头阴沉着脸,再次看了看杜马波的手,半晌之后,强颜欢笑的说道:“你俩的命格很好,天作之合,你小子是涅槃重生的命格,也就是说,在大劫之后,你俩会走到一起,从此之后龙凤鸾鸣,一飞冲天。”

“嘿,这么好,老婆你听见了吗?他说咱俩是龙凤。”钱恒泽很激动,拉着杜马波说道。

但杜马波却不在意,收回手板着脸不予理会。

可是钱老板听出言外之意,疑惑的问道:“大师,你说的大劫之后,我儿子命中有多大的劫?”

其实除了钱恒泽之外,好像全桌人都听出这句话,特别是乐天,他看见算卦老头眉头紧锁,也知道这绝对不是胡说八道的。

“人的命天注定,这个命格我改不了,喝酒喝酒。”算卦老头端起酒杯掩饰的说道。

大家齐刷刷举杯,但心还是被这件事勾引着,钱老板对儿子的未来最关心,问道:“大师,我儿子的劫难,不严重吧,他不会有事吧?”

“没事,死不了,要是没这个劫,他将来也成不了大将之才。”算卦老头简单回应道。

钱老板松了一口气,看着钱恒泽说道:“听见没,以后你要是犯了事,我就把你丢监狱里不管你,让你以后成才!”

“爸,你怎么能这么绝。”

“你懂什么,这叫望子成龙。”

这钱家父子拌嘴,让酒桌气氛缓解不少,但乐天时刻注意着算卦老头,特别是他的眼神,在看钱老板的时候,有一种惋惜的韵味,乐天猜测,难道钱恒泽的劫难,是跟钱老板有关系?

“凤凰涅槃,龙凤鸾鸣?”乐天喃喃一句后,趁酒桌上各自聊天的时候,偷摸问道:“大师,你说龙凤鸾鸣,又说钱恒泽是凤凰涅槃之命,难道钱恒泽是凤凰?龙指的是杜马波吗?”

算卦老头撸着胡子笑了笑,压低声音说道:“还是你聪明,杜马波本来就是人中龙凤,她阳气太重,煞气过剩,在一般人眼里,她这叫命硬,我估计有人跟她说过她的命格,看她的气场,身有黑罗刹缠身,估计是她终身不像嫁人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身上有纹身?”杜马波听见两人谈话,好奇的问道。

“呵呵。”算卦老人笑了笑,没有直面回答,接着说道:“不过呢,你要是嫁给别人,能克死丈夫,但是你绝对可不死钱恒泽,因为他比你的命还硬,只不过……”

算卦老人说话的时候,看了看身边的钱老板,后话也不说了,端起酒杯掩饰过去说道:“喝酒喝酒。”

乐天端起酒杯喝了一口,但脑海里思考着这番话的意思,“难道钱恒泽跟杜马波在一起,能克死钱老板?这……”

郑重的看着算卦老人,他喝完酒后,与乐天四目相对,接着下巴轻微的点点,暗中告诉乐天,他猜对了!

乐天更加震惊,也不知道这件事是说出来还是不说,可就在乐天为难的时候,算卦老头说话了,他拍了拍钱老板的肩膀说道:

“哎,小钱呢,我问你个事,你觉得让你儿子出人头地,以后比你还有作为,你干不干?”

“当然干。”钱老板正色的说道:“哪个父亲不望子成龙,别说让我儿子出人头地,有条件买条件,没条件也得制造条件,就为了我儿子能出人头地啊,别说让我倾家荡产,哪怕是要了我的命都行!”

“爸,你说什么呢!”钱恒泽没好气的说了一句。

算卦老头笑眯眯的看着乐天,然后把拳头放在嘴边咳嗽了一下,乐天顿时懂了,钱老板刚刚那句“倾家荡产和要他的命”,就是钱恒泽的大劫,涅槃重生原来是这个意思,天哪!

看着一桌子人还不自知,乐天心情却很沉重,算卦老头一再给乐天打眼色,告诉他不要说破天机,但这就像是心里的大石头一样,压得乐天喘不过气来。

等人都到齐了,宴席正式开局,大家一起吃饭一起畅聊,虽然气氛相当和谐,但乐天却一直在强颜欢笑,直到算卦老头说要去厕所,乐天急忙起身跟着要一起去。

两人走出包间,乐天试探的问道:“大师,钱恒泽的命格,真的不能改吗?”

“你相信命了?”算卦老头问道。

“你说的跟真事似的,我敢不信吗?”乐天反唇相讥。

“呵呵。”算卦老头苦笑说道:“人的命,天注定,他父子的命格我改不了,钱老板为了儿子甘愿付出生命,对了,这有点像是今天我算出姓冯的命格,他俩有些相似。”

“此话怎讲?”乐天急忙追问。

“我今天占卜算卦,姓冯的人,他也是凤凰涅槃的命格,如果没有你横插一脚,估计他在大劫之后,会有一番作为,可惜了,命丧你手。”

乐天沉思片刻后说道:“哪我用不用防着点,避开报应行吗?”

“命里天数是防能防的住的吗?”算卦老头站定后说道:“你要是说了,只能加快命运的脚步,如果你不说穿,让天道自然循环,一切还能往好的方向发展。”

“哎,我就是,有点不忍心。”乐天苦着脸说道。

“没什么不忍心的,命数是什么?”算卦老头正色的看着乐天,说道:“如果钱恒泽不认识你,他就不会认识杜马波,也不会有这个劫难,更加不会成才,反而会横尸街头,或者牢狱终身,这就是他的命里天数,我问你,世界上,有如果吗?”

“没有!”乐天回答。

“对,没有,这叫因果!”算卦老头说完,进入厕所。

小说首发本書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